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无人牺牲
    ,!

    此为防盗章  孤傲的王居高临下,绮丽的红瞳俯视着他的臣子。

    那个蠢材居然在大敌当前的状况下擅自解开了和从者的契约, 这种行为无疑是在叫王为那群魔术协会的蝼蚁让路。

    可笑至极!

    愚蠢至极!

    “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 王。”藤丸立香友好的伸手打了个招呼,毫不在意那即将弹射而出的宝具们, 也不在乎对方口中的算账。

    即便是吉尔伽美什真的想要杀了他, 他也有把握对抗,但是这样简单的结束圣杯战争, 未免太无趣了。

    “身为凡人的你竟然能在死斗里活下来, 作为我的从属尚且可以给予你赞赏。”吉尔伽美什冷笑了声,“怎么, 你也是这次圣杯战争的御主?”

    连通着assassin的神父和身处阴影里的肯尼斯都不禁站直了身体, 屏息凝神等待着少年的答案。

    “rider……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韦伯早在那个金闪闪的家伙出现的时候就逃到了神威车轮上,他抓住了红色的披风小声问道。

    伊斯坎达尔摸了摸下巴,“如果那个小子也是御主的话, 仅仅依靠羁绊就能召唤出强力的从者, 一夜之间结束这场圣杯战争也不在话下。”

    “藤丸……有这么厉害吗?”

    “那可是跨越了七……嗯, 在这里说这种事情并不合适。”男人爽快的改口,“总之是个十分强劲的魔术师。”

    “但是他在时钟塔的成绩——”

    伊斯坎达尔蹙起眉,伸手盖住了他的脑袋,“听着酗子,并不是只有魔力强劲才叫做强, 拥有高尚的心灵, 与人结下善意的羁绊也能被称为强。而且那个少年, 不管遇到了多么危险的多么艰难的事情, 从来没有放弃过。拥有那样坚毅背影的家伙,我还真的很想把他招揽进我的军队!”

    “回答我。”宝物库中的兵器又探出了几分。

    看到他没死,吉尔伽美什这么不快么?

    少年蓝色的眸子里蒙上了层晦暗,即便是羁绊程度达到了顶峰,不也一样可以轻易背叛的吗?

    但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能召唤出他来,真是麻烦一个。

    “你是在藐视本王吗,藤丸立香。”

    他平静的伸出手,答道:“王的话,用千里眼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在宝库的光辉照耀之下,藤丸立香的右手手背上皮肤完好,迦勒底的令咒痕迹不见踪影。

    因为圣杯的宠爱这个固有技能,他只要保持御主身份,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假若这场圣杯战争应召而来的从者们拥有千里眼或者真名看破这类技能,这个秘密十有**不保。

    藤丸立香现在在赌,赌吉尔伽美什的狂傲——那位王虽然拥有千里眼以及全知全能之星,却有意的限制了效果。

    想来也是,一眼就看穿的未来有什么令人注目的意义呢。

    现在还未出现的从者有caster和berserker,他准备确认各自的身份后再制定策略一网打尽。说起来,这么教导他的还是那位乌鲁克的贤王呢。

    巴比伦之门逐个消失,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作为契约者的你比起时臣来说更为有趣一些,本王权且原谅你之前的作为。若是以你为对手,说不定本王还可以拿出几分真本事。”

    “……是吗?”藤丸立香喃喃低语,语气轻到仿若羽毛,“谁知道呢。”

    “你说什么?”

    少年抬头笑了笑,“没什么,王不如下来一起看迪尔姆德他们比赛?”

    “本王生来就是俯视众生的,提出这种要求真是异想天开。”男人眯起眸,“不过看在你的份上,身为王实现臣子的愿望也是一种仁慈,本王允许了。”

    “那个性格够呛的英雄王对小子总是意外的和蔼啊。”伊斯坎达尔感慨道,他扭头对手持双枪的青年询问道,“lancer哟,你现在还要和余一战吗?”

    站在阴影处的肯尼斯几乎要把牙咬碎了,他看得出来那个金色的英灵实力强劲,lancer在与saber的一战中有所消耗,已经不是万全的状态。如今竟然还要耍戏给他们看,特别是给韦伯·维尔维特看。

    还有藤丸立香,身份特殊的他即便不是御主,他的立场也左右着圣杯战争的局势。

    见无人回答,rider重新发问了,“lancer的御主,回答我,你是否还要和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争斗!”

    片刻之后,上空才有了回应的声音,“到此为止了,撤退吧lancer,我没有兴趣把自己当做马戏团的猴子。那里的小虫子,日后我会让你知道你与真正的天才差距在何处。”

    “期望还能与您再次相见。”迪尔姆德对着少年的方向尊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才消失在夜色中。

    “哼,那个男人的无聊程度和远坂时臣有得一拼,叫我到这里却呈现出这种……”

    吉尔伽美什的话还没说完,王之财宝骤然展开,两把宝剑被弹射了出去,笼罩在黑雾中的身影的矫健的避开了攻击,反手拿起了遗落在地上的集装箱碎片当做盾牌截下了两柄宝具。

    “退下,不知礼数的狂犬,惊扰了本王的聚会,你打算怎么垂死挣扎!”

    狂战士漆黑的盔甲中隐约有一道红光,当他面向藤丸立香时,那道光芒更加强盛。

    金色血眸的男人收敛了些笑容,变得愈发深沉狂妄,身后的半空中绚烂的宝库之门再度展开。

    “杂种。”

    话音仿佛是个契机,作为原典的宝物们毫不留情的被他释放出去,眨眼之间已经遍布空中,武器们密集到不管怎么躲闪都会被打中的程度!

    然而berserker的动作没有因为狂化而显得迟钝,在第一把宝具抵达的瞬间,他就已经夺去了它的使用权,利用精湛的武技将英雄王的攻击悉数打回。

    在王之财宝再度蓄力的间隙中,笼罩在黑雾里的骑士脚下发力,地上顿时出现了蛛网状的凹陷。

    而他的目标是藤丸立香。

    “你竟然敢…!”

    吉尔伽美什怒气冲天,然而耳畔却传来少年淡淡的声音,“借用一下。”

    少年很自然而然的从王之财宝里取下了一把长剑,紧接着越过了英雄王,那种奋勇的姿态让男人下意识的朝他的背影伸出手。

    这样的话,不就和那个时候一样了吗!

    宝器碰撞发出了清澈的剑戟声,韦伯不禁瞪大了眼睛,目光始终追随着那个正在和英灵对决的身影上。

    在赋予了强化状态以后的少年身形灵活,在berserker的突刺之下躲闪自由。

    对于他来说,要想调查这次圣杯战争从者们的实力,这是目前最好的机会。

    忽然对方双手翻转改前刺为横斩,藤丸立香立刻后翻跳开,手中的长剑瞄准他的双脚刺去,然而狂战士早有防备,抬脚制住了少年的武器!

    眼看着berserker就要挥剑斩下,场地和夜空骤然被金色的光辉所照亮,无处不在的巴比伦之门正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吉尔伽美什正处于暴怒的边缘,“本王再说一遍,无礼者立刻退下!”

    黑甲的战士扬起头,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哒声后,化作黑雾消失在了原地。

    韦伯第一个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他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藤丸!你没事吧?刚才好厉害!?听rider说那个家伙可是berserker啊!”

    藤丸立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你真是夸奖我了,他不过是平砍而已,武技都没用上,而我在魔术的辅助下也不过如此,话说回来,身为人类怎么可能打得过从者呢。”

    随着从者们接二连三的退场,港口仓库渐渐变得冷清起来。

    “行了,小子,我们该走了。”伊斯坎达尔拉起缰绳招呼道。

    韦伯回头向少年发出了邀请,“藤丸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他还有很多话想问,包括藤丸立香是什么时候和那些从者们契约的,又经历了什么,好奇心翻滚不止。

    “不了。”藤丸立香揉了揉阵痛的手臂,婉拒了好友的好意,征服王虽然看起来是个粗人,然而那颗心却细如毛发,被看出破绽是迟早的事情。

    “可是……喂喂喂rider!!!太高啦!!!!啊——!!”

    目送空中的战车消失,少年转头面对金色的王,男人一如既往的昂着头与他对视。

    半晌后。

    “那个……我行礼丢了,王能不能借我点钱?”

    市区酒店内,穿着异国校服的少年好不容易才办完了前台手续,来到房间后就一头砸在了床上。

    证件都在行李箱里面,他迫不得已只能依靠幻术搞定。

    “王,你这样跟着我,不怕被御主骂吗?”他从床上支起头,好奇的问。

    金色的流光闪现,吉尔伽美什冷哼了声,“那个家伙以君臣之礼对待我,比你这个凡人懂礼貌得多。倒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人理又脆弱到需要小鬼来修复了吗?那个拿盾的小姑娘去哪了?”

    藤丸立香身体僵硬了瞬间,嘴边很快浮现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她…和我在一起,很快就能见到了。”

    “哼,虽然只是个亚从者,那份守护之力但也不错,能让你在这场圣杯战争中安然无恙。”男人看起来非常不满,“berserker虽然不值一提,但是更天真的是你!居然想自己对抗从者,你以为你已经达到了英灵的高度吗!”

    少年没继续回答,而是从床上爬起来,动手解下了斗篷,在他准备脱下毛衣的时候听到了吉尔伽美什的问话,“你要做什么?”

    藤丸立香学着他以前的模样挑了挑眉,“当然是准备休息,难道王打算在这里看我脱完?”

    “……”英雄王停顿了半秒钟,身影渐渐消散,“你真敢说啊。”

    确认英灵反应消失后,少年才来到洗漱间慢条斯理的褪去身上的衣物,镜子默默的映照着眼前的真相。

    三枚鲜红的令咒正紧贴在藤丸立香的背后,犹如振翅欲飞的翅膀。

    他用手臂环抱住了自己,低低的声音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响起,“很快就可以见面了,玛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