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一骑当千
    ,!

    投影魔术即为用魔力制造现实中存在的物品的镜象或仿制品的魔术,在迦勒底拥有的众多从者中,弓兵emiya对此项可谓是登峰造极。

    对于刀剑来说,藤丸立香最为熟悉的是童子切安纲,毕竟前不久才使用过,所以基于对那部分记忆的想象后,顺利的投影出了这把神兵利器。

    少年提着刀,那极其锋利的气息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猛兽,就等着主人解开自己脖子上的锁链,好扑上去将渡边隼撕咬成碎片。

    青年不禁后退了几步,脊背抵上了树干也没发觉,几把敌打刀捕捉到他疏忽的间隙从斜上方的死角处发动了攻击。

    两道白色的影子越过了他,默契的两道交错的斩击将敌人们一分为二,鲜血在半空中炸开,簌簌的宛若下了场小雨。

    “…!”青年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狩衣已经被染成了红色,鬓角也被敌刀切出了整齐的痕迹。

    如果刚刚不是那两个人出手的话,他这会已经脑袋分家了,浓厚的血腥味让渡边隼愣了许久才伸手结印做出防护的结界。

    “你怎么不带上你那个白花花的近侍了?”藤丸立香问,这次青年带上的都是些三花太刀和大太刀,没有之前那个给人印象深刻付丧神的影子。

    未免也太小看战斗了吧?

    渡边隼牵了牵嘴角露出了个牵强的笑容,“…哼,这里、这里根本用不到他出场。你就是个异类!战斗的事情交给刀剑……”

    少年懒得听完,索性一记利落的手刀把他砍晕,然后朝他手下的付丧神说:“有什么意见现在都闭嘴,等任务结束了让他自己来找我单挑。”

    刀剑男士:……

    在鹤丸国永的帮助下,藤丸立香轻松的把青年拎到了药研旁边。

    “给他面子,至少让他回去之前留一口气。”少年一边吩咐一边利用手指上的血迹在短刀的手掌上画下了个八角的雪花形状,“不要离开这里,很快就结束了。”

    “大将,我没事…”

    “听话。”

    少年说完转身二度进入了敌阵之中,那是卢恩魔术的一种,是具有保护效力的文字,这样他就可以不用忧心伤员了。

    比起欧甘文字来说,卢恩文字不需要进行复杂的仪式就可以举行魔术,起效间隔更短所以适合战士使用。

    他刚站稳,旁边的鹤丸国永就提醒道:“要来了哦,主殿。”

    通过刚刚的配合,那些溯行军像是发现了主仆组合的威力,开始源源不断的派遣兵力过来,半空中多了不少携带着投掷装备的短刀。

    而唯一具有高机动的药研此时受伤无法继续战斗,如果再让敌短刀得逞的话,他们这边说不定又会出现伤者。

    白色的付丧神见状不禁咋舌,“喂喂喂,这样的战场我还是第一次见啊,那个数量怎么看都太惊人了吧!”

    “怕了?”少年与他肩并肩站着低低地问道,他神色淡漠而又凛然,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千军万马。

    “哈哈哈哈哈!”鹤丸国永不禁笑出了声,“看来我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到时候别太吃惊啊,主殿。”

    “开始吧,上面的短刀交给我。”

    付丧神动了,那尤似在战场上起舞的仙鹤,拥有着肃染而优雅的仪态,在敌人的薄弱处出现,不断斩获其生命。

    而少年依旧身形飘忽,他以鹤丸国永的延伸出来的刀鞘作为着力点,轻盈的腾空对敌人进行捕猎,动作狠烈不留一丝余地,如同初瞰天下的鹰。

    其他人被那副认真的战斗姿态所感染,藤丸立香每到一处付丧神都会及时的为他提供落脚点,或许是他们的刀刃,也会是刀鞘,甚至是肩膀,竭尽他们的所能为少年提供翱翔于天际的翅膀!

    此时,不谓仪态、不论身份、不分队伍,那份记忆中的血性被呼唤出来,他们曾经徜徉在流血漂橹的战场,是生杀予夺之主!

    而那位衣袖蹁跹的少年就像是根纽带,将独立作战的他们连接了起来,每一步进攻都会有他默契的支援,以及被他引导过来的同伴的辅助。

    藤丸立香把空中的短刀捕杀完毕后,敌军的数量在十一位刀剑男士的共同努力下锐减到了二十头左右。

    他雪白的狩衣上喷洒的猩红的颜色,看上去就像是某种奇异的图腾。

    “您有受伤吗?”一期一振连忙问道,少年身上有几道血痕,不知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

    少年摇了摇头,眼睛却一直追随着场上那些刀剑男士们的身影,似曾相识的记忆翻滚了出来。

    那是他曾经和英灵们比肩作战的日子,他们相互信任,相互熟知对方的战斗习惯,不管是在多么恶劣的战场上,他们总是无往不利的那一方。

    同伴的脸庞飞快的从他眼前划过,少年下意识伸手去触碰,却扑了个空,脑海中的一切仅是镜花水月。

    余下的敌人被赶尽杀绝,压切长谷部反手将刀刃上的血迹震落,正要收刀时余光瞥到了地上一团经久不散的黑雾,霎时间心里警铃大作。

    “所有人全部散开!”

    藤丸立香的声音传来,所有人毫不犹豫的照做了。

    从那黑雾中诞生了新的溯行军,数量还在持续增加,少年站在他们面前,手中的童子切安纲没入土地,魔力被注入地面。

    “让你们久等了。”

    随着他轻快的声音,地上浮现出了交错的魔力线,那是他刚刚借辅助付丧神战斗的间隙布置下的,纵横的魔力线条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卢恩文字,那是爆破的魔术。

    只要刻入就能起效的符文,刻入地面也是同样的道理。

    巨大的能量波动从溯行军中央传来,把所有污秽完整吞没,光明重现于此!

    尽管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血战,但记录被时之政暂时封存了起来,作为调查溯行军异样的资料。

    对此,狐之助有很多怨言,藤丸立香还没说个委屈出来,它就已经难过得缩成了个铃铛。

    他本身对于奖赏的事情不太在乎,当时出战的付丧神得到了实力上的飞跃就足够了,少年还打算等着渡边隼来找他单挑呢。

    这段时间里,藤丸立香和本丸里的刀剑们虽然保持着距离,但是偶尔搭讪几句也是无妨的,倒是体型较小的短刀更能在他面前吃得开。

    少年在本丸里晃荡着去短刀的房间看望了下受伤的药研,那天的贯穿伤已经恢复如初,还没问候几句他就架不住粟田口家的短刀活泼可爱,呆了一会儿就不太习惯的逃了。

    “主殿,能请您过来一下吗?”拥有温和气质的大太刀叫住了他的脚步,藤丸立香顿了顿才想起他的名字,石切丸。

    等他走进了些,付丧神摊开手掌,里面是一只蓝色底的护身符。

    “这是粟田口的短刀们重新制作的,之前乱打算交给您,但被您拒绝了,他们认为是外表看起来是女性使用的……各种原因之下,请我代为转交。”大太刀含糊的解释了下,眸子温和的看着面前的少年,手保持着伸出的姿势。

    藤丸立香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不是这样的,你还是收回去吧。”

    那是鹿岛千绪留下来的东西,他从狐之助那里看到了许多关于她的照片,很好看的少女,有着黑色柔顺的长发,每一个与她出现在照片上的付丧神都有着同样的笑容。

    璀璨的、耀眼的。

    正如三日月宗近所说,他们是兵器但是具有人心,而这份人心正是那个少女赋予的。

    藤丸立香回忆起了他在迦勒底亲手烧毁的那些照片的场景,逃亡之路无法带上的东西只能就地销毁,他看着火舌把回忆点点吞噬,却又无可奈何,命运如此。

    对于付丧神来说,那是美好的回忆,他没有资格去接受这样的礼物。

    石切丸依旧温和的笑着,仿佛没听到他的拒绝,径直把改版过的护身符放到藤丸立香的手中,“千绪大人是巫女,她的灵力拥有净化的力量,能够驱除邪祟护佑您的安全。东西我已经送到了,是该回去和他们说一下了呢。”

    待大太刀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少年才垂眸注视手中那小小的物件,许久后五指温柔的合拢,仿佛握住了这个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他与这个痛失主人的本丸犹如两只困顿的兽,彼此谨慎的给予对方温暖,怕唐突,也怕再次触碰和撕开对方的伤口。

    藤丸立香没有等到渡边隼的单挑战书,反而等来了时之政的邀请函——邀请全体审神者参加会议,而且本次会议之后会举行一次手合定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