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狂医:魔神大〕〔农门娇女:神医王〕〔全能影后:云少,〕〔七零甜妻太撩人〕〔神龙废婿〕〔伊塔之柱〕〔种田神医:小媳妇〕〔氪金魔主〕〔金币即是正义〕〔江山祭:倾城太后〕〔最豪赘婿〕〔六零俏佳人〕〔做回有钱人〕〔重生后正派大佬盯〕〔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顾太太的豪门日常〕〔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万兽朝凰〕〔市井之徒〕〔无限之绝地求生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倾九重 第四百六十二章 敷药
    她连忙将那些草药掏出来,可随后又犯了难。

    这……要怎么给他敷?

    没有药臼,这些草药该怎么弄呢?

    正不知所措时,旁边的萧厉珏忽然像是有些难耐地哼了一声。

    迟静姝一惊,忙凑过去。

    此时洞内光线不明,她一直没注意,现下靠近,才瞧见,萧厉珏的脸色,似乎白了几分,唇上也干涸了许多。

    她连忙将草药放下。

    拿出用袖子裹着的果子,红通通的果子被挤压得裂开了些许,果汁沾染在白色的里衣袖子上,嫣红一片。

    她也顾不得了,忙将裂开的果子拿起,对着萧厉珏的唇,滴了几滴。

    约莫是干涸中得到了渴求的滋润,萧厉珏竟微微张开了嘴。

    迟静姝连忙更加用力地挤下果汁。

    一直挤了大半的果汁,萧厉珏才终于平静下来,头微微往侧面一歪,再次昏睡过去。

    迟静姝脱了力一般地往后一坐,看了眼萧厉珏脸上溅落的果汁,又伸手,用袖子给他擦了擦脸。

    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都是红色的果汁。

    无奈地苦笑了下。

    转脸,看身旁的草药。

    想了想,又看了看,被挤烂的果肉。

    抿了抿唇,将那些草药,通通塞进嘴里!

    用力一嚼!

    一股苦涩的味道,顿时充满整个口腔!

    叫素来害怕苦的她,差点被这味道冲下眼泪来!

    她一把攥住双拳,闭着眼,用力嚼啊嚼!

    直到将嘴里的所有草药都嚼烂了,才小心地吐出来。

    看了眼那黏黏糊糊的东西,只觉一股恶心。

    可也没法了。

    咬着唇,转过身,将那些草药,小心地敷在萧厉珏的伤口上。

    又扯住里衣的袖子,发现已经被红果汁染脏了,顿了下,看了眼萧厉珏的脸,背过身,掀开外衫,掏出里头的小衣。

    用力一撕!

    撕下一截长长的布条,然后仔仔细细地给萧厉珏裹住了大腿。

    一切做完之后,才终于松了口气,往后再次靠在山壁上。

    嘴里的苦涩还没褪去,她顺势摸起身边的果子,刚要吃下,可又停住,看了眼萧厉珏。

    转而拿了那些被挤烂的果子,送进嘴里。

    味同嚼蜡地吃起来。

    苦味淡去后,脑子也渐渐放松下来。

    看向萧厉珏——本想藏起来,等他醒来后,自然就能从眼前的困境中脱离出来的。

    但是现在……仿佛陷入了更加不可测的危险之中。

    想起方才寻到林中的御前侍卫。

    皇帝对萧厉珏那般宠爱,这御前侍卫,会不会是他派来寻找的?

    可……

    迟静姝忍不住又想起,夏日祭宫宴那晚,荣德太后骂萧厉珏的那句话。

    ——贱种。

    贱种……

    什么人,会这样羞辱自己的亲生血脉?

    还有萧厉珏说的婉妃的死因。

    婉妃,是被他杀死的?

    婉妃,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么?

    到底,这个世人皆道妖鬼转生的太子殿下身上,发生过什么事?

    她慢慢地吃着果子。

    脑中一时想起从前与萧厉珏的种种,一时又想起自己前世今生遇到的那些物是人非。

    后背隐隐得疼,头也越来越沉。

    不知不觉间,竟歪倒在萧厉珏身旁。

    ……

    而那山底的小河旁。

    龙三与龙五藏在一棵大树上,看着河岸边站着的十几个黑衣软甲的御前侍卫。

    其中一人手拿一只绣花鞋,捧到了为首的身穿月青直衫的男子跟前。

    “明王殿下,发现了这个。”

    那男子正是萧云和。

    他并未伸手去接那潮湿的鞋子,却低头仔细看了一眼。

    鞋面是苏杭贡缎,上头绣着的杜鹃花样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绣艺。

    微皱了皱眉,问:“昨夜突袭时,有个年轻女子跟在太子身边?”

    那人点了点头,“正是,太子与她一同掉落这山底。”

    躲在暗处的龙三和龙五对视一眼。

    又听萧云和说道,“在周围继续找,太子既然中了那软骨之毒,短时间内必是动不了内力与随意行动的,不会逃得太远。”

    那御前侍卫当即抱拳,“是!”

    刚要散开,萧云和又道,“若是活捉不住,就……”

    他做了个横向的手势。

    御前侍卫迟疑了下,“这……”

    萧云和笑着看他,“万公公就是这样吩咐的,万公公的意思,是谁的意思,你们明白吧?”

    御前侍卫看了他一眼,随即低头,“是,属下遵旨。”

    说完,带着众人,朝四周散开。

    萧云和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有个太监凑到他身后,低声道,“王爷,宫中,还等着您的回话呢。”

    萧云和却没动,看着那湍急的河面,冷声道,“再去查查,昨夜相国寺的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三和龙五再次互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无声退去。

    ……

    “母妃,母妃,不要……”

    迟静姝猛地被惊醒,一眼便看到身旁的萧厉珏在轻轻地摇头。

    长眉紧拧,面色痛苦。

    口中呻吟不断。

    似乎陷入了可怕的梦魇,挣扎不出,难以逃脱。

    她立刻坐起来,抓住萧厉珏的手,“殿下,你……”

    猛地一顿!

    好烫!

    怎么还没退烧?

    她皱了皱眉,也实在不知萧厉珏这是怎么了?

    只能又转身去拿了那果子,试图往他口中挤一点果汁。

    可这一回,萧厉珏却紧紧地咬住牙关,像是在跟什么东西拼命一样,浑身紧绷。

    迟静姝怕他咬到舌头。

    再次从身上撕了一截袖子,往他口中塞。

    可是,塞不进去。

    她急得满头都是汗,手腕却突然被萧厉珏抓住。

    力气大得,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她痛得呻吟了一声,想往后退。

    却被他死死地拽住。

    伸手去掰他的手指时,却听他忽然又唤了一声,“母妃,不要杀我!”

    迟静姝猛地顿住!

    惊讶地看向萧厉珏。

    却见他素来幽淡邪冷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无措的惊恐来。

    他连连低呼,“不要,母妃,皇儿不想死,母妃,皇儿不是鬼,不是恶魔,不是……”

    “母妃,不要杀皇儿,皇儿乖,皇儿听话……”

    “母妃!母妃。母妃……”

    迟静姝眼瞳巨颤。

    母妃,是……婉妃么?

    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太太爬墙计划〕〔萌宝找上门:妈咪〕〔大唐灵气复苏〕〔我们的天国〕〔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宠婚入骨娇妻萌宝〕〔毒战八荒〕〔恋爱从娃抓起〕〔火影之古代纪元〕〔萌娃有令:爹地,〕〔婚来孕转:总裁爹〕〔以你为名的希望〕〔盛世帝武〕〔狐狸贩糖〕〔医妃来袭,王爷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