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战王杨辰〕〔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第89章 嫁妆
    !

    孙公公宣读完圣旨以后,程家上上下下才缓缓起了身子。

    郢王的目光由始至终就落在了唐妩一个人身上。

    她身着藕荷色的兰花刺绣襦裙,头上带着一支金镶玉蝴蝶步摇,看起来清丽典雅又不失庄重。

    倒是……这嘴唇的颜色倒是白了些。

    这时候,程老太太对唐妩道:“妧妧今日,可是病了?”

    唐妩低头轻咳了两声,缓声道:“回祖母,孙儿昨夜在院子里坐的久了些,好似是有点儿受了风寒。”

    一听这话,老太太连忙道,“这冬季受了风寒,是极容易打反复的,一会儿赶紧叫大夫给你瞧瞧,可别再严重了。”

    说完,老太太又侧头对着一旁的丫鬟道:“你去给大姑娘煮碗姜汤祛祛寒。”

    唐妩与郢王的事虽然大房和老太太心里都清楚,但今日程家三房人都在,终是不能坏了规矩,所以没过一会儿,程老太太就借着给唐妩生病的由子,让她回了云惜阁。

    这议亲一事,姑娘家自然是不好站这听。

    唐妩刚回了云惜阁,就用帕子将唇上覆着的脂粉擦了个干净。

    外边儿的天干冷干冷的,唐妩想着今日也没什么事做,便又褪了衣衫,钻回到了被窝儿里,冬季里的被窝儿总是格外缠人,她的眼皮儿还没挣扎几下,就晃悠悠地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有多久,等唐妩再睁开眼睛时,就见郢王正坐在床畔注视着她。

    四目相对,惹地唐妩一激灵,她“噌”地一下半坐起身子,“你,你是如何进来的?”要知道,夜里不同白日,他趁四下无人之时翻进来也就算了,今日这太阳还在外头挂着,他怎么就敢明晃晃地进来呢!

    他低头看着她道:“我同岳母打过招呼了,想着你身子不舒服,便来看看你。”

    这话一出,唐妩心里就忍不住嘀咕道,呵,这声岳母叫的倒是勤快。

    郢王抬起手,本想用手背试试她额头的温度,却不想被她直接躲了过去。

    “妩儿。”

    他不开口唤她还好,他一开口,就见唐妩就把整个人藏到了被子里,大有一副我想不听,也不想看的架势。

    “可是还在生我气?”

    他本以为他都这样道歉了,她总该给个面子才是,没成想,这被子里的人儿不但未应声,竟还蹬了蹬腿,驱赶之意甚是明显了……

    面对这样的一幕,郢王的双手显然有些无处安放,无他,堂堂郢王殿下,就没做过这热脸贴冷面之事。

    “妩儿,我怎样做,你才能不气了,嗯?”这语气柔的,怕是连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听到这话,唐妩才把被掀开,将水灵灵的大眼睛浮出被面,“不论是什么,殿下都能办到吗?”

    他目光沉沉,眼里尽是真诚,“你说。”

    唐妩悄声回道:“我要你亲手给我绣一只帕子,黄色的底布,上边还要带一只鸭子。”

    郢王忍俊不禁,他着.whhryl.实没想到,她竟然会提这种要求。

    绣活,别说是他,就是打着灯笼满京城去找,也不着几个会做女红的男人吧。

    唐妩刚睡醒,小脸白白嫩嫩的,比刚出锅的馒头都诱人,他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去,嘬了一口她的脸颊,“你倒是会折腾我。”

    唐妩继续板着脸,不依不饶道:“那殿下应是不应?”

    他还能怎么办,只得“嗯”了一声。

    他语气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但唐妩到底是尝到了一丝甜意。

    要不说要想得到一个女人首先要攻其心呢,这方才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小人儿,这会儿又肯给人家揉了。

    天色将暗,郢王.zyxta.不便多留,酉时未到,就启程回了王府。

    唐妩刚坐起身子,就听红珠在一旁道:“姑娘,夫人和老太太叫姑娘去福寿堂一趟。”

    “是说现在?”

    “是,夫人和老太太都在等着姑娘你呢。”

    ……

    唐妩跨进福寿堂的时候,程老太太正和林芙说着话,见她来了,两人一同放下了手里的热茶。

    唐妩行礼道:“给祖母和母亲请安。”

    老太太笑道:“快过来。”说着,老太太就挪了一个位置,示意唐妩坐她身边。

    老太太握着唐妩的手瞧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我本还以为,你还有好些日子才会嫁出去,没想到殿下竟然将婚期定在四月。”这现在眼看着都要入了正月,四月,也就是一晃的功夫。

    说话间,老太太拿出了两张清单,交到了唐妩手上,“这是你的嫁妆单子,这一份是你母亲为你准备的,而这一份是我这个老婆子为你准备的,你看看。”

    唐妩到底不像程曦是在老太太身边长大的,一时间,她也不知该不该接这嫁妆单子。

    老太太看出唐妩眼底的羞涩,便直接将东西塞到了她手里,然后道:“快拿着呀!”

    唐妩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林芙,只见林芙也冲她点了点头。

    “谢……谢祖母。”

    老太太一听这话,突然侧头对着林芙笑道,“说到底哟,还是妧妧乖,你知道前两天曦姐儿从我这取走嫁妆单子的时候说了甚吗?”

    林芙问:“曦姐儿说了甚?”

    “她说呀,这嫁妆单子她盼了好些年了,要好好回去点一点。”老太太一提起,笑的眼角都忍不住泛泪。

    闻言,林芙也笑开了,“这曦姐儿,还真是个活宝。”

    半响,老太太又道:“妧妧,祖母活到了这个岁数,不说活的有多明白,但关于这夫妻情分,自然还是要交待你几句的,祖母看的出来,殿下十分疼你,可夫妻要走一辈子,谁也保证不了未来会发生甚,你既然做了郢王妃,就要时刻记得,要好好管家,要以夫为天,既不可恃宠而骄,也不可同后院的那些人拈酸吃醋,你可明白?”

    唐妩知道老太太这些话都是为了她好,于是一字一句道:“孙女儿谨记在心。”

    老太太拍了拍她的肩膀,又道:“妧妧,祖母方才告诉你的,是要你做给外人看的,而现在告诉你的,才是祖母真想说与你听的。”

    老太太眼角带笑,语气轻而缓,“若是日后你在郢王府受了委屈,不论何事,都不要想着自己抗!你是程国公府的大姑娘,即便有一天,你犯了弥天大错,你也要记得,这儿是你的家,祖母即便是豁出一切,也会护着你的,你可记住了?”

    老太太的话声音不大,但却是铿锵有力,也许她的背已经挺不直,但依旧是国公府的顶梁柱。

    老太太一边说,唐妩一边蓄泪,到最xgchotel.后,泪珠子还是没忍住,终于噼里啪啦地流了下来。

    说来也是怪了,她曾受了那么多苦,都没怎么哭过,可自打回了程家,她的眼泪时常都在眼眶里。

    唐妩攥了攥拳头,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钻到了老太太怀里。

    老太太拍着唐妩的背脊,一下又一下。

    老太太缓缓阖上眼睛,好似又回想起了十几年前,唐妩还在襁褓之中,挥舞着小手,咿咿呀呀的模样。

    “我老了,你们一个接着一个的,都要嫁人了。”老太太低声道。

    ——

    郢王回府的时候,正是该用晚膳的时候。

    楚侧妃正训斥着一旁的下人为何端来了她不爱吃的葱花,就见郢王跨进了她的院子。

    楚侧妃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喃喃低语道:“殿下。”

    郢王坐到了一旁的杌子上,楚侧妃殷勤地拿起茶壶给郢王斟茶,她入王府多年,从没在这个时候见过他。

    楚侧妃拢了拢两侧的头发,生怕自己容貌不抵从前,也生怕他只是来她这坐坐。

    “殿下用膳了吗?”楚侧妃柔声道。

    郢王语气低沉道:“没有。”

    楚侧妃开心极了,她连忙招呼着外头把屋里的饭菜重新换一通,然后又说了几个菜名,都是他爱吃的。

    “不必了,本王今日来这儿,是有话对你说。”郢王打断道。

    也许是女人都有天生的直觉,听完这话,楚嫣的心里就是没由来地“咯噔”一声。

    她脸上的笑意有些凝固,但仍是贴心地挥退了屋中的下人,片刻之后,屋内便只有郢王和楚嫣二人。

    郢王府现下没有王妃,唐侧妃又“病逝”了,所以府里的中馈权就落到了楚嫣身上。

    楚嫣好似生怕他先开口一般,所以率先提起了近来府里的琐碎之事,比如,从入冬以来的开销,皎月堂的修缮的工程,再比如生活中一些七零八碎的小事。

    郢王并未打断,亦或者说,他不知从何打断。

    一直等到楚嫣说完,郢王才顿住了他饮茶的手,他对上了楚嫣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再过几日许院正便要回乡养老了,太医院的下一任院正,本王向陛下推举了你父亲。”这本该是天大的好事,可楚嫣的心就是忍不住跟着颤抖。

    他将茶杯放下,随即将一纸休书和一张堻州刺史的户帖放到了桌子上。

    楚嫣低头一看,眼眶就红了。

    竟然……

    真的让她猜中了。

    她知道,以她父亲的能力,就算在太医院待到花甲之年,也坐不上院正的位置,京城的官职大多如此,爬到一定的位置,就会停滞不前,所以院正之位,已成了楚父的执念。

    郢王如此做,便是在利诱了。

    楚嫣知道他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就如当年,他对她失望一次后,便再没有给过她机会,她强颜欢笑地拿起一旁的户帖,颤声道:“敢问殿下,这是什么?”楚嫣还未来得及细看,但堻州刺史户帖的旁边,“尚未娶妻”四个大字,直接灼痛了她的眼。

    “你我本无夫妻之实,再嫁亦是不难。”

    他这一字一句,看似是在为她着想,但于楚嫣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把戳她心肺的利刃?她借着一抹灯光去看他那张俊美无双的侧脸,也不知是火光太刺眼,还是他眼里的毫无波澜的神情刺痛了她,一时间,她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郢王说完话,就起了身子。

    楚嫣的手隐隐颤抖,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到底是爆发了,女人的不甘向来是可怕又决绝的,她跑到外头,撕心裂肺道:“我曾在京城的铺子里见过一次程大姑娘的背影。”

    “是她吗?”楚嫣的嗓子眼儿都跟着颤,

    是她吗?

    郢王不语,步伐匆匆,连一丝停顿都没有。

    直到夜里,楚嫣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坐起,拿出了那张名帖,翻来翻去,终于看清了堻州刺史的名字。

    姜卫。

    竟然是姜卫。

    这是她的青梅竹马,若不是她父亲爱名爱利,想必,她早已成了姜大夫人。

    楚嫣缓缓闭上了眼睛,他忽然明白,为何郢王一定要坚持与安茹儿和离了,也突然明白喜桐院那位为何会在诞下郡主后毫无征兆地病逝了。

    他下了好大的一盘棋,棋局多变,他有舍亦有得,但唯独不变的,就是为了让程家那位大姑娘,风风光光,名正言顺地当上郢王妃。

    楚嫣突然笑出声来,她猛然回想起了渝国奸细把唐妩带走的那天,那是她头一次,看到他眼眶猩红,又失魂落魄的模样。

    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

    原来,他不是天生心肠冷硬,生性薄凉。

    原来,堂堂郢王殿下,也不过是个俗人,也会为了女人魂不守舍,失态发疯。

    只不过,勾着他魂儿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罢了。

    ——

    郢王回到岁安堂,有些无奈地拿出了两本学习刺绣的书籍。

    然后在四下无人的内室里,先是裁剪了一块黄布,来回比量,而后又像模像样地将绸缎嵌到了绣绷之中。

    他翻开第一页,入目的,就是一个鸭子的图案。

    他不禁哑然失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