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爹地你别跑安盛夏〕〔万古邪帝〕〔巫师不朽〕〔海贼之黑伯爵〕〔一往情深,傅少爱〕〔妈咪抢手,爹地要〕〔大佬退休之后〕〔天才纨绔〕〔霸王之姿〕〔夫骄〕〔路过游戏王世界的〕〔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僵尸保镖〕〔权门妃〕〔蚁仙〕〔史上最强血脉〕〔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权臣家有神医妻〕〔网游之骷髅也疯狂〕〔我真不想继承豪门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一滴血
    凤乾阳醒过来还没有一个时辰就又吐血晕倒了,可把八皇子府上的人吓得够呛。太医早就回宫了,府医赶了过来一看却是面色大变,震惊不已。

    八殿下的情况明明已经稳定下来了,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伤口也处理过了,太医走过他明明是仔细的检查过了,什么问题都没有啊。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变成了这样?

    府医震惊之余又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八殿下的情况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同时他的心也狠狠地一沉。如果八殿下出了什么事,他一帮人等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凤乾阳最信任的幕僚朱先生站在一旁眉头紧皱,面色凝重。

    “殿下情况如何?”

    府医放下凤乾阳的手,用被子盖上,摇了摇头,语气沉重的说道:“太诡异了,殿下现在的情况太诡异了。以我的能力只能暂时将殿下的情况稳定下来,无法解决。殿下身上的毒似乎已经解了,但是好像又没有,而且气息微弱,神智全无……”

    “怎么就会这样,太医走之前不是说已经没事了,只等殿下醒过来就好。现在怎么会变成了这样!”朱先生面色阴沉。

    府医摇了摇头,“这正是诡异的地方。别说是太医了,就是我,在太医走后我也检查过了,确实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殿下在用了饭之后就突然吐血昏迷了。”

    朱先生眼里闪过了一道冷光,“会不会是殿下吃的东西有问题?”

    府医愣了一下,“殿下情况危急,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殿下今晚用的饭菜。”

    朱先生闻言立刻就让人送来了凤乾阳吃剩的饭菜。

    府医仔细的检查过之后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些饭菜都很正常,并没有被下毒的痕迹。

    “现在宫门也已经上锁了,想要请太医的话只怕也是要等到明天。现在我先帮殿下稳定一下情况,天一亮就让人进宫去请太医吧。殿下这情况实在是奇怪,我学艺不精,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问题。”

    朱先生看着昏迷不醒的凤乾阳,心里已经断定这是一场阴谋。

    殿下在做这件事之前他就有些犹豫,觉得太冒险了。殿下怎么能拿自己的安慰来冒险呢?虽然殿下说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凡事都有意外。看吧,现在意外不就来了。

    府医没办法,他这个做先生的就更加没有办法了。

    两人守了凤乾阳一夜,天一亮朱先生就吩咐人急匆匆的进宫去了。

    皇上听到八皇子府的人回禀的话也是吃惊非常。

    太医回宫的时候明明说乾阳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也没有什么大碍,只等清醒过来之后好好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怎么后来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皇上也来不及让太医过来多问什么了,直接让太医去了八皇子府。大家原以为有了太医,事情一定能解决的,可是没有想到太医看过之后却是摇了摇头,面色沉重,眼里充满了疑惑。

    “太医,殿下怎么样了?”八皇子府的总管着急的问。

    太医疑惑的道:“八殿下的情况……”太医说了一半却是说不出来了,顿住了。

    “殿下的情况如何?”怎么说了一半就不说了,真是急死人了。

    太医脸上满是羞愧之色,“本官无能了,居然看不出殿下陷入如此困境的原因。殿下体内确实是多了些东西,像是中了毒,但好像又不是。”

    顿了顿太医又困惑异常的道:“但是昨日本官离开的时候八殿下确实已经无恙了,怎么才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这……我们也不清楚啊!昨日太医你走的时候殿下还好好的,后来醒过来还用了饭,可是才吃晚饭就突然吐血接着就昏迷了!那个时候宫门有上锁了。我们唯有等到现在,可以太医你、你竟然不知道吗?”

    太医站了起来摇了摇头,惭愧的道:“本官学艺不精,怕是对八殿下的情况毫无帮助,你们……你们另求他人吧!本官回宫之后会如实对皇上说的。”

    说完太医就低着头拿着自己的东西快步离开了,留下八皇子府的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同时心里一沉。

    连宫里的太医都没有法子,难道殿下的情况很危险?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想不明白啊!

    朱先生皱眉沉吟了一会儿,眼里闪过了一道暗光,沉声道:“再去宫里请太医,若还是不行……只怕要请神医来了!”

    总管一愣,“神医?那可是宁王府的人,而且昨日我们才……宁王府现在是宁王妃做主,她会答应让神医来看殿下吗?”

    若是有神医,自然是更好,更放心的。

    朱先生冷笑了一声,“只要皇上,皇后愿意,那就轮不到她一个小小的宁王妃说不愿意。”

    总管面色一亮,“先生说得有道理!我现在就让人进宫去跟皇后娘娘说。”

    八皇子府的人倒是聪明,直接去了长春宫,把八皇子的事一说,皇后当即就吓得面色一白,然后就让人扶着急匆匆的去了皇上那里。皇上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个消息,他正打算让御医去看看呢。

    皇后眼睛微红,焦虑担忧的说道:“皇上,一个太医已经说了,那就算再让另外一个太医去也是一样的。宫里的太医皇上难道还不了解吗?个个都是厉害的,没有一个差的。太医都说要神医了,皇上,还是直接让神医去吧。臣妾实在是担心这样拖下去乾阳会出事啊!”

    皇上脸上似乎有些为难。

    他是皇上没错,但是神医可不是他朝廷上的官员,只要他一声令下就要听命于他。他本来就是小九找来的,是为了小九的身体,先是进宫救了皇后,接着又是清妃,现在还要去救乾阳,怎么看着都成皇家私人大夫了。这神医进宫之后天天黑着一张脸,连他这个做皇上的都不给面子,他能有什么办法,赐死他吗?

    “皇后,这神医是宁王妃的师父,昨日你才拿了本来应该给小九用的药,这会儿宁王妃气头估计还没有消呢。如果让神医去救乾阳?”

    皇后闻言却是面色一沉,“皇上,如果皇上担心的话,那臣妾自己去。臣妾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乾阳出事。”

    皇后说完也不管皇上是如何反应,像是因为担心凤乾阳已经失去了一惯的冷静和理智,只想要结果一样。

    皇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却没有让人追上去。

    皇后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说动宁王妃的大家不知道,大家只知道半个时辰之后神医就黑着一张脸,一身低沉气息的出宫了。

    韩湘子沉着脸来到了八皇子府,从头到尾脸色都很难看,活像别人欠了他几千两黄金不还一样,臭得很。八皇子府的人看到他一脸不情愿,甚至是有些不屑的样子心里也很来气,但是奈何现在有求于人,有什么不满也得咽回肚子了。

    韩湘子果然不愧是神医,一把脉,很快就发现问题所在了。

    他面无表情的放下凤乾阳的手淡声说道:“八殿下确实是中毒了。这毒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不是常见的毒。其实这毒和宁王殿下身上的毒有异曲同工之处,短时间之内不会让人死,可也不会让人好受。”

    总管和躲在屏风后的朱先生同时面色大变。

    “什么?难道、难道殿下中的毒竟然是和宁王殿下的一样!”总管大惊失色,脱口叫道,瞪大的眼睛里满是震惊和惧怕。

    宁王身上的毒……殿下如果中的是和宁王身上的毒一样,那殿下岂不是……完了完了,这下可完了!宁王中毒这么多年都没有解毒,殿下要是中了毒,那真的是没有任何希望了!

    韩湘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我可没有说他中的毒是和宁王的一样,我只是说有异曲同工之处。”耳朵是长来装饰用的么?

    总管觉得自己的心从地狱上升了上来,似乎出了一身冷汗。

    他抹了一下额头,“神医,那您的意思是,是我们殿下还有救是吗?”

    韩湘子冷哼了一声,神情倨傲,很是不屑的看着总管,“我是神医,自然能救。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总管这下总算是放心了,既然有神医开口了,那定是万无一失的。

    屏风后的朱先生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奇怪,这神医是宁王妃的师父,那就是宁王的人了,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答应救殿下?难道他对这些事并不知晓,以为殿下和宁王的关系真的很好,所以才……不对,即便是如此,但是发生了昨天的事,宁王妃心里多少会不高兴,甚至是有些怨恨的。神医是宁王妃的师父,不可能不知道此事。

    那他现在答应得如此爽快,莫不是有什么阴谋?

    他在韩湘子看不到的角度对总管使了个眼色,总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明白了他眼神里的深意。

    他眼珠子转了转,试探的问道:“神医可愿意救殿下?关于昨天的事,其实……”

    韩湘子哪里会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顿时面色一沉,冷笑了一声,目光嫌弃的看着总管,毫不掩饰自己对八皇子府的嫌恶,“你以为本神医愿意来救他吗?他是死是活和本神医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死了反倒更好,免得又和我徒婿抢东西,害得我的乖徒儿不高兴。”

    他这话让屋子里的人面色立刻难看了起来,却又有气出不得,憋得一张脸又红又青的。

    韩湘子尤嫌不够,继续说道:“若不是皇后拿我乖徒儿来逼迫我,非要我来救他,打死我都不来!什么东西,这都是报应,报应他抢了我徒婿的东西!”

    总管和朱先生简直就是要气得吐出一口鲜血了。

    这人真的是神医,是一位医者吗?嘴巴怎么如此毒辣?当着病患和病患家人的面就说出了这样狠毒无情的话,哪里还有一点为医者的样子?分明就是仇人啊!这样的人真的能放心让他救殿下吗?万一过程中他做了什么手脚,后悔都来不及了。

    韩湘子一眼就看穿了屋子里人的心思,阴阳怪气的冷嘲道:“放心吧,既然我答应了皇后娘娘,我自然会做到的,不然的话皇后娘娘一狠心,拿我的乖徒儿出气的话我可得心疼死咯。谁叫我是一介草民,敌不过皇后娘娘一国之母的权势呢?”

    总管被他的话气得狠狠一噎,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上不下,别提多难受了。

    “行了,要是相信我就把他抬进宫去吧,不相信的话你们就随意。不过麻烦你们进宫去跟皇后娘娘说一声,并非我不治,是你们不想让我治,免得让我和我乖徒儿受到了牵连。”韩湘子站了起来,拂了拂没有皱褶和灰尘的布衣,轻描淡写的说道。

    总管一愣,连生气都忘记了,急忙问道:“为什么要抬进宫去?难道在这里不能救吗?”

    韩湘子冷笑了一声,“在这里?想要救你们的殿下少不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是不可能出宫来八皇子府的。那就只能委屈你们殿下进宫去了。”

    “啊?这、这是怎么什么道理?”总管更加不明白了。

    “少废话,本神医可没有任何义务要跟你们解释。爱抬不抬,反正最后死的人又不是我。”他臭着连说完拂袖而去,丝毫不管背后的人是什么脸色表情,态度嚣张狂妄得让人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狠狠踹他一脚。

    “朱先生,现在可怎么办啊!”总管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望着从屏风后走出来的朱先生问道。

    朱先生面色沉着,眉头紧皱,眼底一片暗沉。

    “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既然是皇后娘娘出面逼迫他出宫来救治殿下,谅他也不敢动什么手脚。毕竟娘娘若是想要拿捏一个宁王妃还是轻而易举的事。他在乎宁王妃这个徒儿,自然会乖乖听话,把殿下救回来。至于他说的人……”朱先生眼里闪过了疑惑和不解,关于这一点他暂时也想不明白。

    到底会是谁能救殿下,而且还不能出宫的?皇上?皇后娘娘?还是其他的人?可是这些人跟救殿下有什么关系?而且刚才他也没有说殿下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说清楚谁知道他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可惜这个时候韩湘子人已经走远了,就算他想问也问不到了。

    八皇子府的人虽然心里满是疑惑不解,也不是那么的相信韩湘子,但私底下他们又请了几个大夫来,个个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也不敢耽误太多时间,最后只得将殿下送进了宫。

    皇上和皇后直到凤乾阳人被送进了宫才知道这件事,凤乾阳自然是被送到了长春宫,就安置在了内殿偏殿里。皇上拧着眉头过来的时候皇后正一脸忧色的坐在床边看着凤乾阳,眼睛微微泛红,似乎已经哭泣过了。

    “皇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乾阳现在昏迷不醒,不好好的在府里养着,怎么还进宫来了?”

    皇后悄悄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皇上,乾阳府上的人说是神医的意思。但是神医却没有对臣妾说过什么,所以、所以臣妾也是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神医呢?”

    “臣妾已经命人去请神医了,相信神医很快就会到。”

    皇后话音才刚落,玳瑁就走了进来福了福身道:“禀皇上,娘娘,神医已经到了。”

    皇后面色一喜,“快,快请神医进来!”

    韩湘子背着自己的随身药箱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姿态极为闲适,和皇后的焦急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神医,听说是你让人把乾阳抬进宫来的,这是何意?”皇上问。

    “皇上不用急,待会儿我自然会细说清楚,免得有人怀疑我会暗中对八殿下下手。”说着他似乎意有所指的看了眼皇后。

    皇后只当没有看到他讥讽的眼神。

    “神医,那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救乾阳?”

    “只要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才说着玳瑁又走了进来,“皇上,娘娘,几位殿下都过来了,说是担心八殿下,所以过来看看。”顿了顿玳瑁又说道:“宁王妃也来了。”

    皇上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说道:“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吧!”

    “娘娘,八殿下中的毒要解其实并不难,不过就是怕要委屈一下娘娘了。”韩湘子淡声说道。

    皇后愣了一下,“你想让本宫做什么,你尽管说,本宫一定好好配合,只要神医你能救乾阳。”

    “也不需要皇后做什么,只是想要皇后娘娘的一滴血作为药引。”

    皇后和皇上愣怔住了,相视了一眼皇上眉头一皱,不解的问道:“神医这是为何?”

    韩湘子也不兜圈子了,说道:“因为八殿下现在中的毒需要用到的药引就是中毒者生母的一滴鲜血,而皇后娘娘是八殿下的生母,想要救八殿下就少不了皇后娘娘的帮忙。皇后娘娘身份贵重,无法出宫,就只能把八殿下抬进宫来了。”

    皇后和皇上更茫然不解了,这是什么毒?

    但是韩湘子没有兴趣跟他们解释这毒是怎么回事,他就是告诉他们一个大概而已。

    “如果娘娘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开始为八殿下解毒。”

    皇后回过神来忙应道:“本宫自然愿意!你告诉本宫要怎么做,本宫绝无异议。”

    韩湘子让人端进来了一个小瓷碗,隔着手帕握住了皇后的手腕,然后用银针刺穿了皇后的手指尖,取了血。虽然说是一滴,但当然不是真的只有一滴而已,不过也不多,不伤身。

    取了血之后韩湘子就让皇后和皇上到外面等着,他在里面解毒。解毒大概需要半个时辰左右。

    皇后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在里面不但帮不到什么忙,甚至还有可能会造成麻烦。若是因此就影响到了解毒的事,那就不好了。

    所以她满心忧虑的和皇上走了出去。

    大殿里,四皇子,五皇子和六皇子还有各自的皇子妃看到两人走出来,同时站了起来行了礼,请了安。

    阮伽南面色淡淡的也起身福了福身,似乎还在为了药的事生气。

    皇上看到他们眉头一皱,“你们怎么都进宫来了?”

    四皇子回道:“回父皇,我们是听闻了八弟的事,心里担心,放心不下,所以才决定一起去八弟府上看看,可是府上的人却说八弟被抬进宫了,我们就一起进宫来了。不知道八弟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可好些了?”

    “是啊,父皇,不是说八弟已经没事了吗?怎么突然就这么严重了?”五皇子也问道。

    皇上这两天是被折腾得不轻,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他揉了揉额头说道:“神医还在里面,只怕是要等神医出来才能知道了。”

    “母后,您不用担心,八弟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六皇子妃见皇后眉头深锁,面色有些憔悴,不由得走了过去轻声安慰道。

    皇后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手背没说话,没有心情和他们多说什么。

    几个人也是有眼力劲儿的,见状也安静了下来,坐在一旁等着,面上倒是都带着关心,但实际上心里在想什么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内殿突然就传出了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出了什么事,就看到神医一脸黑沉的走了出来。

    几个人的心不由得一跳。

    看神医这脸色,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阮伽南则是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一道兴奋的光芒。

    要来了么?大戏要来了么?哎呀,真是期待啊!师父,你可千万不能让徒儿我失望了哟!

    ------题外话------

    好戏准备要开锣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追爱:傲娇夫〕〔结局改写系统〕〔嫡女归来:我家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秘老公惹不起〕〔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十荒大罗〕〔BOSS来袭:甜妻一〕〔女权世界的偶像〕〔这个王妃路子野,〕〔鬼泣的异世悠闲生〕〔1号婚宠:老公,忒〕〔厉少宠妻至上〕〔伏天氏〕〔无法逃离的宿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