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追随
    笼罩着她的,是无边杀意。

    凤小九真的想要杀了她这个堂姐。

    意识到这一点,凤小五浑身抖如筛糠。

    “九九小姐,放放放开……五五五五小姐。”

    有个身材娇小的女生战战兢兢地要求她高抬贵脚。

    凤殊扫了一眼,对方立刻哭了,眼泪成串成串地往下滚落。

    比凤小十哭得好看。

    她收回视线,一步从凤小五的身上跨了过去。门口聚集的人群自动分出了一条路来,让她畅通无阻地进了食堂。

    凤殊点了一荤一素,两碗饭,一碗汤。

    凤莱与凤娜一左一右地坐在她身边,异常的沉默。

    她吃的并不快。慧山要求她每一口饭都起码要咀嚼二十次,才可以吞下去。最初的一年,因为吃得太过匆忙,她没少挨打。

    凤殊一边慢条斯理地进餐,一边想些有的没的。

    一碗汤见底。

    一碗饭见底。

    第二碗过半的时候,凤小二终于出现在了她面前。

    “啊,臭小九,怎么可以不等我?吃那么快做什么?咦?你们俩怎么在这?”

    能在无涯星上学的人记忆力都不错,凤小二自然也是这样,她记得所有人的名字与来历。

    “见过二小姐。”

    “二小姐好。”

    “怎么听起来弱弱的?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做错事被逮住了?不会是想要扑倒小九吧?你们惹谁不好招惹小九啊,她最讨厌别人肢体接触。我这个当姐姐的碰一下都不行,手腕都碎了好几次了,你们俩也太胆大包天了。”

    凤小二叨叨了几句,突然又不爽了,“哎?怎么回事,小九?他们俩的手腕怎么还好好的?”

    凤殊充耳不闻,认真地吃饭。

    还剩八次,又搞掂一口。

    跟郭子的手艺比起来,食堂的饭菜真的不好吃。

    “怎么回事嘛,小九?”

    凤殊想要掏耳朵。

    不知道为什么,凤小二在她面前,越来越爱撒娇。

    明明在对着凤小五她们时,这人说话又很正经,一副“我是姐姐我是长辈就是得端着你们就是得敬着”的模样。

    食不言寝不语。

    她专心致志地吃饭。

    “二小姐。”

    凤娜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才对凤小二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不能说?”

    对上这么八卦的眼光,凤殊万分无奈,“吃饭。”

    “好嘞,吃完饭就要告诉我!小九你最好了,哈哈,我吃,我吃,别瞪。”

    凤小二高兴万分,速度极快,犹如风卷残云,在她放下筷子的时候,居然也同时吃完了一碗饭,还适时打了一个饱嗝。

    “现在可以说了吧?”

    “跟五姐姐起了一点冲突。”

    凤小二满脸嫌弃,“是她啊,又怎么惹你了?”

    凤娜低声将事情叙述了一遍,凤莱间或补充几句。

    “怎么不早说?她们肯定又去告状了!你就这么喜欢被关进小黑屋去面壁思过吗?走走走,快点去找叔公。”

    凤小二伸手拉她,凤殊侧身避过,“她不敢。”

    凤小二悻悻然收回手。

    “杀人都敢,她还不敢告状?按我说你还便宜她了!断她一只手,也就痛一时,去医疗室走一趟,细胞再生就复原了。应该告诉叔公,关她进小黑屋,让她呆个十年八年的,改一改她的臭脾气。”

    “九小姐,您跟五小姐之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得罪她一个,就等于同时得罪了六小姐、十小姐,还有在战场上的三爷、大小姐,并不明智。”

    凤娜心直口快,说完瞪了凤莱一眼,“你干嘛踢我?”

    凤莱转过脸去,不忍直视她的愚蠢。

    “他是为你好,笨蛋。就算我们现在是同学,以后怎么样还不一定呢。我们作为姐妹都不能轻易得罪凤小五,你们作为旁系更难以抗衡,这么多话干什么?”

    凤小二喜欢性子单纯的人,所以嘴上抱怨,却态度亲昵,伸手就弹了一下凤娜的脑门,痛得她惊呼出声。

    “放心好啦,长辈们一般不会插手小辈的事情,安叔就算知道了也只会说教训的好。大姐姐就更不用担心,她为人向来公道。至于小六跟小十,哼哼,不用小九出手,我就能把她们揍趴下。”

    凤殊走在最前面,闲庭信步,完全无视了身边人的窃窃私语与其他人的异样眼光。

    “九小姐,不知道五小姐是怎么得罪了您?我叫凤牧,是十小姐的追随者。这两位是凤林,凤纯,是六……”

    凤殊充耳不闻,直接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九小姐!”

    凤牧一行人追上来,直接拦在了前头。

    “请您给我们一个说法。”

    “喂,没事找抽啊。我们姐妹之间的事情关你们屁事?”

    凤小二柳眉倒竖,凤莱原本想拉着凤娜走人的,见状不由上前了几步,一左一右地挡住了他们有可能攻击的路线。

    “二小姐,我们找的是九小姐。”

    “那又怎么样?别说是你们,就算是凤小五凤小六来了,也没资格兴师问罪。再说了,你们什么时候可以代表凤小五了?你们说的话就是凤小五想说的话?没这个身份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他们都还不是家族认定的相互承认的绑定追随者,只不过是初步之间达成了默契而已。

    凤牧双眼沉沉,凤林的脸迅速阴了下去,凤纯气得浑身发抖。

    “二小姐是看不起我们旁系吗?您是嫡系不错,可也不能这样侮辱我们旁系。退一万步说,我们旁系是没资格代表五小姐,您又做得了九小姐的主吗?您说的话就一定是九小姐想说的话?您看不起旁系,也代表了九小姐同样看不起我们?”

    凤小二闻言嗤笑,双手叉腰。

    “哟呵,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凤家旁系就只有你们三个人啊,居然可以代表旁系全体人员了。当其他在场的所有旁系都是死人吗?胆子不错啊。”

    原本打算袖手旁观的凤牧赶紧救场,连声道不是不是,二小姐误会了云云,可惜散开的学生们却三三两两地聚拢而来,隐隐有种施压的意思。凤纯冷汗涔涔,下意识缩到了凤林身后。

    “嘶……不愧是二小姐,就是帅。”

    “你小声一点,他们可不是好惹的。”

    “切,我才不怕他们。有本事单打独斗,谁赢还不一定。”

    “凤牧跟人武斗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那是因为凤轲他们从来不搭理他。”

    “说的也是。要是凤轲出手,就没凤牧这个学生会长什么事了。”

    “咦,那个是不是凤轲?”

    “好像是。”

    人群分开出一条道路来,三男一女大步流星地走到凤殊面前,居中的男生约莫二十出头,身材颀长,丰神俊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