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篮坛狂锋之上帝之〕〔我有一颗时空珠〕〔我有一座末日城〕〔宠妻撩人:老公持〕〔网游之万能外挂〕〔邻家美姨〕〔都市之修真归来〕〔重生之最强蜜婚〕〔都市神级超人〕〔赤炼羽裳〕〔我不会武功〕〔御天武帝〕〔修真大工业时代〕〔都市逍遥邪少〕〔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都市之我就是男神〕〔我爷爷是全球首富〕〔顾小姐,惟愿余生〕〔娇妻你好甜〕〔重生学霸小娇妻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宠成瘾:商妃很撩人 第一百九十二章予之,进退有道
    阿鹤走后,黄蒙与渺云茶过三巡,远兜远转才将话题引到正题。

    “白家与武乡侯决裂,四皇子一党在虎贲军中的势力大损。武乡侯病倒,虎贲军帅位空悬。皇上势必重整虎贲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虎贲军那里是否可以做一回得利的渔翁?”黄蒙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说话留了半句。入朝多年,谨言慎行成为习惯。有些话相信他不说,渺云是懂的。

    渺云将杯中茶盏一饮而尽,淡然浅笑:“不急。常言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镇国将军府在临南军排除异己,巩固军权。皇上多疑岂有不防之理?先有前日将军对四皇子的穷追猛打,再有虎贲军连番动荡,将军若是此时推出公子,不但不能成事,而且四皇子那里咬蛇不死,前功尽弃,镇国将军府岂不又多了一位劲敌?”

    黄蒙闻言点头:“大师所言我亦知晓,只是自礼儿之事起,镇国将军府帝心已失,皇上只拿镇国将军府做为对付贤王府的刀,却不愿意分权镇国将国府。何时才是时机?”

    渺云捋须,半眯着眼睛,高深莫测地道:“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

    黄蒙道:“大师的意思是出奇制胜?”

    渺云点头:“不错,此一计谋的就是出奇致胜。镇南军如此与朝庭僵持,不是长久之法。”

    黄蒙若有所思:“大师的意思是以退为进,配合皇上在镇南军的将官调度。”

    “有何不可?”渺云道,“老鼠接近不了锅又岂能坏了一锅老汤?前日镇南军展现的实力,足以叫皇上心生忌惮不敢妄动镇国将军府。”

    黄蒙道:“只是临南关三城的政务自理若是就此放弃,镇南军军需仍旧需要依赖朝庭统一调拨。如此,一来朝庭山高水远,若有急事,容易贻误战机。二来朝庭从临南关收税粮再下拨税粮一来一回的,对人力物力都是一种伤害,劳民伤财太过。”

    渺云道:“将军忠君爱国,体恤百姓,其心可表,只是凡事讲求章法。急功则近利不假,只是往往因为求利心切而自乱阵脚,自毁后路,便显得有些得不偿失。事缓则圆,进若不得法未必是进,退若有道,又何尝是退。虚为掩实,实为化虚,若想取之,必先予之。将军熟读兵法当知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此动之,以卒待之。进退得法,虚实相合,张施有度方是诱敌惑敌的动敌的致胜法门。此一时,彼一时,若是此番将军一退再退,皇上心底虽生疑窦,却会贪婪地一进再进。”

    黄蒙凝眉捋须若有所思,嘴里反复喃喃低语,“予之,敌必取之。予之,……”

    黄蒙近前的青铜盘花纹双耳香炉,袅袅香烟盘旋而上,缕缕幽香由鼻入心,沁入五脏,香涤六腑,使人舒爽。堂内很安静。渺云喝茶的轻咽声,庭院中阿鹤有节律的刨地声,甚至渺云身后的窗台上小雀儿窸窸窣窣抓挠窗台的声音变得极为清晰。

    良久,黄蒙似是想通所有的机窍,半垂凝思的眸子一睁,勾唇笑起,霍然起身对渺云施礼作揖:“大师所言及是,予之,敌心取之,迂回得法,远胜于自断后退的进取。有道是吃多嚼不烂,若是咽到了可怨不得本将军。”

    心中大石落了一大半。黄蒙相较刚才的心思沉重显得松快自然了许多。他半俯着身子,凑到青铜盘花纹双耳香炉前,细闻此香。

    “此香果然是难得的佳品。”黄蒙打开香炉,拿起一旁的香炉捻子,轻拨香炉里正焚烧的香料上附着的香灰。香灰没有了,香料燃得比方才更旺些。香料上腥红的火星子串出一缕浅淡的蓝色火焰。堂内香味比方才更为浓郁了许多,满堂生香。

    黄蒙深嗅了一下:“初闻沁鼻,再闻醒心,久闻荡脏腑沉积之郁气,浑身舒爽。”

    渺云倒茶的手,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将军若是喜欢一会子让阿鹤多包些。此香能消郁解忧,助眠安神。”

    黄蒙点头谢过:“大师院中若有缺的环顾直接告诉管家,若有不周全之处也只管指出,一切如同在家一般,不必客气。”

    黄蒙将香炉盖子重新阖上,问起了贤王妃中毒一事。

    “魏晔一案能真相大白,贤王府功不可没。”黄蒙道。

    渺云捋须:“在事实真相不明朗,没有切实证据的情况下,以虚无缥缈的鬼抓出案子背后潜藏的大鬼,揪出白家,贤王府很聪明。”

    黄蒙道:“大师的意思是说贤王妃不是真病?”

    渺云摇头叹道:“看不清。”

    贤王府如今像是笼罩在重重迷雾中,外边的人很难一探虚实。事发后,很多迹象都表明贤王妃身中剧毒,但是也有很多地方又不合常理。

    贤王妃出事的当夜贤王府痛快利落地斩杀镇国将军府潜伏于贤王府的细作。若说贤王妃是装病,有意引蛇出洞,却又直指其后布局的他,明明白白告诉他她知道真正的幕后之人是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最萌小师叔〕〔医品兵王混花都〕〔我们的天国〕〔丑女种田:山里汉〕〔陕北爱情故事〕〔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世界的动物都爱〕〔盛宠天嫡〕〔我变成了一只雄狮〕〔恋爱从娃抓起〕〔穿越之农门福妻有〕〔盛世帝武〕〔萌宝来袭:薄先生〕〔木叶之赛亚无敌〕〔楚少,余生别瞎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