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于西西里
    ,!

    此为防盗章  “这下怎么办才好…呜!”悬狸耸拉下了耳朵, “审神者大人连名字都还没有收集完…不行!我要去提出报告,至少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药研蹲坐了下来,用稍显迟疑的口吻说:“关于这个, 大将,我回来的遇到了安藤大人。”

    “那个女审神者吧?”藤丸立香对她还有印象, 因为当时就是她打断了自己的宝具,不然那个叫做鹤丸国永的已经被他摁在地上狠狠揍脸了。

    “有话直说吧,无妨。”

    三日月宗近说完捧着茶杯小口啜饮, 药研应了声继续说了下去,“这次出阵命令是两个本丸一起,安藤大人说是由审神者渡边隼提出的,也就是现在排名第一的审神者。”

    藤丸立香拆开了信封, 里面只写了集合地点和出阵时间, 连阵地都没写明。

    “太胡来了!”狐之助叫起来, “没有阵地要怎么进行队伍配置!我要上报!”

    少年抬手把它从头摸到尾巴尖的安抚了下, “没用的, 他既然能越过规则让这个本丸出阵, 你觉得那些工作人员会听你的报告吗?”

    “可是……”

    从药研的称呼近疏就能发现, 渡边隼好像针对这个本丸做了不少事, 而且在会议室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他,真以为自己能赢了?

    他都要怀疑渡边隼究竟有没有仔细搜索鹿岛千绪了, 按照狐之助的说法, 他是在会议上主张刀剑让渡的主力。

    藤丸立香站起身, 狩衣的下摆随风轻微晃荡着, 黑发衬得少年皮肤郁白,他在微笑,蓝色的眸子却一眼看不到底。

    “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盛情了,我们也得给他个回礼才行。”他一边往自己房间走一边吩咐道,“出阵人选你们自己定吧,早上在本丸门口集合。”

    两位刀剑男士面面相觑,药研跟着追了上去,才走了几步,审神者的话顺着风被送了过来。

    “不用担心,胜利必定是我们的。”

    “哎呀呀这可真是……”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一弯新月悬停在眼底,“药研,拜托你让大家去准备好御守·极。”

    “好,不过大将对我们好像很疏远,之前收下粟田口的名字也是因为无法拒绝一期哥和不擅长应付大哭的乱,忽然要出阵恐怕太勉强了……”

    “所以,这次要出阵的人选必须有二度碎刀也要保护主人的觉悟。嘛,算我一个吧,这个时候身为爷爷就要以身作则呢哈哈哈。”

    狠话是放出去了,但是狐之助的心一直放不下来。

    它蹲在藤丸立香的肩上和他小声的说着悄悄话,“首座大人已经说过了,您最好不要使用圣剑,不然会掉进空间漩涡,到时候不知道会到哪里去…”

    少年用手指绕着它的毛玩,态度散漫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渡边隼也是看准了这点才会要求我和他一起出阵吧,是想要给我个下马威?还是打算让我和鹿岛千绪一样消失?”

    悬狸打了个颤,它从来没有想过这点,难道原审神者的消失还有这样的内幕?

    “别紧张,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藤丸立香笑道,“他那个级别的对手,用了才是对圣剑的侮辱。对了,圣剑的情报有多少人知道?”

    “认出圣剑的只有安藤大人,并且这件事已经被首座大人列为最高机密了,对于那天在场的审神者也用了言灵,所以您不用担心。”

    在迦勒底的时候,为了和所有从者进行配合战斗,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英灵们也拼尽所能教给了他很多技能,虽然因为本身资质的问题,只学了些皮毛,但对付一个神官绰绰有余。

    藤丸立香完全可以自傲,自己是师承整个人类史的挂逼。

    得知第二天要出阵的本丸一夜无眠,付丧神们因为挂心出阵同伴和审神者的安全,而少年则是因为要学召唤用的手印。

    早上七点,本丸门口已经站了一小群人,藤丸立香看见一期一振正在帮药研整理药品并叮嘱他要小心。

    等他走近了,作为队长的三日月宗近为他介绍了下队伍成员,分别是大太刀萤丸、太刀一期一振、短刀药研藤四郎、打刀长谷部压切以及纯白的、某个十分眼熟的付丧神。

    藤丸立香下意识跳开,警惕的看着他,鹤丸国永怎么会在这里?

    他设置了结界,除了本丸人员以外,没有人能进来才对。

    “这个反应真让人伤心!”鹤丸国永痛心疾首,“我一次都没有捉弄过主殿才对,为什么见到我却是这样啊!”

    一干付丧神:……你还知道啊?

    狐之助适时的为藤丸立香解释,因为这里的空间是重叠的,所以原本唯一的付丧神也可以复数出现。

    三日月宗近朗笑了声,将悬狸吩咐的行子交给了少年后,用轻松的语气对其他人说:“那准备出发吧。”

    “等一下!”乱藤四郎从里面跑了出来,他手里握着什么东西,犹豫了下才伸到少年面前,“这个…这个是千绪大人留下的护身符,应该能治愈一次重伤。”

    少年瞄了眼上面的铃铛后,拒绝了他,“不用了,自己收好吧。”

    短刀还想说什么,本丸门前的出阵队伍已经消失了踪影。

    外面是稀疏平常的街道模样,藤丸立香按照狐之助的地图找了指定地点,直到悬狸帮他买了三根冰棍以后,渡边隼才姗姗来迟。

    但,青年身边没有付丧神的身影。

    由于战线吃紧引发的资源问题,审神者在抵达出阵地的时候进行单独传送,付丧神们则会以栖息在刀账的形式被携带过去,这也是为什么审神者一定要学会召唤仪式。

    召唤等同于从刀账中解放暂存其中的刀剑男士。

    渡边隼看了他脚边的盒子,里面是一只神乐铃,他嗤笑了声,“那是什么?你要拿着这么娘唧唧的东西上场?怎么不用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