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翻车实录
    ,!

    夜空中,月轮渐渐隐匿了踪迹,星子无精打采的闪烁着,唯有北风宛若孤狼般不曾停歇的在大地上奔走。

    某处房间内。

    病床上的男人身上打满了绷带,还有血色不断的氤氲出来,韦伯坐在一边垂着头,情绪十分低落。

    身材高大的rider打开门钻进来,问道:“哦呀,还没醒吗?”

    “那当然了,他可是全身的魔术回路都被打乱了,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不错了!”青年抱起手臂开始一条条的列举目前肯尼斯的状况,末了话锋一转,“rider,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caster袭击爱因兹贝伦城堡这件事他是后来才知道的,顺便saber还把重伤的肯尼斯捎给了他。

    虽然那天在课堂上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但是在知道老师的魔术回路被打乱后,韦伯心里不免难过起来。在爱因兹贝伦的协助下,他勉强对肯尼斯做了紧急处理,并且通知了教会。

    魔术回路对于一个出身魔术名门的人意味着什么,他不用仔细想都明白。

    saber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不仅仅是请了伊斯坎达尔过去商议,还把上次见过的那个金闪闪的家伙叫了过来。

    韦伯对此颇有微词,rider那个笨蛋到底是为什么要对敌人的事情这么上心啊?

    “这件事情嘛……”rider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露出了个爽快的笑容,“小子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贸然插手的话,那个金闪闪的家伙一定会大闹一番的。”

    尽管这么说着宽慰的话,但伊斯坎达尔的眼中却另有思绪,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藤丸立香竟然会是英灵吧。

    韦伯的脸在他眼前放大,青年困惑的询问道:“rider你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他下意识的用手把那头齐肩短发揉乱,青年捂住自己的脑袋眼神气愤得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吧…”伊斯坎达尔忽然嘟囔道。

    “你说什么?都说了不许碰我的头发了!听见没有!”

    “不要这么小气啊年轻人。”

    “可恶,到底是谁的错啊!”

    ……

    “干嘛忽然念宝具台词啊,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藤丸立香半真半假的抱怨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心里清楚吉尔伽美什没有随便释放宝具的嗜好。

    “哼,你那张脸上有写着害怕两个字吗?”男人回答,血色的瞳里满是戏谑的神情,“不过就是这样才不会让本王觉得无聊,你做的不错。”

    隐隐听出了些意味的少年微微一怔,报以同样的笑容,“看来您不是来找我叙旧的呢,直感这种东西一如既往的让人伤脑筋。”

    “用不着那个女人来讲明这些事情,从你出现在这里开始本王就知道了。”吉尔伽美什俊朗的容颜被金色的光晕点亮,他招了招手,几颗漂亮的宝石落在了掌心里。

    “……”

    “要想在这里刻上监视的术式易如反掌,虽然本意是…”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转折了下,“却让本王看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相比之下,时臣那无聊的指令也能让人稍微忍受一段时间了。”

    透过金红色的宝石,藤丸立香的身影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晕,少年反应过来轻笑出声,“看来大意的人是我啊,竟然没有注意到这点。”

    在和百貌战斗的时候,他使用了吉尔伽美什的召唤石,本意是让其他御主认为是他动手干掉的assassin。

    计划万无一失,但藤丸立香太过专注自己的计划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差——不管吉尔伽美什有多少宝物珍品,倘若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赶到现场必定需要一段时间。

    然而男人出现的太快了,几乎是在自己释放完宝具后的那瞬间。

    就像……

    就像是他一开始就在注视着这场战斗一样。

    既然这样,那吉尔伽美什应该连城堡那边的战斗也一清二楚了。

    哎呀,栽了。少年心里却在想,原来他对这个男人还是会像以前那样信任吗?

    藤丸立香摊开手,用一副认栽的表情说:“我本来打算给您一个惊喜。”

    吉尔伽美什的目光落在他手腕上的手链后,眼神渐渐冷了下去,“惊喜?依靠这点小聪明和那种东西?本王赠与臣下的宝物不是杂种随便拿什么东西来替代的,蠢货要有点自知之明!”

    先是对王欺瞒,现在又用手段伪造了自己赠与的青金石手链,男人周身的气压一路走低,与寒夜自成一体。

    少年的视野中有一只金色的妖异蝴蝶悄然飞过,耳边多了谁的低语,在反反复复的告诉他终末之时发生的事情。

    「向他复仇吧,向那个背叛了你的高高在上的王复仇——」

    轻佻恶意的女声不倦的在耳边重复着,一如深渊的低语,负面情绪缓缓的从脚下的土地开始,顺着他的身体攀爬,紧接着开枝散叶。

    “说的也是,本来还想用这个来做点事情,看现在这个样子是用不上了。”少年赞同的点了点头,手指一勾,线圈顿时崩裂,珠子在地上蹦蹦跳跳,发出悦耳的声音。

    有几颗蹦到了吉尔伽美什的面前,立刻被一道闪光搅成碎末,藤丸立香漫不经心的收回了目光,手指却虚虚一握,空气中传来了武器的轻响,包裹着风王结界的长剑落入他的手中。

    为了追杀caster,他一直持续发动着宝具,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对面少年的气息转化成了从者,全知全能之星刹那间看穿了重重掩盖之下的真实,吉尔伽美什不禁眯起了红瞳,“先不说你那个可笑的职阶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也会成为avenr的话,被你打败了的家伙都会痛哭流涕吧。”

    那份姿态、那浑浊的灵基,分明就是被什么东西扭曲了的状态,就连宝具也处于未完成的阶段。

    作为他的契约者混到这个地步,真是难看至极!

    藤丸立香没有说话,手腕振动,剑器随即发出嗡鸣声,风王结界褪去,黄金的光辉与门的交相呼应。

    “很好,敢对王挥剑你还是第一个,杂种!那就在这里好好挣扎,然后到地狱去后悔吧!”吉尔伽美什狂傲的笑了起来,巴比伦之门在他身后展开,“放马过来,本王说过,如果对手是你的话,我倒是可以拿出几分真本事!”

    几把武器夹着呼啸的风朝着藤丸立香站着的地方袭去,后者轻松的把攻击抵挡了回去,“这就是你认真起来的样子?”

    “区区拿着武器胡乱挥舞的婴儿罢了,圣剑被你这样用会恨不得立刻变回铁块吧。”

    “哦——”藤丸立香拖长了语调,“你好像忘了你曾经落败在这把剑下,说起来,精心布置了七天的终结剑被人斩断是怎么滋味?”

    少年眼中的那份黑暗越来越浓重,蓝色的眼瞳早就污浊不堪,他自己却没有注意到似的。

    “区区杂种,还真能乱吠啊。”金色的造型奇异的剑柄浮现在吉尔伽美什手边,他怒极反笑,“那就让本王好好为你清理下你的脑袋,直到认清自己的身份为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