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魔改黑科技〕〔诸天召唤成神记〕〔LCK的中国外援〕〔宫里有位小霸后〕〔南明第一狠人〕〔科技之全球垄断〕〔洪荒之青蛇成道〕〔我有一口大黑锅〕〔穹天女帝〕〔太乙〕〔开局宇智波之我的〕〔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摊牌了我就是首富〕〔龙凤双宝:爹地,〕〔天生魔种:废材王〕〔从功夫开始强化万〕〔超能灵修〕〔元极典当行〕〔庶子夺唐〕〔无尽致命游戏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英美]关系户 200.结局
    ,!

    番外, 正文订阅80%=或者多等半天  在一众记者和摄像的包围之下, 娜塔莉动了动自己僵硬的嘴部,在心里安慰自己:往好处想想, 不定是洛基又侵略地球了呢?

    作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娜塔莉除了拯救世界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以复联成员的身份在媒体与各个种族面前作为代表发言, 稀释双方矛盾。俗话就是——和事佬。

    娜塔莉虽然不反感为组织做做贡献, 可是他们在闹出什么乱子之前就不能提前告诉她吗?!哪怕一次也成啊!娜塔莉有时真觉得自己是幼稚园老师, 要看护着一群吵吵闹闹的熊孩子们。

    娜塔莉轻轻吸了一口气, 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今天又怎么啦?”

    “娜塔莉姐,您如何看待复仇者成员再一次损坏了纽约的主干道?”

    “娜塔莉姐!请问您看到今天早上的新闻了吗?”

    “外星人洛基之前放话出来要攻占美国, 复仇者做好准备了吗?”

    “之前有人在复仇者大厦看见有爆炸声传来——”

    记者们的采访话筒几乎都要塞进娜塔莉的鼻子里,他们争相恐后, 只等娜塔莉话就准备发一个大新闻, 娜塔莉的嘴角越来越僵硬。

    好极了,这些记者看起来不是为某一个信息而来,而是交杂了所有的信息,这比她刚刚想象得还要激烈。

    “复仇者会维修好所有被损坏的公共设施。对于外星人的防御措施,请去问我们的上属部门神盾局。不必担心复仇者大厦的爆炸,可能是有科学家正在做实验,我们保证对公民无害。”娜塔莉牵起嘴角, 尽量无害柔和地微笑着。

    保护、无害、负责、善后……她感觉她将这些话了无数遍。可是对于普通市民来,有超能力的人存在就是让他们放不下心。

    “娜塔莉姐, 如何看待万磁王隐匿数月不露面?他藏在哪里?”

    娜塔莉轻轻吸了一口气, 继续展开笑容, “对不起,他属于变种人,和我们复仇者联盟无关,所以我不清楚。但如果他做出危害公民安全的事情的话,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介入的。”

    “可你是变种人啊?”

    “您曾经在x战警中工作过——”

    “据您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是真的吗?”

    “您怎么能不清楚呢?”

    在如山倒般的提问之中,娜塔莉巍然不动地微笑着,洁白的牙齿闪着光芒。

    “不管曾经如何,现在我的确就职于复仇者联盟。至于其他问题,之前我已经回答过无数遍。如果你们还有疑问——可以找我的律师解决这件事。”

    记者们沉默了一会,娜塔莉刚想松口气,以为他们就此告一段落,没没想到闪光灯又闪了起来。

    “娜塔莉姐,请问您对托尼·斯塔克的言论作何评价?”

    “请问这件事是你们已经商量好了的吗?”

    “你和斯塔克先生是什么关系?你们真的是纯净的友谊关系吗?”

    托尼?他又瞎啥话了?!

    “我不知道你们指的是什么。”娜塔莉尽量平稳地,“大家都了解斯塔克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一个天才,但也总爱一些语出惊人的话,他就是这样一个随性的人,希望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斯塔克先生未来将要把他所拥有资产的三分之二都留给您继承!”

    “请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娜塔莉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他是指遗产吗?你们希望我和钢铁侠比谁活的时间长?我保证他只是随口着玩玩——”

    就在这时,所有记者的手机都震动了一下,他们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娜塔莉有了些不好的预感,就在这时,她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

    她解锁屏幕,就看见一条咨询用十分炸眼的方式涌入眼帘。

    《两位亿万高富帅为一女人起争执?!布鲁斯·韦恩与托尼·斯塔克疑似撕破脸皮!》

    “本报讯,18号早上,托尼·斯塔克在纽约某档节目中疑似袒露出希望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过继给一位女性,她也是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之一:娜塔莉·哈特,有传言仿称斯塔克和娜塔莉是父女关系。同日,另一位美国巨头布鲁斯·韦恩也放出话来,要将全部财产未来交给娜塔莉·哈特继承,疑似与斯塔克互呛。这也让所有人都开始好奇起来,娜塔莉·哈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或许她并不是表面上那样的伟光正英雄,更可能是一个城府极深的女人——”

    娜塔莉已经看不下去了。她抬起头,对上了记者们猛虎下山般的眼神——他们几乎想要将她吃掉,然后直接获取关键信息。

    娜塔莉的嘴角抽搐着。

    “我明白了。”她微笑着,笑容里有黑气缠绕着,“在明天晚上之前,我会让他们出来清楚的。”

    “所以您到底和哪位有瓜葛——”

    “哪个也没有。”

    “你是为了钱吗?”

    娜塔莉看向那个记者,温柔却又带有黑气地笑道,“您觉得我缺钱吗?”

    的确不缺。那个记者沉默了。

    “为什么感觉所有的英雄和名人都和你有关系?!”又有记者问到,“您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娜塔莉发现自己永远回答不完这些问题,她微笑着伸出手,有的比较了解她的记者已经瞪大了眼睛,“向普通人施加力量是违法的,你不能——”

    “如果你们不记得,就不会违法了。”娜塔莉,“所以,你们为什么不回家睡一觉找妈妈呢?”

    她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立刻面前所有的人都放下了话筒和机器,一脸茫然。

    “我希望你们能删掉刚刚所拍的东西,然后回家,发现今天早上睡过头了。”娜塔莉礼貌地,“谢谢。”

    记者们乖乖地开始摆弄相机,娜塔莉则赶快从他们之间溜走。她等着车库的卷帘拉开,一边用眼睛瞄着记者们,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扛起设备离开了。车库打开,她快步走进去拉开车门坐进驾驶位,一脚油门踩了出去,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看起来她应该搬家了。

    她一边飚上街头,一边看着前方道,“星期五,帮我连线你的老板。”

    “现在您就是我的老板,姐。”一个女声带着电流般的声线在车内响起,带着一丝冷幽默的声调,“贾维斯的老板才是他。”

    “谢谢你,星期五,我现在不想胡侃,我只想砍了他。”娜塔莉有些咬牙切齿地,“给我连线托尼。”

    “正在连接中。”

    过了一分钟,托尼的事实头像出现在车屏的一角上。

    “嗨,娜塔莉。”托尼身穿着灰色的西服,带着墨镜,一手拿着高脚杯,另一手则夹着雪茄,看起来十分快活,“今天过得怎么样?”

    “托你的服,过得格外精彩。你又怎么了,为什么要在媒体面前那么?”

    “哪句?”托尼皱起了眉毛,“我今天的可够多的。”

    “你你要把你的资产给我。”娜塔莉不得不提醒道。她开到了人多的街区,放慢了速度。

    “这不是很正常吗?”托尼耸了耸肩膀,“就我们的关系——”

    “你去将新闻撤掉,或者出面澄清。以后别那样的话了,我对你的资产一点都不感兴趣——”娜塔莉叹了口气,“我有星期五就足够好了,而且她从来不给我添麻烦。”

    “谢谢,姐。”星期五道,“要知道我在托尼先生手底下的时候,只被使用过一次——贾维斯回来之后我就又被抛去落灰了。真高兴认识您。”

    “嘿嘿嘿!女孩儿!怎么也是我创造的你!”托尼坐直了身体,“信不信我将你要回来继续落灰?”

    星期五不出声了,娜塔莉咂了咂舌,“你连ai都这么欺负?我开始心痛贾维斯了。”

    “贾维斯才不会这么……”托尼坚信道。

    “总算有人注意到我有多么辛苦了。”另外一个磁性的男声响起,“先生,ai能跳槽吗?”

    “当你十秒钟前打我脸的那一刻,就永远不用考虑这个可能性了。”托尼嘟嘟囔囔地翻了一个白眼。

    “别打岔!”眼看话题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娜塔莉赶紧往回拉,“你在哪里?”

    “总部。”

    娜塔莉上下打量了一下托尼双脚放在桌子上,左手抽烟右手喝酒的潇洒姿势,有些怀疑地道,“你这个样子,队长竟然没有阻止?”

    托尼耸了耸肩,冲着娜塔莉举了举杯。

    “今天是tony\s day。”

    //

    十分钟后,娜塔莉来到了复仇者联盟的大厦楼上。

    自动门一打开,屋内的英雄们都抬起头看向了她——人来的可真够齐的,而且每个人都捧着终端。

    “哈喽,娜塔莉,你又上新闻了。”有着傲人身材的黑寡妇娜塔莎冲她露出笑容,“曝光率直赶队长和托尼。”

    “这是托谁的福?”娜塔莉嘟嘟囔囔道。

    刚开始复联外交发言人的身份定的是黑寡妇,可是她据理力争推荐了娜塔莉——刚开始的原因是娜塔莉是变种人,正好可以综合变种人和复联为首超级英雄的关系。再后来娜塔莉的身世曝光,赚了很大一部分普通人的同情,于是她继续推荐娜塔莉,因为娜塔莉能缓解普通人和英雄之间的联系。

    久而久之,这个烫手山芋的活就完全扔给了娜塔莉。娜塔莉每当看到黑寡妇和鹰眼恩恩爱爱轻松又自在地出任务时都能由内心的敬佩娜塔莎的先见之明。

    她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啊!这个活可真是麻烦啊!

    就这么麻烦的关卡,托尼和布鲁斯还这样火上浇油!

    “不管怎么样,你赶紧搞定这次的麻烦!”娜塔莉看向一脸云淡风轻似乎跟自己没关系的钢铁侠,“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你的迷妹们弄死了!”

    “谁敢弄死你?!”史蒂夫·罗杰斯抖了抖。他吐槽了一句,立刻收到了娜塔莉的瞪视。男人赶紧轻咳一声,“托尼,你的确应该帮忙解决一下了。”

    “好吧——”托尼懒洋洋地道。

    “我觉得你顺道还应该跟布鲁斯一声。”鹰眼,“他的粉丝也很吓人。”

    娜塔莉胡乱地点了点头,托尼却瞪起了眼睛。

    “什么?!那只蝙蝠什么了?”

    “你没看最新消息吗?”鹰眼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我从来不看自己以外的新闻。”托尼用鼻子哼道。

    “好吧,他他要把所有的财产都给娜塔莉,好像是在怼你。”

    托尼蹭地一声站了起来。

    “不是好像,他就是故意的!我一定也要反击回去!”

    啪地一声,娜塔莉将手打在自己的额头上。

    所以到最后,她只是两位土豪之间的牺牲者,对吗?

    心力憔悴的娜塔莉觉得自己又老了好几岁。她当初为什么要加入复联?!为什么不直接回伦敦?这样她还能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特工,随便杀杀坏人拯救普通人的安危,也好比在这里随时被幼稚园级别的超英们折磨。

    “我理解你,真的。”美国队长真心实意地道,“我一个星期里有七天都在觉得自己是动物园长。”

    不,幼儿园和动物园还是有点区别的好吗队长。

    “我现在急需一个靠谱的人安慰。”娜塔莉弱弱地。

    她听见有人缓缓地靠近,娜塔莉不用回头,就知道那轻微的脚步声的主人是谁。

    一只闪着银色光泽的铁臂从后面轻轻地搂住她的肩膀,这只原本象征着威胁和死亡的铁臂,此刻再也不见肃杀之情。

    她向后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温柔的绿色眼眸。

    “如果你总被记者骚扰,可以和我一起住。”他,“政府补发给我的这七十年的军饷和奖金,足够随便在一个地方买房子了。”

    娜塔莉看着他,就忍不住想要笑起来。

    巴基·巴恩斯,她的队友,她所爱的人,她的英雄。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比他更靠谱?巴基靠谱得就差在他的胸肌上打出‘靠谱’二字了。

    其实别是住在一起,就算巴基想要和她私奔到月球她都会当场答应,然而从被英国特工们培养出来的家教仍然让她没有立刻答应。

    “等见过我的家里人,他们同意之后,我们就可以同居了。”娜塔莉本来是一个爽快的性子,可是面对巴基,她的声音就忍不住加上一点点女生的甜腻。

    英雄们都知道她话中的‘家里人’都不是什么平民百姓,而是实打实的特工组织。

    “咱们家里人要来了?”托尼兴奋地,“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一见他们?”

    娜塔莉看向他,眼里不自觉地充满笑意和期待。

    “明天。”她。

    托尼一步步从钢铁侠专用通道走进屋内,有机器爪子逐件从他的身上分解开盔甲。当托尼走进屋里的时候,他身上的盔甲正好全部卸下。

    “接通。”

    托尼的深色衬衫已经全是汗水,他接过了机械爪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

    男人对面的空气一闪,投影出了黑寡妇的身影。

    “嘿,托尼,我们接到报告——”

    “是的,报告的都对。”托尼打断了她,他冲着屋内走去,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啤酒,然后来到沙发上坐下,这才看向娜塔莎,“我在现场。”

    “你知道他们为何而来吗?”娜塔莎皱起了眉毛。

    托尼摇了摇头,“我只是碰巧赶上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你在现场,身上还穿着盔甲,现在有舆论这件灾难的发生与我们有关。”娜塔莎有些头痛地,“国会那群老头又要嚷嚷了。”

    “反正我们都知道,民众和政府都总是最愚蠢的,不是吗?”托尼耸了耸肩膀,他将啤酒灌入嘴中。

    “你注意到那些恐怖分子有什么特征吗?”

    托尼放下啤酒,他拧着眉毛回忆着。

    “那些人全副武装、戴着黑色的面具。训练有素,而且下手狠毒——类似于敢死队。我觉得他们根本没想活着回去,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引爆装置。这很可疑,那家商场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这么拼命呢?”

    “的确很可疑。”黑寡妇也皱起了眉毛,“你还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了吗?”

    托尼张了张嘴,他忽然想起了娜塔莉。

    一个从英国而来的年轻女孩,训练有素,第一次实战就能发挥得如此出色,并且被变种人严加看护……

    她很不同寻常。

    托尼看向黑寡妇,他摇了摇头。

    “我累了,娜塔莎。”他,“你们先去调查吧,等明天我就回复联总部。”

    娜塔莎点了点头,“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托尼。”

    托尼伸手刚想关掉屏幕,娜塔莉却又叫了他一声,托尼放下了手臂,疑惑地看向女人。

    “就算我们所有的成员都在那里,也不可能阻止一整队想要爆炸自杀的恐怖分子……”娜塔莎的声音有些低沉,“对于那些逝去的人,不管是谁都无能为力。那不是你的错,你清楚这一点吧?”

    托尼靠着椅背上,他随手将啤酒瓶扔向地面,撇开了目光。

    “我很清楚。”他轻声,“我更加清楚,如果我今天带了真正的盔甲出门,而不是备用的那个,我至少能救下一个年轻人。而现在,他死了。我本来可以做到更好——”

    “厄运永远是接连不断的到来,我们阻止了一个,下一次还会有其他厄运发生。”娜塔莉低沉地,“拯救他人的性命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为此拼尽全力。可是你知道吗,托尼,如果有一些人注定要离开,我们只能放手。”

    托尼静静地看着她,深色的眼眸划过了什么。

    “我不会放手。”他,“永远都不会。”

    //

    半个时前。

    哈里踩下油门,这辆价值不菲的跑车轰地一声离开了事发现场。

    看着车窗外渐渐远去的风景,瑞雯和娜塔莉这才松了一口气。瑞雯看起来一直有很重的心理负担——想也知道是查尔斯在她们离开前跟瑞雯叮嘱过什么,不定不让娜塔莉身份曝光就是查尔斯的重点。

    现在她们远离了那里,瑞雯所变的青年才渐渐放松下来。

    远离了刺激,渐渐冷静下来的娜塔莉才意识到自己的腿有多么地痛,虽然已经做过临时处理,她的嘴唇仍然因为疼痛而泛白。

    “马上就要到我家的酒店了。”哈里在后视镜上看到了娜塔莉的样子,他贴心地,“医生都已经就位了,你再忍忍。”

    青年加快了速度,玛莎拉蒂在车流之中穿行着,有另外一辆黑车跟在他们的身后,是哈里的保镖们。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瑞雯只想赶紧离开纽约回到自己的地盘,不光是托尼,她也并不信任哈里,“您将我们送出城就可以了,我们不想在纽约耽搁。”

    “出了这事以后,纽约的几个出入口都已经被秘密地戒严了。”哈里,“现在政府方面正在排查这次案件和那方实力有关,恕我直言,如果您带着这位受伤的姐离开,会更快地引起别人的注意。”

    瑞雯沉默了,哈里的的确很有道理,作为这件恐怖袭击的亲身经历者,在事件发生之后的当天就急不可耐地离开纽约……是非常显眼。

    “放心吧,我会清空酒店无关人员,保证你们的**。”哈里贴心地,“你们救了我的朋友,我理应当帮助你们。等局势稳定下来,我立即派人送你们离开。”

    相比于托尼的嘴硬心软,哈里的温和有礼显得更加让人容易接受。瑞雯权衡了一会,她最终点了点头。

    “好,那就麻烦你们了。”

    哈里勾了勾嘴角。

    他在主干道上穿行了许久,最后停在了一个酒店的门前。

    他刚刚停下车,立即有人上来为他们开门,坐在副驾驶的玛丽先瑞雯和娜塔莉下车,然后赶忙去后面帮助瑞雯将娜塔莉扶了下来。

    “谢谢,我觉得好多了,不用这么麻烦你。”身体的重量被玛丽架在肩膀上,娜塔莉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哈里和瑞雯也几乎同时下车,哈里整了整自己的西服,有黑西服的人走上前来。

    “先生,已经安排完毕,没有发现异常。”

    哈里点了点头,他转过身体,正巧看到瑞雯伸手抱起了娜塔莉。

    “跟我来吧,房间和医生都准备好了。”

    两个侍者在前领路,哈里带着三人走向酒店大门。

    娜塔莉抬起头,看向这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酒店logo,‘奥斯本’三个字简直要闪瞎她的眼……这年头土豪竟然有这么多……美国人可真有钱。

    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厅,几个人来到电梯里,侍者直接摁亮了最高层。

    过了一会,电梯门慢慢地打开,他们踩着柔软的红色地毯来到了一间门前。侍者用卡为他们打开门,娜塔莉被里面的豪华装修震惊得目瞪狗呆。

    不管是地毯、家具、还是摆放在落地式全玻璃旁边的钢琴……只要是懂行的人,都会知道这一间套房装修下来价值不菲,光是那随意摆放在电视旁的装饰雕像都是几万美元拍卖下来的真品。

    “这……这是总统套房?”娜塔莉干巴巴地问。

    “它只叫顶层套房。”哈里温文尔雅地,“其实还有更好的套房,可是听您的口音应该是英国人,我考虑到风景的观赏性,还是为你们准备了这间——再往里面走走,你们可以从另一侧的房间看到中央公园,和其他美丽的建筑景色。”

    “这房间得三百平方米了吧?”玛丽也好奇地。

    “六百平方米,您现在看到的只是房间的客厅的一部分,里面还有套间。”侍者礼貌地。

    “这会不会太贵了。”娜塔莉心翼翼地问。

    “不会,”哈里温柔地笑了,“金钱是有衡量标准的,可是我朋友的性命、还有你们大无畏拯救他人的举动都是无价的。就算将这个酒店全变回现金,也没有你们今日所作所为的价值更高。”

    太会话了。

    不光是娜塔莉,就连瑞雯的好感度都在upup的上升。

    “好了,快将这位姐放在床上,先让医生帮她紧急包扎一下。”哈里提醒道。

    瑞雯点了点头,他们走进这间豪华的套房,推开其中一个房间的门,瑞雯心翼翼地将娜塔莉放在床上。

    哈里让其他人等在外面,他和玛丽则围了过来,瑞雯俯下身,她愣住了。

    “怎么会……”玛丽声惊呼着。

    瑞雯伸出手将娜塔莉腿上绑着的衬衫布条解下,她轻轻地抹了抹娜塔莉腿上凝固的血,沉默了半响。

    三个人的目光从娜塔莉的腿部上划,最终落在了她的脸上。

    “怎么了?”娜塔莉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三人却只顾盯着她看。

    娜塔莉纳闷地低下头,她也愣住了。

    她的腿上除了一些凝固的血液之外,没有一丝的伤口,刚刚那绽开的血肉似乎都是幻觉。

    就在刚刚被围困到现在来到酒店里,她的伤口竟然已经愈合了。

    公号意味着黑寡妇是以复联成员的身份邀请托尼商讨正事。

    托尼一步步从钢铁侠专用通道走进屋内,有机器爪子逐件从他的身上分解开盔甲。当托尼走进屋里的时候,他身上的盔甲正好全部卸下。

    “接通。”

    托尼的深色衬衫已经全是汗水,他接过了机械爪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

    男人对面的空气一闪,投影出了黑寡妇的身影。

    “嘿,托尼,我们接到报告——”

    “是的,报告的都对。”托尼打断了她,他冲着屋内走去,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啤酒,然后来到沙发上坐下,这才看向娜塔莎,“我在现场。”

    “你知道他们为何而来吗?”娜塔莎皱起了眉毛。

    托尼摇了摇头,“我只是碰巧赶上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你在现场,身上还穿着盔甲,现在有舆论这件灾难的发生与我们有关。”娜塔莎有些头痛地,“国会那群老头又要嚷嚷了。”

    “反正我们都知道,民众和政府都总是最愚蠢的,不是吗?”托尼耸了耸肩膀,他将啤酒灌入嘴中。

    “你注意到那些恐怖分子有什么特征吗?”

    托尼放下啤酒,他拧着眉毛回忆着。

    “那些人全副武装、戴着黑色的面具。训练有素,而且下手狠毒——类似于敢死队。我觉得他们根本没想活着回去,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引爆装置。这很可疑,那家商场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这么拼命呢?”

    “的确很可疑。”黑寡妇也皱起了眉毛,“你还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了吗?”

    托尼张了张嘴,他忽然想起了娜塔莉。

    一个从英国而来的年轻女孩,训练有素,第一次实战就能发挥得如此出色,并且被变种人严加看护……

    她很不同寻常。

    托尼看向黑寡妇,他摇了摇头。

    “我累了,娜塔莎。”他,“你们先去调查吧,等明天我就回复联总部。”

    娜塔莎点了点头,“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托尼。”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室友重生了〕〔大唐有真神〕〔天才少女相师〕〔逆凰〕〔战爷,夫人她又逃〕〔我能魔改黑科技〕〔科技之全球垄断〕〔武谪仙〕〔元卿凌〕〔洪荒之青蛇成道〕〔大周仙吏〕〔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林亦可顾景霆〕〔传送双生〕〔末世林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