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蛋炒饭
    凤殊冷到浑身在发抖。

    牙齿也在咯吱咯吱响。

    小东西很担心,不断地舔舐她的眼睛。

    “真是太过分了,你居然不跟我走,非得留在这个人类身边?她有什么好?弱到困死在梦中,越挣扎越醒不来。”

    “她会醒的,一定会醒的。她比你想象的要聪明得多。”

    “之前还说她比你傻。”

    “傻又怎样?你不是说大智若愚?越傻越好,傻兽有傻福。好人也一定会没事的。”

    “行行行,你爱跟着就跟着,把人搬走,我懒得伺候。”

    “不行,外面这么大动静,要是立刻出去,他们一定会发现我的。等好人醒了我们就走。梦梦你该干嘛干嘛去。”

    该干嘛干嘛去的家伙额角抽抽,“这里是我家,要滚也是你们滚。”

    “不是说你的家也是蒙蒙的家吗?”像是想起了什么,两眼满含疑惑的小东西突然大惊失色,“梦梦你的牙齿掉光了吗?所以才不可以牙齿当金使,废话也算话?怎么老的这么快?”

    影子被气了一个倒仰,前后剧烈摇晃,“你才老的这么快,你全家都老的这么快!臭鸿蒙,笨鸿蒙,就是因为你蠢,才会招惹了人类,我最讨厌窝里沾染了人类的味道。我不管,赶紧带着人滚蛋。”

    “梦梦你就是我唯一的家人啊。”

    小东西装傻充愣,就是不肯走。

    “请神容易送神难,我就不该心软放她进来。”

    “好人是人不是神。”

    “是人是鬼,以后才知道。”

    “鬼?鬼是什么?”

    “跟神一样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

    “哦,那好人肯定也不是鬼。她比蒙蒙还笨,搞不懂神是什么,鬼是什么,又怎么会是神跟鬼?”

    影子无力地挥了挥爪子,“我大度不跟你计较。”

    “梦梦你大肚了?原来你是雌的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把你埋到地心里去兽道毁灭!”

    回应小东西的是一爪子挥拍,黑白分明的莲藕身就像是一颗保龄球,迅速被投进了地面的一个圆形小孔中,哇啦哇啦的大叫声随着下降渐行渐远。

    “我整不死你我就不叫蛋炒饭!!”

    太生气了,以至于它顺嘴就将凤初一当年帮它取的大名都拉出来见人。

    凤殊眨了眨眼。

    蛋炒饭?

    她想笑。

    也的确笑了。

    毫不客气地咧开嘴,无声地大笑。

    她的肋骨断了,耳朵少了一只,腿骨也碎了,浑身上下都在疼。

    可是怎么办,她还是想笑,完全忍不住。

    “你笑什么?!笑个屁啊,别忘了你的小命还在我的手上!!”

    “哈,我等你来杀。”

    一开口,就痛得龇牙咧嘴。

    她拿准了它不会对她下杀手,除非它跟小东西绝交,否则她的场子迟早能自己找回来。

    凤殊眉眼弯弯,看着无害极了。

    原来噩梦是这样子的噩梦。果然是噩梦。

    眼前这个看不清面貌的影子一般的东西,就是鸿蒙口中常常蹦跶来蹦跶去的梦梦,能让人做噩梦的存在,能让噩梦变成现实的存在。

    这样不可思议的家伙,肯定是个善于洞察人心、掌控人心,把人玩于鼓掌之中的高手。

    一旦高手有了明显的弱点,而弱点恰恰又能为她所用,这个高手,就算不沦落为她的打手,俯首称臣,也得乖乖地收起坏脾性,客客气气地待她。

    凤殊嘴角含笑,“你喜欢吃蛋炒饭?”

    “你才喜欢吃蛋炒饭,你全家都喜欢吃蛋炒饭!”

    它气得跳脚,飘忽的影子晃动得厉害。

    “嗯,我喜欢吃蛋炒饭,我全家也都喜欢吃蛋炒饭。”

    她没说谎。凤家上至家主,下至奴仆,通通喜欢吃蛋炒饭。

    战争激烈之时,凤家军死的人特别的多。守在内宅的人,为了战场上还活着的人能够饱腹,为了能够尽快安抚好死去的军士遗属,往往从上到下一致节衣缩食,有时候连蛋炒饭都吃不上。

    她记忆力太好,以至于那个时候饿肚子的滋味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不,现在应该说,两世难忘。

    五岁,八岁,她还是孩子,孩子每天都有东西吃,却也因为长时间的喝稀粥,喝得恨不得自个儿是长在厕所里。

    她看着它,笑得很是欠扁。

    “既然你这么喜欢吃蛋炒饭,等我好了,请你吃蛋炒饭怎么样?”

    “信不信我现在就撕了你的嘴?!”

    那道诡异的精神力迅猛无比地扑了过来,让她的身体战栗不已。

    “当然信。蒙蒙最信你,它既然跟了我,朋友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就是因为真心把你当做朋友,才会想要请你吃你爱吃的东西,难道你不喜欢自己?

    还是说,你不想要我这个朋友?你要是真心当蒙蒙是朋友,就得把我当朋友。你要是不想要蒙蒙这个朋友,那自然不需要手下留情。杀了我吧,来,阶下囚已经没有逃跑的力气了。来来来,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与其当缩头乌龟,还不如英勇就义,让凤家人知道,密地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别以为蒙蒙跟了你,我就奈何不了你!信不信我让你永远在梦里醒不过来?活着就跟死了一样?”

    “信啊。你说什么蒙蒙都信你。我当然也愿意信蒙蒙的眼光。要是万一信错了,它也被你埋地心里去兽道毁灭了,要死就一起死呗。人生难得潇洒一回。怎么样,我这个主人还是很不错的吧?比你那个取名无能的主人是不是好上一万倍?”

    “哼,我拔一根毛都可以碾压你,我的主人又怎么是你这样弱小的人类可以比肩的?”

    “一一就是凤初一,凤初一是凤家人,是我的直系长辈。我要是不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会被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掐我脖子吧?

    啊,我想起来了,高祖说过,初一老祖宗特别喜欢吃蛋炒饭,喜欢到了什么程度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听说从小在家里就鼓捣着各种蛋炒饭的配方,后来不管是进入密地考核,还是外出历练,亦或是到战场上去大杀四方,空间钮里都塞满了各式蛋炒饭。他养了一只宠物,为了表示真心宠它,将自己这辈子最爱的食物名称给了它。”

    如果有形体,凤殊相信,此时此刻,梦梦一定是脸色铁青,恨不得挖出一辈子的鼻屎来,直接砸她满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