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坏蛋
    他已经长出四颗门牙了,直接就把君临的手臂咬破皮,虽然没有流血,但那清晰的四个牙印,还是相当的碍眼。

    君临冷冷地看了凤殊一眼,“别人家是慈母多败儿,你这坏心肠的女人,是要把我儿子教成混蛋吗?自己嫁不出去,也希望儿子跟你一样的命运,没人看得上?心思真够歹毒的。”

    “姐姐才不是,君叔叔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太过分了。”

    凤昀终于没能忍住,君临没理他,紧紧地盯着凤殊看。

    “我脸上开花了?君四少还是少看为妙,省得你觉得脏了眼睛,我也觉得被看脏了脸,真是糟糕透顶的体验。”

    她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是用更刻薄的话回应他的刻薄,凤昀从来没有见过姐姐说这样的话,不由傻了眼。

    君临任由儿子用自己的手背磨着牙,煞有其事地对凤昀道,“看见了没有?这才是你姐姐的真面目,压根就不是个好人来着,出口成脏,外表光鲜,内心阴暗,我看儿子还是交给我们君家来抚养就好了。至于你,我给你赡养费,你不上学以后不工作也可以直接养老。”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个男人靠着贬低女人来显示自己的强大,还真是让人耳目一新的炫耀方式。这大概就是老人们经常说的活久见。

    凤昀,把耳朵塞上了,别被污染源传染了。”

    凤昀非常响亮地应了一声是。

    君临哼了哼,见她闭目养神拒绝交流,便也懒得再开口了。

    大概一个小时,他们才到达目的地。

    让凤殊感到诧异的是,君庭居然携着夫人霍如霞亲自在山庄的大门处迎接他们的到来。

    “小家伙,你们可是到了,太爷爷我可是一天天数着日子过来的,见不到你都睡不着觉。”

    君庭一见到凤圣哲就满面笑容地过去,把胖乎乎的小家伙从君临的手中解救下来,凤圣哲也不见外,小胖爪子抱着他的脖子,咯咯大笑,欢快得不得了。

    霍如霞看他们爷孙俩开怀大笑,这才转向姐弟俩,“你叫凤殊?名字很特别。还有这一位就是凤昀了吧?小家伙长得可真结实。来到这里不要拘束,就当自己家一样,住多久都可以,有什么需要的,就找奶奶,知道了没有?”

    凤殊只是点点头,凤昀很是乖巧地向霍如霞问好,又表示感谢。

    一行人步行着进入山庄,霍如霞显然口才很好,一路走一路介绍,譬如这栋建筑是君家哪一位的奇思妙想,譬如眼前这一棵长相奇怪的植株叫什么,譬如刚刚走过去的是谁谁谁,所以哪怕凤殊不开口,君临也无话,但两个小家伙却好奇得不得了,一个一路笑,一个一路问,慢腾腾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住宅。

    “这里平常都是你们爷爷跟我在这儿住着,老四兄弟几个也有房间,不过都是上学的时候来住的时间比较多,现在都大了,反而很少来这儿长住。

    老二那个家伙算是来得最频繁的,老大跟老三只要有时间,逢年过节也会来探望,就老四这家伙,总是见不到人影,以后啊,你多管管他,当爸爸了,可不能再随心所欲。

    对了,依我看,凤殊你不如就带着孩子在这儿住下?祖宅那边人多的确是热闹些,但听说你是个爱静的,跟着我们两个老人家,也不会觉得闷才对。

    如今爷爷奶奶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可以帮你带孩子,你还小,趁着年轻,该上学的上学,该玩耍的玩耍,就算是想要出去历练,也可以让老四带着你去闯荡,他逃跑的技术还是很厉害的,连你们爷爷也很少逮得住他的小尾巴。”

    凤殊对于这样热情的人不太适应,所以全程都是面无表情地认真听着,偶尔点头,偶尔嗯一声,偶尔看看弟弟跟儿子,然后就没了。

    霍如霞一直朝君临使眼色,让他说说话活跃一下气氛,但是他很显然心思完全没有在凤殊身上,只是闲适地走着路,时不时看一眼亲近得不得了的君庭与凤圣哲,心中郁闷的不行。

    按理来说,君源跟凤圣哲相处得还是很融洽的,小家伙见到君源都会主动要抱抱,也愿意亲额头,但是很显然,作为父亲的他,一模一样的长相在小家伙那里不吃香。

    不知道是天性敏锐还是怎么着,反正凤圣哲不喜欢跟他互动,如果不是他时不时地凑过去,小家伙都不会看他一眼,不,应该说是,许多时候凑过去了,小胖娃还是会傲娇地转过头去,只甩给他一个后脑勺。

    凤殊暗暗地在心里为儿子叫了一声好,微微鞠躬,然后才双手接过霍如霞递过来的茶水,凤昀也照做。

    凤圣哲这时候不愿意被抱着了,从君庭的怀抱里下地来,开始好奇地探索新大陆,爬速极快,君家的管家君立中在旁边跟着,时不时会和蔼地提示这个不能玩那个不能碰。凤圣哲偶尔也会顺从着放弃到手的东西,大多数时候却是一定要看个够摸个够的。

    君立中又不能硬抢,哄又哄不了,阻止的次数多了,凤圣哲也不高兴了,瘪嘴欲哭,君临不喜欢他这个表情,就走过去不容反抗地把小家伙抱起来打屁屁。

    “事不过三,早就跟你强调过了,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不许像个小女孩一样瘪嘴哭。”

    虽然并没有真的用力揍下去,但是轻拍也是一样会发出声音的,凤圣哲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真的被人打过屁屁,而君临以为的没有下重手,只是他认为的,对于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来说,他刚才拍的那几下绝对算是重手了,所以凤圣哲哇得一声就哭了出来,没一会儿就小脸通红,挣扎着要找凤殊。

    凤殊这一次很快就过去把他抱到了怀里,见小家伙一边哇啦哇啦地哭,一边还不忘伸出小胖爪子指向君临,终于发出了人生当中的第一个语义明确的词汇,不由地笑了。

    她此时的笑容灿烂得让君临恨不得一拳打烂她那俏生生的小脸。

    君庭失态得把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左手拍着大腿哈哈大笑,霍如霞等人则目瞪口呆。

    凤圣哲没有第一时间学会叫妈妈,也没有学会叫爸爸,反而是指着君临说了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词语——坏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