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新的契约
    ,!

    冬木久违的下了场雨, 稀稀疏疏的,缠绵悱恻。教会已经联系上了肯尼斯的遗属, 今天就是告别的时候。

    藤丸立香穿着黑色西装,手里撑着黑色的雨伞, 雨珠在伞面上开出无色透明的花, 一簇簇的拥抱在一起, 遥遥的朝棺木落泪。

    他站得远远的, 没有靠近。

    尽管是无用的,但是少年依然会去想象另外一种可能性。如果自己再发现得早一些,现在又会是怎么情况呢……?

    “没用的, 你大可希望他的死能给那个未来的军师一些启发。”

    藤丸立香侧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吉尔伽美什已经站在了他旁边,没有穿那身张扬到极致的铠甲, 而是把头发放了下来,换了身寻常衣物。

    因为下雨的缘故,他的头发已经有些濡湿了, 高傲的古老之王用眼神示意了下,“被本王迷得神魂颠倒了吗?还不赶快把伞撑过来。”

    “您应该不缺伞吧……”

    “少啰嗦!”

    “好好、我知道了——”

    吉尔伽美什比他高出十公分, 藤丸立香不得不抬高了手臂,一会儿还好,时间一长就开始觉得有些难受。

    手腕自西装衬衣的袖子里露出了一小截, 在黑色的面料映衬下显得格外白皙, 握着伞柄的五指毫无瑕疵。

    男人扫过一眼, 嘴角翘了起来。

    藤丸立香忍不住抱怨道:“您也没有断手吧, 而且这样也太挤了,还是再加一把伞……前面有便利店,我去买一把。”

    单人伞要容纳下两个男性还是有些勉强,但是他没有感觉自己有被雨淋湿,抬头大片的伞顶都在自己这边。

    不会吧……

    “过来一点。”吉尔伽美什的手很自然的握住了他露出来的手腕,然后把伞往自己那边偏移了些。

    他的手指带着雨丝的清冷意味,但是掌心是燥热的,围绕着自己的手腕合在一起的时候,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我…去买点热的东西。”少年扔下一句话落荒而逃。

    但尴尬的是,他嘴上说着买饮料,却没注意到自己一头扎进了玩偶店。

    这也太欲盖弥彰了吧…

    “到这里买饮料倒是挺新奇的。”吉尔伽美什跟着进来,俊美的容貌引起了店员的关注,但那双红瞳始终只映照着一个人的身影。

    藤丸立香硬是逼自己装作没听到,站在装满了玩偶的花车面前随手挑拣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男人把头伸到了他耳畔,轻笑道:“消失一趟以后变得喜欢这些东西了么?说起来,本王还没有问你到底去了哪里。”

    少年下意识的把手伸进了口袋里,那里放着寄存有鹿岛千绪净化灵力的护身符。

    “看来那天的意外让你有别的收获了啊。”吉尔伽美什注意到他的动作挑了挑眉毛,但没有说出别的——比如那天他消失以后,自己立刻翻遍了整个冬木这件事。

    他用手指摩挲着护身符,低低地回答:“是,我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在仔细思索了吉尔伽美什之前的话和千绪的灵力让他听到的声音后,他开始对自身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然后。

    藤丸立香终于意识到了。

    如果他是圣杯召唤的英灵,为什么会出现在时钟塔,为什么会在圣杯战争开始之前就已经存在,以及为什么他会忘掉自己的经历。

    如果圣杯给予的并非真实,那他到底在做什么?

    和同伴自相残杀?

    哈桑和迪尔姆德的容貌从他面前划过,少年的唇抿成了一条线,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早就熟知他宝具真相的王哼了声,“你在自责个什么劲。”

    “百貌是被我杀掉的。”

    “不过是在争斗中落败,这不是常有事情吗?既然你这么在意,那好本王试问,虽然你用了宝具,但是为什么只消灭了她的分|身?”

    少年咽了口口水答:“因为想要让别人以为是王打败的她。”

    俗称,背锅。

    “那真实杀掉她的也是本王,有什么怨怼也是冲着本王来。”

    “还有迪尔姆德啊…”藤丸立香小声嘀咕道。

    “如果你是真的憎恶我们的话,为何最后还要对他行接受效忠的仪式?”

    “我……”他张了张嘴,心头散过很多理由,但是都对不上。

    吉尔伽美什一眼就看穿了少年的想法,他笃定地说:“你不会是复仇者,不过真相还要你自己去寻求,这点小事都做不到的家伙,自然没有与本王比肩的资格。”

    “可是我…”

    “这种事,直接问圣杯不就好了。”

    他的话点醒了藤丸立香,还有谁比圣杯更要了解圣杯呢?

    “谢了,王。”少年把手里的小玩偶放到了他手中,随口说道,“送给您了。”

    望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吉尔伽美什低头看了看手中那个拥有着五彩斑斓之黑的玩偶,啧了下,“……丑死了。”

    手边巴比伦之门打开,玩偶正要被放进去。

    站在旁边的店员战战兢兢:“先、先生……那个还没有付钱、谢谢惠顾……”

    “……”

    藤丸立香你给本王回来!

    ……

    在偌大的冬木市和茫茫人海里想要找到爱丽丝菲尔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藤丸立香很是废了一番功夫才确定了他们现在在爱因兹贝伦的城堡里。

    身穿黑色西装的少年毫无违和感的融入了焦黑的森林,乌鸦在枝头喑哑的叫唤着,显得周围更加阴森可怖。

    在他进入城堡范围的时候就被爱丽丝菲尔察觉到了。

    “切嗣,赶紧离开这里吧。”银发垂落在卫宫切嗣的肩头,女人抱着他,“我能为你争取到的时间不多,但是足够让你安全。”

    城堡里面里面只有他们两人,久宇舞弥早就在契约切断的时候放到了别处待命。

    如果他们也会遭至复仇的话,至少让她活下来。阴狠无情的魔术师杀手内心深处依然有美好的愿景和幻想。

    爱丽丝菲尔极力想让他现在逃走,只要御主还活着,还存有令咒,就有翻盘的机会。

    “那个是不会放过我的。”卫宫切嗣抬眸,十字剑上的寒光在他的眼底闪耀着。

    藤丸立香站在大门处没说话,他对这个男人的做法的确有所怨言,没想到他会用那种方式来折损阿尔托莉雅的尊严与高洁。

    “我已经不是saber的御主了。”男人脚下落了很多烟头,他舒了口气,“你是来替肯尼斯报仇的吧?也就是说他召唤了两个从者么……”

    “不。”藤丸立香没想到他会失去从者,顿了下才答道,“我是英灵没错,但是我不需要主人。”

    如果放在和saber尚有契约的时候,卫宫切嗣或许会追问下去,然而现在这些消息已经不重要了。

    付出了那么多,做好了牺牲妻子的觉悟,最后依然不行吗?

    男人捏紧了拳头,“那我只有一个请求,至少在我迎接最后一刻的时候让爱丽离开这里。”

    “你好像误解了什么,我不是来找你的。”藤丸立香转向了站在一旁的女人,“我想要关于冬木大圣杯的所有情报。”

    原来如此,卫宫切嗣了然。

    “如果我不想告诉你呢?”爱丽丝菲尔后退了几步,她咬住了嘴唇,眼睛里面焕发出了绝处逢生的光芒。

    “唔……用卫宫切嗣来威胁应该会有用的吧?”

    女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只要你伤害他,我立刻自尽,想必这个世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圣杯。但作为交换,我要你帮卫宫切嗣取得这场圣杯战争的胜利!”

    这话说话来,不仅是卫宫切嗣,就连藤丸立香也愣住了。

    “真敢说啊。”少年收起了十字剑,“在此之前,让我听听他有什么愿望吧。”

    在爱丽丝菲尔的鼓励下,卫宫切嗣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理想。

    没想到的是,藤丸立香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想让我当你的从者,我的回答是——没问题哦。”

    “诶!?”

    如果圣杯是会扭曲别人的存在,那么它真的是善,是能够许愿的万能机器吗?

    想必让卫宫切嗣目睹圣杯的真实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和男人达成了新的契约,但是并非主仆,只是在圣杯战争中的一次普通结盟。

    因为没有人可以主宰藤丸立香的命运,除了他自己。

    由于阿尔托莉雅切断契约的举动有些违和,他们决定先去调查一番。

    爱丽丝菲尔双手合十,高兴的冲新结成的御主和从者说:“那么我们出发吧!切嗣帮我准备玩具还在这里,用那个的话,速度会更快一点!”

    藤丸立香跟着她去了车库,跟随在后面的卫宫切嗣想了想也没提醒。

    反正从者应该是用不上保险的。

    几分钟后,一辆快车在连续弯道上急速漂移。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很好玩吧!”女人一面大笑着一面把方向盘打到底。

    后座上的两个人随着车身剧烈椅着,藤丸立香万万没想到那个温柔贤惠的天之衣居然还有这样一面,是不是该感谢她没有在迦勒底玩灵车漂移?

    “亲爱的坐好了哦,我要加速了!”

    随着爱丽丝菲尔的话,车辆直接在路上化作一道流星。

    少年忍无可忍,揪住男人的衣领大吼道:“快让她停下来——!她不是你的妻子吗!?”

    “那个状态下的爱丽是听不进我的话的…”

    “我要反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