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行语录〕〔超级仙帝重生都市〕〔黑科技大鳄〕〔快去创造奇迹〕〔从今开始当神豪〕〔七零年代小确幸〕〔美漫世界的武者〕〔富二代的文艺人生〕〔修仙强少在校园〕〔秦先生,你的娇妻〕〔我竟然是白骨精〕〔修神外传仙界篇〕〔最强饲鲲主系统〕〔大符篆师〕〔超越狂暴升级〕〔我真要逆天啦〕〔绝世毒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末日赘婿〕〔天魔弈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大小美女花 第1774章 梦到的
    “阿依丽艳?”宋晓冬对郑雅兰出了一个名字,其他人听了宋晓冬出的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古怪,郑雅兰眼睛瞪大了一圈,歪过头去看向雷响。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雷响问宋晓冬。

    “梦到的啊。”宋晓冬回答。

    “为什么会这样?”郑雅兰问道。

    田静靠在一直后背上,手托着下巴,拧起眉头思考了一会,突然间抬起头来,一拍手,兴奋地道:“我明白了!”

    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郑雅兰往胡晨曦的怀里躲过去,歪着头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一定是这个催眠师,为了让宋晓冬醒不过来搞的鬼!为了让宋晓冬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境,所以她一定,在梦里,添加了很多真实存在的东西,梦境只有足够真实,才能够困住宋晓冬!”

    雷响和宋晓冬听了田静的话,都想起来了一些东西,两个人相视而笑,雷响道:“把你的梦境,好好的和我们一,郑,做记录。”

    宋晓冬把自己做梦梦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郑雅兰,没有什么特别的,梦境从宋晓冬唤醒了其他几个战士开始,之后,宋晓冬和雷响等人就开始了调查,去了哨所,发现了暗夜宗的基地。

    战斗的过程中,宋晓冬开始听见冯灿的呼唤,宋晓冬在梦里也调查了阿依丽艳的事情,包括最先发疯的那个任华荣,都在宋晓冬的梦境里,可以,宋晓冬在梦里的调查,几乎和现实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

    众人发呆半晌,雷响看见大家都若有所思,自己最先话:“这个催眠师,是怎么知道任华荣的事情的?她一个外国人,怎么会认识一个我国的岗哨士兵?她又怎么知道,阿依丽艳的传的?”

    大家都没有什么头绪,胡晨曦想了想,看了看窗外,出了自己的想法:“会不会,是整件事情就是她做的?任华荣的事情,很有可能就和她有关?”

    “可是目的是什么呢?”宋晓冬眉头紧锁,感觉自己脑子像要爆炸了一样的沉重,梦里的思维实在是太活跃了,醒过来的宋晓冬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僵硬了,迫切需要休息,可惜现在实在不是休息的时候。

    田静沉默半晌,用力一挺身子,不再靠着椅子背,站直了身子,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冯灿和宋晓冬:“目的是你,或者她。”

    雷响也看了一眼冯灿宋晓冬:“是冲着他们俩来的?从这个这么有针对性的梦境来看,确实,至少宋晓冬的昏迷,是他们精心设计的,但是任华荣的事情,已经是一年半之前了,计划再久,也不用这样吧?”

    “也许,关于任华荣的事情,也只是,这个催眠师,从那四个还昏迷着的战士那里知道的,毕竟,这个任华荣的事情,当时也是闹的人尽皆知,他们四个,也是知道的。”宋晓冬道。

    其他人也同意宋晓冬的这个看法,雷响看看大家,也讨论不出有价值的结论来,于是道:“既然醒了,就想办法,把其他四个昏迷的战士也叫醒,问问他们,看看有什么线索,宋晓冬有什么办法没有?”

    宋晓冬揉了揉太阳穴,摇摇头清醒了一下自己,从床沿上站起来,冯灿伸手想要扶他,但是手伸出去只收又收了回来,宋晓冬站直身子,对雷响道:“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应该不会中招了。”

    雷响等人再一次来到了四个昏迷战士的房间里,大夫为雷响介绍了以下这四个展示的情况,仍然是各项身体指标一切正常,但是,生命体征正在逐渐减弱,明几个人的生命正在逐渐流逝。

    “田医生,要不,还用我们刚刚的方法?”冯灿有点担心宋晓冬会再一次晕过去,于是心地喊了一一声田静。

    田静摇摇头,看向冯灿道:“你的状态已经发射不了脑波了,而我恐怕催眠不了宋晓冬。”

    宋晓冬知道冯灿在想什么,对冯灿低声道:“没关系,我这一次警觉了,而且知道了梦境的内容,不会中招的。”

    “那你心啊。”冯灿伸出手想要摸宋晓冬的脸,可是回过头来一看,郑雅兰、胡晨曦、多吉本玛、雷响都在看着,赶紧收回手,低下了头,一言不发了。

    “我准备好了。”宋晓冬跃跃欲试。

    “你们都出去吧。”田静把其他人都赶出了房间。

    “呃...冯灿,你留下吧,守着宋晓冬。”田静看着冯灿磨磨蹭蹭的背影道。

    冯灿听了田静的话,飞速地转回身来:“好!”

    田静给宋晓冬讲解大致过程:“上一次你是一个一个叫醒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所以容易中招,这一次,你一次性叫醒四个,你的注意力会被分散,就不会受到单一梦境的影响。”

    可是宋晓冬有异议,因为上一次田静给宋晓冬展示过催眠的神奇之处,那时候,田静分明,注意力被转移和分散才会被催眠的,于是宋晓冬问道:“田医生,你上一次,可不是这么的啊。”

    田静推了一下眼镜,给宋晓冬解释道:“我知道,听起来分散注意力有点危险,但是,你想,这四个人,每一个,都有一个精心为你准备的梦境,想要把你催眠,单一的梦境哪一个都是有效的。”

    “可是四个梦境叠加在一起,就露馅了。”宋晓冬接着田静的话道。

    田静笑了笑,点点头:“是。”

    冯灿眨着大眼睛,眼睛来回转的像猫头鹰一样,心里想道:“上一次?这两个人,之前就认识?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宋晓冬和田静商量完毕,宋晓冬对冯灿和田静道:“你们两个,最好还是躲到我后面,不要受到影响。”

    “不用你提醒。”冯灿和田静早就躲得远远的,刚刚唤醒宋晓冬的时候宋晓冬的无意识动作发射的脑波,让两个人现在还心有余悸。

    第三千二百四十章那很好

    宋晓冬聚精会神,闭上双眼,身上也现出了一条条发光的血管,田静想起来,冯灿和宋晓冬,两个人,在使用脑波的时候,身上的状态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宋晓冬身上的血管更粗大。

    于是田静歪过头去,凑到冯灿的耳朵边,对冯灿问道:“你的能力,和宋晓冬一模一样呢!是他教给你的吗?”

    冯灿看着宋晓冬发光的后背点点头:“是,他教我的,,我练好了,以后就不用喝血了。”

    田静听了冯灿的话,眼珠都僵住了,愣了老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和一只吸血鬼话啊,不知道063和雷组长是怎么想的,居然让冯灿出来参加任务的,而且看起来,还是任务骨干呢。

    “那,你现在也喝血吗?喝...”田静心翼翼地问道。

    冯灿抢答:“喝猪血。”

    “哦...”田静一动不敢动,机械地点点头。

    “但是我现在已经很少喝了,我想了一下,已经一个多月不喝了,宋晓冬教的功法很有用。”冯灿知道自己吓到田静了,于是转过头来,冲田静笑了笑,对田静道。

    田静看见冯灿冲自己笑了,心里更发毛了,连连点头:“那很好,那很好...”

    “你和宋晓冬,以前就认识?”经过一阵拐弯抹角之后,冯灿准备开始直入正题,直接问宋晓冬和田静的关系。

    田静很清楚冯灿想知道什么,于是很自然地一笑,轻描淡写地道:“以前我们一起执行过任务,当时也遇到对了类似这四个战士这样昏迷不醒的患者,是我和宋晓冬一起把他们叫醒的。”

    冯灿嘟着嘴,点点头,这时候,四个战士都开始挣扎,无意识动作越来越激烈,终于,几个人在激烈的蹬腿过程中醒了过来,满头大汗,看着空荡荡的病房,一时间不知所措。

    大夫听到了动静也赶紧跑过来,看见了房间门口的雷响等人,雷响为大夫讲解了一下里面的情况,大夫非常不高兴,这时病人,怎么能够乱来,胡乱治疗呢,死了人怎么办?

    “怎么能够乱来?病人到底是什么病因导致的昏迷都不知道,你们就要给治疗?万一威胁到病人生命安全怎么办?”大夫一边埋怨一边闯进了门来,却愣住了,因为四个昏迷不醒的战士,都已经醒了过来。

    大夫看了看四个已经醒过来的战士,又看了看宋晓冬田静和冯灿,一时间难以置信,这几个军区来的领导,到底是什么来头?这当领导的,怎么还会给人治病了?还是疑难杂症?

    “你们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头疼不疼?感不感觉到头晕、心悸?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都可以和我,你们先躺下休息,我去安排给你们再进行一次全面体检。”大夫安置下四个战士。

    宋晓冬也清醒了过来,满头大汗,在宋晓冬自己的梦里,他就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又昏迷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还要救醒四个战士,宋晓冬的体能已经严重透支,而且还饥肠辘辘。

    “我要去休息,审问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吧。”宋晓冬往门外走,冯灿扶住宋晓冬的一条胳膊。

    雷响点了点头,又抬起手来看了看表,对宋晓冬道:“休息到,上午十点,现在是八点,十点钟出发,去十二河子,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宋晓冬和冯灿去休息,一起去吃了个饭,宋晓冬回去睡觉,冯灿回来找雷响,四个战士的身体检查已经结束了,各项指标和睡着了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醒过来了。

    雷响正在问询这四个战士,也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四个人都什么异常也没发现,只是正常的睡觉休息,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醒不过来了。

    他们和宋晓冬一样,梦到的也是自己的日常生活,一切正常,如果不是宋晓冬强烈的脑波,他们也根本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在梦里,因为这个梦,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

    雷响、胡晨曦等人都很泄气,胡晨曦手一摊:“这怎么查?作案手段不知道,作案人员不知道,作案时间一整晚?”

    “宋晓冬呢?”看见冯灿走进来,雷响抬起头来,向冯灿问道。

    冯灿看着雷响的脸,表情有点狰狞,立刻心翼翼地道:“刚睡下。”

    “让宋晓冬在路上睡吧,我们现在就去十二河子。”雷响站起来,对冯灿,和其他人道。

    冯灿点点头,往门外走去:“那我去叫他。”

    去往十二河子的路无比的崎岖,一辆军车在白雪覆盖的土路上曲折前行,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皑皑白雪,和灰色的参天大树,以及裸露的黑色岩石,北风呼啸,车子厚重的装甲,在寒冷面前纸壳一样不堪一击。

    距离十二河子越近,宋晓冬的脸色就越难看,因为这个地方,和他梦里梦到的地方一模一样,宋晓冬忍不住喃喃自语:“我的天,这个催眠师,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个地方,和我梦里,完全一样。”

    “当然厉害,这可是一个,能够控制被催眠的人来催眠别人的顶级催眠师,我这种心理医生,在人家眼里就是幼儿班,这一次,我们是真的会吃大亏的。”田静对对付这个催眠师一点信心都没有。

    “很有可能,我们现在,已经被催眠了。”田静担忧地叹了一口气。

    宋晓冬则安慰道:“放心吧,不用你和她交手,这一次我有准备了,我有把握,不会再中招了。”

    田静看了一眼宋晓冬,摇摇头,对宋晓冬根本不报以信心:“催眠这种东西利用的是人心理上的弱点,脑波的强大与否,精神力的强弱,在催眠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是越强的人越难从梦里叫醒。”

    “可我不还是醒过来了?”宋晓冬不以为然。

    田静则冲着冯灿努了努嘴:“那你要感谢人家冯灿,为了你吃了不少苦头。”

    “那,谢谢你哦!”宋晓冬笑着,伸出宽大的手掌,握了握身边一言不发的冯灿干瘦的胳膊,冯灿则嫌弃地抽回了胳膊。

    第三千二百四十一章共同记忆

    “去找你的阿依丽艳吧!”冯灿收回胳膊,身子扭到了窗外的一侧,撅着嘴道。

    众人一笑,郑雅兰想起了阿依丽艳这件事,昨天雷响让她调查一下阿依丽艳的事情,郑雅兰回去查了查,还真的有收获,于是郑雅兰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记事本,给大家讲阿依丽艳的事情。

    “这个阿依丽艳啊,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鄂伦春族部落里的一个年轻姑娘。一起这个阿依丽艳啊,我就想起了一样年轻漂亮的女儿国王,明年年初,这个军区文工团和鄂伦春族自治区合拍的《虎头蜂的传》就要开机了,这个,开花,大家多多关注。”郑雅兰对大家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雷响一皱眉头。

    郑雅兰一撇嘴,正色道:“这个阿依丽艳啊,有一天去湖边打水,然后遇到了金钱豹,危急关头,部落里的英雄猎手魏加格达尔及时赶到,救了阿依丽艳,阿依丽艳和魏加格达尔一见钟情。”

    “无奈突然间,沙俄远征军夜里闯入了部落,掳走了美丽的阿依丽艳,沙俄军官哈呀罗夫觊觎阿依丽艳的美貌,而阿依丽艳誓死不从,这个时候,部落族长带领勇士,冲进了沙俄士兵的营地。”

    “战斗过程中,阿依丽艳为了掩护魏加格达尔的妹妹魏依丽格中弹身亡。之后,沙俄远征军集结了更多的人对鄂伦春部落进行了残酷的大清洗,敌众我寡,部落族长设计把敌人引入了密林深处。”

    “魏加格达尔英勇杀敌,被敌人逼退到了山崖边,身负重伤,朦胧中,魏加格达尔看见了山中精灵簇拥着的阿依丽艳,给魏加格达尔送来了弓箭,魏加格达尔得到了力量,最后和哈呀罗夫一起跳崖了。”

    “这就是阿依丽艳的故事,已经被改编成话剧和歌舞了。”郑雅兰合上了记事本。

    田静听出了一些东西,对大家道:“也就是,阿依丽艳,是一个,民间传,也可以,是一个无意识的共同记忆,这种记忆,最容易用来催眠和心理暗示了。”

    宋晓冬继续盯着窗外的皑皑白雪,对大家道:“我在梦里梦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地窖,我就是在那里醒来的。”

    “具体在什么位置?”雷响问道。

    宋晓冬闭上眼睛,头靠在座位靠背上,回忆自己的梦境,道:“大概是,十二河子村,往北几公里的位置。”

    几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微妙,雷响阴着脸道:“那十二河子村,距离边境线只有一座山的距离,往北几公里,已经是俄国境内了。”

    “我觉得那个地方很可疑。”宋晓冬道。

    雷响则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那个第一次偷跑出去的任华荣,最后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是在十二河子村西北方向,和宋晓冬的地窖的位置不一样,而且,肯定是在国境线以内,不然,后来的搜索队不可能找得到他的,毕竟,他们不可能翻越国境线去找人。”郑雅兰道。

    车子摇摇晃晃地,把宋晓冬等人送到了距离十二河子最近的通公路的一个村子里,他们再从这个村子里乘坐狗拉雪橇,去十二河子村,这个预言将会在新年的时候毁灭的村子。

    到达十二河子的时候,正好是下午最温暖的时候,太阳如此明亮,放眼望去,眼里能够看到的一切都被白雪覆盖,一条只有狗拉雪橇才能走的土路,在挂满了雾凇的白桦林里穿行,突然间豁然开朗。

    一个木屋整齐排列的村子,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当中。经过了一个中午的长途跋涉,穿过了密不透风的白桦林之后,十二河子这个村庄,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好像是一片白色沙漠之中的绿洲。

    黑白之间的冲撞如此的明显,一团一团的雪,和其他任何地方的雪都完全不同,仿佛有弹性的棉花糖一样,黑色的木头栅栏上,带着一个个圆滚滚的雪帽,和带着狗皮帽子的宋晓冬等人,一模一样。

    和某雪乡相比这里明显更落后,但是也更有生活的气息,村上踩硬了的雪地路面上,跑过来一群群的孩子,一个个穿着圆滚滚的棉衣棉裤,脸冻得通红,一口一个“美女”的在冯灿和田静身边呼啸而过。

    村支书孙全胜是一个汉族人,徐梦萦已经提前和他打过招呼,就在村口等着,看见宋晓冬等人,赶紧走上来,非常的热情:“哎呦几位首长,辛苦了辛苦了!快来屋子坐下。”

    一群人进了村支书的家,家里只有他一个人,雷响和他寒暄了几句,老婆孩子都觉得这里冷,都搬回娘家去住了,一年也见不了几次,生活很艰苦,但是职责所在,没有办法。

    简单的嘘寒问暖之后,开始直入正题,雷响对孙全胜道:“我们来,是来,调查一些,特殊事务的,所有调查的内容全部保密,不许和村里人,徐首长,提前和你过了吧?”

    孙全胜立刻表态:“过了,我知道纪律。”

    “那就好,那就,先这个村子吧,这个村子里,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事情?”雷响问道。

    孙全胜虽然知道这几个首长是来调查一些特殊事件的,但是上来就问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事情,还是有点奇怪,孙全胜想了想,这个村子一共也只有几十户,不到一百多人,长期交通不便,哪有什么怪事。

    于是孙全胜有些为难地道:“几位首长,不瞒您,这个村子啊,你们进来的时候也都看见了,一共也只有几十户人家,不通网,只有手机信号和电视信号还能勉强覆盖,安静得很,哪有什么怪事啊。”

    郑雅兰看了一眼孙全胜,打开自己做记录的本子,对孙全胜道:“孙主任,我们是专门处理各种特殊事件的,我们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很多事情科学是解释不了的,村里,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大美女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品兵王混花都〕〔最萌小师叔〕〔我们的天国〕〔丑女种田:山里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全世界的动物都爱〕〔陕北爱情故事〕〔盛宠天嫡〕〔我变成了一只雄狮〕〔恋爱从娃抓起〕〔穿越之农门福妻有〕〔盛世帝武〕〔萌宝来袭:薄先生〕〔木叶之赛亚无敌〕〔楚少,余生别瞎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