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武器
    在她苦恼着如何哄客人去验证答案的时候,对方与她心有灵犀,直接朝武器箱输入了一缕精神力。

    里面躺着一个非常漂亮的戒指,除此之外,空空如也。

    阿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恭喜,这是婚戒吧?真不错,不到三十就得到了一个男人的终生承诺。这个戒指看起来值很多钱,够我们三个人离开的舰票费用了。”

    女子略显吃惊,接着是苦笑,最后化为了一声无奈的长叹。

    “你小看他了。这个东西,别说舰票,足够买下整个月岚星,买下这附近的上千颗星球。”

    月岚星地处两大星域中间地带,附近的重要星球离得很远,想要买下来,只要有钱,即便不是太有权,也很容易。

    阿里诧异地张大了嘴巴。他也看过很多好东西,但就凭一颗黑不溜秋的戒指,便能买下上千颗星球的说法,还是头一回听说。????并不是他孤陋寡闻,而是在垃圾星,虽然能够捡漏,寻到的所谓宝物,价值通常也是在可估价的范围之内,别说上千颗了,能够买下一颗星球,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宝贝。

    “你男人真有钱。”

    她白了他一眼,“要真是我男人,我用得着跑?就是因为太可怕,我才要躲着他走。”

    “为什么?肯用真金实银往你身上砸的男人,就算不是全心全意对你好,那也有五成以上的诚意了,值得试着交往看一看。就算最后不能真的成婚,也能够通过一段关系扩大眼界,财力这般雄厚的男人,只要不是靠家里吃白饭的那种败家富二代,绝对是有本事的人。

    我要是个女人,一定直接倒追他。”

    阿里笑嘻嘻地恭维着,她不买账,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有本事的男人,通常脾气也相当有本事,要跟这样的人并肩而行,不单只自己要有不小的本事,还的有非凡的智慧。我可没有那个能耐,能够经受得住万千风雨的吹打。”

    她将戒指捡起来,顺手就扔给了阿里,“你要喜欢就拿去,随便你当做传家宝还是直接转手卖掉。”

    阿里犹豫了一秒钟,就把烫手山芋丢了回去。

    “别,我这人虽然有点小贪财,但能够活到现在,靠的全是一点自知之明。能沾的东西,只要形势有利,绝对不撒手,不能沾的东西,就算饿得头晕眼花,我也绝对不要。

    能够被有本事的男人追求的女人,你肯定也是个有本事的。连你都嫌麻烦,我是嫌命长才会见钱眼开,想要靠卖这个戒指去发大财。”

    女子哭笑不得,“你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真是,不要就不要,你不要我给小花。我本事不够,她却是够的。”

    阿里微微收敛了笑容。

    “小花啊……”

    说曹操曹操到,随着湿漉漉的少年冲向盥洗室,凤殊也随后而至。

    “小花,接着!”

    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在空中闪过了一道弧光,凤殊下意识地抄手一兜。

    戒指?

    “送你的。很值钱,可以直接卖掉,也可以留着给你的后代当传家宝,当然啦,使用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点,嗯,说不准会有一点小麻烦。”

    她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像是刚刚出手的礼物实在是不够档次。

    阿里大笑,“小花,别听凤殊瞎说。这东西你收不得,是她的一个追求者别出心裁送给她的东西。我们这是被明晃晃的撒了一把狗粮。”

    凤殊不解,送戒指她知道是求婚,但是求婚跟撒狗粮之间为什么会有逻辑关系,她转不过弯来,但疑惑归疑惑,她顺手就把戒指丢了回去,力道刚刚好,戒指直接掉到了对方的口袋里。

    “喂,送出去的礼物怎么可以又原样送回来?这样很不礼貌知不知道?”

    见她面无表情,完全不吃这一套,撒娇的声音又带上了讨好的意味,“小花,你身手这么好,逃命速度肯定很快。就帮我把这个戒指处理掉好不好?我这人最怕麻烦了。之前是犯傻了,才会去当了一回炮灰,现在脑子清醒了,虽然不是完全清醒,但已经足够理智啦,那个男人有毒,碰不得,我要离得远远的才好。”

    炮灰?

    凤殊垂眸。

    是像她一样,被炮火轰炸过的意思?

    “凤殊,你直接把这个所谓的武器箱埋回去不就得了?就装作没有发现这东西,以后就算被问起来,也可以搪塞过去。就算对方发现你在撒谎,只要是个识趣的,也不会揪着不放。”

    阿里出招,还算合理。

    但并没有被接纳。

    “能这么容易就好了。他那人古怪的很,我要是发现了还敢埋回去,搞不好下次我就要被埋了。

    你不知道,就因为我稍微恢复一点神智之后,他喊我我没搭理他,总是在发呆,结果一开始他不计较,后面他就想方设法惩罚我,非得要我也拼命喊回他,直到他应我为止。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看起来这么成熟稳重的一个人,言行举止却时常傻气得像个呆子一样,白瞎了一副这么天仙的容貌。”

    像是想起了那个男人的面容,女子的神情蓦地就露出了花|痴的一面来。

    阿里觉得哪里怪怪的,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看来你对他的相貌非常满意。”

    她眨了眨眼,“岂止是满意,恨不得占为己有,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瞄一眼好不好?要不是难度系数太高,我早就把他扑倒了。”

    “那么想要,那就扑倒好了。怕什么?爱拼才会赢啊。”

    “拼个屁,跟他拼,我准输,还是输得光溜溜完全没有余地的那种。太恐怖了,自由自在多好,干嘛还非得自投罗网,自己把自己送上砧板,任人鱼肉?我又不傻。”

    “就是因为你不傻,所以这么有本事又真心想要追求你的男人才不容错过啊。他还貌美如花,就算当幅壁画,只看不摸,也能过足瘾。”

    见客人没有任何不悦,阿里说着说着也跟着放开了,直接胡言乱语。

    “我要真不傻,那样的男人当然不能只看不摸,那样我多亏!”

    少年洗了战斗澡出来,发现话题歪楼得不成样子,而凤殊依旧在一旁安静地听着,立马脸就黑如锅底,只是不待发话,在垌半湾出现过的男声就又响了起来。

    “凤殊,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要回来,绝对不亏。我任你为所欲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