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修真弃少〕〔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超级豪婿〕〔都市最强弃少〕〔三爷,夫人她又惊〕〔双世宠妃,误惹妖〕〔农门王妃相当甜〕〔王妃,王爷又来求〕〔霸总天天宠坏我〕〔将军夫人惹不得〕〔甜妻可口:大叔每〕〔前妻难追,周少请〕〔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封少的掌上娇妻〕〔最强上门女婿〕〔耀世狂兵〕〔叶南弦〕〔殿下,王妃又醉了〕〔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医品仙尊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倾城,帝尊爆宠小毒妃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他这话一出立即引来几双眼睛刷刷注视,神色各异。

    “大叔,你那个变态是你的下属。”白气的跳到南风绝面前,愤怒的指控,“你知不知道那家伙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害死多少无辜孩童,就连主人的爷爷和大哥都差点害死,他还想吃了主人呢,简直令人发指!”

    好可恶,那个变态竟然是大叔的下属,大叔的下属怎么会有如此恶魔呢。

    南风绝也知道鬼王做的事情,很无奈的道:“本君现在只是个魂体,又怎能阻止的了他,当年他的**和本君一样都死了,只剩下幽魂,本君念在他忠心的份上,就将他的魂体收在身边,不至于魂飞魄散,只是本君只剩下一魂一魄,这一万年多半处在沉睡中,对于他的行为也不清楚,更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以前的鬼王是他的左膀右臂,和榕树妖都是他忠诚的下属,若不然他也不会将他的魂体保护起来。

    怎么都没想到一万年过后,他会变成这样,竟然用禁术复活,原本还想着等他魂体聚齐,就帮他重新复活。

    哎,没想到他竟这般等不及。

    其实他也去找过他,只可惜现在的鬼王根本不听他的劝阻,依旧我行我素,看他连魂体都不完整,对他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了。

    “好吧,算我误会你了。”白是个通情达理的兽,“你有没有办法解决掉他,留着他只会祸害苍生,只要他或者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生灵丧生在他魔爪下。”

    他白爷可是正义的化身,更何况鬼王还一心打主人的主意,无论是为了那些无辜的百姓还是主人,除掉鬼王都是义不容辞的事情。

    南风绝沉眸,在他那张俊美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伤感,“当然有,他用的是禁术,一旦被反噬就会万劫不复,其实他现在正遭到禁术的反噬,想用人的血肉来缓解反噬,不过,这样的方法也只能缓解一时,而且还会越来越重,最后可能会变成和魔兽一样没有思想。”

    到时,如果被有心人利用,那可是杀人的利器。

    “方法呢?”凤云瑶听着他了那么多,终究没提到怎么解决鬼王,便出声问道。

    “

    就是你的利用鹤阳红,他用的禁术是先将人杀死,再用他们的血肉炼成尸毒,用这些尸毒来缓解体内的反噬,而鹤阳红与尸毒相克,一旦他将鹤阳红吸入体内,不定还会置他爆体而亡。”

    南风绝这些话时,神色明显有些忧伤,毕竟是跟了他多年的下属,自然不希望他魂飞魄散。

    如果在他找他的时候,他能改过自新,他还会想办法帮他一把,只可惜如今的鬼王已经达到执迷不悟的地步,他的心性彻底被心魔侵占,根本没有挽回的地步。

    “爆体也只是死的是**,怎么才能将他的魂体彻底杀死?”凤云瑶继续问道。

    爆体也不过死的是**,等过些年,或者短时间内鬼王再找到合适的**重新复活,那岂不是依旧还会为祸苍生。

    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彻底将鬼王解决掉。

    南风绝眼眸中光芒微闪,随后道:“其实你的血液是对鬼王这种阴邪之物具有强烈的净化作用,只要在他死亡的那一瞬间,将你的血撒在他的身上,就能将他的魂体彻底净化。”

    “我的血?”凤云瑶半信半疑的看着他,显然对他的话不太相信,怎么感觉这里有蹊跷呢。

    她的血真有那么神?能净化阴邪之物?

    如果有这样的能力,那怎么没将南风绝给净化掉,要知道他也不过是个魂体,也属于阴邪之物的一类。

    “你不信?”南风绝看她那表情显然不相信他的话,唇角不由狠狠抽了下,好似在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表情,“你的魂体有一部分是龙心决幻化而成的,龙心决可是圣物,与鬼怪很是相克。”

    “怎么没把你克掉。”凤云瑶冷笑了一声道。

    骗鬼去吧,她可是个人,这样的鬼话她信他才怪呢。

    南风绝无语的摸了摸鼻子,“好吧,算你聪明,本君想用你的血滋养下他的魂体,毕竟他也是本君的下属,本君怎能眼睁睁的看他就这么死掉,希望他能改过自新,和本君一样,通过慢慢的滋养来复活自己。”

    “不可能。”对于他的提议,凤云瑶直接拒绝。

    她用自己的血养了一只鬼还不够,还要养两个,而且那个还是作恶多端的鬼。

    一想到那么多无辜孩童和现在被他吸食的只剩下骨头架的无辜百姓,她就恨不得让鬼王魂飞魄散!

    更何况,爷爷和兄长也差点被鬼王这个混蛋害死,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饶了他,怎么可能用自己的血去滋养一个恶魔。

    她可不是圣母玛利亚体质,对于这种恶魔只有彻底杀死。

    改过自新?呵,那些死去的人又是何其无辜。

    南风绝就知道她会不同意,心情很不好,“曾经他也是因为保护本君而死的,本君又怎能让他魂飞魄散。”

    “那些死去的孩童和人呢,难得他们就活该被他吃了。”凤云瑶想起那么多孩子被活活丢到绿色的药水中,受尽折磨,最后被炼成鬼娃然后让鬼王吸食掉,炼不成的也会死掉,还有那一具具发着尸臭味的骷髅,即便杀鬼王一百次都不解恨。

    “这……”

    南风绝一时无言反驳,她的的确是事实,总要给那些死去的人有所交代。

    “算了,随你吧,不过,能不能将他打的魂飞魄散,还需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显然南风绝不打算出,如何将鬼王彻底消灭的方法。

    凤云瑶也知道鬼王对他的意义何在,没再问什么,便拿了鹤阳红的果子出了结界。

    离开后,南风绝并没有跟着他们走,而是留在黑魔森林修养。

    对于南风绝,她也没什么好怨言的,毕竟没有南风绝,她很难拿到鹤阳红果子,来也是南风绝帮了她一把。

    现在先将鬼王的**杀了,一旦没了**,鬼王总归会消停一段时间,或者会以魂体的形态存活。

    没了**,不定自我给净化了呢。

    拿到鹤阳红果子,凤云瑶没有在药宗久留,便离开了。

    洛离和她一同离开药宗,不定能帮到忙。

    凤云瑶站在玄灵舟的船头,看着过往的云朵,眼底染着浓浓的暗影。

    “你也别太担心,不定这鹤阳红能将鬼王彻底摧毁呢。”洛离见她神色幽然好似在想心事,便出声安慰她道。

    “我没事。”凤云瑶收回视线,淡声道。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先是爷爷和大哥被鬼王抓去,然后,就是爷爷差地身亡,现在帝九殇又危在旦夕。

    如果不尽快打开骨灵封界,只怕帝九殇真的活不久。

    她自认为医术不错,可却救不了爷爷更救不了帝九殇,可见她的医术在这里还抵不上一颗十二品的丹药。

    等解决了这些事后,她还是要勤练炼丹术,提升自己炼丹师的品阶。

    在这里不仅仅需要至高无上的玄力,丹药也是非常重要的。

    洛离看她神态又恢复了正常,淡漠如水,就好似这飘飞的云朵,看的见却抓不住。

    对于这个女孩子,他们一起在炼狱场打过老虎,又相遇在药宗,他对她有种不出的感情。

    这种感情不是男女之情,而是那种可以并肩作战的战友,有种让他惺惺相惜的感觉。

    希望日后他们能够越来越强大,只有不断的变强,才能保护好自己和想要保护的人。

    想到此,洛离忍不住开口道:“解决了鬼王,你今后有何打算,以你现在的能力,药宗恐怕也教不了你什么了。”

    他已经决定了,她去哪里他就跟随到那里,成为她的左右手,与她并肩作战。

    “去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与这里相隔了很远。”凤云瑶幽幽道。

    “特别的地方?”洛离不明她的是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

    凤云瑶扭头看向天神山的方向,道:“一个和这里不同的地方,那里应该能治好我师父的病。”

    “哦。”洛离微垂了下眼眸道,“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反正我在药宗也没有什么可学的了,还不如跟着你成长的更快些。”

    “跟着我?”凤云瑶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知道我要去的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洛离摇了摇头,眼里充满了坚定,“不管你去什么地方我都会跟过去,不过,你放心,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曾经我过我会做你的下属,自然你去哪里我也要跟到哪里。”

    为了怕她有所忌讳,他还表明了心态。

    凤云瑶记得在药宗的时候,他的确过要做她的下属,只是通天大陆,可不是随便能去的地方。

    “去了那里,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你也要去吗?”

    “去。”洛离可以丝毫都不犹豫的道,他已经决定了要跟着她过去。

    “那好吧,既然你决定了,我会带你过去。”

    随后,洛离又道:“凤师妹,其实我们白巫族有对付魂体的禁术,不知道能不能用在鬼王身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开局获得荒天帝宝〕〔非凡养殖场〕〔九天修者〕〔大佬不可能吸猫薄〕〔东都剑花西京烟雨〕〔苏挑眉〕〔斗罗之我是教皇比〕〔神赐恶念〕〔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点道为止〕〔伏天氏〕〔三寸人间〕〔超级都市核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