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远方
    君临不明所以,当然不会傻傻地任由她的攻击落到身上,身子一歪,闪过了第一拳,见她招招狠厉,便飞身而起,也不格挡,就在客厅里带着她跑动。wwんw.『a

    “哇,哇,厉害。嫂子威武!!”

    徐浪连连惊呼,吹了好几声口哨,以示崇拜之情。

    程烈与张展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两个人不约而同又把对凤殊的重视程度提高了一个等级。

    凤殊就像鬼魅一样,如影随形,无论君临怎么腾闪挪移,始终都无法摆脱她的拳脚。

    他又不想对她使用精神力攻击,免得她又傻乎乎地像之前那样将精神力使用到枯竭的地步,故而很快便还起手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两人近身搏斗了几分钟,君临见她依旧攻势不减,招式繁多,能从各种意想不到的刁钻角度杀将过来,一双杏眼也亮的惊人,不由兴致大好,还击得越来越认真,越来越放开,转眼之间,双方便过了数百招。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古人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老大是变|态,嫂子也不遑多让。这速度,快的就跟一阵风似的,简直无处不在,让人眼花缭乱啊。”

    徐浪啧啧称奇,张展也看得很认真。

    程烈身手要弱一些,大概十五分钟以后,君临夫妻俩速度越来越快出招越来越凌厉,他的动态视力跟得上,但看不大懂攻防形势,于是聪明地打开了个人终端的摄像功能,直接把实时视频共享到了“路在远方”兄弟群。

    {星长:艹,掌柜的怎么跟女人打起来了?}

    {白衣:嘤嘤嘤,别告诉我那就是嫂子。}

    {小鹿:嫂子是什么鬼?老大什么时候结婚了?!!!}

    {小白: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掌柜的怎么可以娶这么彪悍的老婆?分分钟会死人!}

    {暗夜:很不幸地告诉你,小白,你可以去死一死了。她就是我们名正言顺的嫂子。}

    {哈哈:赔我刚刚吃进嘴的火流肉!什么时候爆消息不好,非得要赶上我吃饭时间?!嫂子怎么可以这么帅?!!d炸天啊,神!!!}

    {十五:哈哈,你可以跟老大交手这么久还不落下风吗?}

    {哈哈:纯体力可以,老子持久力杠杠的,问题是,速度跟不上……}

    {鸿雁:我一定要找机会跟嫂子切磋切磋!谁有嫂子终端号?暗夜,帮个忙递话?}

    {暗夜:我拒绝。}

    {鸿雁:为什么?}

    {暗夜:分分钟男女双打,谁有胆谁上,老子又不傻。}

    {鸿雁:有架打才好啊,傻子才不上。}

    {哈哈:鸿雁,哥我支持你,加一万能量块!}

    {小飞:看不懂,速度也太快了,这是用上了特殊技能吗?还是暗夜暗箱操作?}

    {暗夜:少年,别质疑哥的节操。老大还需要我来加持?你这是找打的节奏啊。}

    {沉鱼:老大没有释放精神力,那个,嫂子拳脚功夫都很利索,速度很快,就是看不出来体能等级。}

    {星长:目测不高,十五级都没突破。奇怪,怎么可以这么快。}

    {十五:黑袍叔,星长分析的对吗?老大是故意逗着嫂子玩?看着又像是来真的。}

    {黑袍:不用精神力作战的情况下,速度强过我们群大多数人,恩,过上几年,我也比不上。}

    {星长:言过其实了吧?暗夜,她不是年纪还小吗?}

    {暗夜:的确相当年轻,但武力值别问我,老大自己都不清楚。}

    {黑袍:她用的都是杀人的招式,干脆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是个狠角色。掌柜的眼光很不错。}

    {辰爷:一言不合就杀人?不错,我喜欢这样的怪胎。}

    {羞花:辰爷,老祖宗说了,祸从口出,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辰爷:话说这群里说话最儿童不宜的人是谁?以为掌柜的像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老子已经是老人家了!}

    {闭月:辰爷威武!}

    {沉鱼:同上!}

    {落雁:辰爷威武+终端号:-d}

    {羞花:三傻滚犊子!}

    {星长:吵个毛?再废话,信不信下一回把你们四傻全发射到真空去看星星?}

    {鸿雁:星长,我只看你一人^_^}

    {落雁:坐等看戏。}

    {星长:滚犊子。信不信把你们两只雁的毛都给拔了?!}

    {鸿雁:欢迎来拔~(@^_^@)~}

    {落雁:已洗白,求虎摸。}

    {虎雀:这就打完了?意犹未尽,求分析。}

    {黑袍:掌柜夫人好样的!}

    {虎雀:高手,求带。}

    {星长:问掌柜。}

    {掌柜:夫人,吱一声。}

    {小白:嫂子怎么不说话?老大您犯错误啦?嫂子好高冷,全程放杀气。}

    {小黑:嫂子进群了?}

    {小白:???!!!!!!}

    {大音:两个兔崽子,滚去学习!}

    {天下:我要退群。}

    {暗夜:嫂子,群主不是我,真的,我就是个打杂的。}

    {掌柜:天下,要不要再来打一场?为夫不介意用一只手。}

    {黑袍:掌柜的,天下最毒妇人心,小心阴沟里翻船。}

    {星长:黑袍难得有文化,说的很中肯。掌柜夫人,改天我们过两招?}

    {天下:我要退群。}

    {小鹿:嫂子,有空也指教指教我?你的招式看着就好厉害!你一定学过古武对不对?}

    {暗夜:小鹿你太迟钝了,嫂子厉害的招式还有很多,单凭一个隔空点穴就够你羡慕嫉妒恨,一辈子都学不来!}

    {小鹿:隔空点穴??}

    {天王:嫂子是谁?老大结婚了?}

    {地虎:什么意思?隔空点穴是什么梗??}

    {宝塔:可怜的孩纸,实时直播已经结束了,你们错过了一整个星空!}

    {河妖:我有嫂子对图恰克一击必杀的视频,还有艺术恐吓何氏兄弟的监控录像。}

    {小白:求分享!}

    {小鹿:快点发!}

    {地虎:急急急!}

    {天下:我要退群。}

    {鸿雁:嫂子,我决定了,以后我就是你的脑残粉!}

    {落雁:不能更同意!}

    {小鹿:天字第一号脑残粉是我,谁都不许抢!}

    {小白:是我,是我,是我才对!嫂子,嫂子,我爱你!}

    ……

    群里的人还在说什么,凤殊已经无心看下去了,被强制入群,又无法自主退群,就像时常被君临强迫着视频对话一样,体验并不怎么美妙,所以此刻她面沉如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