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妈妈
    趁着君临进盥洗室去了,凤殊抱着孩子就下了楼,进了弟弟房间。

    “凤昀,我要出去一趟,你看着凤圣哲,君四在二楼,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不能处理的,就直接通知他,或者联系君爷爷。都联系不上的话,就找我,我会尽快赶回来,或者告诉你怎么做。”

    凤殊将君庭祖孙俩的终端号码发给他,让他保存好。

    “姐姐,你要去哪里?租房子吗?不是都说好了,我们要在这里住?”

    “我只是出去看看环境,既然你都同意留在这里,我没意见,别担心,很快就会回来。”

    她安抚了一下,便叫来一辆悬浮车,迅速出了门。

    天极星跟萨达星差别极大,尽管也是绿植丰富的星球,但很显然,天极星不管是自然环境还是人造环境都显得更加狂野与大气。

    凤殊开着悬浮车大致观察了一下南部的建筑与交通,到达一家名叫霓虹的商场时,她才停下来,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买的。

    让她感到眼前一亮的是,她在机甲区域见到了许多在售的高级机甲。

    尽管只是进入星网,去机甲新手区练了几次而已,但好歹她已经有点头绪了,更为重要的是,稍微熟悉一下后,她发现自己还蛮享受那种可以人机一体的感觉,总觉得自己能够无坚不摧。

    所以此刻她仰着头,看着眼前巨无霸般的机甲,两眼闪闪发亮。

    不多时,身边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也学着她的样子,努力地仰着小脸,看着一眼都望不到头的机甲发呆。

    即墨顿了顿,长腿不停地往前,在小家伙的身边站定。

    凤殊终于注意到身边多了两个人,侧头一看,即墨回望,点头算是打招呼。

    凤殊挑眉,眼前这个男人好看得有些过分,有一种这个时代十分罕见的出尘之感,温和中带着疏离,却又不似高山雪莲那般冷寂,虽然不带一丝烟火气,却依旧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他。

    不过这种矛盾的亲和力再强,也不可能影响到让她真的主动搭讪,她也点点头,准备离开,衣角却被一只小手抓住了。

    凤殊低头,看见了一个长相精致的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正直愣愣地看着她,让她有种诡异的熟悉感,就好像是凤昀突然缩水了,然后在看着她一样。

    “即庆。”

    即墨淡淡地叫了一声儿子的名字,结果向来听话的小家伙,却固执地抓着凤殊的衣角,不肯松手。

    凤殊眨眨眼。

    即庆跟着也眨眨眼。

    凤殊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古怪的感觉了。

    小家伙的一双眼睛,跟她姐弟俩的十分相像。

    “你好。”

    她不太喜欢这样的接触,尽管他给她的感觉十分亲切,但被小家伙这般眼巴巴的看着,她总有种不妙的感觉。

    而她的感觉并没有错,因为下一个瞬间,她就听见了一声她一直想要听见但是凤圣哲却始终没能学会的称呼。

    “妈妈。”

    即庆看着她,突然就流下泪来,不像凤圣哲那种情绪激动的嚎啕大哭,或者委屈极了却不敢太过放肆却依然啪嗒啪嗒地大颗掉眼泪。

    即庆哭起来有一种莫名的柔弱与苍白,脸上的泪水如潺潺小溪,缓缓落下,无声无息,却又无声胜有声,就像重锤,一下又一下地敲打到人的心上。

    凤殊有些头疼。

    “妈妈。”

    见她没有反应,但也没有离开,即庆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她的一条腿,默默地哭泣,浑身却在微微颤抖。

    即墨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微微弯腰,加重了语气,“即庆,不要打扰姐姐,我们该走了。”

    即庆却抱得很紧,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喃喃自语,“妈妈,妈妈……”

    因为这个突发情况,已经有不少的人看过来了,其中几个人还往这边走来,脸上都是隐隐的激动。

    凤殊对环境的变化十分敏感,当机立断把哭泣中的小家伙抱起来,然后朝即墨道,“走。”

    即墨会意,迅速带着她避开人群,上车驶离霓虹商场。

    “在哪,什么时候回来?”

    君临又冷不丁地强制她被动地开启了视频模式,漫不经心地问完,才发现她怀里居然还躺着一个小男童,正抱着她的脖子依偎在她的怀里,一声比一声欢快地喊着妈妈,脸上还有颗泪珠滚落下来,晶莹剔透。

    他觉得真是碍眼极了。

    “一眨眼的功夫,就又弄出一个儿子来了?凤殊,你胆子不错。”

    他只差没有咬牙切齿地说她胆大包天了,阴沉地盯了即庆几秒钟,便发现男童有着一双与她神似的杏眼,心情瞬间坏到了极点。

    即庆很敏感,立刻把头埋在了她的肩窝,君临更加不悦了。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地喊她。凤殊一瞬间想把怀里的小家伙扔出去,但最后只是轻拍着他的背部,就像是往常安抚凤圣哲时做的那样,自然而然地让君临觉得十分刺眼。

    “他是谁?!”

    凤殊有些无奈,他一副捉j在床的语气,让她没法继续保持沉默,因为这是共享模式,前边驾驶的人显然也听见了。

    “不知道,在霓虹商场遇见的。”

    “妈妈,我是即庆。”

    即庆听她否认认识自己,赶紧凑到她耳朵旁自报家门。

    凤殊身体僵了僵,面无表情地道,“他刚说了,他叫即庆。”

    听见自己的名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即庆高兴了,双眼闪闪发亮。

    君临更觉得他碍眼了,但是听到名字的一瞬间却愣了,然后便是皱眉,“即墨的儿子?”

    凤殊还没有回答,即庆就抢先回答了,“即墨是我爸爸,这是我妈妈,叔叔你是谁?”

    “即庆,这位小姐姐不是你妈妈,不要再说些奇怪的话。这会让人误会。”

    即墨说完,见儿子干脆直接把头埋到凤殊的胸里,也不由得头疼。

    凤殊这一次是当真受不了了,把小家伙抱到一边坐好,见他又要哭起来,两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衣袖,她微微弯腰,与他平视。

    “我叫凤殊,我很确认在此之前并不认识你,小家伙。”

    她话音刚落,即庆就突然崩溃了,陷入了暴哭模式,声嘶力竭,不一会儿还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