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魔改黑科技〕〔诸天召唤成神记〕〔LCK的中国外援〕〔宫里有位小霸后〕〔南明第一狠人〕〔科技之全球垄断〕〔洪荒之青蛇成道〕〔我有一口大黑锅〕〔穹天女帝〕〔太乙〕〔开局宇智波之我的〕〔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摊牌了我就是首富〕〔龙凤双宝:爹地,〕〔天生魔种:废材王〕〔从功夫开始强化万〕〔超能灵修〕〔元极典当行〕〔庶子夺唐〕〔无尽致命游戏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第012章 朱姨娘母女的rap
    马氏当着冯正则的面一五一十地复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家宅不宁!真是家宅不宁!”说实在的,他是失望大于气愤,他万万没想到她一向捧在心间上,看上去温婉柔弱的朱姨娘居然会背着他干了那么多黑心事,“去!去把那个毒妇给我叫来!”

    朱姨娘显然事先得到了消息,来的时候一身白衣,脱簪散发,两眼红彤彤的,看样子已经是哭过了。

    要是换在平常,这副弱柳扶风的样子还能换得冯正则的怜惜,可他今日是气极了,哪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

    “老爷!”朱姨娘是一进到花厅就跪在地上痛哭,“妾身冤枉啊!”

    “冤枉?谁会来冤枉你?马大娘一介长辈会来冤枉你吗?”

    “自然不是马大娘!是金蛉那个贱人!”

    “扯淡,金蛉自己都招了,说和你串通了做了那见不得人的勾当,你还在这边反咬一口,真是心思歹毒!再不招,就上家法了!”

    朱姨娘第一次见冯正则用那么重的词骂自己,心下更是委屈,嚎啕大哭如丧考妣:“老爷,金蛉一向和妾身有过节,早就对妾身心存恨意,才硬要胡言乱语污蔑妾身。”

    冯正则听了侧目道:“你不是和那金蛉狼狈为奸吗,怎么又成你俩之间有过节了?”

    朱姨娘抹了把眼泪:“老爷忘了吗,金蛉这狐媚子本来是我房里的,因为她不老实才被妾身打了一顿赶出去的,她一直对妾身怀恨在心啊!再说了,听说金蛉昨晚上被吓得状如疯癫,都那副神志不清的样子了,她说的话怎么可以相信呢?”

    所有人一下子就都想起来了,金蛉刚进府本来就跟着朱姨娘的,只不过眉目清秀,朱姨娘看着不喜,就找了个由头赶出去了。只不过二小姐凡事都和朱姨娘对着干,为了恶心她才把金蛉调到了自己房里。

    冯正则一听倒觉得有理,眉目舒展了些。

    永宁却心道不好,要坏事!

    朱姨娘又道:“老爷若不信,就把金蛉带过来,妾身和她当堂对质!”

    于是冯正则吩咐把金蛉带了过来,众人只见她头发蓬乱,眼神涣散,口中念念有词。

    “金蛉,我问你,你昨天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什么话?”金蛉痴傻地笑道。

    冯正则加大了音量:“所有话,你干的一切!是不是朱姨娘指使你的?”

    “哈哈哈哈!”金蛉又开始没头没脑的笑起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回家……”说完居然开始哭了。

    众人心下明白,这金蛉八成是疯了。

    冯正则只好叫人把她拖了下去。

    这时候永佳永盈两姐妹也赶了过来,跪在地上陪她们母亲一起唱窦娥冤。

    哭泣是冯永盈的强项,她虽哭的不如冯永佳大声,却凄凉婉转别有一番风味,几让闻者落泪。

    冯永佳靠得却是她那张巧嘴,一边哭一边诉道:“爹爹明鉴!姨娘侍奉了您那么多年,爹爹上次生病,也是姨娘她衣不解带地伺候,后面才累倒的。可不能因为一个贱婢昨晚上几句浑话您就弃她为敝履啊!”

    看到她们母女三个在地上哭成一团,冯正则其实火气已经泄了一些,脸色也没那么狰狞了,只是一个劲叹气。

    “要是老爷不相信我,”朱姨娘看在眼里,知道时机到了,下了狠心,打算发大招了,“妾身便不活了!”

    说完她就要往一旁柱子撞去,冯正则连忙上前抱住她。

    “春貌!你这是做什么?”

    朱姨娘在冯正则怀里仍在哭哭啼啼,粉拳锤着他的胸口:“妾身不活了!”

    冯正则没了法子,只好行缓兵之计道:“你先冷静些!要是有隐情,我自然不会委屈你!”

    永宁知道这个不靠谱的爹爹又要坏事,本来急着要开口,却看到马氏的眼神,只得按捺下来。

    闹了一个上午,最后冯正则得出结论——虽然朱姨娘有嫌疑,但毕竟是金蛉口说无凭,更别说她现在已经疯了,所以不能定罪。然后又使出他的禁足大/法,再夺了朱姨娘掌中馈的权力,交还给马氏。

    从冯正则处出来,永宁就沉着张脸问马氏:“姑婆,你刚才为何阻止我,难道就任由朱姨娘这样颠倒是非?”

    马氏倒是面色平和:“姑娘,这事从来不急于一时。后宅争斗谁是赢家,其实全凭主君一人喜恶来定夺,只要老爷对朱氏尚且还有眷顾之心,你便斗不倒她。”

    永宁不由得沮丧万分:“难道就真的没法子了?”

    马氏安抚地拍了拍永宁的胳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事得如水滴石穿慢慢消磨,须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闹了这一出,最后反倒可怜了春分当了替罪羊,被人认作是一个为了往上爬不惜诬陷主子的不仁不义之辈,叫府中的人用红碳烫哑了喉咙逐了出去。

    冯正则言辞恳切地去了吴家解释了这件事。虽然如此,吴家几位长辈仍旧觉得冯家治下不严,内宅不宁,怎么舍得把吴吟雪嫁到这样一处地方去,也不管吴吟雪再三哭闹,坚决退了婚。

    可怜吴吟雪听闻冯铭被打成了重伤,忧思不已,只好写信给永宁,请她帮忙让两个人再见上一面。

    永宁边装作有事出门的样子,回来的时候将吴吟雪夹带进府。

    吴吟雪一来到冯铭住处,见他面色灰白,伤口触目惊心,瞬间声泪俱下。

    冯铭一看居然是吴吟雪,也红了眼眶:“吟雪?你怎么来了?”

    “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你,你都伤成这样了,我怎么能弃你不顾?”

    冯铭听了心中不知该是喜还是悲:“吟雪,咱们已经没有婚约了,你不必挂念我,你偷跑到这里,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吴吟雪一听,哭得越发凄惨:“我不管!”

    “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只问你一句,你可曾怀疑过我?”

    “我从头到尾都是相信你的!”吴吟雪握住了冯铭的手,“我这辈子就算嫁做他人妇,心中也只有你!”

    冯铭听完宽慰地笑了笑:“有这句话,冯某便此生无憾了。”

    吴吟雪出了房门。

    已是春末,院子里却花草繁盛,让她陡然想起和冯铭看《牡丹亭》的那日,正应了里头唱的——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永宁在一旁看着她,心想相比较她上辈子见多了的出轨劈腿,古人的爱情还真是坚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室友重生了〕〔天才少女相师〕〔逆凰〕〔战爷,夫人她又逃〕〔大唐有真神〕〔我能魔改黑科技〕〔科技之全球垄断〕〔洪荒之青蛇成道〕〔末世林蛮〕〔小娘子不凡〕〔诸天福运〕〔武谪仙〕〔南明第一狠人〕〔庶子夺唐〕〔LCK的中国外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