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哭泣
    那只小猫咪刚生下来没多久,母猫就被马的惊蹄踏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

    马是她的马,为了避让一群突然冒出来的孩童,被她硬生生地勒令停止。

    那会儿她刚离开慧山,从来没有养过动物,看小东西在凄风寒雨中瑟瑟发抖,便把它揣兜里带了上路。

    大概不知道她是它的仇人,相伴的八年多时光里,小猫咪一直都很喜欢她帮着顺毛,最享受的是她闲暇时对它拍拍背脊,摸摸肚子。

    她叫它“幸运”。

    幸运不喜欢他,但凡他在她身边,从来不会靠近主人,他要是过去逗弄它,要么炸毛,要么就一副高贵冷艳范,傲娇地甩人一尾巴。

    “妈妈,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充满着担忧的声音把她从遥远的过去里拉了回来,凤殊不由自主地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脊。

    很瘦。

    比皮包骨好不了多少。

    君临向她介绍过即家父子。

    “即家是武器设计世家,即墨父母早早去世,在祖父即淳的养育下长大,从小就性子很淡,与人保持距离,为人低调,是即家千年以来设计天赋最好的人。

    如今联邦有三分之一的武器都出自即墨之手,还有许多武器的更新换代也是由他主持的,尤其他设计的重中之重——军舰,被誉为攻击能力强、防御功能好、隐秘性能绝佳、速度又奇快的星空幽灵。

    即庆是即墨的独子,母亲不祥,天赋不详,年纪不详,唯一能够确定的是相貌肖父。

    虽然隶属于军部,但从来不与世家联姻的即家更偏向于中立,历任家主都不曾投靠过任何一位大帅、元帅,即便时局艰难,与权势中心的世家们也保持着相对友好又谨慎的距离。这一代的即墨更是如此,像是科研界的泰斗,除了本职工作,对其他的任何人事都淡淡的,很有一种闲云野鹤超然物外的姿态。”

    末了他还警告她,说即墨这样的人是很可怕的,一旦被她招惹,即墨执着起来,便会不死不休。

    凤殊不置可否。

    当真超然物外的人,不会对儿子这么紧张。即墨并不是看破红尘的高僧,更不是无悲无喜无欲无求的神仙,既然是人,已经有执着的人与事,那就是他的弱点,轻易不可能与别的人不死不休。

    她不会破坏他的事业,更不会伤害他的儿子,自然不会发生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情形。

    她抬眼看向了即墨,“他不爱吃饭?”

    即墨显然有一点意外,但还是点头,“是。从小就胃口不好,尝试过喂自然食物,他都不爱吃,哄着吃下去了,也会吐出来,直到今天也以喝营养剂为主,但每天会吃一点水果。”

    凤殊的手指搭到了即庆的手腕上。

    “妈妈,我有吃饭的,爸爸骗人,我也有吃过饭的。妈妈没在,我也一直都很乖很乖的!”

    正常进食于小家伙而言是个大问题,他一直以来都有努力,但并不成功,所以身边的人总是会用心疼又无奈的目光看着他,偶尔为了哄他多尝试一下,也会吓唬他,说不吃饭的孩子都不乖,会被虫子给一口吞了。

    他讨厌虫子。听说高祖的高祖的妹妹的儿子就是因为不乖,总是不好好吃饭,结果就被虫子给吃掉了。

    即庆的眼泪又无声无息地掉了下来。

    凤殊天生不喜欢动不动就掉眼泪的人,哪怕是自控能力普遍较弱值得谅解的孩子,她也没法长时间忍耐。

    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很少哭。从会走路开始,除了不能自理的事情需要丫鬟帮忙,姐姐们都不爱跟她玩,长辈们也很少会出现在她的面前,所以从两三岁能记事起,她记得自己经常自娱自乐,不爱笑,也不常哭。

    开始习武之后,起初每一天都累得汗流浃背,因为想要努力争得第一,以求得到长辈的嘉许,自以为得到了表现的机会,笑都来不及,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哭。

    渐渐长大一点之后,理解能力更强了,她虽然不能完全理解自身的状况,却也清楚自己隐隐被家人排斥,不,更确切地说是被漠视了。

    她痛哭过。

    没有办法质问父母。

    后来渐渐地就不会哭了。

    会哭的孩子才有人疼。她的出生不讨喜,不会哭之后就更加不为人注意。每一个白天都默默地练武,每一个晚上都自己上药,每一个早晨都会起得很早很早,偷偷地看书习字。

    她知道,姐姐们背地里都喊她是木头人。

    直到慧山把她带走,她才重新变得鲜活起来。

    闯荡江湖时她吃了很多苦头,但她不在乎,更没有因此哭过。被心上人一剑穿胸时,她也没有哭。

    凤昀是第一个让她觉得哭泣的孩子也是她可以忍受的孩子,是会让她觉得莫名心酸的孩子,是她没有办法抛弃,也愿意让他靠近自己的孩子。

    而凤圣哲的出生,让一切都变得更加理所当然。他理直气壮地在她的怀里笑,在她的怀里哭,天经地义得仿佛鱼与水之间的关系,不可分离。

    凤殊看着那一双酷似自己与凤昀的杏眼,帮他擦拭眼泪。

    “即庆,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流血流汗不流泪。你虽然还小,但也不要轻易在外人面前哭。”

    “妈妈又不是外人!妈妈是即庆的妈妈,爸爸说了即庆可以在爸爸的面前哭,但即庆更想要在妈妈的面前哭。”

    观察着他们互动的即墨难得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所以才会被一个外人给轻易地比了下去?

    凤殊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半晌无言。

    “妈妈,是不是即庆说错话了?”

    小家伙又想要哭了,但想到她刚才说的话,又吸了吸鼻子,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即庆,你是个好孩子,所以接下来的话一定能听懂。

    我是凤殊,愿意跟你做朋友。你想跟我聊天的话,任何时候都可以联系我。

    只是我不一定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也有可能会因为正在学习或者锻炼,没有办法每一次都即刻接听你打来的通讯。”

    即庆高兴得还没有欢呼出声,小脸就一下子垮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