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宝具发动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首座严肃的沉下脸:会议睡觉这么不给我面子?

    藤丸立香略微睁大了眼, 一双蓝眸极为无辜:看见这个宝具没有,我可以放着玩的。

    首座:……

    中年男人哽了瞬间, 然后恢复了开始的侃侃而谈。

    少年松了口气,梦中被贯穿的肩膀还在隐隐作痛。啊、不对,那不是梦,是真真实实的发生过的事情。

    他的终焉。

    冗长的会议结束时, 明显的能听到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舒了口气, 各自揉了揉酸麻的脚准备回自己的本丸休息,顺便准备赛事。

    这种赛事的奖励与排名成正比, 要想得到越丰厚的奖励,那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藤丸立香几乎是扶着墙出去的,旁边穿着十二单的女审则是被自己的近侍贴心扶着小步行走, 还有甚者直接被公主抱回去。

    看得一干男审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但他们谁又不肯也让自家近侍这么做, 免得被说成娘炮。

    千子村正大老远的就迎了上来, 他瞥了眼那些女审和近侍亲昵的模样, 转而问道:“huhuhu……主殿要是走不动,我乐意效劳——不是, 您能不能放我下来?”

    他还没抱起少年呢, 就被对方一个反手直接公主抱了起来。

    周围男性同僚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有的近侍是短刀, 顿时也不甘示弱的抱起, 那些近侍是太刀、大太刀甚至是薙刀的男审满脸绝望。

    你们这么玩, 很容易没有朋友的。

    两人以这副模样回到本丸的时候, 顺理成章的引起了骚动。

    “你们这……”

    “主殿你快放他下来吧,他快羞到碎刀了!!”

    千子村正:“你们闭嘴!这是主殿痴迷于我妖异的魅力!!”

    “……”

    “你们拔刀干什么!痛!”

    忽然松手的少年若有所思的看着落地的千子村正,喃喃自语道:“千子村正落地了,千子村正什么时候落地呢?”

    正在摸痛处的打刀停下了手,一脸惊恐的对其他刀剑男士说:“……喂,你们快来看看,主殿是不是被我压疯了?”

    本丸里新的一轮掐架由此开启。

    藤丸立香早就退出了血雨腥风的包围圈,狐之助跟在他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少年敢肯定小狐狸有事情瞒着自己。

    “说吧,什么事。”他停下脚步,“这里没有人,你可以放心。”

    “呜……不,没什么…”

    “真的?”少年狐疑的反问了句。

    “…嗯!”

    藤丸立香受邀出去开会以后,狐之助正在本丸待机,忽然接到了消息让它去本部升级下数据包,以辅助审神者进行接下来的定段赛以及之后的出阵。

    它去的时候正值大会解散,小狐狸的身体在汹涌的人流中被挤得找不到方向,等回过神来时,已经到了陌生的走廊。

    狐之助正要打开地图寻找自己的位置,身体忽然腾空——被一双温暖的手抱了起来,对方惊喜道:“你是千绪的狐之助吧?”

    每一只狐之助都可以更换主人喜欢的花色,就拿它来说,在它的背上有一个特殊的勾玉形状,那是鹿岛千绪设置的花纹。

    它回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顿时眼泪汪汪,“安藤大人!”

    “好啦好啦,你怎么在这里?”她问。

    狐之助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安藤佳慧笑了起来,“你走错啦,这里不是技术部,要到……等等有人来了,这里可不是随便能进的地方,先躲起来吧。”

    站在走廊末端的是两个穿着工作服的人,他们正在争论着什么,但是压低了声音,听得不太真切。

    “接到……消息了。”其中一个说。

    “不可能,本周这个阵地,没有人出阵过。”

    “有求助……识别代号是……鹿…千绪。”

    “蠢材!!”那个人捂住了同事的嘴,小心翼翼的四周看了看,“那是殉职的审神者,明不明白!”

    “可是…”

    一人一狐屏住了呼吸,狐之助能感觉到安藤佳慧那急速跳动的心脏。

    难道审神者真的没有死?

    如果是这样的话,得快点去救她才行!

    但是……

    两双黑色眸子对在一起,跳动的心又沉了下去,新上任的少年要怎么办?

    小狐狸检索了自己的数据库,没有找到答案。

    等走廊平静以后,安藤佳慧才抱着它蹑手蹑脚的往外跑去。

    “安藤大人…”狐之助轻轻的喊了声,它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孩原地走了几步,十二单在地面上拖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蚂蚁的足被热锅炸糊,她踌躇了许久,深吸了口气叮嘱道:“……这件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问问他。”

    “真的没事?”

    藤丸立香的声音把小狐狸拉出了回忆,它连忙点头,“当然了!”

    少年看着它明显垂落下去的耳朵和尾巴没有继续追问,该自己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晚上,安藤佳慧到访。

    双方屏退了所有人,她还郑重其事的打开了结界防止人偷听。

    女孩将手拢在振袖里,恭恭敬敬的对他行了个大礼,“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藤丸立香没有立刻答应,“什么事?”

    “请你救救千绪!”

    少年怔住了,安藤佳慧把白天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他,袖子里的素手早就掐在了一块,如果他不乐意的话,没关系,她还有办法。

    没想到鹿岛千绪还有活着的可能,藤丸立香也有些意外。

    他明白了白天狐之助为什么吞吞吐吐不愿意告诉自己,显然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自己接手了个丧主的本丸,本来一路欣欣向荣,忽然半路发现原主还活着,不管是救还是不救,都得有人离开这里。

    这是个抉择。

    “好啊。”少年爽快的答应了她的要求。

    安藤佳慧准备好的满腹说辞僵在了原地,她不敢轻易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那我也实话实说吧,我在这里停留不了多久,如果她还活着,那岂不是更好?”藤丸立香这么说着,心里却有问题想要问那个与自己遭遇相去无几的少女。

    明明都是命运的囚徒,为什么她还能报以世界如此的温柔呢?

    只要能找到她,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吧。

    “那我要怎么做?”他问。

    “赢定段赛,成为排名前三的审神者!”安藤佳慧坚定的说,“我看过出阵地了,前三名的地区正是千绪失踪的地方!”

    女孩从狐之助那里听到了关于上次合战的内幕后才下的这个决定,她本来打算如果少年不同意,自己就亲自上阵去争夺前三,尽管她现在练度实力来说结果很悬。

    可是,也要努力一把不是吗?

    少年蓝色的眸子里多了份思虑,他的目光在周围游移。既然要前三,那不如就把渡边隼拉下来吧?

    “还有什么问题吗?”安藤佳慧见他不说话了,心情霎时间忐忑起来。

    “不,定段赛见。”

    随着时之政分发下分组信息,手合定段赛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藤丸立香因为是新上任,所以要从低段组慢慢的往上爬。

    但同样低段组的审神者对此非常有意见,首先他是继承了别人的本丸,持有的刀剑已经比他们多,二是他之前和渡边隼进行合战,使得出战刀剑实力有所提升。

    “哼,真是走了狗屎运,要是我这么好的运气,我也能打到高端组去。”

    “死心吧,你能让排名第一的带你合战?”

    “难不成……他们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着那越发离谱的猜测,藤丸立香觉得他们不去编个小说或者是电视剧真是太屈才了。

    安藤结束了自己组别的战斗后特地过来看他,那些风言风语也传到了她的耳朵,“别管他们,我带了便当和团子过来,一边吃一边看其他组比赛吧!”

    少年蓦地想到之前和渡边隼和合战的时候,由于事出突然,他买的团子都还没吃就不见踪迹了。

    他顿时痛心疾首,这是何等的浪费啊!

    因为反应藤丸立香这个bug的人太多了,所以时之政临时做出了调整,将他提前编入了十强争夺战。

    一共是五组,巧就巧在安藤和他分在了一组,而渡边隼则和第六名分在一起。

    两人将将上场,连召唤都没有做,安藤佳慧就轻巧的朝裁判认输。

    裁判连判决还没下,渡边隼就第一个不服,“安藤你这是在干什么,要帮这个小鬼作弊?我们面对的是真正的战场!越是排名越高,肩上的责任也就越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