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魔改黑科技〕〔诸天召唤成神记〕〔LCK的中国外援〕〔宫里有位小霸后〕〔南明第一狠人〕〔科技之全球垄断〕〔洪荒之青蛇成道〕〔我有一口大黑锅〕〔穹天女帝〕〔太乙〕〔开局宇智波之我的〕〔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摊牌了我就是首富〕〔龙凤双宝:爹地,〕〔天生魔种:废材王〕〔从功夫开始强化万〕〔超能灵修〕〔元极典当行〕〔庶子夺唐〕〔无尽致命游戏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27章 冯永佳的不平 萍娘的委屈
    因着永宁解了明姨娘的围,明姨娘隔三岔五便会去寻芳阁找永宁唠家常。冯府的下人惯会见风使舵,什么好的东西轮到永宁这儿都是头一份。

    冯永盈两姐妹这日正巧在院子里,几个丫鬟手中捧着个斗彩缠枝纹盖罐,远远走过来,路过朝两人施了一礼。

    冯永佳闻得这罐子里头散出来一阵浓香,上前问那些个丫鬟道:“这是什么呀,这么香?”

    “回小姐的话,这是黄雀鲊,明姨娘吩咐了要给大小姐送过去。”

    “什么黄雀鲊?”冯永佳一听是给冯永宁的,语气就呛起来,伸手要去掀那盖子,“让我看看?”

    那丫鬟见冯永佳阴着脸靠过来,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冯永佳拿着团扇作势要打她:“你躲什么?难不成我还会抢了去不成?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丫鬟捧着盖罐跪在地上道:“三小姐,这是要给大小姐的,您这?”

    冯永佳恨道:“大小姐是我嫡亲的姐姐,她都没说什么,你一个下人在这里啰嗦什么?难不成我姐姐还会因为一点吃食怪罪我不成?”

    那丫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看着冯永佳大手大脚掀开那罐盖子来。罐子里头一股子勾魂的香气涌出来,闻着就令人胃口大开。

    这黄雀鲊正如其名,选用最好的黄雀肉制成。按照《本草纲目》里所说,“老而斑者为麻雀,小而黄者为黄雀。”。想想看最上等的黄雀鲊要从远离人烟的老林子里头去捉那黄雀来,还要选肉质最鲜嫩可口的制成,就知道获得不易,闻着不鲜才怪。

    冯永佳满口生津,正要把手伸到罐子里头时,被一旁的冯永盈止住了。

    “二姐,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尝一口而已。”

    “这是明姨娘送给长姐的,怎容你想吃就吃?”冯永盈在“明姨娘”三个字上加重了音。

    冯永佳果然停下来想了一下,“哼”了一声,把手伸回来了。

    几个丫鬟感激地望了眼冯永盈,匆匆忙忙朝寻芳阁去了。

    冯永佳冷眼瞧着自己的姐姐,语气不善道:“姐姐,你不会还记挂着我先前那番话吧。”

    冯永盈这人其实优点不少,不过最叫冯永佳喜欢的莫过于她那温吞水的性子。平日里不论她如何口头上欺负打压,冯永盈听了大多是一笑而过,再不济就是偷偷掉几滴泪珠子,绝对不会对她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怀着一丝怨怼。她嘴巴又笨,不愁她会转头告诉了朱姨娘或者冯正则去。

    果真,她的好姐姐只是笑了笑,道:“怎么会,我只是不希望你得罪了明姨娘。你要是在途中劫了她送给别人的东西,那丫鬟转头告诉了明姨娘,她会对你有什么好印象吗?别忘了,府上的人只是因为明姨娘常去寻芳阁,就挤着往长姐那处献殷勤。要是她看你有一丝丝不顺眼,叫下人们知道了,你还有好日子过吗?”

    冯永佳把那团扇磕在石桌子上,忿忿道:“我又不傻,你说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只是见不得所有人都向着冯永宁,什么好东西都先往她那里送,把她捧得和什么似的。这要是在杭州,父亲可是事事都先想到咱们的!”

    冯永盈道:“所以,到了祖宅里头,别说是像在杭州那般得天独厚,咱们这庶出的身份,就是想求个一视同仁都不那么容易,还不得夹紧了尾巴做人?”

    冯永佳虽然听着生气,但不得不承认冯永盈说得在理,只好一肚子牢骚咽了下去。

    次日明姨娘去寻芳阁的路上又恰巧碰到了冯永佳。

    冯永佳见明姨娘神清气爽,上前问她:“姨娘这是要去长姐那儿吗?”

    明姨娘道:“正是,三小姐可是在这儿赏景?夏花烂漫,正是一年中游园的好时节呢。”

    冯永佳笑说:“是啊,我一人游园子也是无聊,不如和姨娘一起去寻芳阁找长姐吧。”

    两人没走几步,突然听见园子里假山后头传来人声。

    “你这几日出门呐?”

    “是啊。”

    “听说了吗?明姨娘前几日出门朝拜碧霞元君的时候被一个泼皮给调戏了,可惊险了!你可得小心着点”

    “诶呀你小声点!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毕竟一个妇道人家,说出去也是丢大老爷的脸!”

    “还不是因为明姨娘长得美。不过多亏了大小姐机灵,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小环眼瞅着明姨娘听了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怕那边的越说越不着边际,连忙走过去训斥道:“哪里来的小贱蹄子?说话没规矩的东西,这话也是你们说得的?”

    那两个丫鬟看见明姨娘来了,吓得跪在地上。

    明姨娘看着其中一个是寻芳阁的听雨,冷冰冰质问道:“你们这话是听谁说的?”

    两人哆哆嗦嗦嗫嚅了半天没道出个所以来。明姨娘在气头上,没那么好耐性,只吩咐了小环:“掌嘴,打得她们肯说为止!”

    这个年纪的姑娘最是爱美,哪受得了脸上有一星半点的伤,听雨忙不迭交代了:“回姨娘的话,是大小姐告诉咱们的。”

    明姨娘尚且还不信,连问道:“真的假的?大小姐没事把这事告诉你们这些下人做什么?”

    听雨又说:“奴婢不敢撒谎,那天大小姐回寻芳阁的时候和罗大娘说的,那时屋子里侍候的人多,嘴又杂,不多时便传得大家都知道了。”

    “还真是她……”明姨娘又是气恼又是郁闷,她还以为那大小姐是个聪明乖觉的,没想到一张嘴那么敞,简直不知好歹,现下哪还有心情去寻芳阁,调个头就沿着原路回去了。

    冯永佳看了这一出,昨日的阴郁一扫而空,看明姨娘一行人走远了,满意地朝两个丫鬟道:“你们做得好,这是先前说好赏你们的。”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代银子分给她们。

    两个丫鬟得了好处,嬉笑着退了下去。

    *

    东贵西富,宣穷崇贱。这句话形象地诠释了京城三教九流的地理划分。

    这柏树胡同便聚集了下九流中的众多妓者。

    胡同内最里头最不显眼的一间房内,一张残缺的木桌子上搁着盏变形的筒灯架,里头一星烛火孱弱的就像古稀老朽,被房中浓重的昏暗压得喘不过气来。

    坐在那张破木床上的女人唤萍娘,她正就着那烛光做针线活,好换些钱粮给自己和十岁的女儿。

    屋内很静,能听到绣花针刺破布料的声音。她的女儿茹姐儿正躺在床里侧睡觉,没发出半点声响。

    这时候突然有人扣门,萍娘吓了一跳,打从自己住进这里之后,除了讨房租的,就是对门那对她觊觎不轨的独身汉,其余再没有别人造访过。总之不论是谁,她都不想见。然而那敲门声是如此执着,她警惕地站起来,犹豫了一会,走过去将门启开一条缝。

    门外站着个男人,衣着地光鲜亮丽,和此处污秽猥琐的环境格格不入。

    “荀……荀郎?”萍娘简直不干相信自己的眼睛,十年了,她整整找了十年的人,就这样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她已是青春不再,被生活磋磨出了皱纹,但男人那张脸却依旧如初见时那般,岁月是那样的不公!

    男人觉得喉咙莫名有些发涩,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吐出那几个字:“你……你还好吗?”

    萍娘没有回答他,只扑到他怀里嚎啕大哭。她的眼泪胜过了一切言语,一滴滴都在告诉男人,这几年她过得有多艰辛。

    男人本来以为自己早已全然放下,可还没进门就溃不成军。他狠下心掰开萍娘的手,压低声音道:“进去再说。”

    他看了眼这狭小的房间,甚至不用转动眼珠子就可以一览全景,他从来没想过,恢弘磅礴的京城除了牢狱,居然还有这样一处阴暗灰败之地。。

    空气中弥漫着腐朽衰败的气息,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男人突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见这女人时的情景,她衣着华美,满头珠翠,唇边是羞涩的笑意,正是最好的年岁,端坐在一屋子花团锦簇中,惊鸿一瞥,让他挪不开眼。

    哈!男人自嘲一声,原来他都还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室友重生了〕〔大唐有真神〕〔天才少女相师〕〔逆凰〕〔战爷,夫人她又逃〕〔我能魔改黑科技〕〔科技之全球垄断〕〔武谪仙〕〔元卿凌〕〔洪荒之青蛇成道〕〔诸天福运〕〔大周仙吏〕〔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林亦可顾景霆〕〔传送双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