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爹地你别跑安盛夏〕〔万古邪帝〕〔巫师不朽〕〔海贼之黑伯爵〕〔一往情深,傅少爱〕〔妈咪抢手,爹地要〕〔大佬退休之后〕〔天才纨绔〕〔霸王之姿〕〔夫骄〕〔路过游戏王世界的〕〔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僵尸保镖〕〔权门妃〕〔蚁仙〕〔史上最强血脉〕〔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权臣家有神医妻〕〔网游之骷髅也疯狂〕〔我真不想继承豪门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倾九重 第四百二十九章 苦心
    萧云和很喜欢她这样的听话,笑了笑,“好,那本王让人先送你去照花台……”

    “不,我不去!王爷,您让人跟大长公主说一声,就说您送我回府了,好不好?我害怕她还要为难我!”

    确实是情有可原。

    萧云和想到这样可能会激怒萧蓝。

    看了眼迟静姝,笑着说道,“好,本王让人送你回府,大长公主那边,你不用担心,本王会安排好。”

    迟静姝这才松了口气,又道,“多谢王爷。您快些让人去救我家四姐吧!我,我自己回府就好了。”

    萧云和本也没打算真的让大长公主府的人看到他的人擅自送了迟静姝离去。

    萧云和本也没打算真的让大长公主府的人看到他的人擅自送了迟静姝离去。

    可表面的功夫却还是要做的,便说道,“你一个人回去,本王如何能放心?”

    在不远处的暗影下,陈怡阴沉着一张脸,看向这边与萧云和相对而立,满面娇羞的迟静姝。

    怎么都没料到,都被大长公主抓住了,居然还能这么幸运地遇到明王!

    随即又疑惑,方才潭月亭里头传来的叫声是怎么回事?

    正疑惑间,身后的丫鬟突然拉了她一下。

    她被拽得一下转到后面的树影里,正要发火,就听小路那头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扭头一看,竟是迟静姝的贴身丫鬟翠莲!

    只见她头发有些散乱,衣裳也被扯歪了,满脸地慌张。

    一下看到迟静姝,顿时就疯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颤声连问:“小姐,您没事吧?大长公主没把您怎么样吧?”

    陈怡皱了皱眉。

    而翠莲的这副模样,也将萧云和刚刚涌起的一丝疑惑打消了不少。

    虽然心下更以为方才迟静姝被强行抓走,是大长公主府的安排。可后头又遇到迟妙棉和萧知才的事,让他不由心生了怀疑。

    这样的局面,实在太过巧合了。

    不过看着迟静姝那丫鬟的模样,也不像是做戏。

    便笑道,“你家小姐没事。”

    翠莲这才看到萧云和,忙地后退一步,跪了下来,“是王爷救了小姐么?王爷大恩,奴婢替小姐给您磕头!”

    萧云和笑着看向迟静姝,“她是本王的未婚妻,本王见她有难,怎么可能会不管呢?”

    迟静姝顺势红了脸,看了眼萧云和,又低下头去,轻轻地说道,“多谢王爷。”

    萧云和上前一步,要伸手去捏一捏她的小手,迟静姝却又突然转了个身看向翠莲,担忧地问:“大长公主没罚你吧?”

    萧云和手上落空,也没说话。

    翠莲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这才露出半边脸上的掌印。

    迟静姝一下就红了眼,凑过去仔仔细细地看,“她打你了?都怪我,连累了你……”

    翠莲摇头,一脸的憨直,“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奴婢为了小姐,哪怕死了都是甘愿的!”

    说着,又满是懊悔地低头,“倒是小姐,奴婢没能护住您,要不是明王殿下,小姐现在还不知道要被大长公主带去哪里呢……”

    这话一出,萧云和忽然脸色有点异样。

    带去哪里?

    萧蓝这夏凉宴真正做的事,他多少还是有耳闻的。

    且这潭月亭附近幽静偏僻,萧蓝却将她往这里带,若不是她故意安排这一出让自己‘英雄救美’,那就是……她连迟静姝的身份都不顾了,想拿她去做什么肮脏勾当不成?!

    这么想着,猛地看向旁边来传话后,就一直没离开的小厮。

    迟静姝注意到萧云和的眼神,对翠莲点了下头。

    又对萧云和清浅柔绵地说道,“王爷,我实在心里害怕,就先告退了。我四姐……拜托您了。”

    萧云和的脸色又难看几分。

    对着迟静姝却还是一贯的温和耐心,“嗯,你的丫鬟来了本王也就放心了。小心出去,立刻回府。免得被大长公主察觉,又要多生事端。”

    看着是叮嘱她的安全,实际呢,不过是叫她赶紧离开,免得牵连到他罢了。

    迟静姝只做感动的模样,点了点头,福身行礼过后,便扶着翠莲匆匆离开。

    萧云和目送迟静姝一直远去不见身影,才转过身,看向那个提着灯笼,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的小厮。

    冷冷地问:“到底是谁让你来传话的?”

    小厮笑了笑,有些为难的模样,“这……贵人没准许奴才开口,王爷还请不要为难奴才了吧?”

    看这说话模样,还真不像一般的奴才。

    萧云和脸色一沉,朝旁边示意。

    一个护卫当即上前,一刀架在那小厮的脖子上!

    小厮吓了一跳,忙跪了下来,连连求饶,“王爷饶命!奴才说,奴才如实禀告!”

    萧云和又扫了眼,护卫收了刀。

    小厮这才松了口气,颤巍巍地朝两边小心地看了眼,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禀告王爷,是……户部尚书府的千金,楚小姐。”

    萧云和惊讶——居然是她?

    随即皱眉,“你说是楚梦然,可有凭证么?”

    小厮本来约莫是不想说的,可是如今小命不保,只好老老实实地从袖子里掏出一枚发簪来,双手捧到萧云和眼前。

    低声道,“这是小姐赏给奴才的。”

    萧云和拿过来一看,就见上头绣着的居然是楚梦然最爱戴的日永琴书簪。

    他曾亲眼看到楚梦然戴过几回。心里已是信了几分。

    可看向那小厮,却依旧满脸沉肃不信,“这是她自用的东西,如何会落到你的手里!定是你这小贼偷拿了,借此来蒙骗本王!”

    小厮连忙磕头,“王爷恕罪!这确实是楚小姐给奴才的啊!她还说,本不欲叫王爷知晓她的一片苦心。可若是王爷问起,或是生了疑惑。小的可以……将这发簪,送给王爷一观,王爷自会相信的!”

    萧云和皱眉,“她的什么苦心!”

    一边说着自己的苦心经营,一边又处心积虑地要叫他知晓这些事是她做的?

    小厮趴在地上,颤声道,“楚小姐说,她自小便心悦王爷,如今却不想为着她,叫王爷身陷囹圄困境之中。她为王爷做不了更多,只能叫王爷知晓她对您是一片真心。哪怕,哪怕您要娶她人做正妃,又或者看上了别的女子,她都不在乎。”

    顿了下,小厮又道,“她只愿守在王爷身后,好好地保护王爷!”

    萧云和有些愕然。

    这么说,今日这一出迟静姝被绑让她正好救下,以及迟妙棉与康王私会的事,真的都是楚梦然安排的了?

    这样的行事做派,倒真的像是楚梦然能做出来的。

    一直以来,她都喜欢这般。一边用心为他做了事,一边又要叫他知晓她的一份真心。

    他看了看手里的日永琴书簪,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小厮,道:“她还说什么了吗?”

    这已是信了他的话了。

    小厮想了想,片刻后,才说道,“楚小姐还说,王爷,万事小心。康王爷知晓您……”

    话没说完,忽然有人走了过来。

    “是谁在那边?”

    忽然有人走了过来。

    萧云和眉头一皱,转脸,就见,原来是蒙着脸的萧悠走了过来。

    身后跟着一众奴仆,还有个特别扎眼的中年男子。瞧着不像是公主府内的奴才。

    “三哥?你怎么在这里?”

    萧悠与皇子们虽然并非真正血亲,为了表示亲昵,从来都是以兄长称呼。

    见到萧云和出现在这样偏僻的地方,有些意外。

    疑惑地又朝他身后看了看。

    萧云和看了眼她脸上的面纱,以及那双四处乱飘的眼睛。

    笑了笑,说道,“吃了些酒,有些头晕,便出来散心。倒是你,这大晚上的,怎么不好好歇着?”

    萧悠笑了下,扫了眼后头恭恭敬敬站着的周方,说道,“还不是这个麻烦的,是给我瞧脸的大夫。非要带人到这边来采些什么野花入药,好治我的脸。”

    说着,又摆手道,“你带人去摘花吧!”

    周方即刻行礼,低着头,领着一众人离去了。路过那小厮身边时,不动声色地朝他做了个颜色。

    萧云和扫了一眼,莫名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也没在意,便对萧悠笑道,“你的脸没事吧?”

    萧悠一想到迟静姝和楚梦然,都跟眼前这个人有关,心里又起了一股扭曲的不痛快。

    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说道,“幸而老天有眼,不至于让我被两个争风吃醋的女人给祸害了。”

    这说的谁,二人都是心知肚明。

    萧云和只做不懂,微微一笑,朝前头走去,“你自己脾气不好,倒是怪起旁人来了。静姝和梦然,都是最温柔安静的性子,定然是你误会了。”

    萧悠听着他对这二人的称呼,微露异色。

    随即走在萧云和身旁,笑道,“三哥,这二人,若给你挑,你更愿意选哪个做正妃呢?”

    萧云和本就在试探她,闻言,笑着说道,“自然是静姝了。她本就是我的未婚妻。”

    萧悠故作惊讶地瞪了瞪眼,“三哥当真无情,楚小姐对你一往情深,你居然就这样辜负了呀!”

    萧云和眼神一闪——看来,今晚的事,果然跟楚梦然逃不了干系了。

    又笑着摇头,“你倒是帮她说话了,怎么,不记恨她伤了你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情定三生:上神动〕〔大铸造师〕〔神秘老公惹不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BOSS来袭:甜妻一〕〔这个王妃路子野,〕〔大佬退休之后〕〔女英陛下出逃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妈咪抢手,爹地要〕〔一往情深,傅少爱〕〔岛田家族的忍界之〕〔我真能复制天赋〕〔重生冥界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