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侠客行〕〔快穿之大佬又疯了〕〔书中自有颜如聿〕〔减肥后,前夫找我〕〔不败军王〕〔都市至尊神医〕〔重生之财源滚滚〕〔残王邪爱:医妃火〕〔上门佳婿〕〔商路局中局〕〔快穿步步成神〕〔修真医圣在都市〕〔三国之无敌召唤〕〔极品妖孽至尊〕〔重生的我不需要女〕〔小司机闯都市〕〔茅山鬼王〕〔玄门妖王〕〔重生都市之天下无〕〔我在女权世界的那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求仙求长生 第五十六章 出手
    虽然奇怪,不过花一千两买个这个杨木还是觉得很划算的,正想着直接回客栈去研究,突然见到前面一阵骚乱。

    杨木连忙挤过拥挤的人群,围观了上去。

    只见一处市场里,涌入了上百的兵士,围住了一处店铺,店铺里四五个小厮手拿长刀,神情严峻,护卫着中间的人。

    几个小厮的中间,是一个丰神俊秀的青年和一个恬淡如雪的女子。

    “少爷,您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店铺外面,一位老仆趴在地上,对着店铺里的青年失声痛哭。

    “孙老,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呢?华容真的不是间谍。”

    此时俊秀青年面沉如水,半步在前护着身后的女子。

    “老爷已经下令,少爷,一切都已经改变不了了。”

    听到父亲,青年眼神微微一缩,但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子,还是没有选择退让。

    “无凭无据,今天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们带走把花容的。”

    “就凭她是越国人。”

    就在两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灰袍中年人从边上走了过来,神情冷漠,周围的兵士见到纷纷行礼退让。

    “你是何人?”面对突然出现灰袍人,青年一脸的不解。

    他从小在天河城长大,对于天河城里的一众官军都非常了解,面前这人他从未见过,但是看到自己父亲身边的两位得力干将都跟在他的身后,顿时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难道仅凭她是越国人,她就一定是奸细吗?”

    “请凭她是越国人,她就该死。”灰袍男子神情淡漠,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过,看在颜公子的面子上,把人带上来。”

    说完对着后面一直招手,两面兵士架着一个粗布衣服老人走了进来。

    “华容姑娘你可认识此人!”

    灰袍青年没有再看青年,而是看向了青年身后的女子。

    青年背后的女子仿佛一只受惊的鸟儿,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被灰袍青年问道,测出一个脑袋,看了看面前奄奄一息的老人,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认识此人。”

    “华姑娘好演技。”灰袍男子并没有太过吃惊,继续向后一挥手“把物证拿上来。”

    一名兵士端着一个木盘走上前来,木盘被黑布盖着,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华姑娘可认得此物。”

    随着灰袍男子揭开了黑布,周围的民众被吓退一步,黑布下竟然是一个血琳琳的人头。

    没等华容回答,灰袍男子继续看着华容说道:“面前架着这人,乃是春华园的扫地老仆,今天早上他拿着华姑娘扔出来的垃圾来到城外的垃圾场,把垃圾交到了此人手中,华姑娘可想知道这垃圾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两个人我都不认识。”

    “这两人你都不认识,那此人你可认识。”

    “说着从人群中也有一中年大妈被拖了出来。披头散发,一看就受过严刑拷打。”

    “刘妈!”见到这中年女子出来,华容面色大变。

    “现在要不要我给你念一下,你的出生和来历,花满楼姑娘。”

    华容看着面前的刘妈,脸上的楚楚可怜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充满恨意的神情。

    “你们是如何发现我的?”

    “从五年前起,暗卫就已经开始监控整个天河城,到今年更是渗透到了极致。从三年前刘妈带你第一次进天河城的时候,已经有暗卫盯上了你。这三年你以为自己藏得天衣无缝,实际上,暗卫只是为了引出你背后的大鱼而已。”

    “原来如此,难怪我进入天河城后,一切都如此顺利,想不到竟是跳梁小丑。”

    听完灰袍男子的话,华容脸上多了些自嘲。

    “华容你!”华容身前的青年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面前的女子,仿佛完全不认识面前这个和他朝夕相处了一年之久的人。

    “他说的是真的?”青年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要被撕裂了。

    “颜公子还是赶快退出来,花满楼可不是善茬,她的手上至少有上百安莱国民的血,她接近你只是为了套取天河城的布兵情报而已。”

    灰袍男子在一边淡淡的说道。

    “闭嘴!”青年对着灰袍男子一声怒吼,然后转身看向身后的花满楼,眼神中充满期待:“告诉我,他们说的不是真的。”

    花满楼微微一颤,不敢直视青年的眼神。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颜公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

    “你我阵营不同,没有对错之分,只怪你轻信了我。”

    “严公子赶快退出来,小心他拿你当人质。”

    “我不信,你我朝夕相处,你的心意,我能感受得到。”

    “她那都是装的,说吧,你背后的人是谁,说了我给你一个痛快的。”

    青年猛然拔出腰上的长剑,直指灰袍人。

    “我让你闭嘴啊!”

    “颜公子,你确定要剑指暗卫?你父亲可都没这个胆子。”

    被人用剑指着,灰袍人却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

    “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不要自作多情。”

    说完花满楼猛地一掌打向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毫无防备之下,如同一根柱子一样愣在原地。

    “少爷(颜公子)。”

    在周围所有人的惊呼当中,青年被花满楼一掌打在背心,吐出一大口血,整个人犹如一块破布一样飞了出去。

    “我父母在我小的时候,就被北防军所杀,若不是你们,我父母也不会惨死,整个村子也不会被屠戮,当年领兵的就现在的天河城郡守颜玉,我在天河城待的越久,天河城越繁华,我心中的恨就越深,我与安莱国,与天河城之间的仇不共戴天”

    一掌击飞青年,花满楼看着周末的兵士和民众,神情森然。

    “让我护你。”倒在远处的颜公子嘴角不停溢出鲜血,但仍然伸手想要触及花满楼。

    “儿女情长,不堪大用!”灰袍男子看着倒地的青年,皱了一下眉头,又摇了摇头:“送颜公子去疗伤。”

    等到青年被抬走后,灰袍转身,神情残忍的看向店铺中的花满楼。

    “拿下。”

    一声令下,周围上百的兵士持枪围了上去。

    “想要我死,你们都给我陪葬吧。”

    说完掏出匕首一击刺在了地上的青砖上。

    看到这个动作,杨木像是想到了什么,皱眉思考了一下,仿佛意识到什么。

    “快退。”

    杨木没有再去在看热闹,高喊一声连忙向后退了出去。

    可惜还是晚了,就在杨木退出去没多久,一连串爆炸从花满楼脚下,开始向四面八方散去。周围的上百兵士和许多围观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爆炸吞噬。

    原来花满楼早就在店铺底下埋下了大量的火药,刚刚最后一刻她直接触发了脚底的机关。

    退到一边的杨木并没收到什么伤害,但是看着死伤无数,遍地哀嚎的人们,杨木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了两国之间为何没有和平可言,这样的仇恨,只有在血与火之中才能够得到释放。

    心中叹息一声,正当杨木想退去离开的时候。

    不远处的一个紫袍青年引起了杨木的注意,因为刚刚在他喊退之前,他就发现这个紫袍青年提前退后了,爆炸发生之后,这个紫袍青年神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仿佛早就意识到会发生什么。

    自己是因为上一次在曹天帮的老巢,曹六生干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他才知道,而这个紫袍青年居然也知道,这引起了杨木的注意。

    紫袍青年离开东市之后,直接出城,杨木一路尾随,直到在城外的一处树林边,紫袍青年终于停了下来。

    “阁下跟了这么久,应该也跟完了吧!”

    紫袍青年站在林边,转身对着杨木隐匿的地方说道。

    杨木心中惊讶,自己出城之后运转起了木隐术,居然都被发现了,面前这人的感知能力绝非常人。

    “阁下如何发现我的?”

    “没发现,猜的!”

    紫袍青年随口说道,也不知是真是假。

    “阁下就是暗卫所说的幕后之人吧!”

    “哦,何以见得。”

    “我不需要你解释,我只需要知道,你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就行了。”

    “阁下想怎么做?抓我去报官?”紫袍青年一脸戏谑。

    “我除恶从不报官。”

    “阁下倒是个有趣的人,看来阁下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啊。”

    “对付你这样的臭虫,还是很容易的。”

    看着面前自信满满的紫袍青年,杨木又想起了羊山上的青衣女子,心中大为不爽。

    “第一次有人说我是臭虫,这个称呼倒是很有意思,不过我现在有要事要做,没有心情陪你玩,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说完他脚下一踩,杨木只觉得四面八方都开始爆炸起来。

    “不知所谓的安莱国人!”见到爆炸顺利把杨木围了起来,紫袍青年淡笑的摇了摇头。

    安莱国总是有很多人以为武功高就可以恣意妄为,这样的人在他手上,已经死了不下十个了。

    “又是这招。”爆炸中心,杨木看着周围席卷而来的爆炸,心中愕然,越国人什么时候对于火药的运用如此娴熟了。

    要知道火药的铺设可是很有学问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在施工中爆炸,可连着在这一次,他已经在越国人身上遇到三次爆炸了,这不得不让杨木感到十分怪异。

    不过杨木并没有害怕,这样的爆炸如果放在他炼体一层的时候,对他还有些伤害,但是对于现在他来说已经构不成太大威胁。

    正当杨木准备硬抗出去的时候,神情突然一变,反手从储物袋取出了蜈蚣精的尸体拦在自己周围。

    眼见杨木被爆炸吞噬,周围冒起巨大的烟尘,紫袍青年转身向着反方向而去。

    “天河城也呆不下去了,该走了。”

    “阁下是不是走早了。”

    正当紫袍青年迈步出去,杨木的声音从烟尘中传了出来,在紫袍青年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杨木从重重烟尘中抱着一只兔子走了出来,身上毫发无损。

    “你是人是鬼。”

    紫袍青年点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愕的表情。

    “我是人是鬼不重要,但你马上就要变成鬼了。”

    杨木一步一步向着紫袍青年走去,每一步仿佛都踩在紫袍青年的心脏上。

    见到自己从来没有失误过的方法失手之后,紫袍青年脸色巨变。

    从怀里扔出三个药丸,然后转身逃开,三个药丸落在杨面前爆炸开来,化成一道巨大的雾墙,等到杨木穿过雾墙的时候,紫袍青年早已不见了踪影。

    杨木没有去追,而是抓了一把雾气放在鼻前闻了闻。

    “还真是火灵气!”

    刚刚在爆炸中心,他就是感受到了灵气,所以果断拿出了蜈蚣精的尸体。

    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他不能完全确定,直到在紫袍青年第二次扔出来的雾气中又感受到灵气的存在,才终于让杨木确定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开局获得荒天帝宝〕〔非凡养殖场〕〔九天修者〕〔大佬不可能吸猫薄〕〔东都剑花西京烟雨〕〔苏挑眉〕〔斗罗之我是教皇比〕〔神赐恶念〕〔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点道为止〕〔伏天氏〕〔三寸人间〕〔穿越从武当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