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杀意
    何宇百无聊赖,对于一个习惯于各种刀口舔血的生活的男人来说,每天作息规律的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一样,着实是件无聊透顶的事情。

    “早知道就不来了,去哪儿享受假期不好?萨达星是风景优美了,但人不出门,再美的风景也跟我没关系。只能干想着却不能看不能吃,啊啊啊,好郁闷!”

    他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虽然内容只有一个,却用不同的语句翻来覆去地抱怨。

    凤殊只看了一眼,便又原地轻点,斜飞出去,在空中连踢墙壁,绕到一扇开着的落地窗前。

    好极了,房内有人,而且目标只有一个。

    她身形犹如鬼魅,疾驰入内,迷蒙中的何阳本能地抬腿格挡,可惜慢了一拍,下一刻,便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全身软绵绵不说,连嘴巴也像是被封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再然后,何阳便苦笑着发现,居高临下看着他的人正是此行的监控对象。

    果然,能够将红蜘蛛海盗团的得力干将图恰克一击毙命的小女孩,是不能够跟印象中的普通女娃娃混为一谈的。

    这简直就是人形杀器好么?

    能够亲身体会到这人的诡异武力,也算不虚此行。只是,如果因为身临其境而无辜丧命的话,死了也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何阳努力地控制脸部肌肉,露出一个自认为最最和善的笑容来,眼睛还眨呀眨的,使得他的娃娃脸看着尤为可爱,就像是一只卖萌的宠物。

    凤殊只是看着他,面无表情地一直盯着,像是只是路过随意看看一般。

    何阳拼命地想要说话,却依旧不得法,手脚也根本就变得不像是自己的一样,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行动如常,最后眨得眼睛都快要抽筋了。

    凤殊默默地打开个人终端,将他四仰八叉躺着的形象拍照留念。

    何阳面露哀戚,在她抬眼看过来时又讨好地笑了笑,无比的谄媚。

    凤殊把照片作为图像邮件,设定了一个定时发送的询问信息,这才从随身的裤兜里掏出来一个黑色的药丸子,卸了他的下巴,把它塞了进去。

    何阳眼神都变了,想要吐出来,但是药丸子却入口即化。

    几乎是同一时间,何宇从门外冲了进来,“你给他吃了什么?”

    也不知道凤殊是怎么做到的,突然就从原地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何宇身后,“嘭”的一声,何宇直挺挺地以正脸倒地,鼻梁骨断裂,眼泪不受控制地狂飙。

    虽然姿势惨了些,但是好歹还能够开口说话,“凤殊,你对我做了什么?!”

    凤殊走近,用脚尖把人挑起翻了一个身,就像一百五十斤的大汉只不过是一片轻飘飘的树叶。

    “你们是谁?幕后主使又是何人?为何要监视我?”

    何宇依旧哗啦啦地流着眼泪,动弹不得,却也知道自己的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包,英挺的鼻子就更不用说了,完全就是一起严重的塌方事件。

    “你先把我跟何阳放了,你问什么我们都会如实回答你。话说你一个小妹妹怎么就这么暴力?将来怎么嫁的出去?别,别,千万拍照!我的大小姐,姑奶奶,我求你了,别……啊啊啊,你要是敢将我这副惨不忍睹的尊荣发给另外的人知道,我何宇就你势不两立!!”

    没有敌意。

    这是最为直观的感受。

    她不是没有经历过修罗场的人,相反,在学成离开老和尚独自闯荡江湖时,就有许多不敢向老和尚下手报仇的人单挑群殴甚至是设陷伏杀她。除了最后那次,因为没有防备身边唯一一个认为不需要防备的男人,她吃了大亏,还把命都给丢了之外,她凤九娘就没有走投无路过。

    她很清楚杀意这种无形的东西,就算控制力绝佳的人,也不可能完全隐藏。就好像最后的那一剑,他突然反水刺中了她的命门,她却也拼着临死前的大爆发,反手给了他一剑。

    她的剑抹了毒,但却是一种可控的毒,极为罕见,是慧山封存到剑身上的,为的就是让她能够出其不意地杀死不给她留后路的大宗师。

    她跟在慧山身边这么多年,却并没有学成他全部武功,放她离开,哪怕只是半个弟子,他也是不放心的。

    因为知道他的仇人太多。江湖上到处都是他的传说,但是江湖上到处也都有人想要他死,不管为的是报仇雪恨,还是为的仅仅是天下扬名。

    所以她死了,他没死,从此却会成为一个废人,生不如死,意识清晰,不能行,不能语,吃饭穿衣都要靠别人,还难堪得会大小便失禁,最可怕的是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

    对于那般骄傲的天子骄子来说,这比杀了他还要让她痛快。

    慧山天生比她要更加地看透人心,也比她凉薄无情。

    杀人不过头点地,杀心却是让人活在地狱里,哪怕长寿如人瑞,也永生永世都沉沦在黑暗中。

    凤殊沉默片刻,她最后会有那样的下场,是不是就因为她不够狠?

    慧山名震江湖,仇家如过江之鲫,其中不乏能够与他打成平手甚至略胜一筹的人,只要联合起来,定能够将他诛杀当场,可是他随意一句金盆洗手遁入空门,就真的没有人找上门去。

    没有杀意就放过他们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别杀我们,我们是萧七爷的人。萧九衡的哥哥,萧坤生。

    他听到小道消息,说凤小姐前些时候把作恶多端的淫|棍图恰克一击毙命,将臭名昭著的红蜘蛛海盗团整团吓退,他非常欣赏你的勇气与身手,又得知您是九少的朋友,担心红蜘蛛海盗团会派人来报复,所以就派我跟何阳过来悄悄保护你。

    你可以联系九少,问他认不认识我们!我绝对没有说谎!”

    何宇感知相当敏锐,原本就站得近,他一直在观察着她,她的杀意也是毫不掩饰地针对他二人,这般的凛冽,他一下子就冷汗涔涔,赶紧识时务者为俊杰,将身份来历与目的和盘托出。

    躺在床上的何阳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这个臭小子,被随便吓唬一下就把七爷给卖了,任务失败得可真彻底,他以后绝对不要再跟他搭档出任务!

    凤殊并没有立即联系萧九衡,只是掏出来一把小刀,默默地比划两下,突兀地将何宇又踢翻过去,刀尖瞬间抵到了他的背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