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名单
    凤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出手去帮他擦眼泪。

    结果,下一秒,君四的视频通话又自动启动了。

    “怎么哭了?”

    他皱着眉头,看着那张与自己相似的小脸上哗啦啦地流着眼泪,十分地不爽。

    凤殊也皱眉,却是懒得理会他,只是轻声哄着儿子,然后抱着他去盥洗室,把尿,洗脸洗手外加漱口。

    君临的脸有些黑,眉头皱得可以直接夹死苍蝇。

    “这些事情可以让保姆机器人去做,以后别再亲自插手。”

    看见她自然而然地替儿子清理个人卫生,一想到每天晚上也是她帮小胖娃洗澡的,君临就汗毛倒竖。

    缩小版的自己被人翻来覆去的折腾,看遍了不说,还摸遍了,就算不是他本人,他也会觉得很尴尬好吗?!

    凤殊觉得这人就是个神经病,便一声不吭地抱着儿子出来,又换上居家常服。

    凤圣哲觉得他很眼熟,指着他呀呀个不停。

    君临满脸都是嫌弃,“呀什么呀?过些天就要一周岁了,怎么还不会叫人?真是笨死了。”

    “笨”这个字眼凤圣哲是听得懂的,尤其是对方并不是笑着这样说的时候,他立刻就知道自己是被人骂了,瞪圆了双眼,乌溜溜的,小嘴也跟着一瘪,委屈极了。

    被儿子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君临觉得心里怪怪的,他板着脸道,“你是男人,是男人就不能瘪嘴,以后长得像小女生怎么办?像你妈这样丑,谁看得上?”

    “丑”这个字眼凤圣哲也是明白的,更别说“妈”了,他一下子就明白对方是在骂自己的母亲,小脸顿时露出凶狠的表情来,见凤殊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干脆也扭头不再看怪蜀黍,母子俩直接无视了君临。

    “果然是你亲生的,脾气真坏!”

    君临见她抱着儿子就要出门,忍不住喊停。

    凤殊抬眼看他,面无表情,“扰人清梦为的就是废话连篇?君四少可真有闲情逸致,不去当说书先生真是浪费了你那学富五车的聪明才智。”

    君临闻言觉得牙疼,“你能不能别说话文绉绉的?感觉就像是吃饭吃到了沙子,走路又踩到了小石头,烦不胜烦。”

    凤殊嘴角微扯,“强制别人接听视频通话的人好像是你。”

    “呀呀呀呀!”

    凤圣哲也不爽地朝他挥舞着小胖手,拳头握得紧紧的,就像是要暴起揍人。

    凤殊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瓜,心情好上不少,下意识地微微一笑,君临愣了愣,转瞬又冷了神情。

    “我听爷爷说了,你要挑战我?”

    “不,是想要杀你。不能杀,所以想要捅你几刀。”

    “来天极星,我在家等着你上门。你要是有本事,随时把我大卸八块都可以,绝无怨言。”

    “呵,这是你自己说的。我不打得你鲜血淋漓,你就不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等着!”

    凤殊丝毫也没有透露了自己居心叵测的一面后的不适感,相当自在地抱着儿子去了厨房。

    君源已经坐在餐桌前,斯坦因正炒着一个小菜,板儿帮忙盛饭,凤昀在分发筷子,井然有序地就像是一家人。

    君临突然就沉默了。

    君源先是看了一眼凤殊母子俩,才看向弟弟的投影,眼带警告。

    有鉴于之前不愉快的经历,他知道凤殊是不可能主动跟弟弟视频通话的,这也表明君临又再一次强迫了人做不想做的事情。

    “早,三哥。”

    君临打完招呼就挂通讯了。

    君源顿了片刻,才对凤殊道,“他如果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别介意,我替他向你道歉。”

    凤殊替儿子套上围脖,“再吃一次窟窿人以表达你的道歉的诚意?”

    君源闻言牙疼,“不,我拒绝。”

    就算最后去体检没发现有毒素存留在体内,但是那放大到了极端的酸甜苦辣咸,依旧让他记忆犹新,再也不愿意尝试任何一块糕点!

    “恩,你运气不错,他刚才提了一个十分合我心意的建议。”

    凤殊说起这话来是真的十分轻快的,一别往常提起君四时的生气与厌烦。

    君源有些好奇弟弟跟人说了些什么,但凤殊已经开始吃饭了,间或还会给凤哲圣喂鸡蛋羹,便住了嘴。

    饭后凤殊就直接跟他说,明天会跟他一起去天极星,君源得到明确的答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凤殊按着往常的习惯,带着两个孩子去散步消食,回来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其实也没太多要收拾的,个人物品也就是衣服鞋子,还有凤圣哲宝贝的一些书,为了让他多运动,凤殊从来没有给他买过玩具,就让他在空旷的家里探险。凤昀东西也不多,机甲模型算是他比较重要的必须带走的物品。

    剩下的便是凤毓阳夫妇俩的东西,凤毓阳的藏书,笔墨纸砚,修理机甲的一些工具,何洁的一些首饰,还有她钟爱的餐具,以及生前细心照顾的满阳台的植株,哪怕外头已经从今天开始下雪了,也郁郁葱葱的,有一株还开满了花,长势蓬勃。

    多得这个时代发达的快递行业,凤殊早饭后刚订的一些箱盒很快就到了,她跟凤昀挑挑拣拣的,最后只用了小半天的功夫就打包完毕,凤圣哲一直在旁边捣乱,最后被君源带到外头,穿着恒温衣跟岳冲等人玩了大半天的丢雪球以及堆雪人。

    见凤昀也想玩,凤殊中途也带着他加入了,因为身法诡异,一个雪球都没有落到她身上,而君源抱着凤圣哲,所有人都只敢扔他后背,所以被击中的次数也不多,但即便这样,第一次体验的凤圣哲也玩疯了。

    最后得到了凤殊的允许,小家伙被凤昀手把手的教着,成功地堆了一个杯子,将中间挖空的时候,他还往嘴里塞了一把雪,冰凉冰凉的什么味道都没有,只是尝试了一次,他就不感兴趣了。

    回来后,君源主动提议,帮凤圣洗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照顾这么小的孩子,他给小家伙洗头发的时候,水都是直接泼上去的,弄到了眼睛不说,耳朵也灌进去了不少水,结果凤圣哲哇啦哇啦地哭了大半个小时,弄得最后君源被灰溜溜地赶走了。

    打着偷师名义的君临在视频共享模式里却朝着狼狈的小胖娃哈哈大笑,完全没有想到就因为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讨好,他被记仇的凤圣哲下意识地列为了不欢迎的对象。

    恩,换言之,做老子的,已经上了儿子的黑名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