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2章 洛花
    凤殊表现得相当沉稳,她原本还想按照骆小花的性子来依样画葫芦的,哪里料到中途梦梦会突然来上一出,自我介绍叫“易梵”,现在要是不来点高人似的装模作样,只怕首先在即家人面前就露馅了,所以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时,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现在是即洛花,请各位多担待。”

    即侨愣了愣,即俐却牙疼似的捂住了半边脸,“这调调,怎么像个老人家?”

    少年登时面色不好起来,他联想起骆樱去世之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骆小花总是了无生机的模样,现在便特别不喜欢旁人说她暮气沉沉。

    “我们累了,迫切地需要休息,以后有机会再谈。各位,好走不送。”

    好歹汲取了之前的教训,记得现在自己有求于人,又在旁人的地盘上,语气尽管声音,内容却不算失礼。

    “咦,小弟弟看来是个迷弟属性啊,可惜了,本来还想要介绍我妹妹给你认识认识,现在看来只能放弃了。要不然凤小姐非得打死我不可。”

    即例笑眯眯地说着调侃的话,但视线却没有离开凤殊。

    凤殊无动于衷,仿佛那道犹若实质的目光仿若无物,她安静地坐在那里,视线低垂,像是神游天外。

    如果只是单纯的小女孩,作为晚辈,未免太过失礼,但偏偏现在,在场的即家人都认为她的表现非常的理所当然,再合理不过。哪怕现在她因为打扰而心烦到发怒,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他们唧唧歪歪地还要说到什么时候?”

    梦梦此刻就显得不耐烦极了,终于在一个全新的星球落脚,它很想要到外头去看一看。

    “少年不说话还好,现在这样一开口,估计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哎呀,脚好酸。”

    “离开会还要大半天吧?就在这里消磨好了,难得有贵客到。”

    “哪里是贵客?凤小姐的朋友就跟凤小姐一样,是我们即家人,你没看这都姓即了吗?自家人不说两家话,怎么舒服自在就怎么来。都坐啊,都坐。”

    “即俐说的在理。”

    “言之有理。”

    “赞同。”

    “恩。”

    凤殊估计得不错,几乎是话音刚落,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就迅速落座,没凳子的人还直接从空间钮里往外掏坐具,五花八门,什么古怪材质与形状的都有。

    虽然她很想要仔细观察一番,但也不想显得太过孤陋寡闻,失去了高手所谓的神秘莫测的模样,便继续集中意念应对梦梦的话语。

    “咦,你怎么没姓即?你原来就姓郭叫子啊?”

    “姓氏常见,名字倒是奇怪。”

    “郭子郭子,是长辈特别喜欢顶着锅盖飘,所以孩子也取了个谐音的?”

    “你傻啊,现在有多少人还用锅?忙的要死要活的,连正常的饭都难得吃上一顿,营养剂才是日常好吗?”

    “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应该不是跟锅谐音,郭是姓,又不能选,之所以取了‘子’这个名,可能是想要连名带姓直接跟果子挂钩。你看,小名‘果子’‘果子’的叫,多好听,大名就叫‘郭子’,多方便。”

    凤殊抬头看了过去,说话特别伶俐的即俐此刻正笑意吟吟地看着她。

    “洛花小姐,我是不是猜对了?哎呀,这样叫好像很生疏。你们三个应该都比我们小吧?不如我们叫你洛花妹妹?不喜欢?那小花?花花?洛妹妹?花妹妹?洛花?”

    “她都不喜欢!”

    少年显然还是不够定力,明知道他是故意调侃人,却还是忍不住出面拒绝,“麻烦直接喊全名。”

    一直没开腔的阿里适时补救,只不过声音显得有些气势不足,“呵呵,各位哥哥,我们需要尽快适应新的身份,请帮帮忙。”

    即俐挑眉,笑得嘴角都冒出了两个小小的酒窝,“噢,那样更不应该喊全名了。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啊。一家人之间连名带姓的叫也太不够意思了对吧?显得多生分。”

    “你们之间刚才不也是直接叫全名吗?”

    少年莫名其妙地就是不想要他们喊骆小花喊得那么亲近,尽管知道这是不理智的行为,他还是冲动地再一次拒绝了,只不过却下意识地看向了她。

    凤殊没有任何不高兴的神情,但也没有任何表示高兴的意思,此时看着掌中的茶杯,无意识地摩挲着杯身。

    “哈哈,那怎么能一样?我们男人之间要是只喊名字,本来大家都只有一个字,那多|肉|麻?女孩子也就只有一个,这么珍贵的存在,这么神奇的缘分,当然要快一点变得亲近起来。人跟人要拉近距离,首先就要从称呼开始嘛。

    小弟弟,你还欠些火候,等大些你就知道了,学一点技巧,对以后的幸福生活绝对有利无弊。这可是哥哥我免费教给你的第一堂课哦,什么时候正式成年了,哥哥我再教你一些好玩的。”

    大概是觉得即俐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即侨再次横了他一眼,两人都没有顾虑少年那逐渐黑下去的表情,不约而同看向凤殊。

    她依旧没什么反应,沉默得就像一块石头,让人下意识地忽略她的存在,但又不由自主地去追寻。

    “洛花?”

    “花花?”

    “洛妹妹?”

    “花妹妹?”

    “小花妹妹?”

    即俐一一叫过去,兴致勃勃,见她始终不应,做了一个始料未及的动作。

    他迅速蹿到了她跟前,伸出手去,原本站在她身前的少年完全反应不过来,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手就要摸到她的头顶。

    凤殊随手将茶杯扔了出去,即俐笑吟吟地没有躲,但是让他失策的是,茶杯居然直接洞穿了他的手腕,力道甚至带着他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只有我的同伴,才可以随意称呼我。我更愿意听见你们暂时喊我即洛花,或者骆小姐。”

    反正‘骆’跟‘洛’同音,无所谓他们怎么喊。少年想要跟他们保持距离,随他意。

    凤殊无视了那鲜血淋漓的手腕,直视着即俐。

    对方并没有哭喊,脸上甚至也没有出现痛楚的神情,唯有双眼极亮,嘴角的酒窝深深地凹陷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