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会战序幕
    ,!

    此为防盗章  就在他内心波涛汹涌的时候, 一个做工精致的手鞠球骨碌碌滚过来,然后在他脚边停下了。

    藤丸立香弯腰捡起来,稚嫩的童声从身后传来。

    “那是我的。”

    他怔了怔霍然转身,那是个打扮得像是女孩节人偶般的幼童, 红色的头发、单马尾、绚烂的和服、以及那双橙色的瞳在华灯初上的夜色中有着异样的美感。

    “晚上好啊,大哥哥。”她迈着小短腿来到藤丸立香身边踮起脚指着他手里的东西,笑得活泼可爱“那个, 可以还给我吗?”

    “啊…抱歉。”他把手里的手鞠放到了幼童的双手里,嘴上却不由自主的问, “你……是谁?”

    她给藤丸立香的感觉不像人类,也就是说……英灵吗!?

    幼童有一下没一下的抛着手鞠,金色和银色的绣线在路灯的照耀下, 显出几分斑驳陆离。

    在藤丸立香做出戒备的姿态后她才捧住手鞠轻快的转了一圈,振袖犹如蝴蝶在空中蹁跹,“我没有固定的形态和人格,这个模样也是在你的期许下诞生的。”

    “我不喜欢幼女。”藤丸立香斩钉截铁地答道。

    “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喜欢哦。”她也不恼怒,反而笑得更加畅快了,“不过从根源上来说,你们是同样的。”

    是似而非的话让他的眉毛都纠结到了一块, 少年不得不加重了语气,“你到底是谁?”

    “吾是钥匙,是召唤汝到这里缘由。”幼童的身体漂浮了起来, 手鞠化作了金色的蝴蝶环绕在周围, 她朝藤丸立香伸出手, 温柔的捧住了他的脸颊。

    “亦是汝最后的一块拼图,持有七个特异点圣杯的master。”

    2017年12月26日,藤丸立香身为御主的职务到此结束。特异点全部消灭,人类的危机业已消失。

    鉴于其修复人理等一系列功绩和经历,魔术协会决定对其作为特殊样本实行——

    封印指定。

    看着少年眼中的光逐渐湮灭,「她」柔软的笑起来,身体渐渐与蝴蝶连为一体,化作光点消失殆尽,只是空气中还残存了一缕声音。

    “参战吧,人类最后的御主,不、应该是……avenr·藤丸立香[alter]。”

    无故掀起的风让行人退避三舍,个个拢紧了衣领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杂乱无章的深巷里,久宇舞弥穿行其中,耳机里是卫宫切嗣的指令。

    出乎两人意料的是,少年没有丝毫遮盖自己行踪的想法,衣装不变依旧带着兜帽,大大咧咧的坐在街角公园里的秋千上,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晃悠着。

    卫宫切嗣既然让爱丽丝菲尔和saber一起行动来迷惑别人,那么对于这个穿着时钟塔制服的少年,他也不会贸然出现在其面前。

    “舞弥,小心周围。”占领了周围制高点的男人说,手里的□□和枪套内的□□都准备妥当——只要有异样,他会立刻支援她。

    久宇舞弥已经换了身行头,按照计划,她装作是回家的上班族路过公园。

    高跟鞋鞋跟落地的声音渐渐靠近少年的位置,她握紧了自己的手,然后缓缓吐出口气,用关切的声音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是在离家出走吗?”

    少年闻言抬头,久宇舞弥看到了一双掩藏在黑暗中的蓝色眼眸,戏谑赫然摆呈在其中。

    “不是的。”他低下头,有些羞赧的搓了搓手指,“我在等朋友。”

    她愣住了,眼前的少年是温和的,面对成熟女性时带着一点点青涩的气息,仿佛刚刚那个讥讽的笑容不存在一般。

    是她的错觉吗?

    来不及细想,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

    冰冷的枪管抵住了藤丸立香的额头,他听到她问:“你是时钟塔的人吧?在等谁?”

    少年举起了手作投降状,然而他唇角正在慢慢的拉开弧度,且因垂头的动作而未被发觉,“我的老师,肯尼斯。”

    下午他撞到了爱丽丝菲尔,那个拥有和天之衣同样容貌的女人,尤其身边还跟着阿尔托莉雅,难免令人想到这是一对圣杯战争中的主仆。

    面对爱丽丝菲尔的询问,他选择了回避和撤退,毕竟……这里已非迦勒底,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敌人。

    当然了,这是之前的藤丸立香的看法。

    就现在的他来说,自然是把这场战斗的风云搅弄起来才会让人觉得更加愉悦吧!

    自我改造已经结束,发烧消耗的体力正在回复。如果当时就已经拿到最后一枚碎片的话,当街打起来也说不定呢!

    捕获时钟塔学生的过程太过顺利,卫宫切嗣自然而然的提高了警惕心,对于魔术师杀手来说,他见过许多狡诈的魔术师,所以久宇舞弥把他带过来的时候他首先为其带上了抑制魔力的手铐。

    ——就算是优秀的魔术师,被抑制了魔力之后,威胁性大大降低。

    藤丸立香没有反抗,或者可以说是任由男人这么做了。

    引起他兴趣的反而是对方的脸,在冬木市的熟人未免也太多了点?

    “你和肯尼斯是什么关系,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卫宫切嗣点燃了烟,却不打算立刻抽,烟灰累积了厚厚的一截,然后断落在地,粉身碎骨。

    少年支吾了下,又在枪口的威胁中开口,“我…我是时钟塔的学生,在阿其波卢德老师的降灵科学习,这次过来是为了帮老师建造工坊。”

    “你是怎么认出爱丽丝菲尔的?工坊在哪里?”

    “那是老师给的情报……”他摆出为难的样子,嗫嚅道,“工坊……工坊在……呜哇!我要是说出来会被老师杀掉的!”

    卫宫切嗣皱起眉,以肯尼斯的能力,区区建造工坊肯定不会用到普通的学生帮忙,还是说这个少年身上有什么别的秘密?

    久宇舞弥凑到他耳边,低声快速的报告道:“跟踪夫人的使魔传来消息,她们现在在迎战lancer!”

    比起审问和开战,哪一方更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

    少年是线索,也是目击卫宫切嗣的证人,他们赶往港口仓库自然也不会抛下他。

    随着风声呼啸,藤丸立香微微偏头就在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下一秒,他立刻抬手遮住了嘴角疯狂的笑意。

    未远川河口仓库区,持有双枪的从者和身披铠甲的美丽女性对峙着,附近地面上沟壑纵横,看样子方才的交锋激烈酣畅。

    卫宫切嗣打量了下这个场地,lancer的御主想必不会离得太远,仓库区的起重机倒是个绝佳的观测点。

    本来他和舞弥兵分两路是完全可以控制整个场地的,现在临时加了个时钟塔的小鬼,弄得二人反而有些束手束脚。

    这时,从仓库上方传来了一个声音,“lancer,游戏就玩到这里为止吧,那边的saber是个强敌,我允许你使用宝具,速战速决吧。”

    卫宫切嗣调整狙击镜的手顿住了,“这个声音…lancer的御主?”

    旁边的少年同时疑惑道:“阿其波卢德老师?”

    男人心里浮现出了个大胆的想法。

    场地中,lancer爽快的舍弃了金色的短|枪,包裹在咒符之中的红色长|枪显出真容,不断澎湃的魔力扭曲了枪身周围的光线,给人以过度绚烂的错觉。

    他挽了个枪花,脊背挺直的面对自己的敌手,长|枪贯出,方向却已是另外一个方向,“看样子,又有谁想要加进这场战斗了。”

    集装箱发出巨大而空旷的声响,一个身影勉强从里面爬出来。

    卫宫切嗣从狙击镜里监视到少年一边咳嗽一边站起来拍斗篷上的灰尘,既然他和肯尼斯有关系,那用他来稍微牵制下lancer未尝不可。

    而且那个距离,就算是有异动,他也可以命令saber铲除后患。

    “真是粗暴啊……”藤丸立香拍完了身上的灰土小声抱怨道,卫宫切嗣的性格和身为assassin的那个男人**不离十,只要揣度一下就会明白。

    一切姑且算是按照他的预想在进行吧。

    “lancer,你在做什么过家家的游戏吗?还不赶紧解决掉这些人!”肯尼斯的声音再度传来。

    lancer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手里的枪重新被举了起来,“抱歉,我有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