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赫奇帕奇
    ,!

    此为防盗章  歌仙兼定收到的消息仅是搜索鹿岛千绪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 他没有想到时之政这么快就直接派来新审神者继任。

    在新主人面前说主人只会是千绪大人什么的……

    他心里顿时忐忑不安起来, 以前别的本丸进行继承的时候,也有出现过审神者刀解不服从的刀剑的先例,这位新审神者会怎么做呢?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小心翼翼的靠近少年,试图替短刀求情,“这是因为……”

    藤丸立香弧度极小的摇了摇头,“不用说了。”

    他理解紫色头发的男人和狐之助的意思,无非就是旧主刚死无法立刻接受新主人而已。

    但他在这里停留不了多少时间, 时之政首座让他成为审神者的目的是让这些付丧神维持形态,等待真正的新主人。

    故而这些刀剑对他是什么态度, 他根本不在意。

    再说了, 付丧神和英灵相比等级差太远了, 他一发宝具能让首座给他跪下。

    工作人员抱着箱子又要避开乱藤四郎的阻挠,最后烦不胜烦的把他往旁边一推, 短刀“哎呀”了声没站稳往后倒去,千钧一发之间, 一只大手从背后扶住了他。

    “时间快来不及了,你们最好一起过来帮忙!”工作人员恶狠狠地说,“鹿岛千绪已经被认定殉职, 从现在开始, 这个本丸的主人是藤……”

    不急不缓的敲门声传来,几人皆是一怔。

    入目的是做出扣门状有着漂亮指节的手, 再往旁边, 少年干净的脸引入眼帘。

    他见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自己拉了过来以后, 左手握拳放在唇边略微清了清嗓子,语调平稳的问:“我记得首座提到过,从我进本丸开始,一切行使权力都归我,没错吧?”

    歌仙兼定捏紧了拳头,狐之助忙不迭的点头,“是的。”

    藤丸立香落落大方的往门里迈了一步,然后对工作人员说:“现在你可以出去了,这里从现在开始由我接手。”

    “可是……”对方犹豫了。

    他瞟了眼箱子,从缝隙处能看到里面是些女性会使用的东西,“放下,有什么意见让你们首座亲自来找我。”

    也许是少年的目光包含的压力太重,工作人员打了个激灵,放下东西后连带着另外几个来搜集鹿岛千绪遗物的人一起匆忙离开。

    藤丸立香亲自把门关上,顺便问狐之助要了个封锁的咒法,免得又有这种人来找上门来。

    “我是打刀的付丧神歌仙兼定,刚才的事情非常感谢您。”歌仙兼定上前一步,为他行了个极为郑重的礼节,“抱歉,因为没有接到您上任的消息,主殿的房间还没有收拾……”

    “不用了,维持原样吧。”少年打断了他,“有空房间给我一间就好。”

    空气有瞬间的停滞,歌仙又为在场的人员向他做了介绍,“这边分别是短刀乱藤四郎和太刀大俱利伽罗。”

    皮肤黝黑的太刀抬眸,“我没有兴趣和你搞好关系,把我放置在一边即可。”

    藤丸立香点了点头,说:“太好了,这也是我的想法。”

    他始终将自己视为这里的局外人,没有必要和他们产生联系,反正……世间没有什么关系是牢不可破的,不是吗?

    在场的付丧神都有一瞬间的窒息,歌仙兼定硬是从大俱利万年不动的脸上看出了低落。

    “啊、那个那个,不是这样的,主殿……”

    他连忙想要说点什么补救下,比如这就是个青春期儿童之类的,不要和他一边见识。

    然而,少年的身影已然飘远,狐之助追在他身边和他说着什么。

    正如新审神者所说的,一连好几天,除了本丸因为审神者而打开的守护结界表明了其存在以外,刀剑男士们根本连一片狩衣的布料都没有看到过。

    “审神者大人,这样真的好吗?”狐之助担忧地问,从进本丸那天开始,他看着少年不眠不休狠狠打了接近一百个小时的游戏。

    让人深深怀疑他是和游戏机有仇,想要用疲劳战术累垮游戏机。

    “有什么不好的?”藤丸立香放下手里的游戏机用手指滑动屏幕上的万屋页面,支使着狐之助帮自己跑腿,“唔,下一个买《暗黑之神》吧,我看看……什么,都已经出到第五部了吗??我去迦勒…我才玩到第二部,可恶!”

    它用爪子扒着少年的裤腿,“起码也要去见见您现在拥有的刀剑男士吧。”

    他斜了小家伙一眼,双手在操纵杆上灵活操作,快到几乎出现残影,“我还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我没兴趣。”

    “可是……”

    “那天的情况你看到了吧,失去重要的人这件事不是换个人就可以抚平的,你现在是让我出去揭他们的伤疤吗?”

    狐之助的耳朵立了起来,尾巴椅的频率也舒缓了许多,这么说审神者大人他……

    “那您至少休息下吧?”

    “要死了要死了,再啰嗦我今晚吃狐狸锅!”

    “呜——!”

    身为英灵在魔力充足的情况下是不用休息和进食的,而藤丸立香的魔力来源是圣杯,在英灵状态下不用担心供魔不足的情况。

    他通关了自己一直想要玩的游戏后才心满意足的躺倒在地上,旁边的狐之助正在呼呼大睡,蓬松柔软的毛让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下,悬狸支吾了声,睡眼惺忪的爬到他肩边蜷缩在一块继续睡了。

    藤丸立香平躺着,哪怕已经许久未眠,精神上却也不觉得疲累,他冲着天花板张开五指,眼瞳盯着指尖。

    原来身为英灵的大家是这种感觉吗?

    从被冬木圣杯唤醒开始,他就一直忙碌着各种事情,直到现在难得有休憩的机会,从没有注意到的寂寥瞬间扑了上来,使他有些懂吉尔伽美什喜欢愉悦的想法了。

    本丸的季节是可以由审神者设定的,因为鹿岛千绪喜欢樱花,所以本丸一直维持着春天的状态。

    此时粟田口的房间里挤满了付丧神,大家是过来商讨关于新审神者的事情的。

    太刀一期一振正坐着对他们行了个礼,致歉道:“非常抱歉,那天乱太任性了,是我管教不严,已经好好教训过他了,稍后我会去向主殿请罪。”

    坐在他身后的橙发短刀鼻尖和眼眶都是红红的,看样子是大哭了一场。

    “一期君不用说得那么严重。”歌仙劝道,“那天审神者并没有计较,我想应该不会有事的。”

    “……我觉得审神者是个好人。”一直默不作声的小夜左文字忽然出声,在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他身上后,短刀不禁瑟缩起来,又在哥哥们的鼓励下继续说,“前几天,他帮我摘了柿子。”

    本丸里面有几棵奇异的柿子树,它按照自己的周期花开叶落,这段时间正是柿子成熟的时段。

    “所以我觉得他是好人。”小夜左文字垂头嘟囔着重复了一遍。

    宗三左文字摸了摸弟弟的头顶,温和地说:“小夜的想法也是我和哥哥的想法。”

    房间里面又静了下来,新审神者是个好人是不幸中的万幸,可是这样被审神者避着也不是长久之计。

    “既然如此,诸位不妨听我一言。”优雅的男声在正中央的响起,身穿绀色,姿容如新月般的付丧神缓缓说道,“要想打破僵局,不如先改变本丸。”

    三日月宗近提出的是把鹿岛千绪做出些装饰和布置收起来,对此刀剑男士中有了些小骚动。

    太刀站了起来,身上有铃铛的轻响,那是伊势神宫给予平安的护身符,他态度从容气度不凡的扫视全场,“难道收起来就是抛弃了原主吗?身为刀剑与岁月同寿,我等之中有深藏阁内的宝剑,也有几经转手的利刃,是历代主人造就了吾等。”

    半晌,无人对答。

    “正是和千绪在一起的日子才造就了现在的我们,不管经历多少主人,始终有一块地方属于她。”三日月宗近的神色缓和了些,“新审神者已经展现了他的宽待,我等自然不能落下!”

    “是——!”

    “哈哈哈哈,如此甚好,甚好!”

    藤丸立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狐之助的毛催眠效果太好,他在考虑要不扒点下来?

    开门进来的悬狸一阵恶寒,很快又活泼地说:“我已经替您侦查过了,厨房没有人,现在可以过去。”

    他打了个哈欠从地上爬起来,忽然注意到身上多了床被子,这个房间里面本来除了游戏机应该什么都没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