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放了
    凤殊一个多月后才醒来。

    凤崇光因为愧疚,一直守着她,第一时间发现她睁开眼睛,高兴地凑前去打招呼,“小九,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把爷爷找来?”

    她瞪着天花板,目光空洞,好半晌才面无表情地坐起来,扫了他一眼,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接着才向他要水喝。

    凤崇光直接给她递了一管营养剂,“要是哪里疼一定要告诉我。”

    “我睡了多久?”

    也许是太久没有说话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舌头打结,滞涩得很,并不比牙牙学语的小孩子好上多少。

    “整整三十六天。你也太吓人了。叔公先向你道个歉,当时我的做法并不妥当,吓到你了吧?要不是数据保持在正常的范围内,长辈们早就把我往死里揍了。”

    凤殊答非所问,“你驾驶机甲战斗的水平怎么样?凤家谁最厉害?”

    “这还用说?当然是爷爷奶奶最厉害,现在最有希望超过他们的是小七,其次是你爸爸跟你四叔。我的水平也还过得去,天赋不及他们三个,实战经验要远胜于他们。”

    说起这一个,凤崇光就两眼发光,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战斗。

    “教我。”

    “不行。”他回答得又快又急,怕她伤心,还特意长篇大论地解释了一番为什么不可以,无非是她之前受伤太厉害了,就算现在肢体的伤已经好了,精神力方面却依旧有待恢复。

    “这一次又突然昏厥过去,你要好好休息。”

    她垂眸,看着自己那双白皙的小手。

    没有她熟悉的老茧,没有她熟悉的伤疤。

    从前除非重病,她每一天都要早起习武。不论寒暑,不论心情好坏,该淌的汗总得淌,该流的血总得流,很小的时候她就懂得,没有付出,就不会有回报。想要实力,就得有坚韧不拔之志,日复一日地重复枯燥的练习,日以继夜,精益求精。

    她是凤殊。

    她是凤九娘。

    她什么时候好好地休息过?

    没有。

    “教我。”

    “教你,肯定教你,但不是现在,别着急。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

    凤崇光不肯松口。

    “什么时候可以?”

    “爷爷说你什么时候精神力没问题了,就什么时候开始机甲方面的训练。”

    他觉得凤殊有些奇怪,虽然神态举止就跟从前没两样,但在惯常的面无表情之下,却有什么地方变了。

    怎么说呢?好像更冷淡了些,本来就不是热情的人,现在好像隔阂越发严重了。

    并不是他一个人是这么想的,随后而至的凤小二也是连番抱怨,拉拉杂杂地说了很多话,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凤殊只是听着,却始终不发一言。

    “你干嘛啦?不认识我了?说了一大堆,一点反应都没有,以前好歹还会赏个小脸嗯嗯啊啊。”

    凤殊打量她。

    凤小二年长凤小九五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就一直长在父母身边的缘故,性子活泼爱撒娇,说话行事偶尔会显得比几位堂妹还要小。

    “喂,小九,别这样嘛。我之前被你吓到了也没生你气,你现在的眼神好可怕,就像是要把人剥皮拆骨,一寸一寸地检查。”

    凤小二双手环胸,浑身上下冒出来无数的鸡皮疙瘩。

    很像凤婉。

    当初取名字的时候,她的父母希望第四个女儿能够温婉可人,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疯玩”谐音,从小到大,她的四姐是所有姐妹当中最为调皮捣蛋的,偏偏还撒得了一手好娇,整得长辈们哭笑不得,又奈何她不了。

    凤殊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

    “我要找高祖父。”

    “高祖父来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说曹操曹操到,凤珺人未至声先闻,诸葛婉秋却是一进门就直接去查看数据记录。

    “嗯,正常,看来是没事了。”

    凤殊下地穿鞋,微微屈膝,行了一个福礼,“我已经没事了,劳烦高祖父高祖母担心,很抱歉。”

    凤珺夫妻俩不约而同地挑了挑眉,凤崇光瞪大了双眼,凤小二却是直接抱怨起来。

    “小九,你这是明晃晃的偏心。我都来了好一会儿了,跟你说了那么多话,你一句都没搭理我,虽然我们是平辈,但是我也是你姐啊,行礼就算了,好歹也得吱一声。”

    “吱。”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她学耗子叫,凤殊还是面无表情地学了一声。

    “噗……”

    正在喝水的凤崇光直接喷了,凤小二挨了个正着,大大的笑脸顿时变成了苦瓜脸。

    “小九,你是故意的吧?跟叔公一唱一和,想要看我出丑?”

    凤殊不明白什么意思。

    凤珺夫妻俱是莞尔一笑。

    “没事就好,你刚才着急着要找我,有什么事?”

    凤殊正色道,“叔公告诉我,在凤家,高祖父跟高祖母是最擅长驾驶机甲战斗的人,我希望能尽快学会,到战场上去。叔公不敢教我,说精神力修炼归高祖父您教导,他管不着。”

    “暂时不行。”

    凤珺皱眉,让凤崇光跟凤小二离开,才语重心长劝她稍安勿躁。

    “崇光是为你好。

    手脚之类就算碎了,也照样可以通过细胞再生术制造出新的四肢,几个月便可以行动自如,跟原装的没两样,但人脑最复杂,受了伤就不是小事。别看你现在浑身上下没什么毛病,没有足够时间静养,关键时候就可能掉链子,让你丢了小命。”

    凤殊想起之前他领她精神力入门之时说的那些话,微微抿唇。

    “高祖父,我已经回来快四年了。”

    凤珺摆手,“别说四年,就算四十年,只要是为了你好,也得耐心等!”

    怕她误会,诸葛婉秋赶紧打圆场,“不用四十年。小九别着急。

    你高祖父之前跟我说过,你的精神力十分雄浑,远比小二她们要强,说句不夸大的话,比小七也强多了。过去几年,你练习的时候也按部就班,不急不躁,所以对精神力的掌控能力也大为增强,不似从前那般戾气外露。

    只不过,精神力方面的暗伤并不是那么容易察觉的,就算看着没事,受过伤没有休养好的人,一旦再受伤,识海就会受损,花再大的力气,用再多的时间,以后也难以痊愈。

    我们的意思是,你那个结印的确得解开,可也不急在这一时。凡事有选择的余地时,还是稳妥一些为好。性命容不得轻忽。”

    凤殊刚想说她经得住磨练,眉头霎时间皱起,头痛欲裂。

    “小九啊,该吃当吃,该睡当睡,该笑当笑,该哭当哭,总是这么紧张,日也练夜也练,你是上赶着给阎罗王送人头?金子不用如粪土,伴侣无心是朽木,靠人不如靠己,练完赶紧休息去,一张一弛才是长久之道。”

    他在笑,天生带着喜感的圆脸肉嘟嘟地颤动着。

    “要是连去休息的这点耐心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潇洒得起来?红尘百岁,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你的命才是你唯一要珍惜的,别的都是屁,放了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