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爹地你别跑安盛夏〕〔万古邪帝〕〔巫师不朽〕〔海贼之黑伯爵〕〔一往情深,傅少爱〕〔妈咪抢手,爹地要〕〔大佬退休之后〕〔天才纨绔〕〔霸王之姿〕〔夫骄〕〔路过游戏王世界的〕〔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僵尸保镖〕〔权门妃〕〔蚁仙〕〔史上最强血脉〕〔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权臣家有神医妻〕〔网游之骷髅也疯狂〕〔我真不想继承豪门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倾九重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迷香
    迟静姝恍恍惚惚间听到‘也’这个字,只觉讽刺得很。

    只能迷迷糊糊地回答,“不是毒,是??**香和??迷药??大人,小女有用,您别杀我??”

    她的声音本就软绵黏糯,这会儿更是有气无力的,都能让人听出来一股子奶娃娃的味道来。

    哪里像求命,分明就是撒娇。

    躲在暗处的几个龙卫只觉得,这小女子必然是死定了,太子殿下最讨厌女子在跟前发嗲了。

    不想。

    下一刻,萧厉珏竟突然将那小女子打横抱了起来,然后一挥手!

    “哐当!”

    暗影处的几个龙卫,齐刷刷被一个掌风扫得朝后摔倒。

    还没爬起来,就听那幽冷寒漠的声音传来,“出去。”

    “??”

    几人面面相觑,立即退散。

    “唔。”

    萧厉珏将那小小的人儿刚放到冰蚕丝的被面上,便听她似是极为舒适地轻哼了一声。

    眉心一抖,朝那小丫头看了一眼。

    脸上盖着的薄纱挺碍眼,他下意识伸手要去解开,不想,迟静姝忽然又转过脸,后脑勺对着他,在被面上软软地蹭了蹭。

    小猫儿一般,还不住地轻声说,“热,好热??”

    萧厉珏的手顿了顿,随即勾唇,收回手,慢悠悠地问:“热?”

    迟静姝不说话,又慢慢地轻哼起来。

    那声音,本就软绵生香,此时更是媚酥入骨!若是一般男子听了,只怕当时便是把持不能了!

    然而萧厉珏却只是凤眸微眯,看着难耐的迟静姝,低笑道,“热了便脱了。”

    抱着被子的迟静姝似乎反应过来,双眼迷离地想去拨弄自己的衣裳,可是怎么弄,都没解开衣带。

    然后,居然委屈地红了眼睛,就跟快哭了似的,朝萧厉珏看了过来!

    萧厉珏眉头一挑,“要我帮忙?”

    便是隔着面纱,萧厉珏也似乎看到了她此时因为不高兴而撅起的小嘴。

    突然再次想解开她的面纱,瞧一瞧,这小丫头,半遮半掩下真正的嗔怪喜怒,惊忧娇媚!

    他笑了笑,朝她脸上伸手。

    原本半坐半躺的迟静姝,却忽而扑了过来!

    一把抱住了萧厉珏的腰!

    萧厉珏身形不易察觉地停了下。

    然后,便感觉小丫头的脑袋,在他胸口软绵绵地拱了拱,当真变成小奶猫了。

    轻呼呼地哼道,“难受,热,我不要难受,呜呜,热,好热??”

    萧厉珏低笑出声,伸手,捏住她方才被撕裂的外衫的一片衣角,幽声问:“那我帮你脱?”

    迟静姝抱着他,不说话,依旧似是极难受地哼哼。

    萧厉珏一笑,抬手,‘嘶啦!’将那外衫,彻底撕开,扔了出去!

    大约是少了一层束缚,迟静姝舒服了一些,又一把推开萧厉珏,倒回了床上,抱住冰蚕丝的被子,埋住脸,闷声软哼,“不要你,你凶,热,好难受??”

    萧厉珏挑眉,单手,从背后勾住她里衣的一角,朝上轻轻撩起。

    小丫头却明显不知一般,只顾抱着冰蚕丝被子寻求凉意。

    一小抹极其纤细的腰肢,便这么轻而易举地落在了萧厉珏的视线里。

    莹粉到如琼脂一般的肌肤,细腻如玉。让人还真是忍不住地想伸手去摸上一摸。

    单单这一眼,便能让自制力如他都心生涟漪,可见这小丫头,真正这皮囊底下,是怎样一副天生的媚骨尤物了。

    萧厉珏倒是意外地轻笑了一声。

    往前凑近一些,在迟静姝耳边低声笑道,“小丫头,再装模作样,我可就真的将你扒光了。”

    然而,闭着眼的迟静姝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反而因为气息温热的靠近,更加不快地翻动了一下。

    这一下,竟然将她的腰,主动送进了萧厉珏的手里!

    当真是盈盈一握,如春水在手!

    萧厉珏眸色一暗,刚要动作,翻过身来的小丫头,居然又伸手,攀住了他刚刚俯下来的肩膀。

    抓着他的衣裳嘟囔,“热,娘,我好热,呜呜??娘,你不要离开我,他们都欺负我,呜呜呜??”

    竟然又哭起来了。

    眼泪大颗大颗地顺着眼角滑落,流进那乌青的鬓发里。

    当真是可怜至极。

    萧厉珏看着她——难道不是装的?

    正想着,视线落在了她抬起的手臂上。

    因为手臂举起,里衣下滑,露出了两个手臂半边的小臂。

    左边嫩藕一般的小臂内侧,竟有一粒十分醒目的朱红色!

    萧厉珏意外挑眉——这东西他在宫里见过,乃是守宫砂。

    也不知为何,心情竟异常地愉悦起来。

    随后,视线又落在小女子滑落臂弯的里衣袖角。

    那里,有大量的血迹。

    难怪刚刚便始终闻到一股臭味儿,原来是这么个腌_h的玩意儿混在了少女原本梨花的体香之中。

    他伸手,捏了捏那袖角上的血,收回指尖,看到那一丝沾染的红色——还是湿的。

    想起方才那追进来的人喊的话“她杀人了??”

    杀人么?这小丫头。

    脑中旋即闪过第二次见面时,那深夜的小庙,孤冷的佛前。

    她哭着说什么?

    说自己恶毒?问佛祖会不会怜悯?

    眼里的幽光渐浓,看向这个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怀里,哭得可怜兮兮的小家伙。

    突然低下头,笑着唤了一声:“九儿。”

    原本哭着的迟静姝,猛地睁大眼,仿佛一瞬间恢复了清醒!

    可下一刻,她又哭了起来,猛地抱住萧厉珏的胳膊,再次埋起脸来,更大声地哭喊,“娘!娘!”

    “??”

    房间的四处,竖着耳朵的几个龙卫对视一眼——太子殿下这是对人家小姑娘做了什么?!

    萧厉珏却依旧勾着唇角,笑问:“你杀人了?”

    迟静姝只是哭,却并未回答。

    萧厉珏也不着急,抬起另一边的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你杀了谁,九儿?”

    迟静姝终于开口,满是哭音地闷闷道,“欺负我的坏人,娘,娘,那些人都欺负我!想杀我,想害我!我过得好苦啊,娘!”

    萧厉珏笑意渐深,“为何那些人要害你?”

    迟静姝又不说话了,就是哭。

    萧厉珏脸上的笑意已经呈现了一种厉色的幽魅,他完全俯身,凑到迟静姝耳边,轻哼了一声,“嗯?还要装下去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m.778.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情定三生:上神动〕〔大铸造师〕〔神秘老公惹不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BOSS来袭:甜妻一〕〔这个王妃路子野,〕〔大佬退休之后〕〔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女英陛下出逃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妈咪抢手,爹地要〕〔一往情深,傅少爱〕〔岛田家族的忍界之〕〔我真能复制天赋〕〔重生冥界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