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审神大会
    ,!

    按照惯例,审神者参加大会需要携带近侍。

    知道藤丸立香没有这个概念的狐之助自己去找了本丸里面的刀剑,在经历了热闹非凡的猜拳大会后,千子村正完美胜出。

    再加上这个家伙的稀有程度,可以很好的在别的审神者面前展示他们本丸的风采!

    只不过嘛,越是稀有的东西就越有奇怪的癖好。

    看见千子村正试图对着审神者脱衣服以后,狐之助的尾巴都炸成了棒槌状,这真的不要紧吗?

    带出去真的不是丢脸吗!?

    藤丸立香淡然的移开了视线,他见过的暴露狂多了去了,还有某位一边大笑着说“王没有羞耻的地方”一边裸奔的英雄王。

    主仆俩就这样在全本丸担心的目光中,往会场出发去了。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和他们一样选择步行的审神者,但是基本上都是男性,女性审神者由于十二单的缘故,大多都会选择坐马车和牛车过去。

    “听说了吗?渡边大人上次解决了一百多只溯行军!”

    “真的假的,那要战斗多久啊?他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跟他一起去的还有个新人,可恶,羡慕死了,我要上去了也能捡到不少好处!”

    千子村正从同伴口中得知了那场战斗的真相,所以对那群吵嚷嚷的审神者不太待见,在他们口中自家审神者就成了个捡好处的怂鬼。

    他正要上前理论一番,步伐还没迈出,身前就横了条手臂,藤丸立香对他摇了摇头,“让他们说去吧。”

    下一秒,那堆审神者中多了个声音。

    “拉倒吧你,那个数量的溯行军就算是渡边隼也只能夹着尾巴逃跑吧,你也不看看上次他是怎么拿到第一名的。”

    “要不是鹿岛千绪让贤,他能坐上第一的位置?”

    “嘘嘘嘘,他来了!”

    身穿狩衣的高傲青年从后面走上前来,他的视线扫了圈在场的同僚,“你们在说什么?不如再说一遍?”

    “啊、哈哈哈……没什么…”

    “没、没。”

    一群人顿时作鸟兽逃散,放在平时还好,然而这次会议后有定段赛,谁也不想在台上输得那么难看。

    他们的离开暴露了站在一旁的藤丸立香,渡边隼的脸色顿时变得尤为难看,他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本丸。

    也就是说,少年解决了那一百多溯行军。

    这一点,他渡边隼绝不承认!!

    这怎么可能,不过是个才上任的小屁孩,就算有点奇怪的本事,也无法和他满级的队伍相比!

    青年昂着头从他面前走过,藤丸立香眸光微敛,满怀深意的看了他背影一眼后,吩咐千子村正在场外等候自己。

    入丑,广阔的大厅里人满为患,在他进场以后,不少好奇的视线不断这边聚集,这让藤丸立香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一片云彩蓦地飘了过来,替他挡住了那些视线,有着栗色短发带着眼镜的女性有号的招呼道:“好久不见,藤丸君。”

    “安藤?”少年试探的叫了声。

    女孩既惊又喜,“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我叫安藤佳慧,就喊安藤也没问题。”

    “那天你是怎么认出圣剑的?”

    “别看我这样,我生前是做历史研究的哦,亚瑟王的传说如雷贯耳。”她感慨道,“没想到我有朝一日能看到圣剑的真面目,立刻死掉也无憾了。”

    他却捕捉到了个讯息,“生前?”

    女孩吐了吐舌头,“吓到你了?在这里审神者有两种情况,一是自愿放弃在原世界的一切权利,二是死亡后……但是很少啦,我知道的除了我和千绪以外,没有其他人了。”

    藤丸立香有些意外,鹿岛千绪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见他有兴趣,也算是打发开会前无聊的等待时间,安藤佳慧讲起了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

    她是伊势神宫的巫女,但是并非是现代,而是来自遥远的烽火时期,战乱和饥荒是时代的主题。在人民的怂恿之下,身心纯净的少女被选为了侍奉神的巫女,并进行了活祭。

    活祭,从女孩唇边吐出的音节平静无比,他可以想到那是怎样一副光景。

    他与她何其相似。

    但,鹿岛千绪死后依然选择成为审神者,保护历史保护世界,保护那些断送她的人民。

    从极致的痛苦中脱胎的并非残酷,而是到骨子里的温柔。

    笨蛋吗?藤丸立香在心里反问了句,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

    “藤丸君,我知道这样说你可能会觉得不舒服,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好好爱护她留下的刀剑,那些她一直非常疼惜的人。”安藤诚恳的请求道。

    少年张了张嘴正要回答她,场中传来了工作人员要求肃静就位的声音,安藤提着裙摆飞快的离开,他只好咽下了嘴边的话,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翅议有着世间所有会议都有的毛病,首座引用了一大堆理论实际上就说明了两件事情。

    一是经过缜密的反复验算,在某一阵地发现了大量溯行军存在,二是各位审神者的阵地由手合结果来决定。

    藤丸立香对此兴趣阑珊,他伸着懒腰散漫的想,手合随便打打也没关系吧…?

    要是再摊上渡边隼那种家伙,他宁愿自尽。

    在那一大堆复杂的数学物理化学符号中,少年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梦乡,袖子里藤四郎们送来的护身符上,净化的灵力在缓缓的涌动着。

    ……

    “前辈、前辈!跑起来,我们不能停在这里!”是玛修的声音,她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慌乱,饶是如此,她依然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可是……

    视野剧烈椅着,他的手被女孩拉着,两个人在燃烧的森林中艰难前行着。

    “我会付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来保护前辈!只要从这里出去,他们就追不上了!”

    但是……

    他们的力量太弱小了,失去了强大的支援后,如同折去了双翼的鸟儿徒劳的寻求着撕破囚牢的方法。

    不可能的。

    ——尚且可以说,命运如此。

    身后是魔术协会的追兵和闻讯赶来的赏金猎人,风在耳边呼啸,卷曲的火舌燎烤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

    能用的手段已经用尽了,至少要让玛修逃出去!他在心里暗想。

    然而,那只是带着天真色彩的妄想。

    少女张开了双臂,有如展翅朝死亡飞翔的鸟儿,艳丽到刺眼的红色,铺散在他身体各处。

    猎人就站在他们面前,嘴角是狰狞的笑容,“捉迷藏的游戏结束了,反正只要带回你的魔术回路就万事大吉。”

    “前、前辈……”玛修努力的抬起了手,想要为他擦去眼泪,血染在了少年的脸颊上,在奔涌的火光中,如同泣下的血泪。

    “谁都好,谁都可以,只要能救玛修!”

    但契约已经被切断,没有人出现在他面前。

    “求求你们了…谁都好,求你们了……”

    触目惊醒的伤口几乎贯穿了少女的整个身体,她的血顺着衣衫浸湿了周围一小片土地。

    他抱着女孩慌张的想要用手去堵住那可怖的伤口,又怕弄痛了对方,最终不禁哭出声来,“抱歉…抱歉……玛修……”

    “啧,从刚刚开始就吵得要死,赶紧去死吧,我好去交差了。”

    双肩被戏耍似的贯穿,内脏也有出血的情况,死亡小姐端坐在他的身边,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想要看看这个将死之人还想要做点什么。

    “请聆听我的声音…”他挣扎着把手搭在了玛修的盾上,上面立刻留下了鲜红的印记,少年的嘴唇抖动着,哽咽到难以说出完整的音节,“我自知身为……微末之人,擅自使用依靠同伴才获得的奇迹……实在卑鄙无耻,但、但是……”

    但是玛修是没有错的,迦勒底的大家是没有错的。

    “如果、这就是我的人生,我毫无怨言……至、少…让玛修活下去!最后……要是再……”双唇嗡动,悲恸的声音在乞求奇迹,“我、恳求你们,七之圣杯啊……为了这悲愿,我愿意献上我所有的一切!”

    心脏被贯穿的刹那,他吐出了一大口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盾牌,里面存放着迄今为止他和从者们的回忆,是他用双脚丈量过的七个特异点。

    然而,没有回应。

    猎人嘲笑道:“你以为你能带出圣杯那种东西?什么救世主啊,真是可怜,喂我说你,后悔吗?”

    火势蔓延了过来,从他的手指出开始灼烧,在那难耐的痛楚中,少年眸中是熊熊燃烧的火苗。

    他什么都没有了,救世主没有拯救任何人,那是绝望在散发着光芒!

    “既然圣杯都拒绝听从我的愿望,那么我就尽情的诅咒吧/身为向……复仇的复仇者!不死不休!”

    此为万物之始,其真名为「理」,以微末之躯将此高奉,以此身为代价。

    七之圣杯终于散发出了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