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魔改黑科技〕〔诸天召唤成神记〕〔LCK的中国外援〕〔宫里有位小霸后〕〔南明第一狠人〕〔科技之全球垄断〕〔洪荒之青蛇成道〕〔我有一口大黑锅〕〔穹天女帝〕〔太乙〕〔开局宇智波之我的〕〔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摊牌了我就是首富〕〔龙凤双宝:爹地,〕〔天生魔种:废材王〕〔从功夫开始强化万〕〔超能灵修〕〔元极典当行〕〔庶子夺唐〕〔无尽致命游戏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失落唤响 第二十四章 暗恨
    姓名:王中

    年龄:18岁

    体质:一般

    身份:被通缉的流民

    简介:少年人,初学乍练的你,需要更多的练习才能提升你的力量。

    (空)

    不知是不是由于这段时间对于灵猴拳不停的练习,系统面板上关于王中的简介描述也发生了更多的变化。

    不过王中却感觉不是很好,联想到之前在安南乡时的系统变化,仿佛在这个系统面前,他没有任何秘密。

    但他无法排斥,因为只有当他在心中默念自己的名字唤出这个面板的时候,他还能确认自己确实是在一个异常的世界中,还能记得自己的目标与活着的意义。

    他要回去。

    d38区23号楼133层06号宿舍。

    这时王中忽然又想起了肖千岁,f区13栋3308。

    从住处的编号来看,肖千岁被分配的时候和平城的建筑都还没有后面那么多,他肯定是最早进入这个世界的一批人。

    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远远落后的王中,似乎要比他更幸运,还有着前人留下的指引。

    但无论相隔多久,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他们,在有一点上似乎都有着相同的发展,对那个也许应该称之为家的盒子房间充满着眷念。

    “或许是难以割舍那个充满辐射尘的世界吧。”

    叹息一声,王中将这段心绪暂且收起,准备开始今天的早课。

    这是他这两天给自己定下的计划,如同在奉恩学院上学一般,虽然只有练拳一门课程,但每日早课、晚课、常课分配得极为仔细。

    此时天色还未亮,早课之后才是上街吃早饭的时辰,但对面的高府却好像有不的动静,将他的目光牵引了过去。

    一大早,高府就似乎就有大动作。

    天色还没亮,整个高府就灯火通明,人声嘈杂起来。w..org无数仆役丫鬟出动,仿佛有什么大事情一般。

    等到日上三竿,高府大门打开,一辆豪华大轿子从府中架出。

    前有肃静回避等官牌开道,中有娥女两列,落花随行,后有仆役数十,担着冰盒粉台等女儿家常用物事,一应俱全。

    竟是高家姐破天荒的要出门去。

    这陇川太守的独女虽然年年来安州县避暑,但出门的时候却极少。

    街头巷尾的都这真正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大姐。

    但仅有的几次出门,都尽显高家的富贵气象。

    王中不知这高家姐为人如何,同样站在路边好奇的他,在轿子路过的瞬间,忽然感受到一阵清凉之意,虽然安州县的暑天并不算炎热,但在这夏日的末尾也殊为难得。

    就在王中和一群县城里的居民百姓都聚在街道两侧看高家姐出行的同时,他身后不远的巷子口,两三个泼皮混混正将一个中年男子逼退到了墙角。

    “西德子,你们想做啥?”

    中年男子虽然嘴上喝问的厉害,但紧贴墙壁捂着胸口微微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他,显然他现在很是紧张甚至害怕。

    眼前这个西德子是这条街上有名的刺头儿,不仅喜欢打架斗殴,还尤其喜欢调戏人家娘子,甚至曾经还对高家的大姐有过妄想,逼着他把自家能看到高家后院的房子租给他。

    按这等县里的大牢都蹲过好几次的泼皮无赖,早应该被判充军流刑了的,不知为何总是隔了一段时间就见他被放了出来,又在街面上晃荡。

    西德子吧唧了一下嘴,歪着嘴角吐了一口夹杂着食物残渣的涎水到地上,然后掏出一根细条子继续掏牙缝。

    “宋老倌儿,放心,爷今天不找你借钱,老实点,问你个事就放你走。”

    一听对方不是要抢劫,中年男子算是松了口气,这西德子每次逢人都是借,但从没有还过,若是你不借吧,他就你瞧不起他,把你一顿打,着实坏的脚底生疮头上流脓。

    “啥事?你还有啥事要问我的?”

    西德子没理会中年男子的嘲讽,转头朝身后的人摆了一下手,那跟班赶紧从怀中掏出一张卷好的白纸在中年男子的面前展开,四四方方的白纸上画着一个人脸头像。

    西德子在一旁指着画像道:“听你昨天把你赁房子给了个外乡人,好好看看,是这个人不?”

    中年男子仔细看了看画像,诧异问道:“咦,还真有点像。他是谁?你们的仇家?债客?”

    西德子一听顿时神情一震,牙也不剃了,把木条儿一扔,抓着中年男子狠狠的拍了下:“看仔细了,敢耍老子要你好看。”

    中年男子被这一下拍的心头一滞,赶紧讨饶道:“我骗你们做什么,昨天确实租了一间房子出去,那人只租半个月,和你这个画上的还有点像。哎,对了,他租的那间还就是你以前要的可以看到高家后院的那间。”

    “他现在在哪?”西德子赶紧问道。

    中年男子揉了揉胸口,身子一探,把手往前面大街上一指,道:“咯,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都在看高家姐出行呢。”

    西德子等人连忙把目光朝他所指望去,却与王中对了个正着。

    王中正待惊疑,这个房东怎么被几个年轻人堵住了,好像遭受勒索一样。

    那领头的看到他似乎惊讶了一下,然后居然就挥手带着两个人走了。

    中年房东见王中还在奇怪的朝着看这,似乎脸上挂不住,连忙尴尬的露了个笑容,连个招呼也不过来打,便急冲冲的走了。

    王中不知道那三个年轻人是干什么的,但看走路的姿态与面上的神色,不像是什么好人。

    街头混混虽然在和平城中销声匿迹,但不妨碍王中从网络存储的信息当中了解到曾经的世界还有这种产物,此刻倒是跟这几人的行迹对应了起来。

    不过既然房东都没事,王中暂时也没什么兴趣去打抱不平,回去练拳要紧。

    且不王中回屋继续练习拳法,那高家姐足不出户的人,今天破天荒的降临安州县城,庞大的阵仗让许多人都吃了一惊,纷纷猜测这贵人是要去干嘛。

    “还能干嘛?多半是去拜会县令老爷呗。这安州县里,除了县尊,还有哪里值得人家挪动脚步的吗?”

    不得不,老百姓的眼光还是毒辣的,高府一行人果然是往县衙而来。

    县令李文安老早就收到了手下人的通报,赶紧召集各人,到大门口相迎。

    不过门前一数,发现自己的儿子李庆之居然不在,顿时怒道:“少爷呢?怎么这个时候不见人影?还不赶紧把他去给我找来?”

    高家姐这么长时间,这可是第一次上门拜访,明两人关系正是有进展的时候,这子居然敢这时候掉链子,不是找打吗?

    “老爷,刚才的看到少爷在书房呢!”有那多嘴的衙役恰好之前看到了李庆之的行迹,赶紧出来表功。

    却不料李文安喝骂道:“早不读书晚不读书,现在居然想起来读书,哄鬼吗?去,赶紧我将他叫过来。”

    那衙役赶紧点头哈腰的往里头跑去。

    李庆之此时正在书房,不过他可不是在读什么书,而是在翻李文安这些年收藏的邸报与公文,寻找与妖族相关的信息。

    那奉天军与崇元宝藏的事情还好,妖族圣者传承与什么不死之秘让冷静下来的他有些疑惑静是不是惊吓过度记错了。

    安州县虽然靠近九连山脉,那里妖类时常出没,但大都只是些不成气候的异兽妖而已,不曾听什么有什么圣者传啊。

    而且这其中好像还牵扯到了六扇门,这个衙门的名字向来牵扯的都是大案要案,不应该出现在安州县却没有任何记载。

    既然高府那边的藏书楼进不去,他便只能从自家父亲这边与朝廷往来的公文中寻找线索了,此刻翻的正起劲。

    “少爷,少爷!”

    外面忽然传来齐三儿的呼唤声,因他是在翻动父亲收藏的一些朝廷公文,所以特意让齐三儿在外面为他放风。

    李庆之赶紧将各份书册回归原位,然后打开房门,却发现李文安未至,反而有个衙役站在远处大门前,与齐三儿正着什么。

    “什么事清?不是不要打扰我吗?”

    那衙役见李庆之出来,赶紧扬声道:“少爷,高家姐来了,老爷让你赶紧去前厅相迎呢。”

    李庆之闻言一愣,高佳子居然来了县衙?这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要知道高佳子虽然每年都来安州避暑,但这安州县内外,她可是基本上一处都没去过。

    用她的话来,这安州县就是腌臜破败之所。

    要不是以前她父亲常带她来此避暑,加上每年夏天这里着实凉快的缘故,她可不愿意来此处,就更别登门县衙了。

    反正有什么事情,一个门子到李文安这里传话,立马就能办好。

    而且前几天李庆之还在高府碰了个钉子,怎么高佳子忽然转性跑到县衙来了?难道还是来赔礼道歉的不成?

    不过脸皮还没撕破,人既然来了,前去欢迎接待还是要做的。

    李庆之将书房的门一关,一边走一边问道:“她来做什么?”

    那衙役赶紧讨好道:“的也不知,不过听老爷的口气,好像是喜事,少爷抱得美人归指日可待啊。”

    李庆之听在耳朵里,心中却是冷冷一笑:这种美人,谁爱抱谁去抱,本少爷还真没兴趣。为了她,我连上个怡红楼都不行。要不是父亲一心想着钻营高家,我才懒得理会这个臭娘们。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失落唤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室友重生了〕〔大唐有真神〕〔天才少女相师〕〔逆凰〕〔战爷,夫人她又逃〕〔我能魔改黑科技〕〔武谪仙〕〔元卿凌〕〔科技之全球垄断〕〔洪荒之青蛇成道〕〔大周仙吏〕〔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林亦可顾景霆〕〔传送双生〕〔末世林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