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离开
    但哪怕如此,在没有默契之前,为数不多的交手之中,除非是君临接手,关谷指挥时都会以微末的差距输给即墨。

    一开始他以为是即佐,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每次打赢他的人都是即墨,而即佐也很倒霉,每次都会输给君临,却直到现在都以为对方是星长。

    远方团除了君临的团长身份被即墨的人掌握,其余人依旧维持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家主,我们为什么要避开?以前都是相互避开,为什么这一次君四少要命令自己的星舰全速前进,他追我们做什么?”

    即墨揉了揉鼻梁。

    星长的实力一直在稳定提升当中。他要是不努力训练,假以时日,还真的未必能够对付得了他。

    “君临感应到了凤殊,他在找她。”

    说起这个即佐就更加糊涂了。作为心腹,他当然知道凤殊是谁,即墨又是因为什么缘故才始终不肯放人回家,但是精神力结契的事情他还是头一回听说。

    “凤小姐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要是他们之间能够相互感应,离开的瞬间不就知道了?当时人还在天极星,想要把人带回君家去不更容易?”

    即墨眉头紧皱。

    “不,他在外面找了几年,后来再次回到君家就闭门不出,应该是受了很严重的伤。不管是为了自己着想,还是为了凤殊着想,他轻易不会再动精神力。

    凤殊到底是怎么避开我们所有人的视线离开即家前往月岚星的,到现在也还是个未解之谜。她应该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一些手段。君临很有可能是在最近才又尝试着要感应她,她失去了记忆,对此没有防备,很容易就会接收到他的精神力呼唤。

    我们并不了解这种结契的方式具体的情形是怎么样,也许……”

    说到这里他怔了怔,“去,现在立刻去查看一下凤殊跟骆小花的情况。”

    他很确定,这一次并不是君临在操控星舰。君临精神力受伤需要静养,如果人在当场,兴许会顾不上许多,直接就上手了,但现在跟他一样,君临也在天极星。他不可能像他一样远程指挥星舰的飞行。就算不顾及自己,他也得顾及一下凤殊的情况。

    要知道,操控星舰本身就是要耗费相当精神力的事情,更别提还是远程操控。

    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这一次星长能够对他紧追不舍,很有可能是因为得到了君临的指引。后来的某个瞬间却突然掉了队,十有**是君临出了什么不得以的状况,断链子了。

    君临会出现什么状况?

    不管是他的问题,还是凤殊的问题,到最后,都会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问题。

    君临的情况他无法确认,但是凤殊,那个真正的凤殊,他现在就可以知道是谁!

    即墨难掩激动,几乎是喊着,催促即佐派人去查看。

    因为已经摆脱了追踪,即佐亲自去了。

    让他深感意外的是,门被打开的时候,两个人却肩并着肩地站在他面前,裹着被子,睡眼惺忪。

    即佐看了一眼,就尴尬地挪开了视线。

    “有什么事?大晚上的吵着不让睡觉,是要星舰失事了吗?”

    阿凤的表情很不好,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起床气很重的人。

    “啊,是这样的,刚才有一点点小问题,所以我来看看客人的情况。骆小姐,请问您还适应吗?有没有头痛?”

    即佐尴尬是尴尬,愣是硬着头皮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理由勉强也算得上是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

    凤殊面无表情,心跳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速度,“谢谢关心。如果没有被夜半惊魂,我想我适应得还不错。”

    “你找小花干什么?我们睡得好好的,大半夜的没事找事啊?行了,行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确认没事就赶紧该干嘛干嘛去,杵在我们门前干什么?当门神啊?在自己的地盘上还得防着这防着那的,你也太什么了。”

    阿凤到底知道不能祸从口出,类似于太没本事这样的话愣是忍了下来。

    即佐不好意思地扯了几句,便快速离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恍恍惚惚的关九觉得很不舒服。

    就像是有人在旁边拿铁榔头拼命砸东西一样,当当当的声音回荡在脑海,震得她头痛欲裂反胃不已。

    传说当中的地狱果然恐怖,让人好难受。

    她痛得想要蜷缩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全身像是被禁锢了一样,丝毫也不能动弹。

    她睁不开眼睛,可是因为捣腾得厉害,最终还是吐了出来,然后感觉被自己吐的东西糊了满脸,仿佛有什么黏黏哒哒的东西粘上了皮肤,味道一点儿也不好闻。

    她应该觉得恶心才对。只是关九第一反应却是——奇怪,她都已经饿肚子一整天了,怎么还能够吐出东西来?

    噢,不对,她应该死了,为什么还会痛得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晕头晕脑地吐个翻天覆地?

    没等想清楚,一阵更加猛烈的剧痛便席卷了她的脑海,像是洪水泛滥,整个地淹没了她。

    关九醒过来的时候,两眼发直。

    她刚才像是乘着极速飞行器,狂飙突进地浏览了一个人的一生?

    面前穿着白衣裳的女孩,浑身鲜血淋漓,长得十分秀气的鹅蛋脸上柳眉倒竖,原本该是盛满温柔的双眼却狰狞着,像是艾玛口中最凶猛的星兽,可以一口就吞吃掉育婴所里全部不听话的孩子。

    关九瑟瑟发抖,害怕得想要找个地方藏起来,让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戾气的女孩看不见她。

    但是显然这一次她没有成功,因为不管她怎么样使劲,她都动不了,向来不引人注目的她,这一次被人死死地盯上了。

    关九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束缚住全身一样,她只觉得自己像座冰雕。

    但是奇怪的是,她明知道自己一动不动,却又感觉到自己在控制不住地发抖,恐惧就像空气,无所不在。

    几乎是一瞬间,她看见那个女孩扬起了手中的刀,一滴鲜艳无比的血珠顺着刀刃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