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抱歉
    凤殊发烧了。Ω Δ.Ωa因为没有及时换掉湿衣服,凤昀上楼来叫她吃晚饭时,才发现她烧得满脸通红,不省人事。

    君临依旧泡在修复液里。

    凤圣哲很不高兴。君庭一反常态,并没有把他送回去。

    哪怕今天收到了很多礼物,哪怕今天在太爷这里吃到了很多好吃的红糕糕,长时间没能见到父母,也让他焦躁不安。

    更让他想哭的是,玩着玩着,就连小舅舅也不见了踪影。

    霍如霞在休息,阮钰哄不住,君豪笑得脸都酸了,偏偏小家伙不理睬,非要抱的话,就会拼命挣扎,简直像是开启了逃命模式,让君豪难堪得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到了最后还是君庭出马,才把小家伙哄不哭了,吃完东西,还玩了几个小时机甲模型,才熬不住困意终于睡了过去。

    凤殊醒来的时候,凤昀正趴在床边看书。

    “宝宝呢?”

    “姐姐,你终于醒了?”

    凤昀立刻惊喜地放下了书本,用手背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

    “恩,是真的降温了。姐姐你昨晚发烧了,怎么穿着湿衣服就睡觉?以后不要这样了,我会担心。宝宝昨晚跟君爷爷睡的,估计吃完早饭就会闹着回来了,你不用担心。”

    凤殊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但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下床去洗漱。

    “姐姐,不舒服的话可以继续躺着的。待会我去把宝宝抱回来。”

    距离不远的话,他一路把小家伙抱回来也是可以的。再不济还有板儿呢。

    “没事,你吃东西了吗?我肚子饿了。”

    “吃了,我今天很早就起床了,板儿煮了早饭,我吃完就继续上来陪你。姐姐昨晚是练功练得太累了,所以才会湿衣服都没换就倒下了吗?”

    “嗯。”

    凤殊不想解释过多,径直下楼吃早餐。凤昀回了自己房间继续看书。

    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君临也下楼来,两人对视一眼,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吃饭。

    因为一大早起来就见不到人,凤圣哲最喜欢喝的异兽奶也不要了,哭闹着要找父母,连向来好感度刷得很高的霍如霞也不让抱,君庭只好亲自送他过来。

    “妈妈,妈妈……”

    见到她,凤圣哲喜笑颜开,虽然眼睫毛上还挂着一颗泪珠,却立刻伸手要抱,扑到她怀里后又捧着她的脸亲个不停。

    凤殊还有些头晕,所以只是朝君庭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便默默地开始喂儿子吃东西。

    凤圣哲窝在她的怀里,笑眯眯地一口一口“啊呜”着,来者不拒,两手却紧紧地握着她的衣服。

    君临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眼来,专心致志地吃饭。

    君庭扫了孙子的胸膛一眼,直到小家伙吃饱了,才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空间钮,递给了放下筷子的凤殊,“这是祖父送你的结婚礼物,收好了。条件成熟的时候再用,希望你喜欢。”

    凤殊摇头,“君元帅,您不需要破费。我和君四不是那样的关系。”

    “那样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关系?

    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这是正常的事情,再恩爱的夫妻也不可能一句口角都没有的。

    你们祖母够端庄优雅的了吧?跟我这些年了,虽然不曾打架,真正的吵架也没有,但赌气冷战跟斗嘴的次数极为频繁,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日常化,我们哪天不嫌弃对方几句就浑身不舒服,这都习惯成自然了。

    别看两百年五百年很长,其实一眨眼就过去了。

    祖父三百多岁了,满打满算,人生也早已走到了该退场谢幕的时候。人老了就会时不时回想从前,没有尝试去做的事情,做了却没有好好认真对待的事情,因此错过的人,因此遗憾的事,有些会有机会弥补,但绝大多数都是没有机会弥补的。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别做那些蠢事,窝里斗的话,孩子有爸妈还不如没爸妈。你们不好好一起过日子,那以后我会亲自带圣哲,在我有生之年,你们俩谁也别想见到他。”

    这个威胁十分有效果,最起码,对于目前的凤殊而言,她完全没有办法说不。

    “表个态,老四。以后你能不能照顾好你的老婆跟孩子?要是做不到,你可以圆润地滚了,反正在家里也是吃白饭不干活,还不如像以前一样离家出走,替家里省点粮食。”

    君庭见凤殊不吭声,便将矛头掉转对准了孙子。

    “好。”

    君临慢悠悠地吃完,又慢条斯理地拿纸巾擦嘴巴,最后才走到凤殊面前,伸手。

    他的手十分修长,指甲有修剪过,十分齐整,掌心起茧,看得出来有经常锻炼,或者操作武器。

    凤殊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凤圣哲不愿意让父亲抱,甩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君庭好笑不已,到底是替孙子解了围,“宝宝昨天睡得不是很好,半夜起了两三次,待会可以带着他睡一两个小时。

    东西收好,祖父走了。”

    他刻意强调了一句祖父,就慢悠悠地晃出了门。

    “烧退了?”

    君临施施然地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曲指轻轻地弹了弹儿子的脑袋,小家伙立刻转过头来,抡起小拳头作势欲打。

    “东西你收着,以后找机会再给回元帅。”

    凤殊的声音十分沙哑,昨天哭得太厉害,声带有些受损,听在君临的耳中,就像是砂砾在耳管里滚动。

    “给你的就自己收好。在这个家里,我唯一没有办法正面对抗的人就是祖父。他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人。今天给了我们提醒,下一次我们之间真的发生什么让他看不顺眼的事情,相信我,他会说到做到,在他有生之年,我们谁都别想再见到儿子。”

    君临的语速比平日里要慢上不少,就像是大病初愈,因为没有力气,所以显得疲惫,乃至于颓丧。

    凤殊抿唇,视线投向面前那个白得发亮的空间钮,犹如盯着洪水猛兽。

    “我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我没有,比我还弱的你,就更没有。”

    见她神情陡然冷了下来,君临又慢吞吞地道,“抱歉。以后不管是吵架,还是打架,我都会好好善后,不会再发生让你穿着湿衣服睡觉最后发烧的蠢事。”

    凤殊愣了,视线上移,君临依旧面不改色地逗弄着儿子,耳朵却通红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