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重回冬木
    ,!

    解除六道拘束的誓约胜利之剑威力过大, 在释放宝具以后,藤丸立香立刻被排斥出了空间。

    他只记得亚瑟紧紧的护住了自己,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记忆中无处可循。

    眼前是深沉的黑暗, 比它还要浓郁的是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他的宝具在来到这里时就停止了发动, 回归到初始的圣杯状态, 少年一边警戒一边试探周围。

    如若有必要, 他随时可以从人类转化成英灵状态。

    “谁……救、我…”

    耳边忽然响起了微弱的声音,细到难以察觉,像是一根蛛丝在风雨中的岌岌可危, 藤丸立香对着判断好的方向放了个照明术。

    他这才发现那腥臭味的来源,在自己脚下本就是一片血泊,有少量的衣物散落着周围。

    少年往前走了几步, 在照明术的边缘好像有某种庞然大物盘踞在那里。

    在意识到自己面前是什么后,蓝色眸骤然缩紧,白花花的肢体虬结在一块被搭建成了各种形状, 内脏器官都被处理过了当做上好的装饰品点缀其间。

    他们、不,已经只能被称为它们了, 因为那早已超越了活人能达到的形状。

    在那人体旋转木马的底层边缘,他找到了个还未断气的小家伙,刚刚出声求助的应该是她了, 但……

    藤丸立香的心沉了下去, 她的脸上悬挂着两个黑黢黢的窟窿, 眼球不见踪影, 身体被破坏得极为巧妙,可又不至于立刻死去,天知道她这样努力撑了多久。

    指尖抵住了小家伙的头,魔力在聚集,他想要释放治疗的魔术帮她延缓一下伤势,至少在他探明离开的路之前,让她能活下去。

    然而,在他的体温通过指尖传递过去后,小家伙的空荡荡的眼眶里涌出了眼泪,她费力的咬出个音节后变得悄无声息了,“…谢……”

    他身上还穿着审神者的白色狩衣,此时早就被血侵染出了艳丽的纹样。

    藤丸立香用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柔声道:“晚安,做个好梦吧。”

    送走了她后,少年抿着唇一言不发绕着那些尸堆行进来确认情况,通过扫除看守这里的海魔,他变得能肯定这里是哪里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尸块和海魔,除了那对变态主仆还能有谁?

    藤丸立香在四周的柱子上写下了卢恩,还没到发动的时间,地面就传来了微微振动,由两头壮牛拉着的战车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抵达了他的面前!

    伊斯坎达尔及时注意到了里面的情况,壮牛的蹄子擦着少年的身体落了下去。

    “小子,你怎么在这里?余还以为我们才是第一个呢。”他说着眯起了眼睛,虽然从saber那里听说了关于少年是英灵的事情,但亲眼目睹还是让他觉得……心情复杂。

    比起把藤丸立香招揽进自己的英灵军队,他还是觉得少年能够身为人类活下去更好,生命可是宝贵的东西,好好享受不是坏事。

    韦伯看见他后,第一时间跳下了车,动作快到rider都还没来得及抓住他的衣襟,青年朝他跑去,“藤丸,你……”

    “别过来!”少年想也不想的说。

    韦伯也有些生气了,他是在关心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啊9有几天不见那身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嘛!”他嘟囔着往前走,忽然感觉到了异样,青年低头,脚下的血泊清晰的映照出他的模样,再抬头,他窥见了藤丸立香身后的东西。

    韦伯的牙齿都在战栗,他连连后退了几步,下脚重得踩起了血花,照明术消失之际,他听见少年无奈地说:“我都让你别过来了。”

    “这里……这就是caster的工坊…”

    “走吧。”

    “可是…”

    藤丸立香偏头瞥了他一眼,那是冷到了极致的眼神,“现在找到caster还来得及。”

    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出来,冬木市夜晚的上空有着清冷萧索的味道,或许是刚刚目睹了那等让人胆战心惊的场面,一向话很多的韦伯抱着rider的披风尾巴不漏半点声音。

    伊斯坎达尔一边驾驶着神威车轮,一边用余光瞥着藤丸立香,少年刚刚用卢恩魔术烧了caster的工坊,身上肃杀的味道还未彻底褪去。

    “小子,你也要圣杯么?”

    他抬眸,眼中的略微消退了点,“这个问题该我问你们吧,明明以前都对圣杯没有什么大兴趣,现在却在这个地方争得你死我活。”

    “余不一样!”伊斯坎达尔爽朗的大笑起来,“余一直就想要圣杯,多几年生命来征服这个世界,想想就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啊!”

    “笨蛋。”披风里传来了韦伯的嘟囔声,“刚刚看过那种情形,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rider伸手在他头顶揉搓了下,“余虽然大笑,并非因为心中没有悲伤,愈是悲伤愈要打起精神前行。”

    三人在冬木搜寻了一圈没有发现caster的踪迹,只好无功而返,倒是伊斯坎达尔自己出声邀请藤丸立香和自己一块回去。

    少年思索片刻后同意了,他已经问过了韦伯,从他离开到回来,冬木仅仅过了一天时间,要是回到酒店,说不定会被吉尔伽美什发现。

    一想到那个金闪闪的家伙,他就觉得一阵头痛,一言不合把人扔到异世界也太过分了吧!!

    韦伯这几天除了搜索caster的消息以外,还时常到教会去看望肯尼斯,从神坛跌落的教授脾气收敛了许多,像是知道了什么一直在向他灌输自己毕生所学。

    青年问其原因时,肯尼斯却露出了他一贯的高傲的笑容,让他爱学不学,不学滚蛋。

    冬木维持了一晚短暂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从河川那边扩散开的汹涌魔力恨不得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等伊斯坎达尔他们赶到时,河畔已经站了两个人。

    看到藤丸立香从战车上跳下来的时候,爱丽丝菲尔忧心忡忡的脸上才拥有一丝笑意,“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那天城堡之战我没有找到你,saber说…”

    阿尔托莉雅也出声了,她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情抹了过去,“爱丽丝菲尔,先和rider讨论下对策吧,那个东西我们没有办法单独对付。”

    “啊、是!”银发红瞳的女人点了点头,转而和韦伯相互分享情报。

    少年踢开了脚边的小石子,知道了他是英灵,却直接绕过了他去商讨战略,她是不想让御主知道这件事情吗?

    在他思考骑士王的心理时,韦伯的声音传了过来,“对了,藤丸,你知道caster是打算做什么吗?那种程度的魔力,怎么看都不是玩玩而已的小魔术。”

    “螺湮城教本可以召唤异界邪神,如果那个东西完全降临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里。”藤丸立香回过神来解释道,他身为迦勒底的御主,对从者们的宝具十分清楚的。

    爱丽丝菲尔不禁捏紧了拳头,想要对付水中的敌人,首先在行动上就有限制,“那要怎么做?我和saber会全力配合你们。”

    少年盯着她,缓缓吐出几个音节,“戳爆他。”

    “……”

    “……”

    流光飞舞,英雄聚集之地出现在他手中,藤丸立香的视线锁定了河中正在翻滚的巨魔,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嫌恶,“是我的大意了,当时就该直接解决掉他的。”

    “这个气息……”爱丽丝菲尔睁大了眼睛。

    韦伯喃喃自语,内容与她的如出一辙,“…是从者?”

    在水中进行召唤仪式的caster注意到了岸边的存在,他对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语气狂傲的说:“宾客已至有失远迎,就算是你也无法阻止我,就尽情的加入这舞台吧!哈哈哈哈哈——”

    那笑声截然而止,巨大的海魔从河川底部跃起,一口吞没了caster!

    “干嘛那么着急着退场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少年抱怨了句,蓝色的瞳逐一扫过在场人员,继而用轻松的语气说,“从现在开始,我正式参加圣杯战争,想要和我战斗的尽管放马过来。”

    突然多出来的从者让御主们有些懵,特别是韦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学兼室友居然是英灵什么的……

    写小说呢?

    经历了良久的沉默之后,没有人对他举起武器,藤丸立香松开了拿着盾的手,金色的光点从盾中升起,“此为万物之始,其真名为「理」,以微末之躯将此高奉,以此身为代价…x应我吧,圣杯x应我吧,命运!”

    在涌动的夜风中,披风的绒毛遮住了少年的小半张脸,唯能清晰看见的是那双沉静的眼眸,他手里的旗帜招摇的晃荡着,漆黑的盔甲包裹着身躯,腰上悬挂的十字剑上有嗜血的暗光。

    那是龙之魔女持有的宝具,饱含着热切的憎恶和愤怒。

    “噢噢噢——!这就是我渴望的圣处女的姿态,多么威风凛凛,多么漆黑!”吉尔·德·莱斯兴奋的声音从河面上传来,“马上、马上我就为您送上至高无上的盛宴!龙之介哟,你看到了吗,我的悲愿,我的圣女,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

    少年牵了牵嘴角,扯出一个厌恶的笑容,“很早以前我就想问了,你到底是怎么认人的?那双眼睛毫无用处的话,赶紧扣下来换成脚吧,起码你还能用它来多数十个数。”

    caster爆发出尖叫,巨魔的触手拍打着水面,激起的风浪吹拂着岸上的众人。

    那随风舞动的衣衫开叉之下,隐约可以见到介于短裤和腿部盔甲之间的小片肌肤。

    韦伯欲言又止,最后咽下了那句话。

    ……太白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