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胜利反转
    ,!

    此为防盗章  汹涌的灵力洪流花费了点时间才平息下来, 渡边隼眯着眼睛打量少年那边召唤出来的付丧神, 那些可不是寻常本丸能集齐的刀剑。

    目光最后落在了三日月宗近身上, 对方很快发现了他的动作,刀剑男士微微歪头,金色的穗子在脸边调皮的晃荡, 然而那含笑的眸底却是冰冷一片。

    硬拉上未定段的审神者进行出阵, 其心可诛!

    “哼, 还挺能干的。”青年冷冷的瞥了少年一眼, “托你的福, 我们已经暴露了位置, 那些溯行军马上就会过来。”

    “那不是更好吗?省了我们去找他们的麻烦。”藤丸立香笑着回答,转而吩咐道,“药研, 你去侦查下四周, 其他人按照计划就位,注意警戒。”

    “是——!”

    一阵动作之后, 少年身边只留下了大太刀萤丸原地警戒,太刀和打刀被布置出去成四边形侦查, 药研则作为灵活战力, 一旦发现敌情可以迅速报告和支援。

    而且他心里清楚, 渡边隼不会选择困难的出征地,至少是他一个队伍能够搞定的类型, 不然他的队伍折损以后, 渡边隼自己也岌岌可危。

    这个人应该没那么傻。

    青年往前走了一步, 藤丸立香面前寒光闪过,萤丸挡在他面对来人拔出了刀,“嘿嘿——接触禁止哦~”

    “不先介绍下情况吗?渡边前辈。”少年摸了摸大太刀的头顶,问。

    渡边隼嘁了声,扔给他一个小卷轴就带着自己的队伍往山下的城池去了,“任务目标都在里面了,劝你最好跟紧点。”

    藤丸立香弯腰把卷轴分给萤丸看,他比自己熟悉这些战场,大太刀“唔”了声,椅了下脑袋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说:“这里我们以前来过,敌人的军力一直不高,就算是没有强化的刀剑男士到这里也没问题。”

    少年沉思了下,追问道:“那有没有什么例外的时候?”

    萤丸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那个呢……检非违使?不过那个是有几率会碰见。”

    当一个出阵地进行数次战斗后,敌人诞生出的新状态,比起普通溯行军来说难度会上升好几个等级。

    藤丸立香一边让狐之助定位渡边隼的位置一边率领着自己的队伍跟上去,对方的目的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检非违使了。

    山脚下的城池里面人来人往,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当他们这群穿着奇异的人进入街道的时候,当地居民纷纷避让,有的低头窃窃私语,有的则带着老小躲进家中。

    “找到了大将。”药研蓦然从房顶上跳下来,稳稳的落在少年面前,手指着对面山林的方向,“那边观测到了溯行军的活动,不过数量有异常。”

    藤丸立香问:“那渡边隼呢?”

    “快和敌人进行接触了,我们要赶过去……吗?您在买什么?”

    “小吃啊。”少年一面和小贩讨价还价一面答道,“我们本来就是被拖来的嘛,你们要吃点什么?”

    短刀噎了下,“……不了。”

    倒是萤丸要了串红豆丸子叼在嘴里,藤丸立香还顺便替另外四位付丧神买了点小食。

    在城中短暂停留之后,少年才有空问:“刚刚说的数量有异常是什么意思?”

    三人飞快的往前跑着,四角还有隐蔽行动的同伴,药研组织了下措辞解释道:“出阵地有很多个点,每个点的敌人数量都会固定的,但是刚才侦查到的情况来看,那里的敌人数量未免太多了。”

    “说起来,打到敌人的话,我们有什么奖励吗?”

    “参与的刀剑男士会得到力量上的提升,至于大将,击垮的敌人数量会被狐之助的系统记录在案,累积到一定程度由时之政进行褒奖。”

    藤丸立香“哦”了声,忽然左前方传来了一期一振的声音,“主殿请小心,左边有一小队敌人!”

    少年手中神乐铃挥出,灵力的洪流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纽带,药研足尖轻点跃了上去,倏尔身影已经飘忽到十米开外与自己的长兄汇合。

    与此同时,另外三角也传来了战斗的声音。

    “奇怪。”萤丸往上推了推自己的帽子,歪头自言自语道,“还没有到敌人的占领点就已经有这个数量了吗?”

    “大将!小心上面!”

    但是那提醒来得太晚,空中的影子已经笼罩住了藤丸立香。

    敌方还未落地,少年身边的大太刀宛若骤雨狂岚般挥出,孩童般的付丧神咧开嘴角露出了个血腥的笑容,“锵!阿苏神社的萤丸,参·上~!”

    狰狞的溯行军被一刀两断,喷洒着黑雾消失在了原地,藤丸立香综合了下四角传来的情报,溯行军的数量远远的超过了所有人的预估,“看来这样不行了,全部到我身边来!”

    阵型收紧,敌人大军压了上来,但是碍于他们这边的战力,在还有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方对峙着。

    林间的声响渐渐的被空白的巨兽吞没,短刀的额头上沁出了些汗水,敌人的队伍里面枪还有薙刀,都不是好对付的主,如果是有针对性的队伍还好说,他们现在这个阵容……

    “砰——”

    一声巨响从溯行军后面传来,两个付丧神首当其冲厮杀进了敌人的阵型里,一时间黑雾四起,然而那是有勇无谋的行为,两位刀剑男士很快就被敌人的洪流分割开陷入了各自的苦战。

    就在他们渐渐不支的时候,两道符咒从天而降,蓝色的业火燃起,另有同伴的身姿显现出来。

    渡边隼顺着近侍的力道从树上跳了下来,他的表情十分凝重,他本来的目标是检非违使,谁知道竟然遇上了溯行军的暴动。

    他愤恨的瞪了少年一眼,要不是他自己才不会做出到这种出阵地的举动,恼恨归恼恨,青年心里开始思考着要怎么搞定现在的局面。

    藤丸立香那边的战斗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通过刀账的链接,他分明能感觉到进行一番厮杀之后,在场的付丧神们的力量都有所提高。

    “喂,让你的队伍到我面前来!”渡边隼用命令的语气说,手下的符咒不停的为刀剑补充强化状态,“不然我们都在这里玩完!”

    “嘁,和这种人共事真是不爽啊!”鹤丸国永为少年挡下后方的攻击后,不满的说,“他面前的敌人最多,这不是想要拿我们当做盾牌吗?”

    短刀凭借敌刀的力道跳回主人身边,“大将,现在我们怎么办?”

    少年打量了下现在的阵地形势,“不过去,我们陷入得不深,先准备脱离战地。”

    他们开始的阵型已经被打乱了,暂时退场重整队伍再战的胜算更大。

    渡边隼身为经验老道的审神者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意图,他不由得着急起来,自己的付丧神虽然等级和能力比少年的强,但是架不住人海战术。

    就宛如在洪水中勉强维持的大堤,只要有一处崩塌就会全盘溃散!

    他冲自己的队伍打了个手势,付丧神们得令之后转换了阵型把有生力量集中在了右侧,导致左边的大军笔直朝着藤丸立香这边冲来,拖住了他们想要撤退的步伐。

    三日月宗近提刀砍翻就近的敌人后,好看的眉皱在一起,打刀清理了一部分敌短刀后与他背对背形成防守,他握紧了刀柄沉声道:“长谷部君,我们还可以撑一会儿,你带上主殿先离开这里。”

    长谷部报以同样的沉重声线,“了解,你们…小心!”

    差不多同一时间,藤丸立香从狐之助那里拿到了敌人的数量统计,接近一百,要知道平时只出现六振小队。

    在他权衡利弊的时候,人头攒动的敌军之中出现了细微的破空声,几米外有叼着弩的敌短刀往空中窜逃。

    那距离委实太短,刀剑男士根本来不及支援!

    “药研!”

    随着同伴的惊呼,舍弃了一切防卫的短刀横在少年面前,毫不吝惜的用身体为他挡下了那几枚□□。

    溅开的鲜血宛若鸟儿的双翼,仅是在空中有片刻翱翔,很快便坠地。

    藤丸立香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他下意识接住药研,然后把他抱在了怀里。

    药研能感觉到审神者的手在颤抖,短刀轻声安慰道:“我没事…受伤也是工作的一环,您不用担心。”

    “抱歉,是我的妄自托大了。”他低声对短刀说,抬手释放了个治疗魔术暂时为其止血,又把他交给赶来的一期一振照看。

    少年重新拿起了神乐铃,唇紧紧的抿着,一步一步往溯行军的方向走去。

    一向游刃有余的三日月宗近也不禁开口阻拦道,“主殿!”

    藤丸立香听也不听,那血和曾经的同伴、和玛修、和记忆里的许多场景重合,令他觉得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挤破自己的心脏生长出来!

    悔恨!不甘!愤怒!

    “es ist gros,  es ist klein!vox gott es atla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