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无涯
    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凤珺夫妻俩都离家在外,压根见不着人影。凤殊到底没有教他们。

    她每天都按部就班地生活。早上五点起床晨跑一小时,打拳一小时,然后跟姐妹们一块吃早饭,便到家族学堂上课。

    之前不知道是不是考虑到她情况特殊,所以她一直生活在凤家的核心区域里,学习跟姐妹们分开,全都由凤珺跟凤崇光负责,现在才知道,凤家很大,大到了上个学,都得乘坐星舰,到临近的一颗星球——无涯星去。

    前几年,除了专心致志地练习体术跟精神力操控外,她也每天坚持不懈地看书,学习一些星际时代的理论知识。

    原本她以为自己会很难学的下去,让她感到诧异的是,很多在原本作为凤九娘的她看来是怪异荒诞难以理解的叙述,作为凤小九的她居然基本都看懂了,就像是曾经接触过一般,常常有种似是而非的熟悉感。

    而现在,到无涯星去系统地学了大半年后,她更坚信了一点。

    她肯定在爆炸之前就已经是凤小九了,不管是从一开始就是本尊也好,还是后面才占了这个躯壳,总而言之,她很早之前就是凤小九。

    “凤殊”这个名字,也许的确是个巧合,也许是越清在她使用之时,悄悄儿的联系过凤家,提起过这件事,凤珺夫妇见她误打误撞选了他们给凤小八备用的名字,为了纪念那个无缘得见的孩子,便默许了她终身拥有。

    想通了的凤殊放下了一桩心事,学习进度一日千里,虽然不能独占鳌头,每一次考核成绩却也不差。

    理论科目能够维持在中上水平,体术成绩每次都拔得头筹,因为暂时不能使用精神力,她的综合成绩还是吊车尾,但也没人敢轻视她。

    无涯星虽然是一个星球,但学生只有凤家人,除了她跟凤小二、凤小五、凤小六以及凤小十是嫡系外,其余还有百余位旁系。

    所谓嫡系,便是凤家的血脉。所谓旁系,则是效忠于凤家的心腹人物的子孙,他们也全都姓凤,从祖上开始,便侍奉凤家,共同进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凤家人到底有多少,凤殊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但据凤小二介绍,能够到无涯星这个学堂来跟嫡系一起读书的旁系,都是那个心腹群体当中佼佼者的孩子,当然,特别不争气的除外。

    她一开始完全没有弄懂是什么情况,最近才知道,让嫡系跟旁系一起上学,为的就是培养默契,谁跟谁投契,谁更适合谁,将来便会被分配到一起。

    不单只嫡系可以选择旁系,旁系也可以选择嫡系,只有相互之间看对眼了,才能成功组团。旁系子弟会变成某个嫡系成员的追随者,或是负责安全问题的护卫,或是打理衣食住行的后勤,或是负责身心健康的私人医生,或是出谋划策的智囊,甚至于,成为嫡系的伴侣。

    在婚配上,除非特别不看好,特别反对,凤家的历代长辈其实还算开明,不怎么干涉子孙的选择。想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配偶是异性还是同性都无所谓,结婚之后生不生孩子都可以,甚至于不想结婚,一直单身到老,也没人会认为罪该万死。

    她跟宋韶煦的婚事,是当年有恩于凤家的一位宋家老祖提出来的,凤珺的父亲同意了,只不过有言在先,如果长大之后两个小辈都无意于彼此,则婚约作废。

    只不过,如果宋家的小辈特别坚持,没有对方的同意,凤家的小辈不能率先提出解除婚约。

    凤殊对此一无所知。凤珺显然也不打算告诉她。

    “九小姐。”

    十五岁的少年顶着一丛蓬松的头发,睡眼惺忪地朝她笑,迎面而来。

    据说他的母亲阵痛之时还在战场当中,他呱呱坠地之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只差没把他的小命都给吹掉。因为是盼了很久才来到人世的孩子,所以一直被父母“阿来、阿来”地喊,之后大名便成了“凤莱”。

    莱,又名“藜”,是一种野菜,嫩苗可食用,在田间、路边、荒地、宅旁等地随处可见,她吃过不少,“莱菔”还是萝卜的别称。

    她的八姐,从来不爱搭理她,名字也叫“凤婡”,发音一模一样,意即美好。

    凤殊面色古怪。

    凤莱在她的眼中,成了一束行走中的美味的野菜。

    想起郭子在河边随手采摘了一把,就地给她弄的莱菜汤,凤殊咽了咽口水。

    凤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立刻放下手,规规矩矩地向她弯腰行礼,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喂,你又把人怎么了?”

    凤小二飞扑过来,理所当然地扑了一个空。凤殊脚步微转,连衣角都没碰到。

    “小九你真讨厌。”

    一边说着讨厌,一边又朝她挤眉弄眼,“跟二姐说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啦?了不得,这个凤莱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人气爆棚的无涯之星,想要攻克他,难度系数可不小。”

    凤殊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说说嘛,姐妹之间别见外。要是你真的看上了人,就赶紧行动,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二姐一定帮你,别说星星,就算是星域,二姐也会为了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凤小二兴冲冲地跟在她身边,亦步亦趋,“还有一句是什么?啊,我想起来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恩恩,下次肯定不会忘记了。”

    点头如捣蒜。

    凤殊有些无奈,又感好笑,正想说些什么,凤小五从身后赶超。

    “不要脸。婚约在身还勾三搭四,自甘下贱,呸!”

    “五姐。”

    凤小六语带警告,朝凤殊两个点点头,快步跟上。

    “二姐姐好,九姐姐,早。”

    凤小十低着头,声音怯怯的,犹如弱柳扶风。

    “嗯。”

    她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凤小十慌乱地抬起头来,泪光闪闪,脚步踉跄着,跌跌撞撞地追上了双胞胎。

    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凤小十回头看了她一眼,像是极为畏惧,远远地看去,居然瑟瑟发抖,像是一只落汤鸡。

    凤小五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狠狠地朝她比了一下中指,被凤小六凤小十半挽半拖着带走了。

    “你干嘛要应她?凤小十就是个挑拨离间的货,她是装出来的害怕,想让旁系的人以为你不是个好相处的,以后都不愿意跟你,知不知道?”

    凤小二抬手就要敲她的脑袋,凤殊自然不会让她如愿,脚步一错,再次落空。

    “臭小九,坏小九,笨小九……”

    在喋喋不休的抱怨声中,她们踏入了考场。

    今天开始,期末考。

    学海无涯,苦作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