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可疑
    梦梦很抓狂。35xs

    他很想要将这两个越挖越上瘾的人类雄性给掀到大海中央去,最好直接浸死了事。

    问题是,他们又没有对凤殊下死手,它还真的不能防守反击,直接就置人于死地。

    有事做总好过枯燥地等人醒。

    它安慰着自己,继续跟这两个雄性玩捉迷藏,他们往哪戳,它就往哪挡。不用说,成功率百分之一百。

    尽管它毫不费力就能够将他们的攻击给耗掉,大半天时间过去,他们仍旧坚持不懈的时候,梦梦还是觉得无聊起来。

    白守与金柏池对视一眼,确认了彼此的判断这底下肯定有活着的东西。实力强不强过他们不知道,但灵活性却是显而易见的。

    陈通从海里游上岸的时候,挖沙的队伍已经扩大到了八人。每个人占一个方位,按着自己的节奏往下挖。可是不管他们用物理攻击手段,还是用精神力攻击手段,压根都不管用,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像最初孩子们玩沙时那样,轻而易举地就铲起来。

    金运兴致勃勃地打报告,“院长,这里头搞不好真的有宝藏。”

    陈通哑然失笑,“你家的宝藏会埋在海滩上?还这么点深度?”

    “就这么点深度我们也挖了大半天,一开始还有些进展,现在是纹丝不动。35xs”

    确切的说是一粒沙都动不了。就好像脚下的不是柔软的沙子,而是一整块巨石,还是坚硬度极其离谱让人无从下手的那种怪石。

    陈通也绕了一圈,尝试了几下,果然毫无动静,当场拍板,让金运跟其他老师把孩子们全都送回去,白守跟金柏池留下来,用机甲挖着试试看。

    早就想这么干的金柏池自告奋勇,待闲杂人等全部清场了,立刻从空间钮里将机甲放出来,控制着机甲臂,一爪子就挠了下去。

    让人傻眼的事情发生了。

    高大威武的机甲就像是毫无招架之力的小小模型一样,被掀了起来。那无形的力量势不可挡,金柏池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连人带机甲地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抛物线,几乎是瞬间就到了千米之外,然后“咚”的一声掉进了水里。

    这还不算,他发现自己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往下沉。

    不管他怎么操作,机甲愣是像年久失修的破烂,发出寒碜的咯哒咯哒声,数秒过后,便完全被禁锢在了黝黑的海底。

    “白老师,救命!”

    “怎么还不出来?”

    白守起初以为他又在开玩笑,依旧拧眉看着脚下的沙子。

    “机甲动不了。”

    白守还是没有当一回事,“坏了?你的噜噜不是刚检查过吗?”

    噜噜是金柏池的机甲。35xs他非常喜欢鲁鲁兽,养了一只,因为小东西非常喜欢他的机甲,所以他随口便取了这么个名字。

    “有东西在摁着我。”金柏池苦笑,“不是,在摁着噜噜。”

    白守将情况跟陈通说了,立即取出自己的机甲蒲八,沉入了海底去救人。

    问题是,想法是好的,却有去无回。

    陈通等了一个小时,依旧没有把人给盼上来的时候,刚好金运带着三个老师来了,便让他们都下去救人。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浮出海面。

    “院长,有古怪。”

    “院长,我们都动不了了。”

    “视频打开。”

    “哦哦,差点忘了。”

    金柏池立刻视频联系陈通。

    “噗嗤。”

    陈通几乎是瞬间就笑了起来。

    六台机甲直挺挺地杵在海底,原本应该威风八面的,但此刻白守跟金柏池的机甲却都罩了一头的海藻,金运四个后下去的老师大概是遇上了乌贼群,机甲被喷了个严严实实,从上到下全都黑了。

    “院长,我们怎么办?”

    总不能离开机甲游上去吧?

    就算有精神力作为防护,在一千二百米的深处往上游,还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事。

    “等着。”

    陈通说等着就真的让他们等着,还挂断了视频。

    “是人还是虫?是人就吱一声,是虫就吱吱。”

    梦梦不吭声。

    它不是人更不是虫,吱什么吱?

    “前辈,您是自己走出来,还是需要晚辈助您一臂之力,用炮弹轰出来?这里人来人往的,实在不适合休养生息。”

    安养院就在边上,只要有足够人手,老师们总是会带着孩子们来海边玩,说不清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不管是人是虫,总归都是隐患。

    陈通笑着恭请,话中带刺,手却飞快地往城防队发送着“发现可疑物事请求救援”的信息。

    梦梦自然是发现了。

    虽然多年不曾外出,但是星际通用语并没有变化太多,他发送的那句话它只扫了一眼,就了然于胸。

    “喂,凤殊,再不醒来你就得被人挖出来了。对付几个雄性简单,对付几百上千个人,我总不能全都掀翻到海里。这里到处都有监控,人少次数少无所谓,人一多嘴就杂,没监控也会流言四起,掀了比没掀更糟糕。”

    她没有丝毫变化。

    “搞什么,不会真的死了吧?”

    梦梦在她的识海里飞快地转了一圈。

    依旧生机勃勃,状态好得不得了。

    “喂,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就算跟我赌气,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也该醒了吧?女人心海底针,真是麻烦。”

    它所谓的不跟她计较,其实就是认输。

    问题是,凤殊压根就没跟它在赌气,自然还是无动于衷。

    梦梦喋喋不休,始终没有办法叫醒她,又不能闹出太大动静,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城防队的机甲群蜂拥而至。

    “陈院长,哪里可疑?”

    陈通将事情说了一遍,立即引起了城防队长即伍的重视,他迅速越级将消息传递给了即墨,这才吩咐手下的人以可疑地点为中心,开始扫描方圆三里内的海滩。

    只有他们下方的这个点无法穿透,果然可疑。

    在家主来之前,即伍不想横生枝节,他建议维持原状,让陈通带着二十台机甲先去海里救人。

    陈通倒不怕下面藏了什么好东西,最后被即伍中饱私囊,即家作为武器世家,好东西多不胜数,即家出身的人自然不会眼界那么小。他二话不说就带着人冲去了千米开外。

    他们都不知道的是,消息已经外泄了。另一队人马比即墨更快地向海滩奔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