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别想逃 第五十九章 圣光
作者:青玦的小说      更新:2017-10-16
    第五十九章 圣光

    “这样真的有用吗?奥菲利亚大人。”

    埃德加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地面绘着六芒星的法阵。

    “如果真像你所说,埃德加中了猎人的咒术,那这法阵绝对是有用的。但若不是,作为施术人的你,就准备承受他醒来后的怒火吧!”

    “我既然这么做了,就没指望能的得到原谅。我只希望,从前的那个公爵大人可以回来!”

    卡洛斯割开自己的手腕,鲜血顺着地面的法阵流动,向着埃德加所在的法阵中心汇聚过去。

    ——————————

    阳光从彩色玻璃拼绘的穹顶洒下,慈悲的圣母注视着祈祷的众人,庄严的圣歌在教堂内回响。这是哪里?埃德加迷茫的站在教堂门口。我为何会在这里?

    圣歌戛然而止,看不清面目的人转过头大身呵斥着。

    “滚出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滚出去!肮脏的家伙!”

    埃德加冷笑,什么玩意儿,这是幻术吗?让一群愚蠢的人类对他说这些话,以为这样能动摇他的内心吗?真是可笑!但是……为什么……心底会涌上一股不属于他的情绪?为什么会感到惶恐和无措?太奇怪了,这根本不是他的情绪!到底是谁?是谁在操控他?

    “住手。”忽然有一个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她穿着华美的裙子,整个人都笼罩在圣光中,埃德加看不清她的脸,却莫名的想要靠近她,想要看到她的脸。

    “你是谁?”埃德加大喊道。

    女孩却不回答,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在圣光中越走越远,越走越远……埃德加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那是什么?”卡洛斯忽然看到埃德加的胸前发出一点亮光,一种神圣的气息从光芒传出的地方散发开。

    光芒扩大,地上鲜血绘制的法阵在这亮光中逐渐消失。

    奥菲利亚连连后退,不敢让这亮光近身。

    “这股力量……这是属于教廷的神力!”奥菲利亚对卡洛斯喊道,“快后退!”

    可这话却说完了,光芒已经将卡洛斯笼罩了进去,卡洛斯动弹不得,像是身处烈焰之中,不过片刻卡洛斯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化成了灰烬。

    这样的神力奥菲利亚只在曾经的教廷主教身上才看到过,不,这力量比红衣主教的力量还强!但是教廷早就覆灭了啊!而且,当时覆灭教廷的主力还是埃德加!

    奥菲利亚已退到了门外,远远的看着身处于光芒最盛处的埃德加,这样的圣光,她连碰都不敢碰,埃德加身处圣光的中心除了上衣破裂居然没有半点损伤!

    早就听说埃德加是唯一不惧怕阳光的血族,可没听说他居然连教廷的神力也不怕啊!等等……那是!埃德加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闪光的吊坠,那吊坠正是神力的来源处。那是吸血鬼猎人协会的圣物!原来如此!前段时间吸血鬼猎人协会的圣物被盗,原来竟是埃德加干的!竟然把圣物挂在脖子上,若不是认识了埃德加几千年,奥菲利亚真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血族了。

    光芒中,埃德加忽然睁开了双眼,空洞洞没有焦距的双眸注视着虚空,两行泪无声无息的蜿蜒而下。

    埃德加哭了?那个埃德加居然哭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奥菲利亚惊呆了。她只不过是听卡洛斯说埃德加中了猎人的咒,所以迷恋上一个人类,她这才帮忙设下法阵想把埃德加身上的咒术解掉,可和之前相比,埃德加现在的样子才更像是中了咒!

    埃德加向虚空中伸出手,嘴里呢喃着:“别走!别离开我……殿下……”

    千禧路江零巷,佟彤被捆绑着吊了起来,胡玫挥舞着鞭子,一鞭又一鞭连续的往她身上抽,佟彤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痛呼声,她知道她越表现的痛苦胡玫就会越兴奋。

    “你叫啊!怎么不叫!叫埃德加来救你啊!”胡玫癫狂的笑着。

    佟彤禁闭双眼,努力的想要忽略身上的疼痛,在胡玫将她绑起来之前她便尝试了呼唤埃德加的名字,埃德加说有什么事就叫他,她以为是埃德加在她身上设了什么一叫名字就能感应到的术法,结果她叫了十多遍他的名字,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埃德加那个混蛋!

    “没想到你还是个硬骨头!”胡玫收起鞭子,将佟彤放下来,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拉起来,“不错嘛,这样才有意思,希望你多坚持一下,别让我扫兴啊!”

    胡玫拖着佟彤上了小楼的第二层,佟彤的母亲被关在这里。

    “妈妈!”看着倒在地上的妈妈,佟彤挣扎着坐了起来,“胡玫,你要恨也是恨我跟埃德加,这和我妈妈没有关系!”

    “哈哈哈,这个表情才对嘛!既然埃德加一直不来,那我就先杀了她,你一定会很痛苦吧?”胡玫一巴掌狠狠甩在佟彤脸上,“你越痛苦我就越开心!”

    胡玫走到佟彤妈妈身边,一只手将人提起,另一只手尖利的爪子向佟彤妈妈的心窝掏去。

    “住手!”

    “啊!”惨叫声却不是佟彤妈妈发出来的,而是胡玫。

    佟彤妈妈身上忽然发出一阵刺目的亮光,胡玫的手整个在亮光中消失了,她迅速的将佟彤妈妈扔了出去,自己向后跳开,这才没有整个人都被那光芒吞噬。

    “妈妈!”佟彤连滚带爬的到了妈妈身边,佟彤妈妈被胡玫那一甩仍在了墙壁上,后脑勺有血流出。

    血腥味刺激了已经变成劣等种的胡玫,她从喉咙里发出低吼声,完全像是一只野兽。

    “血,给我血!”她向佟彤和她妈妈扑过去。

    “该死的劣等种!”佟彤捡起落在她身旁的椅子脚,向胡玫打过去,“你居然敢伤我妈妈,我杀了你!”

    佟彤已经遍体鳞伤了,本就是普通人类的她怎么可能是胡玫的对手,胡玫直接抓住了她手上的椅子腿,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拉了过来,大张着嘴一口利齿就向她的脖子咬过去。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绝望中,佟彤情不自禁的大喊了一声那个人的名字。

    “埃德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