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头痛
    君临烦躁地拨拉了一下头发,又主动把通讯挂了。

    刚才的话不讨喜,为的也只是让凤殊心生害怕,继而变得顺从,哪怕是屈服之下的假装顺从也可以,只要听话,不会给他带来额外的更多麻烦,他其实不介意照顾他们母子俩,让他们可以更加舒适的生活。

    但是现在看来,凤殊压根不在意他的意见。他愿意照顾就照顾,不愿意照顾,人家照样活得好好的,根本就不需要他。

    君临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憋屈,还有不太好的预感。

    这是个很难搞的女人。偏偏因为当初的意外,他招惹了人家。

    如果没有孩子也就罢了,但是凤圣哲已经出生了,快一周岁,没有任何人可以抹杀小胖娃的存在,即便他是亲生父亲,也不可以。

    他的命运,在君家发现他们存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要跟这对母子俩连在一起,纠缠不休。

    他头痛,凤殊亦然。

    任是谁,脾气再好,三番四次地被强制与一个讨厌的人视频通话,那也不是一件多愉快的事情。实际上,她已经因为这样无法控制的通讯而头痛欲裂。

    孩子的生父显然是一个刻薄的男人,最起码,对于女人来说,他是个十分不讨喜的男人。

    就算不深入探究,凤殊也知道,君四跟她果然是一样的观感,都恨不得跟对方没有半个信用点的关系,可是凤圣哲的存在,意味着他们这一对父母往后不可能完全没有交集。

    他不管是迫于家族的压力也好,还是本身就对孩子的存在感受到了责任也好,君四显然是认同把孩子接回君家去,最起码也是在他的庇护下生活。

    而她呢,虽然自认有本事保全自身,但是在实力没能增强到一定高度之前,还真的没有自信可以护着两个孩子在海盗们有可能的层出不穷的突袭下全身而退。

    更何况,凤昀说得对,凤圣哲需要一个父亲,一个活生生的会陪着他闹陪着他笑看着他长大的父亲。

    他们已经算是达成了初步的意向,那就是孩子需要他们双方的共同抚养。但两人之间的关系仅止于此。

    问题是,他们讨厌对方,都认为对方是个难以相处不想多看一眼的人。

    为了孩子他们需要见面,但如果见面都是不愉快的话,那到底是为孩子好还是给孩子带去更大的不好?

    凤殊心中烦躁,待得确认两个孩子都睡着了,而君源与斯坦因也终于回来后,她便出去一圈一圈地绕着小区跑步。

    岳冲与洪飞跟在她身后不远处一起跑,每圈大致五公里,她时而匀速时而变速地跑了将近一百圈,快天亮的时候才慢悠悠地走回家,洗漱,倒头就睡。

    “冲哥,凤小姐今晚怎么这么反常?那么娇小的一个人,怎么体力那么好?也太能跑了,我的两条腿都快要废掉。”

    洪飞瘫坐在地上,完全不想动弹了。

    岳冲也没什么力气,只让他赶紧起来,“行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完事了就去泡个澡,喝瓶修复液。”

    “你说凤小姐会用修复液吗?以前每天都练武,招式像模像样的,不过却从来没有购买修复液的记录,家里也不像有存货的样子,她该不会就是这样硬生生地挺着,所以体能素质才这么强?完全就是一个疯子,像她一样同龄的小女生,有几个这么能跑的?

    当初捕猎的时候也是花样繁多,要利落就利落,要狠毒就狠毒,完全就是一个煞星啊,怪不得能被四少看上。”

    洪飞淌着汗,像一只在夏天热得不得了不得不伸舌头的狗,叨叨个不停。

    岳冲虽然也很累,却还是把他拖回了临时居住点,伺候他喝修复液。

    他们两个都不知道,一开始凤殊的确是纯粹地跑步而已,跑了十来圈的时候她就觉得累了,后面便都是练习惊鸿步法,看着像是还在跑步,但已经是在练习轻功了,不过她没有运起内力,所以速度被控制在他们跟得上的范围里。

    但这样脚踏实地一步不错的练习也是相当累人的,所以她回去后很快就睡着了。

    凤圣哲醒来的时候,难得见到母亲安安静静地躺在身边,原本翻身坐起来的小家伙即刻回到了被窝里,挪啊挪的,直接爬到了她身上。

    她惯常都是平躺着睡,睡姿极为规矩,双手都是老老实实地放在腹部上,被他有些重量的小身板一压,立刻就感到了不舒服。

    “怎么了?”

    “呀呀。”

    起床跟我玩。

    “妈妈还想睡一会,乖,别吵。”

    “咿咿呀呀。”

    不行,天亮了,按时早起才是乖宝宝。

    凤殊侧身,两人变成了面对面地侧着睡,她一手还搭在他的背上。

    “呀呀呀呀呀。”

    妈妈怎么可以当懒虫?快点起来。

    不理。

    “咿呀呀啊呀呀……呃?”

    “噗!”

    凤圣哲放了一个超响亮的屁,他眨了眨眼,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皮皮兽也会做的事情,顿时高兴得咯咯大笑。

    一想到皮皮兽,他就想要去找舅舅玩,便开始抱起凤殊的手,想要拿开,但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哪怕他使出了吃|奶的劲,急得额头上汗都出来了,凤殊揽着他的手愣是纹丝不动。

    “咿呀呀呀呀!噗噗,噗噗噗!”

    妈妈快放开我,我要去找舅舅玩。

    凤殊就是不理会他,他终于委屈了,手一伸就去拉扯她的长发。

    “小坏蛋,怎么也学会使坏了?”

    凤殊无奈地睁开眼来,将自己的头发解救下来,然后去挠他胳肢窝。

    凤圣哲笑得浑身的肉都在抖。

    她摸摸他的小胖爪子,又捏捏他的小胖腿,最后揉了揉他的小胖肚子。

    “你爹都叫你小胖娃了,凤圣哲,你是不是要多运动一下?真的长得有些过了。甜品还是戒掉吧,你一天吃太多了。”

    “呀啊啊啊啊!”

    不可以!绝对不行!甜品是我的最爱,妈妈怎么可以不让吃?没收我就哭给你看!

    她之前已经提起过好多次这个话题了,但因为他跟君临小时候长得太像了,性情也是一样一样的,君庭视频的时候,就会总想要拿甜甜的好东西来逗他,引起他的注意力。

    以至于每一次只要一出现甜字,凤圣哲就会立刻想要吃到,也因此,在他哭闹时,君庭一心软,斯坦因便只得遵照吩咐让人去买或者现做甜品,以满足凤圣哲那嗜甜的爱好。

    所以听到她又提出要让他戒甜的建议,凤圣哲便立刻哭了,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可怜得就像是被全世界都给抛弃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