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刘晨宇〕〔慕晟封〕〔何煜帆〕〔官筱琬〕〔战神之王〕〔梅林〕〔莱利〕〔杨谦〕〔韩氏〕〔大卫〕〔八爷〕〔夏莲〕〔王峰〕〔贝爷〕〔李逍遥〕〔神宠全球降临〕〔刘明昊〕〔赵离〕〔石串〕〔钟毅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英陛下出逃记 第二章 陛下有病
    周蓓蓓缓缓睁开眼,竟然发现一个仙袂飘飘的白衣少年站在自己的眼前,用温柔似水的目光看着她,她凝眸痴望,面颊羞红。但是当她看向周遭奇异的室景时,她顿时如梦惊醒。离她两米外的帷帘尽显雍容气派,金丝镶嵌着长长的穗摆,丝帛也被绣着凤凰展翅和百花弄枝的精美图案,再远处是犹如公主殿般的……不对,那不是公主该有的配置,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是皇帝书房才有的金玉案台,当她在看向那白衣少年时,那腰间的佩剑格外显眼,头上还有高高的精雕细琢的银色发髻,那一袭长袖垂于身后,风度冉冉,笑意浓浓。

    “陛下,好些了吗?”白衣少年俯身问她。

    “啊,什么,我一点也不好,古装帅哥耶——又来我梦里了,我又背着哥哥精神出轨了……”周蓓蓓匿笑着,娇声娇气地说。

    ……

    不一会儿,阁医就在外殿候着了,霍无期叮嘱他仔细看,务必诊出个结果来,且不可外传。

    霍无期封锁女英陛下生病的消息,对外宣称陛下笈礼大成,兴奋之至,族老百官三日皆不必朝奏,这才稍微使原本猖狂的流言蜚语不再肆虐下去。

    “把霍无期叫过来,他得给我个交代,陛下要怎么当他得听我的。”周蓓蓓向殿侍喊道。

    霍无期一连两天都没有见她,心思缜密的他仿佛又在酝酿着什么。原来他偷偷跑去狱中观察那个不明来历的女子,并且似乎发现了什么。

    夜色降临,秋露凝重,周蓓蓓无法忍受这样的变故,她没办法安然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一切,陛下,白衣少年,这都是什么剧情啊。

    自从阁医来过给她服了镇定的药物以后,她就变得像被捆绑住了一样,几乎所有人都把她当成病人一样,这不是她想要的剧情啊。她换上便衣,偷偷潜出殿去,四处窜走,脑子里只有霍无期,她想讨个说法,凭什么陛下是这种待遇?但是却又不可避免地迷路了。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发现自己在这个鬼地方很无力。可她明明是个陛下的身份,虽然她自己也不相信。

    “什么人在那?”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周蓓蓓倒吸一口气,“别杀我,我——是那个”她支支吾吾,心头紧跟着震了一下。吓得不敢动弹,愣在原地。

    “哈,原来是陛下呀,失敬失敬。”迎面走来的是狄子坚,当朝右相之子,性格乖张,跟女帝是不折不扣的对头。

    “嗯哼,没错,是我。”周蓓蓓佯装镇定地回应道。

    “陛下,夜深了,您不回寝殿,在微臣阁前有何贵干呀?莫不是臣阁前的月亮好看,陛下来这赏月来了?”狄子坚死盯着她,用怀疑的语气问。

    “是,赏月,没错,就是赏月来的。”周蓓蓓叫道。

    “呵,好吧,臣明白了,改天不如乘月黑风高之时,陛下再来臣阁前细赏一番。”狄子坚边俯身恭让边狡黠地说。

    “我先走了,千万不要送,对,别动,就在原地,没错,乖啊——就是这样……”周蓓蓓迅速跑开,一溜烟儿就没了人影。

    狄子坚哼笑了一声,转身便回身后这间用来暂时歇脚的阁殿了,心想此次来阁都本是代替患疾的父亲参加陛下笈礼的,没想到陛下当天竟然娇滴滴晕倒了,照这样今天看来,传闻“陛下有病”是八九不离十了。。

    向谁诉说我此刻的快乐呢?不如就今晚的月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北宋大丈夫〕〔我的系统很奇怪〕〔反派大佬要重生〕〔林勉传〕〔天上掉下个美夫君〕〔这个校草太难追了〕〔末世危机特殊异能〕〔我在上周当鬼使〕〔苍生道歌〕〔我是嫦娥我现在很〕〔我不想当人啦〕〔都市之天王归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少年风水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