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记忆
    凤殊愁归愁,却是当即表态不会卖掉亡母的首饰的,让他放心。

    凤昀高兴了,尽管姐姐再一次地恢复了寡言状态,但是愿意跟他说话就已经很好了。

    “姐姐,你喜欢妈妈的那一件项链的话,将来我有钱了买给你。不,我像爸爸一样,亲自去采来圣保罗奋奎宝石送你。”

    圣保罗奋奎宝石,誉为“忠贞的爱”,是星际时代非常流行的求婚宝石。

    凤昀还小不懂,凤殊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星际公民就更不清楚了,所以听了也没什么反应,既没有点头表示好,也没有摇头表示拒绝。

    “我之前受伤了是怎么回家来的?”

    这一个多月,她一开始浑浑噩噩的,后来又忙着对照记忆上网查信息,学习语言,观察环境,最后又被孩子的事情给吓了一大跳,被孕吐折腾得不上不下的,压根就没有跟便宜弟弟好好相处过。

    如果不是何勇突然上门来找茬,他们估计还是相对无言的沉默状态。此时见他像是不那么怕自己了,主动凑过来,自然是不问白不问。

    “是姐姐的同学,罗云秀,送姐姐回来的。她还用家中的治疗仪给姐姐治了手腕上的割伤,说还好这一次没有用力,只是出了一点点血。”

    凤昀太小了,哪怕他看到姐姐的状态不对,也没有意识到具体情况有多糟糕。他相信了罗云秀的话,姐姐是因为情绪崩溃,所以才会在上班之时因为被骂,所以情绪崩溃自个儿跑到城外去自杀的。

    之前已经有过一次自杀经历了,所以再来一次自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他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说法,毕竟罗云秀也是姐姐的好朋友,如果不是因为搬家了,肯定会天天上门来找姐姐玩的。

    从前父母还在时,假期的时候罗云秀就常常来凤家。

    凤殊闻言却两眼微眯,对于便宜弟弟的回答不置可否。

    记忆中,罗云秀的确是与小姑娘相处的不错,亲|热得就像是真正的姐妹一样。只不过,事实上从对方将凤殊带去歌舞厅见工的那一个时刻开始,这个朋友就已经露出了真面目。

    罗云秀妒忌凤家的家世比罗家好,所以才会对老实害羞的凤殊另眼相看,刻意亲近。在确定了凤殊接受了歌舞厅的陪酒工作后,便把事情告诉了另外的几个同班同学,致使学校里到处都是关于凤殊如何不自爱的流言蜚语。

    如果是真的没有把她送去医院,而是带回家用治疗仪施救的话,想必罗家父母是逼问出事情真相了吧?

    凤殊双唇微抿。

    呵,她醒过来的时候,是被施|暴的翌日清晨,也就是说,晚上真正的凤殊被抛尸荒野,后来满身青紫的她含着一口气被罗云秀带回家。

    罗家父母心中有鬼,怕她爆出来事情真相,所以急急忙忙地在几天后便举家搬迁,不知去向。

    如果是真正的朋友,不应该首先把她送到医院救治,然后报警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吗?最不济,也会在她醒过来之后来跪求原谅,而不是偷偷摸摸地离开,至今音讯全无,中断联系。

    这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节奏啊。

    也就凤昀,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放走了间接害死亲生姐姐的凶手之一。

    该报仇的时候,总是要报仇的。

    她没有再说话。

    凤昀絮絮叨叨地又说了些别的,见姐姐似乎没有心情听,便怏怏不乐地回了房。

    凤殊走到阳台,在微风中站了很久。

    凤家所在的星球叫萨达星,气候四季分明,如今正是凉爽的夏初之时,这颗农业星球郁郁葱葱,繁花绽放,芬芳无比。

    即便只是阳台上种着的一小丛植物,在黑暗中也已经让她心旷神怡。

    凤殊缓缓地随风而动,一招一式都尽可能地慢,一如慢镜头当中的动作,却依旧如行云流水,一个时辰后才收手,回浴室洗澡,尔后返回卧室睡觉。

    她的作息向来很好,除非需要出任务,从来不会日夜颠倒。翌日六点,便自动自发地睁开双眼,起床洗漱。

    让她苦恼的是,吃完营养剂后没多久,她照例是吐得一塌糊涂,让上门来看望的片警席德尔吓得惊慌失措。

    席德尔是之前来的三个片警之一,最为年轻,刚满三十岁,还未曾结婚,所以第一次见到孕妇是这般的大阵仗。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开车过来的,立刻送你去。”

    凤殊摇了摇头,任由他抢着打扫客厅,自己则快步走进盥洗室去刷牙。

    “你姐姐天天这样吐吗?有没有让医生看过?他们怎么说?你们家里也没有个大人,这样可不好。”

    凤昀摇头,虽然很担心,可是显然对这样的状况习以为常了。

    “医生说这是正常的,吐着吐着就会习惯了,有些孕妇不会吐,有些却会吐得很厉害,我姐姐属于后者,等过段时间就会好了。就是胃口不开,吃进去的总是吐出来,我想给姐姐买点自然食物吃,但是信用点不够。”

    虽然萨达星是颗农业星球,他们买本地出产的自然食物总会比别的星球要耗费低一些,可是问题是低多少都没用,他们姐弟俩如今是真正的穷光蛋,囊中羞涩到连自己出钱去购买低价的营养剂都没钱的,哪里有多余的信用点敢浪费在买自然食物上。

    再怎么低廉,自然食物最起码都比营养剂要贵数十倍的价格,更何况买多了,数额就是以百倍计算的。一顿改善胃口可能咬咬牙也就买了,但是要想实现顿顿都吃自然食物,卖了他恐怕也不够钱。

    凤昀想起父母在时那无忧无虑的时光来,不由得就两眼垂泪。只是见凤殊走出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立刻把泪水抹去,不敢再伤心了。

    姐姐说了,往后是再也不能哭的。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再伤心的事情都比不过父母的去世,比不过舅舅的死不悔改落井下石,他们目前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只要好好地活着,吃穿上差一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再艰难的日子,熬着熬着也就过去了,只要努力,一定会苦尽甘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