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英雄作成
    ,!

    此为防盗章  日头逐渐高了起来, 商业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 藤丸立香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似乎烧得更加严重了。

    他本来是被冬木圣杯召唤出来的英灵, 不知道为什么会流落到时钟塔, 并且还拥有着与自己生前一样的**。

    少年张开五指, 原本白皙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有几分透明的意味——倘若没有那段记忆,他或许还会以为自己是被传送到了某个特异点吧。

    没想到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

    嘴角挽起一个无奈的笑容,在飞机到达冬木的刹那间,圣杯赋予了他大量的知识, 并且开始改造这副身体。

    发烧也是因为这个,就算是有物理降温的手段也无济于事。

    藤丸立香站在角落里, 依靠着墙壁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脑海里面的画面接连闪过, 细小的神经被拎起来鞭笞, 微弱的灼烧感一直充斥着大脑。

    那是个女声,轻佻而又恶意。

    「不管你怎么哀求,没有人会来救你。」

    手指的末端传来了钻心疼痛,少年不禁闷哼了声,一如记忆中葬身的火焰,从微末的地方逐渐吞噬掉他的全部。

    「你忘记了吗?那份无法活下去的疼痛。」

    疼痛蔓延到手臂上,炙热的疼痛让藤丸立香几乎站不住, 他把全身的重心都移到了墙壁上, 即便是捂住了耳朵, 女声依然在循循善诱。

    「我说你啊,有什么愿望吗?」

    他有什么愿望……吗?

    答案之处,一片空白。

    「真的没有吗?」她又重复了一遍,语气笃定到宛如已经知道了一切。

    沉默良久,终于在那空白中又多了些东西。

    想要——

    想要见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想要见曾经荣辱共济的友人,想要见如今已经遥不可及的幻影。

    想要见到他们……

    她笑了,在藤丸立香未尽的话语后面,她自己为其添上了最好的台词。

    「向我寻求吧,向我臣服吧,啊啊……化为愤恨的火焰,歌唱命运的挽歌,朝那些叛徒复仇——」

    在无人的角落里,黑暗越发深厚。

    记忆重新回到葬身的那片火海,皮肤、血肉、甚至连骨骼都被融化的感觉再次降临。豆大的汗水顺着少年的脸颊坠落下去,无声泅湿了脚边的一小块土地。

    “你没事吧?要帮忙吗?”

    依稀中,藤丸立香听到了个青年的声音,他努力抬起头,入目是对方橙色的头发。

    那人发现了旁边的旅行箱,轻快的语气里面蒙上了层探究,“是外地过来的旅行者吗?真少见啊。”

    藤丸立香本能的想要后退,刚动身便是一个踉跄,对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笑道:“哎呀,真是危险,我家就在附近,不如过去休息下吧。”

    理所当然的陈述句,他笃定眼前的少年别无选择。

    ……就像是捕食者确定了猎物,暂时持有戏耍的态度。

    持续的高烧和长途旅行耗空了藤丸立香的精力和体力,婉拒的话滞留在口中,在视野变得漆黑之前,他嗅到了一股深藏的血腥气息。

    ……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孔,藤丸立香站在地面上仰视着它。

    周围光线被孔扭曲,天空变得光怪陆离,无数黑色的液体从中堕下逐渐要将他包裹,悲鸣在耳畔响彻,仅仅是目睹这样的光景就足以让人想要逃离这里。

    身后传来了铠甲的摩挲声,少年回头,对上了那双无比熟悉的红色眼眸。

    高傲的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俊美的容颜在冲天的火光中显出几分妖冶的味道,王之财宝不遗余力的打开,沾染上金红色光辉的天之锁朝着他倾泄而下!

    “呜哇——!”

    藤丸立香猛然起身,方才的景象霎时间烟消云散,他捂住跃动的心口半天,才缓缓的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梦里充满了恶意的孔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里,少年不禁叹了口气。

    被王地图炮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额头上的温度比起先前稍微有所好转,喘匀了气息后藤丸立香这才开始打量周围,他记得自己最后看见的是一个橙色头发的青年,也就是他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么?

    这是一间非常简朴的公寓,没有一丁点多余的装饰,主人似乎并没有在这里常住的打算。

    尽管藤丸立香没有窥探别人的房间的嗜好,但记忆中最后的那抹血腥味像是颗小石子摩擦着他的神经,令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他的旅行箱,箱子里没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他迅速取出时钟塔的制服换上,梅尔文财大气粗,顺便还帮他准备了这件礼装以备不时之需。

    少年正要移动行李箱,却被箱子边沿上的污迹吸引了注意力,深红色的痕迹一看就十分不妙,他凑近了些,细碎的腥味传递过来。

    那是血。

    藤丸立香脑海里面警铃大作,他顺着血迹的方向,一把拉开了紧闭的纸门。等看清里面的景象以后,蓝色的瞳眸顿时收缩到了极致!

    显而易见被处理过的肢体被搭成了各种形状,怪异而扭曲的人头注视着他的方向,嘴角被缝线提出了个天真的弧度,看得人头皮发麻。

    “诶?被你发现啦?”青年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怎么样,这可是迄今为止我最好的杰作~!”

    少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雨生龙之介笑着重复了一遍,“你·觉·得·怎·么·样?”

    “你是谁!”藤丸立香回问道。

    他的身体现在正在自我改造中,战斗力达到最低限度,和这个能在房间里面藏尸且不被人发觉的变态对上,落败的几率恐怕更大。

    见对方没有正面回答自己,青年自己先泄气了,“我?我叫做雨生龙之介哦,算了,这样的艺术是很难被理解的呢,但是小哥你算是一个不错的素材,那双蓝色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哦,放在这个上面会超有趣的!我超想试试看啊!”

    雨生龙之介站得位置很微妙,正好封住了出去的路,而且不知道何时他手里已然握了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随时准备切断少年的喉咙。

    藤丸立香的后背贴在了纸门上,汗毛早就跳了常草舞,他出乎意料的平静了下来,目光锁定了那人,宛若静待反扑的豹子。

    雨生龙之介唇边浮现出了惬意的笑容,“那……我就开动了!”

    在那道银色的光弧即将刺下的时候,少年看准了间隙,手指飞快轻触青年的额头,宛若一只蝴蝶驻足。

    “gandr——!”

    阴炁弹擦着雨生龙之介的额头飞了出去,在墙壁上打出个碗大的坑。

    青年勉强避开,饶是这样还是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上,但他表情没有丝毫畏惧,脸上反而染上了兴奋的红晕,“那个是魔法吧!?魔法的话……也就是说恶魔也是存在的对吗?你果然超棒啊——!coooool——!”

    棒个头啊,藤丸立香才懒得跟他瞎掰,眼下逃命要紧。

    那么近的距离,这个人竟然躲了过去,该说他太过敏锐还是说完完全全就是个怪物呢?

    片刻之间,他已经计算好了逃跑的路线,手下阴炁弹连发,橙发青年被迫从门口的位置躲到了冰箱旁边,连同的室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碎坑,窗户玻璃也皲裂。

    如果被阿其波卢德老师看见这样的阴炁弹,估计得叫他留堂。

    寒风从碎了一下块的玻璃窗户呼呼灌进来,不断撩拨着室内对峙的两人。

    “真是太棒了——!”冰箱旁边的雨生龙之介兴奋得胡乱搓了搓自己的头发,“用你的血的话,一定能召唤出恶魔吧!”

    “es ist gross,  es ist klein!vox gott es atlas——!”

    藤丸立香的身形忽如鬼魅,右脚蹬地整个人宛若一支离弦的箭,眨眼之间便打破窗户飞了出去!

    “喂!等我一下!再给我展示下吧!”雨生龙之介连忙追到窗户前,然而四周早就没有了少年的踪影。

    他叹了口气,烦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纸门里尸块建筑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下,“真是麻烦啊,看来得换个地方住了……”

    日光渐斜,某处酒店703房间内。

    “夫人他们已经平安到达冬木。”久宇舞弥逐一向眼前的男人报告道,“只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