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今天还没承认〕〔山野汉子旺夫妻〕〔旺夫小哑妻〕〔撒娇福晋最好命〕〔季律师的翻译官太〕〔天命凰徒〕〔佞臣的庶女嫡妻〕〔制霸全球〕〔西游:从天马开始〕〔名门盛宠:权少极〕〔异瞳临世:穆少之〕〔纵横五千年〕〔神秘顾爷掌上宝〕〔血魔霸天下〕〔重生八零:娇俏农〕〔亲爱的绵羊先生〕〔顶级神豪〕〔全国首富〕〔契婚宠妻甜如蜜言〕〔绝品阔少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东窗事发
    阮伽南精神抖擞的看着自己的师父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她的视线在他手上的东西停留了一下,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皇后首先站了起来,着急的问道:“神医,可是已经解完毒了?本宫的皇儿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安然无恙了?”

    在场的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韩湘子,想要知道结果。

    韩湘子却是臭着脸,冷声道:“皇上,娘娘,如果你们无心救八殿下又何必要求我来?”

    皇上和皇后同时一愣,皇上面色一沉,“神医这话从何说起?”

    韩湘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将手上的东西往地上就那么一扔,丝毫不顾是在皇上面前,也压根不担心会因此而惹恼皇上,“从何说起?我明明说过八殿下想要解毒并不难,但是需要生母的血作为药引子。方才我明明已经亲自取了皇后娘娘手指尖的血,但是结果解毒却失败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血被人调换过了!”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宫里伺候的人都是本宫信任的人,不会有人敢做出调换之事的!这不可能!”皇后面色变了变,但是紧接着就断然反驳道,似乎不相信他的话。

    韩湘子面色很是难看,“娘娘,难道这个时候我还能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吗?还是说娘娘在怀疑我的能力,怀疑我连这小小的毒都解不了?若是我连这点小小的毒都解不了,我还怎么救宁王?如果一切按照我说的来做,根本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可是现在偏偏就出现了!解毒是我亲自动手的,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那有问题的就唯有在解毒需要用到的东西上了。除了娘娘的血,其他的东西都是我亲自准备的,绝对不会出错!我这样说够明白了吗?”

    这个时候阮伽南站了起来幽幽的问道:“师父,你的意思是从母后手指尖上取的血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被人调换了?”

    韩湘子见是她说话,面色缓了缓,道:“嗯,还是我的徒儿比较聪明。”

    众人听了一阵无语。

    不是她比较聪明,是她比较没脑子,比较大胆,敢把话说出来而已。

    皇后眉头一皱,看着阮伽南不悦的问道:“宁王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怀疑本宫了?”

    阮伽南笑了笑,笑容很假,很敷衍,大家看到她这笑容更加的认定她此时还在为了凤乾阳用了凤明阳的药而怀恨在心了,所以才趁机捣乱,想给皇后找不愉快。

    几个皇子妃看到阮伽南这副做派,心里觉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们的夫君都说这个弟妹并非没有脑子的人,相反,她脑子应该挺好。但是现在看来完全是她们的夫君高看她了。宁王虽然不是母后亲生的,但她是嫡母,阮伽南即便是宁王妃,但是得罪了母后,以后的日子也会难过的。何必呢?那药既然已经用了,那就用了,心里就算再有怨气也得藏在心里啊,她倒好,还露出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为了此事怨恨上皇后一样。

    真是蠢。

    阮伽南又笑了笑,“母后多想了,我只是把可能的事说出来了而已。如果母后怀疑这件事,其实也简单啊,将刚才在里面伺候的人通通都捉起来审问一通就是了。反正刚才留在里面伺候的人也没有几个,审问大概也不需要多少时间,不耽误师父解毒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眼底闪烁着的光怎么看都觉得充满了恶趣味,也不知道到底是针对谁。

    皇后面色很难看,阴沉着,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大概是心里也明白她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

    皇上心里同样也疑惑万分。

    皇后手指尖的血是他亲眼看着神医取下来的,而现在神医自然也没有必要撒谎欺骗他们,因为这经不住任何推敲。所以神医说的话必定是真的,真的是药引子出了问题,所以解毒的事出了意外。那皇后的血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被人换了?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把药引子换了,胆大包天!

    这么一想皇上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威严被严重的挑衅了。

    “查!立刻就查!朕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当着朕的面耍手段,玩心眼,简直就是不把朕放在眼里!”

    皇上都开口了,皇后自然也不能再阻止,况且她心里也是十分生气的。在自己的宫里,神医要救的还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宫里却出了内鬼,还明目张胆的换了药引子!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绝对要查出来还她一个清白。

    皇上一声令下,刚才在里面伺候的几个人很快就被叫了出来,跪在了地上,个个都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在为八殿下解毒,突然神医就面色一变,一身怒气的走了出来,她们也不敢离开,只能守在里面了,生怕八殿下出了什么事。

    可是现在为什么让她们跪在这里,而且皇上和皇后的面色还那么难看,让几个人的心不由得七上八下了起来。

    “你们谁换了皇后的血,自己站出来承认了,朕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不然的话让朕揪出来,朕就将你五马分尸!”皇上面色阴沉,眸色阴冷的看着几个人说道。

    几个人一听立刻就叫了起来,“皇上饶命啊,皇后娘娘饶命啊,奴婢冤枉,奴婢冤枉啊!奴婢什么事都没有做过,娘娘的血……娘娘的血没有、没有换过啊!”

    “还敢狡辩!神医都已经说了,是药引子出了问题,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本宫的血出了问题,被换了!里面除了神医就只有你们几个,不是你们换的又是谁?本宫一向仁慈,所以给你们机会自己承认,不然就休怪本宫不客气!”皇后厉声说道。

    “娘娘奴婢真的冤枉啊,奴婢什么都没有做过,奴婢哪里有这样的胆子啊!”

    几个人还是一口咬定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做过,皇后一怒,正要开口让人将几个人拉下去大刑伺候,阮伽南这个时候却站了出来说道:“母后,何必这么麻烦呢?儿媳倒是有一个简单的法子,相信很快就能知道这其中到底是谁说谎,是谁换了母后的血。”

    皇后狐疑的看着她,“你有什么法子?”

    阮伽南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个人,淡淡一笑,“只要将她们分开审问一番,必定会有人说的话和其他人说的话不一样,这样一来就能知道是谁在撒谎了。”

    她说着话的同时眼睛紧紧的盯着跪着的几个人,果然注意到其中有一人面色微微一变,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这人怕就是柔妃埋在长春宫的人吧?上次母后故意说了那样的话也是这个人转身就告诉了凤乾阳和柔妃吧?嗯,也不知道刚才老头故意说要生母的血做药引子,这人是不是飞去栖梧宫取了柔妃的血来……不过柔妃和凤乾阳是两母子的事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人也说不准会不会知道。

    不过即使不知道,现在把这颗隐藏得这么深的钉子拔掉也是一件好事。

    阮伽南的心思转了几转,可是脸上却波澜不惊。

    皇上听了她的话之后觉得很有道理,便决定这么干了。

    几个人当中自然是只有一个人是有问题的,所以其他人倒是问心无愧,没有任何不安和异议的随着长春宫里的大宫女走了出去,心里有鬼的那个就有些惶惶不安了。

    谁也不知道审问的她们的人都问了些什么,她们又是怎么回答的,两刻钟之后几个人就回来了,重新跪了下来,却偷偷的瞄了眼身边的人,不知道对方说的和自己说的是不是一样。如果不是一样的话,那就证明对方就是那个偷偷换了娘娘血的人。做出了如此胆大包天,大逆不道的事,下场定然不会好的。

    玳瑁恭敬的站在一旁,皇后问道:“结果如何?”

    玳瑁微微抬头,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人,不急不缓的说道:“回娘娘,我们都问过了,分开来看的话大家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但是结合起来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其中有一人说的和其他几人说的有出入。要么就是她有问题,要么就是其他几个人有问题。”

    这样的话没谁会相信,不可能是几个人同时有问题,那出了问题的必定就是那个和其他人说法有出入的人。

    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的人,其中一个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身躯甚至隐隐有些发抖了起来,可她还是硬撑着不肯放弃最后的一丝希望。因为一旦放弃了,那就意味着她整个人生都玩完了。

    皇后面色一沉,“是谁?”

    玳瑁眸光一转,落在了某一处,伸手一指,“就是她!”

    皇后顺着她的手指一看,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讶和意外,“是白薇!”

    名为白薇的婢女顿时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了起来。

    “白薇,你好大的胆子!是谁指使你的,快说!”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奴婢有意想要害八殿下啊,求娘娘饶命啊!”

    “母后,既然审问出来了,那就先拉下去吧,这事不急。现在还是八哥的事要紧。”阮伽南又站了出来说道。

    皇上看了她一眼,目光冷漠的看了看面色苍白一片的白薇,冷声说道:“拉下去好好审问,朕就不信撬不开她的嘴巴。宁王妃说得对,还是乾阳的事要紧。”

    一直在一旁看戏的韩湘子这才说道:“那就劳烦娘娘再牺牲一下,让我再取一点血了。”

    皇后看着白薇的目光恨不得撕了她一样,“拉下去好好审问清楚!”

    “神医,这边请吧。”皇后面对神医不得不收起了脸上的怒气,勉强扯了扯嘴角。

    韩湘子轻哼了一声。

    皇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担心事情再次出现差错意外,所以也一起跟着走了过去。

    几个皇子和皇子妃看得是满心纳闷和不解。

    因为他们来得迟,根本就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四皇子妃眸光一转,视线落在了阮伽南身上,笑了笑问道:“九弟妹,你可知发生了什么事?”

    阮伽南眨了眨眼,“四嫂,我们不是一同过来的吗?你不知道的话我当然也不会知道了。应该是八哥解毒的事出了什么意外吧?如果四嫂想知道的话,我可以等师父出来再问清楚,然后再跟你们说说。”

    四皇子妃顿时有些尴尬了。怎么说得她好像很八卦一样……

    阮伽南可不管她会怎么想,端坐在那里垂眸安静的坐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皇上进去之后许久都没有出来,看样子是不放心了,所以要在一旁盯着。

    阮伽南垂着眼眸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过去,等着事情爆发。

    果然,半个时辰之后皇上,皇后,甚至是韩湘子都一起出来了,个个都面色难看,甚至有些怪异。

    “师父,怎么了?八哥的毒已经解了吗?”阮伽南站了起来问道。

    韩湘子脸上压抑着怒气,“解什么毒,解什么毒!是觉得我太闲了,所以耍着我玩吗?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我!”

    阮伽南讶异的问道:“怎么回事呀这是?”

    皇后紧紧皱着眉,脸上怒气未消,同时又闪着怀疑困惑,皇上已经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趋势了。

    “皇后,你告诉朕,这是这么回事!神医说药引子须是生母的血,可为什么皇后你的血却不行?”皇上似乎一直在压抑着怒气,到这个时候才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冲着皇后就勃然大怒的吼道,眼里闪着吃人似的光,面色铁青。

    几个皇子,皇子妃都吓了一跳,大气都不敢出。

    皇后噗通的一声跪了下来,“皇上,臣妾心里也是非常疑惑啊,这种事难道不是应该问神医吗?臣妾对歧黄之术一窍不通,哪里知道这是为什么?”

    韩湘子此时也是眉头紧皱,似乎在思索什么。半响之后面色忽然变了变,但是很快又压抑了下来。听到皇后的话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淡声说道:“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皇后和八殿下并非亲生母子,所以作为药引子的皇后的血才没有起到应该有的作用,导致解毒的过程中出了问题。这血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取的,解毒也是皇上亲眼所见,这过程中并没有任何的差错和意外。唯一有问题的就是皇后的血。”

    “解毒之前我就说了,这种毒不难解,只是需要中毒者生母的血作为药引子。因为一般这种毒都是下在丧母之人身上,对母亲尚健在的人来说这种毒并不是什么阴险的毒,可是对于丧母的人来说就是夺命之毒。如果皇后是八殿下的生母,那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皇后和八殿下并非亲生母子!”

    韩湘子倒是大胆,没有丝毫顾忌的就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也不管这样的话会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韩湘子!你不要以为你是神医就可以肆意妄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说的这些话足以让人人头落地了!”皇后情绪有些失控了起来,声音尖厉的说道。

    韩湘子沉默了一下,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话确实是有些惊骇的,但是他说的都是实话。

    不过他还是稍微的收敛了一下,缓了缓语气说道:“娘娘,并非我肆意妄为,仗着身份乱来,我只是根据实际情况分析而已。我说过了,这种毒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我闭着眼都能解毒。但是现在八殿下的解毒却出了意外,那就只有作为药引子的血出了问题。我没有其他任何的意思,只是想解决问题,把我知道的事说出来。至于信不信,全在于你们。”

    不只是皇上皇后震惊,几个皇子皇子妃也是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迟迟反应不过来。

    母后和八弟并非亲生母子?!这、这怎么可能啊,这太匪夷所思了吧,八弟怎么可能不是母后的孩子呢?如果八弟不是母后的儿子,那谁才是母后的儿子?当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几个人同时面色一变。

    六皇子更是因为极度的震惊而从座位上猛的站了起来,脱口道:“八弟不是母后的儿子,难道九弟才是母后的儿子?”

    阮伽南差点就要为六皇子的话鼓掌了。

    真是神助攻啊,都不用她来开口了。不过这个时候也轮到她上场了。

    于是她也嚯的一声站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眼里满是不敢置信,“这不可能!王爷明明是母妃的儿子,怎么就变成母后的儿子。难不成是有人偷龙转凤,把王爷和八哥调换了不成?”

    她这句看似不经意的话却重重的落在了在场人的心上。

    大家不受控制的开始思索这个可能,以往很多被忽略的事情一下子就涌了上来。这么想的话柔妃对八弟的态度好像真的很有问题。这么多年,柔妃对母后是恭敬有加,从来没有逾越过半步,就连对八弟也是如此。以前是觉得柔妃这样是本分,可是现在看来却是本分过头了。

    一个女人,即便再怎么样,可是一旦有孩子,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会去争取一番的,可是柔妃不。她从来都是教导九弟对八弟唯命是从,让九弟从小就成了八弟的跟班,一副要永远追随八弟的样子。

    如果真的像阮伽南说的这样,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大家顿时有种恍然大悟,豁然开朗的感觉。

    阮伽南佯装震惊意外的脱口说完之后就飞快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对大家的表情反应很是满意。

    嗯,开始怀疑就好。

    “阮伽南,你闭嘴!”皇上厉声喝道。

    阮伽南有些讪讪然的闭上了嘴巴,但是眼里却闪着倔强的光芒,认定了这件事不可能似的。

    “皇上,想要证明此事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滴血认亲便是了。”韩湘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皇后眼睛顿时一亮,迫不及待的附和道:“没错,滴血认亲!只要滴血认清就什么都清楚了!”

    皇后是真的有些迫不及待。

    这么多年了,她明知道养在身边的不是自己的亲骨肉,是仇人的骨肉,可是她却不得不将所有的仇恨都压在心底最深处,对着仇人的儿子慈眉善目,关爱有加。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恨得心里发痛,明明小九才是身份尊贵的嫡子,可是却一出生——不,还没有出生就被人下了毒,出生后又被调换。属于他的健康,荣耀都被夺走了。

    这么多年了,她终于等到了今天,所以她真的是迫不及待了!恨不得马上就能证明小九才是她的亲儿子,凤乾阳是柔妃那个贱人生的贱种!

    不怪皇后对凤乾阳没有母子之情,先不说她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就说凤乾阳霸占了凤明阳的一切,还对他屡次下毒手,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皇后对他恨之入骨了。

    皇上大概是气到极点反而冷静了下来,脸色阴冷暗沉,浑身散发着一种逼人的气息,让人心惊胆战了起来。

    他目光沉沉的看了眼韩湘子,“既然神医这样说,那就滴血认亲吧。”

    六皇子眼珠子一转,故作迟疑的说道:“父皇,既然要滴血认亲,那是不是应该把柔妃娘娘也叫过来?九弟现在还处于昏迷中不方便过来,但是柔妃娘娘……”怎么说都是当事人,理应在场啊。

    四皇子,五皇子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觉得六弟说的话很是有道理。

    没想打今天进宫会看到这样一出大戏。

    八弟九弟的身份很有可能被调换了——哎,不对!如果真的是被调换了,那不就意味着九弟才是母后的儿子,是中宫嫡子吗?九弟本来就受父皇的偏宠,若是今天的事是真的,依照父皇对九弟的偏宠,那还得了!父皇岂不是会直接将太子之位都给了九弟吗?

    两人这才意识到这个重要的问题,原本看戏的心一下子就掉到了底,变得凝重了起来。

    柔妃待在栖梧宫里不知道为何眼皮一直跳个不停,让她的心不由得开始担心了起来,担心会不会是乾阳的事出了意外。可是现在她被禁足,就是有心想要去看看都不行,甚至连人都不敢派出去,就怕别人起了疑心。可是这心就是定不下来,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仔细的将最近发生的事都想了一遍,实在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一切都很正常。

    就在她越来越焦急不安的时候长春宫来人了。

    听了宫女的话她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警惕怀疑了起来,脸上却露出了柔和的笑容,试探的问道:“不知道皇后娘娘这个时候让本宫过去是为了什么事?本宫现在还在禁足,没有皇上的允许是不能擅自出宫的。”

    “柔妃娘娘,皇上现在也正在长春宫,此事皇上已经允许了,所以柔妃娘娘不必担心。请随奴婢一同回去吧,奴婢只是一个传话的人,具体的事柔妃娘娘到了长春宫自然便知道了。”宫女滴水不漏的说道。

    柔妃笑了笑,“如此本宫便去一趟吧。”

    临离开之前柔妃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悄悄的交代了红玉几句才随着宫女一同去了长春宫。

    到了长春宫,看到大殿里的情况柔妃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声。刚要迈过门槛的脚微微一顿才落到了地上,垂下了眼眸走了进去。

    她朝着两人跪了下来,弯着腰低垂着头,“臣妾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福金安,娘娘千岁金安。”

    皇上没有让她起来,而是用一种令人心惊的眼神打量着柔妃,似乎是想从她脸上看看,这个充满了江南温婉柔和气质的女子是不是真的那么狠毒,胆大包天,瞒天过海了这么多年。

    柔妃的心不由得提吊了起来,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了。

    就在柔妃不安的时候韩湘子端着两个瓷碗走了出来,“皇上,皇后娘娘,都准备好了,现在就开始吧。”

    柔妃看了眼韩湘子,又看了眼他手上拿着的东西,一头雾水,“神医,这是……”

    韩湘子瞥了她一眼没答话。

    他这态度让柔妃顿时一阵气结,心里暗暗咒骂了一顿韩湘子。不过是一个江湖人,竟然也敢这样对她说话。

    “动手吧!”皇上淡声说道。

    柔妃还没有明白皇上的话是什么意思就被人从身后按住了双肩,捉住了双手,紧接着就看到玳瑁走了过来,手里银光一闪,她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了什么,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玳瑁捉住了手指尖,指尖一痛,一滴鲜血缓缓的从指尖落下,坠入了瓷碗中。

    柔妃看到那滴血不由得瞠大了眼睛,瞳孔一缩,慢动作一般的看着那滴血重重的坠入了瓷碗中,砸到了水面上,像是砸到了自己的心头上一样。

    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和瓷碗里的血缓缓的相融合在了一起。她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底,心里不祥的预感一下子化作了实质。

    滴血认亲,竟然是滴血认亲!为什么会突然要滴血认亲,不是应该在帮乾阳解毒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皇上和皇后两人也看到了瓷碗中的变化,皇后的眼睛睁大到了极致,眼里有什么东西霎时间破碎了,然后身子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面色苍白难看,不停的摇着头,嘴里喃喃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娘娘,您可要撑住啊!”玳瑁忙扶住了她,担忧她会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

    柔妃似乎现在才回过神来,尖叫了起来,“这是假的,是假的,不可能不可能!八殿下不是本宫的孩子,本宫的孩子是宁王,是宁王!八殿下是皇后娘娘的儿子,是皇后娘娘的儿子!”

    韩湘子突然冷笑了一声,嘲弄的道:“柔妃娘娘,谁跟你说这碗里的血是八殿下的了?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啊!”

    柔妃顿时浑身一僵,面色刷的变得死白一片。

    大家都被这荒谬匪夷所思的事给震住了,无法置信竟然会在后宫中发生了这样的事。两个皇子的身份竟然被调换了,而且一换就是将近二十年!这、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惊世骇俗啊!

    至于是谁主谋的,不用多说了。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柔妃,不敢相信这个一向温柔,恪守本分,在后宫中风评良好的人居然一手谋划了这一场惊天的阴谋。

    “皇上,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臣妾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皇上,您要相信臣妾,臣妾的真的是无辜的,臣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柔妃爬到了皇上跟前,面容惊慌茫然失措,一双美眸浸满了泪水,悬在眼睫毛上,要掉不掉的,神情凄楚的凝视着皇上,甚是惹人爱怜,无辜至极。

    皇后却是扑到她面前狠狠地扇了她一记耳光,充满了恨意的道:“柔妃,你的心可真狠啊!你是想做什么,造反吗?你竟然敢扰乱皇室血脉,偷龙转凤,你是想让你自己的儿子登上太子之位,将来继承江山是吗?本宫真是瞎了眼啊,竟然会觉得你无害,觉得你是后宫中最纯良的妃子!却不知道你就是蛇蝎心肠!你不但在自己的宫里养了细作,你还换了本宫的儿子,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告诉本宫!”

    皇后的话听起来像是理智失控下说出来的颠三倒四的话,但是却刺中了皇上心底的某处,拨动了他心里的某根弦。原本他看着柔妃的眼神还有些复杂迟疑,但是皇后的话说完之后那抹淡淡的复杂之色立刻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酷。

    柔妃则是被皇后的一巴掌打得整个左脸都红肿了起来,嘴角渗出了一道血丝,可见皇后这一巴掌有多重了。

    可是皇后恨不得立刻就将她抽筋剥骨了,一巴掌太便宜了她了。

    “神医,这结果你确定不会有问题吗?”皇上问。

    韩湘子淡淡的笑了笑,“皇上若是不信,大可用自己的血来试试。我可不是柔妃娘娘,这种杀头的事我可没有胆子做。”

    “皇上,皇上,臣妾真的是冤枉的,臣妾冤枉啊!当年臣妾和娘娘同一天生产,娘娘可是比臣妾还早生下了孩子,臣妾如何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啊!娘娘生产的时候身边可都是信任的人,围得跟铁桶似的,臣妾只是一个妃子,如何有这样的能力瞒天过海!皇上,您想想就知道不可能了啊!”柔妃哭喊道。

    她不说还好,一说顿时又勾起了皇后心里的十多年的怨恨,气得皇后又忍不住扇了她一巴掌,再次把她扇得扑倒在了地上。

    “贱人!你不说本宫都忘记了,当年本宫刚生完孩子,隐隐约约听到产婆说了一声本宫的孩子情况似乎不妥,要立马请太医瞧瞧。可是等本宫再醒过来的时候孩子却健健康康的,本宫那会儿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本宫太累了以至于出了幻觉。就是那个时候,本宫昏过去的时候你就让人把两个孩子调换了,是不是!”

    “还有本宫怀孕的时候明明时常觉得不舒服,肚子里的孩子也时常出问题,可每次叫来太医总说本宫很好,说是本宫心理作用。现在本宫才明白,怕是那个太医早就和你这个贱人勾结在一起了!本宫孩子身上的毒就是你下的!你这个毒妇!不但给本宫的孩子下了毒,你还夺走了属于他的一切,本宫不会饶了你的,本宫要将你碎尸万段!”皇后情绪激动的尖声说着,眼睛充满了血丝,目光如同尖刀一样恨恨的瞪着柔妃,最后一口气没有喘上来,眼前一黑,身子一软,终于承受不住这剧烈的冲击晕了过去。

    “娘娘!”

    皇后这一晕,情况顿时就更乱了。

    皇上面色黑如墨汁,“先把柔妃关到栖梧宫,让栖梧宫伺候的人全部撤出来!从今天开始,栖梧宫的一切标准降到后宫最低,等朕查明一切再做处理!”

    柔妃一听登时就晕了过去。

    这样的栖梧宫和冷宫有什么区别?

    ------题外话------

    今天就是除夕啦,过年啦啦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强势重生:顾少宠〕〔这个王妃路子野,〕〔BOSS来袭:甜妻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神秘老公惹不起〕〔重生追爱:傲娇夫〕〔结局改写系统〕〔大铸造师〕〔情定三生:上神动〕〔女权世界的偶像〕〔重生就无敌怎么办〕〔叔,你命中缺我〕〔病娇甜妻,得宠着〕〔良师这般妖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