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楔子
    骏马飞驰,刀光剑影,穿胸而过的痛楚,沉入河底的窒息……

    醒来,快点,睁开眼睛,只是梦而已,只是黄粱一梦,醒过来,不要放弃,无论如何,活下去,不能放弃!

    脑海里的画面陡然一变,荒郊野外,身影交缠,一双充满戾气的眼睛,带着无法掩饰的厌恶以及无法自拔的沉沦,正上下起伏着,给另一具已然生机了断的血肉带去被碾压的剧痛……

    “啊!!”

    凤九娘木然地看向手中扑腾着的小东西。

    是一个小男孩,大概三四岁,被扼住了喉咙,脸色泛青,两眼翻白,嘴里嚯嚯地像是发出姐姐的呼喊。

    她松开了手。

    不是不想立刻杀人,而是没有力气了,只能功败垂成。

    小男孩跌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视线对上了她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睛,立即手脚并用着爬走了。

    是的,爬走了,显然吓坏了。

    良久,凤九娘才缓缓地打量四周,是在一个房间里,简单到了极点的布置,但是却与她熟悉的风格截然不同。

    她垂眸,掩下了疑惑。

    尔后,看见了自己的双手,明显不属于自己的稚嫩,终于瞪圆了双眼。

    她是还在做梦吗?

    为什么变小了?

    凤九娘掀开被子,顾不上缩水后的单薄身体如何让人震惊,朝着打开了的门而去。

    刚才离开的小男孩在门外徘徊着,见到她走出来,立刻如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到了另外一个角落里。

    离她最远距离的角落。

    凤九娘抬眼扫过,疑惑再也无法掩藏。

    这是在哪里?

    她看不明白。

    哪怕之前她还想着要结束他的性命,但是小男孩哪怕怀着恐惧之心也没有离开,甚至在她打量四周的时候,也在角落里悄悄儿地打量她。

    当然,是他自以为的悄悄儿。

    凤九娘想,她要么就是还在做梦,要么就是已然发疯。

    那一剑斩断的不单只是他与她的情缘,更是她的性命。

    她的尸体会发泡肿胀,被野兽吃掉,或者,也有可能如第二个记忆中的那样,死不瞑目,却仍然遭人凌辱。

    嗤。

    生不如死,死不如生。

    她凤九娘,老天不收。

    没有办法忽视变小了的身体,也没有办法忽视周围环境的焕然一新,所以,她是以鬼魂的面貌上了别人的身吗?

    她不是孤魂野鬼,死后该有人拜祭才对,往生是再容易不过,她杀过不少人,但是死在她手里的都是该死之人。即便她是不甘而死,也不该成为怨鬼,附身在死人的身体里。

    是的,这具身体的主人早死了。在被恶魔盯上之前,就已经了断了尘缘。死因大概算得上是自杀?

    她摸了摸手腕,割痕已然消失,脑袋里有些昏昏沉沉。

    她死了,应该是鬼,附在了一具本该毫无生机的尸体上,如今却像是活人那般,拥有温度,心也会跳。

    所以,她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