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第48章 哥哥
    !

    他一把抱住唐妩,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背,“什么狗屁贱籍,你别哭,哥哥带你回家。”

    肢体相触的那一瞬间,唐妩突然愣住了。

    那个极其陌生的称呼,让她条件反射一般地推开了程煜。

    “妧妧。”程煜轻轻地唤了一声。

    唐妩对上了他的目光,有些慌张道:“世子……兴许是弄错了人吧。”话本子是话本子,戏剧是戏剧,这种桥段,能当的了真吗?

    说完,唐妩便垂下头,向后退了一步。

    她的籍契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她是苏州唐家之女,后于辛丑年九月十七被卖入贱籍。如若她没有遇上殿下,她便依旧这世上人人都可踩踏的一只蝼蚁。

    她与程国公府之间的距离,怕是比天地之间的距离还要再远一些。

    况且,就算她真是程家的流落在外的长女,那样真正的高门大户,若是得知了她这样的存在,难whhryl.道会将她认回来吗?

    唐妩觉得,她之于程国公府,就像是要在一张传世画作上泼上墨汁一般。

    如此大的一个污点,人人都该避之不及才是。

    片刻之后,唐妩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道:“兴许是弄错了呢?世子有所不知,妾之前被掠到渝国荆州的时候,就曾见过一次渝帝,他肯将妾送回秦州,其实就是因为妾与她的亡妻长的十分相似,妾曾看过渝国皇后的画像,妾与那渝过皇后,真可以说是足足有九分像。如此可见,这世上面容相似之人也并非没有。”

    唐妩抬眸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再说这体香吧,姜花虽然名贵,但并非买不到。妾虽在十岁的时候被卖到了勾栏瓦舍,但在那之前唐家也算是个书香门第,大富大贵虽不见得,但若是母亲在怀胎时有了小产的征兆,依照妾祖母那个性子,只要能换来子嗣,就是把宅子卖了她也是肯的。”

    “最后再说这颗痣……”

    听到这,程煜听不下去了,他立即打断道:“可这世上,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她这一句一句的解释究竟是何意,他怎会不懂?可若是他没有十成的把握,他其实根本不会将这件事宣之于口。

    他小时候调皮捣蛋,曾摔碎过一对儿玉佩,惹得一向端庄大方的母亲落了泪。那时他小,见母亲落了泪,就以为是犯了大错。于是在他默默给母亲递了一条手帕后,便主动去祠堂长跪受罚了。

    可没过一会儿,一向对他严厉有加的父亲倒是亲自来祠堂扶起了他,他记得父亲对他说:“阿煜,起来吧,今日你母亲并非气极了你,她只是因为那玉佩上刻着你和你妹妹的名字,才会如此。”

    程煜一直知道他有个妹妹在不到两岁的时候夭折了,可却从未有人告诉他,他的妹妹是如何夭折的。

    直到后来长大,他特意去问过父亲,他才知道了这事的前因后果。

    程妧虽然身子弱,但大夫却说过不会甚性命危险,可未成想,程妧居然因为一个苏州来的侍女,不幸染上了那边的传染病,这病来的十分厉害,一夜之间,她的身上就长出了大块的红色疮面,不管喝了多少药,都没有用。

    最后,甚至因为无法排泄,就连身子都憋肿了……

    由于这病传染性极强,老程国公当即就将程妧的院子隔离了起来。除了大夫和几个侍女,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可没几天的功夫,程妧还是停了呼吸。

    按理说,像这样一岁多的婴孩夭折了,是不允许举办丧事的,更别说是吊唁致襚,设重,设燎。可林芙爱女心切,一直恳求公婆让程妧进祠堂,程国公府痛失嫡长女,试问谁不心疼!就在程国公快要同意的时候,程老夫人也不知道从哪来找来了一位道士。

    那道士说,像程妧这样的命格是万万不可入祠堂的,如果给她挑了铭旌,入了棺,那不仅在接下来会克死同胞的哥哥,还会克了整个程国公府三代人的运道。

    这样的话一出,纵使是老程国公这样的武将,都不免生了忌讳。

    到最后,不论林芙如何争取,程妧还是被那道士带走,葬在了外头……

    他记得,他第一次听闻这事的时候,到还并未觉出什么可疑来,直到遇见了唐妩,他才发觉当初听到的很多细节,都隐隐透露着诡异。

    就比如程国公府的家仆如此多,为何要从外面找侍女?而且那侍女是苏州来的,唐妩又恰好也是在苏州长大的。

    还有就是,为何祖母会突然结识了一位道士,而那位道士,自那日分别以后,也就再没见到人,现在想想,倒像是专门为了程妧而来一般。

    程煜本想着,在这些事没彻底弄清楚以前,还是不要与唐妩相认为好。但今日,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因为她这十几年,过的实在太苦了。

    她看似云淡风轻的每一句话,句句都能让他想到,她这些年的孤苦伶仃,和无依无靠的日日夜夜。

    她究竟受了多少苦,才能如此平静地说出这些话。

    而且每一句,都小心翼翼,都卑微无比。

    所以,他怎么能再让她等!

    一时一刻都不能!

    他程国公府的嫡长女,他程煜的嫡亲妹妹,即便过去再是不堪,他也容不得任何人耻笑她。从今往后,就是天塌下来他也会给她顶着。

    思绪回拢,程煜再一次看向她,只见她垂头不语。

    样子怯生生的,倒像是她犯了多大错一般。

    他攥了攥拳头,语气平静道:“妧妧,今日同你相认,确实是有些唐突了。”

    这话音一落,就见唐妩抬眸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程煜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一字一句道:“可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在这世上,还有我这个兄长可以依靠。”

    程煜的语气可以说是很霸道了,毕竟,他连夫人都不叫了。

    别说,就这称呼一变,等唐妩再看向他时,气势都像是矮了一截。

    程煜看出了她的狐疑不决,于是又上前一步柔声道:“既然你还是不信,那不妨让我猜猜你的生辰?”

    这次,唐妩的眼睛突然一亮。

    她觉得这倒是个好主意。前阵子唐家夫妇来找她,她可是又看过了一次她的生辰牌,这是绝不会记错的。

    “癸亥年,七月十六。”他顿了顿,又笑着道:“妧妧,我说的可对?”

    听完他这话,唐妩的身子都忍不住踉跄了一下。

    居然真的……连日子都对上了

    程煜看着她彻底傻掉的表情,不禁低低地笑了两声。其实他心底里也知道,让她接受此事,也需要有个过程,总不好逼的太狠了。

    “最近路程辛苦,你也累着了。这样,你回去先休息jsshcxx.几天,再过几天,我再与你详细说,如此可好?”程煜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有另外一层想法。

    他想带她回家,总得将那几件事彻底问清楚了才好。

    那侍女,那道士,他猜测,他们定不是偶然出现的……

    这边,唐妩一听可以过几天再说,便赶紧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今日之事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大了一些……若是他现下真要给她.jxpxxs.拎到程府去,她怕是真的不知该如何面对。

    ——

    待这兄妹二人达成了共识后,他们就从金风楼里走了出来。

    刚一出门,冷气扑面而来,程煜低头问道:“妧妧,冷不冷?”

    “这是在外面,世子还是不要这般叫了。”被他这么叫来叫去,唐妩的脸都红了。

    可程煜的心情和唐妩相比,自然是截然不同的。

    程煜一想到还要给她送回王府,竟生了一丝不舍来。他顿了脚步,站直了身子,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道:“趁我们还没回去,妧妧,你能不能唤我一声哥哥?”

    一听这话,唐妩不禁感觉头皮阵阵发麻。

    甚至感觉她的发丝都根根立起来了。

    唐妩想着,她就是能对着殿下喊哥哥,也对着他喊不出来!

    索性,唐妩也不再看他了,转身就冲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程煜看着她这急匆匆的步伐不禁哑然失笑,就她这步伐,旁人定要以为她在躲什么牛鬼蛇神。

    这时,一阵凛冽的寒风吹来,瞬间就把唐妩的脖子上的狐狸领子吹地飞了出去。

    唐妩的身量有限,等她反应要去够的时候,那一条白白的狐狸毛已经到了程煜手上。

    她的脸瞬间涨红。

    要知道,她脖子上的青青紫紫还没彻底消掉,这下狐狸领子没了,那岂不是都要被瞧见了!

    程煜大步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你叫一声哥哥,我就给你,好不好?”

    唐妩咬了咬唇,用她那双波光潋滟的大眼睛,十分哀怨地瞪了他一眼。

    见状,程煜嘴角一挑,露出了一个梨涡。他想着,妧妧的性子,真是比程安那个泼猴强太多了。

    他还是不要逗她了。

    于是在唐妩还未开口以前,他就亲手给他戴上了这条狐狸毛。

    “走吧。”程煜道。

    说着,他上前一步掀开了马车的帘子的一角,对她笑道:“夫人,上车。”

    唐妩不禁撇嘴,他这声夫人,她怎么听,都和之前不一样了。

    这时候的永扬街正是热闹的时候,街道两侧,锣鼓喧天,酒肆,药铺,布铺的吆喝声接连不断,等程煜和唐妩的马车走远后,才见两个身影从一个摊位后面探出头来。

    “王妃……奴婢眼睛没瞎吧,刚刚那二人,可是唐姨娘和世子爷?”

    安茹儿手里拿着的糖炒栗子哗啦啦地掉了一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