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随意
    气氛并没有变得凝滞,反而一下子打开了似的,在场的即家人都兴奋得要命。

    “酷!我决定了,我以后要叫你花花!!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有个性的女孩。啊,我不是说凤小姐没有个性,但凤小姐可不会瞬间扔个茶杯,还洞穿了我的手腕。”

    即俐笑得十分欢快,抬起血淋淋的手,使劲地在空中挥了挥,表情真挚地就像她对他做了什么好事一样。

    “我同意。花花更好听。不过会不会认为花花公子的花花?我看折中叫‘小花’更好一些,反正郭子也是这么叫的。”

    “有道理,小花,我是即仲哦,跟即伯长得一样,但我比他更好玩。”

    “哪儿凉快哪儿去。”

    长相一样,声音也一样,就连神情,好吧,她不熟悉,压根分不出来哪个是即伯哪个是即仲。

    十几个人七嘴八舌地一起喊小花,嗡嗡嗡得跟苍蝇没什么两样。凤殊觉得自己可能也许大概真的不适合当一个世外高人,因为很明显这些人压根就没真的把她当高人看待,现在兴奋得不像样,跃跃欲试,好像要找打?

    “小花,既然精神那么好,现在就来切磋切磋怎么样?我好几天没出去了,骨头都快散了。这些家伙一个两个都不好玩,闷得像坏了的蛋,一说要打架,表情可臭了。”

    “即仲,跟你切磋有什么好处?输了总是不认账,缠着人不停地继续切磋,直到把人搞得心烦意乱为止,最后还是赢不了,你一个大男人还会嘤嘤嘤地哭,谁耐烦哄你?”

    即伯无视了弟弟的黑脸,直接抖黑历史,“小花,跟我打。保证愿赌服输,只要打三次就好,不会缠着你来第四次。”

    “要打也是跟我即俐打,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兄弟俩?滚一边去,插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让家主知道了小心罚你们去挖虫粪。”

    “对,跟即例打。小花,我可比他更早跟你打招呼。”

    “喂,你是不是找打?”

    “不找打找什么?找骂啊?既然你这么无聊,那就跟他们兄弟俩唇枪舌剑去,别阻拦我们跟小花切磋。”

    即例跟即俐大眼瞪小眼,只差没有瞪成斗鸡眼。

    “这些兔崽子是故意的吧?一个两个地不把你放在眼里,还调侃起来了?”

    梦梦很想跳出来教训人,无奈凤殊不让,“你想惊动外域的老妖怪,就尽管作妖。到时候只要别把我牵扯进去就好。他们要当做高人的对象是易梵,也就是你,所以认真说起来,他们是不把你放在眼里,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她语气冷静,可不代表梦梦就能够忍下来。

    “刚才可是你把人的手腕打伤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要不要打?要打就上,我可以帮你把这里所有人都放倒了,给他们点红色看看。”

    一开始凤殊还不明白“给点红色看看”是什么意思,梦梦没有解释,却突兀地展现了一幅血流如注的画面,让她瞬间理解了,原来是它想要狠狠地揍人,揍到流血为止。

    “即侨,就算我们年纪小,也不代表我们不计较。如果你们一直这样调侃小花,就算她跟凤小姐是朋友,我也不会允许她继续留在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英俊的年轻人太多了,还一个两个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凤殊身上,少年前所未有的紧张。从前在月岚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忙于生存,每日挣扎着过活,压根没有多少光鲜亮丽的时候,可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即家人不管是颜值还是实力,显然都在水准线之上,是他所不理解的世界,少年莫名地感到了威胁,不安。

    阿里也远较从前沉默,这时见同伴再次“口出狂言”,赶紧发挥救火队长的本色,“郭子不太会说话,各位见谅。他只是害怕小花受伤,毕竟我们三个人是第一次到达达星这样的漂亮星球来,也是第一次见到像各位一样厉害的大人物,真的诚惶诚恐。”

    即俐的手已经被一个同伴拿仪器治疗过了,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完好如初。当然,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完好,那个填补回去的洞可不是立刻就能够真正的消弭不见的,此刻他正缓慢地转动着手腕。

    “哎,小花,你跟郭子都还没断|奶吗?他护着你,洛璃护着他,原来你们三个当中只有一个成年人啊?”

    “你才没断奶!”

    少年受不了他脸上的明显带着嘲讽的微笑,立刻反唇相讥。

    即俐嘴角的酒窝若隐若现,“哎呀呀,完全是小学生的做派。大人说什么都要顶嘴,有趣。即侨,该不会以后你就改行做奶|妈了吧?”

    即侨没吭声,只是微微挑眉,看向了即例。

    即例耸了耸肩,“别看我,这人就是嘴贱。我可不想吃力不讨好。小花,选我吧?待会我还有事情要出去,先过两招?”

    凤殊没回答,只是在随身的兜里掏出来一个瓶子,直接朝即俐扔了过去。

    “什么东西?”

    即俐接了过去,打开闻了闻,表**彩缤纷。

    一瓶奶。

    “你真的还在喝|奶??这,也该戒了吧?”

    即俐被即伯踢了一脚,“这是好东西,对于小女孩的生长发育最好,有的吃怎么不吃?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早熟,两三岁上就不吃奶类品了?”

    “阿凤送的。即墨一直监督她每天都要喝。”

    凤殊语气淡定,但那微凉的神情却让在场的即家人通通打了一个寒噤。

    所有人都知道,凤小姐已经成年很久了,但是家主依旧让她喝奶补充营养,这意味着他是在把人当小孩子来宠的,就像看重即庆一样看重她。

    “我们错了,小花。啊,不,小花小姐。请您不要跟凤小姐提起来这件事,哈哈,我们就把它当屁一样放了吧?”

    即俐说话终于不再伶俐了,还出现了可疑的结巴。

    即墨其实很少出手惩戒下属,但是他却有一个爱好,那便是对心腹之人,时常会送他们特殊的礼物,而那些礼物,有些会是心头好,有些却会是让人爱恨交加的麻烦,就像是烫手山芋那般的食物,香喷喷的,很好吃,但剥起来很烫手。

    他们现在却是出言不慎,自己烫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