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第35章 程妧
    !

    直到夜深人静,就连外头的脚步声都彻底消失后,郢王突然道:“妩儿,给我做妾,是不是委屈了你。”

    话音一落,唐妩的困意立即就被吓跑了。

    “殿下何出此言?”唐妩看着他,总觉得今日他的所作所为都十分古怪,不论是现在,还是刚刚那个吃人的样子,都不像平日里的他。

    “等过了这个年节,正式立你为侧妃如何?”郢王道。

    唐妩听到这话,还以为他在梦呓,便将手举到了他眼前,上下晃了晃。

    郢王侧头看了看她眼角带笑的样子,有些怔住,“怎么了?”

    她对上了他眼睛,柔声细语道:“妾身本就是卑贱之躯,从未妄想过王府侧妃的位置,能当殿下的妾室,都已是老天爷眷顾,还有何不知足?……况且妩儿的出身,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又怎能入皇家玉碟给殿下丢脸?”

    从她入府的那日直到现在,已有大半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她除了能从衣食住行,还有床第之事上了解一些他的喜好,其余的,她仍是一无所知。

    他位高权重,她又哪里敢去猜他的心思。

    她没有母家,更没有身份地位,甚至连个良家妾都算不上。她若是任由自己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变得贪婪成性,他还会对自己好吗?

    随着她说完最后一个字,郢王的嘴角便彻底僵住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些他本以为听了会顺耳的话,现在听了就跟针扎一样。

    唐妩看着他目光沉沉,生怕他会误以为自己在欲迎还拒,便又连忙朝他的下颔上亲了一口,“如今的日子,妩儿心满意足。”

    她说话的眼神,像一池湖水,澄澈透明,不含任何杂质。

    也许这世上大多人听了她刚刚那番话,都会觉得她这张皮囊下,藏着无比虚伪,无比贪婪的灵魂。但其实,她说的每个字,都是真心实意的。

    唐妩觉得人贵在有自知之明,经历的多了,就会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一辈子可望而不可及的,什么是踏踏实实摆在眼前的。

    于她而言,当个得宠的妾室,活得衣食无忧就已是极好,而那本不该她奢望的侧妃之位,不给她招来祸患,她就阿弥陀佛了。

    他看了她好一会儿,莫名气地心口疼,他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让她.zyxta.的小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语气生硬道:“那般妄自菲薄的话,我再不许你说出口。”

    唐妩微怔,她还未回过神,他便听他又道:“从今往后,再也不许。”

    ——

    到了年节,府里也渐渐热闹了起来。

    洒扫门闾,净庭户,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这是安茹儿回府以来,存在感最高的一次。不但三天两头地往岁安堂跑,更是亲手给郢王缝制了一身大红色的官袍。

    安茹儿甚至为讨他喜欢,还给喜桐院也加了份例。分到唐妩那儿的东西,和分到楚嫣那儿的是一模一样的。

    她这么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除夕之夜宫中的家宴。

    陛下今日在宫内设了家宴,京城的一些受邀的权贵今日都会携女眷到齐,程国公府相当于她的母家,郢王府相当于她的夫家,若是今晚失了体面,她就再也抬起不起头了。

    &nbs.jsshcxx.p; 所以近来这阵子,她退而求其次,也不折腾唐妩了,反而是对她和颜悦色起来,就说前阵子她母亲送来的蜀锦,她都大大方方地分了唐妩一半。

    也是这个事,让安茹儿心里有了希望。因为送完蜀锦的第二日,她就发现殿下瞧她的脸色好上了那么一些。

    此刻安茹儿眼角带笑,梳妆就用了一个半时辰。因为今日是她和殿下一同进宫的赴宴的日子,除了她这个做王妃的,其余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

    她一边夹着耳珰,一边想:殿下就是再喜欢那个小贱人,也就是在府里喜欢,等出了这个院子,那小贱人还不是连同她站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

    等上了马车,安茹儿便有些坐立不安,按说她今日本该挑个最为宽敞气派的马车,但她想着今日的机会实在来之不易,就只挑了个中规中矩的,也好离他近一些。

    郢王是何等睿智,她害怕这些小心思被他一眼看破,所以这一路上,她都默不作声地坐在他身侧。

    马车内空间不大,还没有灯,安茹儿便借着这昏暗的光线,用余光去看他的侧脸,越看,这一颗心就忍不住跳地越快。

    他剑眉星目,鼻如悬胆,衣冠楚楚,风度翩然。

    目光由上渐渐往下,安茹儿忍不住瞧了一眼他双腿之间,也许是坐姿的缘故,竟意外地,让他衣衫的某处高高隆起,像极了……

    下一刻,她便别过了脸,她生怕这幅脸红心跳的样子,让他瞧见。

    安茹儿握紧拳头,为她那有些泛湿的一处感到羞耻,她可是程国公府娇宠出来的姑娘,殿下为何要她还不到二十岁,就要开始守活寡呢……

    也不知怎的,她的脑子里忽然就涌现了那小贱人的细腰,和他贴合在一起的画面。

    她是否会像母亲塞给她的那本画册一般,坐在他身上轻轻摇晃,腰似要折了一般……

    想着想着,她便发现自己的指尖都在抖,她还有余生的数十年要过,不是她善妒,是她实在容不下那个妾室。

    若没有她,殿下怎么也不至于看都不看她一眼……

    须臾之后,马蹄声骤停,车夫掀开了帘子,恭敬道:“启禀殿下王妃,已经到了。”

    安茹儿收回目光,大喘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的跟在他后面。

    刚进宫,徐公公就躬着身子来请郢王移步,说陛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而安茹儿作为郢王妃,则是被另外两个小太监引到了乾云宫。

    安茹儿刚到乾云宫,就瞧见了温宁郡主。

    温宁郡主是长公主府上唯一的女儿,向来和她不对付。京城里到处都是趋炎附势之人,如今她在郢王府不得宠,当年那些同她好的手帕交,早就倒戈在了温宁郡主那头。

    “哟,这不是安家姐姐吗?”这才刚对视,就见温宁郡主故意出言讽刺,她这样说,无非提醒她,她不姓程,而是姓安。

    “瞧我这记性,都忘了姐姐早就是郢王妃了,郢王妃安。”说完,温宁又加了一句。

    “温宁郡主安。”要是她受宠,她定然不会咽下这口气,更不会让郢王妃这个身份遭受她的讥讽。但奈何郢王于她,连相敬如宾都算不上,她若是在这样的日子平白惹了麻烦,恐怕是一个向着她的人都没有了。

    京城里的贵女们分派很明显,像温宁郡主这般有皇家血脉的,和世家的贵女自成一派。

    而另一派,则是那些朝中新贵的女儿们,她们在京城根基不深,但因深受陛下喜爱,这样的宴会也自然能来,三三俩俩地,也都和身份相同的在一起玩。

    唯独像安茹儿,是个特例。

    她既无法真正地融入到世家大族的圈子里,也不愿委身和那些出身寒门的女子打交道。

    所以以往这种时候,她都只依偎在程国公夫人身边。

    但她现在嫁了人,有和程家的关系有些僵,便也不能似当初那般了。

    眼下正是尴尬的时候,安茹儿一眼便瞧见了程煜。

    “温宁郡主,我还有事要找煜哥商量,先失陪了。”说完,她就转过身子朝程煜走了过去。

    她还未走远,就听温宁郡主对着一旁的小姐妹道:“真有趣,她这般殷勤,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煜哥哥是亲姐弟呢!那程家妹妹的身子怎么还不好,改日我便去给程家妹妹再去送两根人参去!她再不康复,岂不是让一只野鸡坏了程家姑娘的名声!”

    安茹儿当作没听到一般地往前走,那温宁郡主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那般嚣张任性,八成这辈子都嫁不出去!

    “煜哥儿,姨母呢,怎么没在这?”

    程煜一见到安茹儿,就忍不住撇眉,说句心里话,自从她这个表姐拿着祖父的玉牌逼着殿下和她成婚以后,他便越发的不愿同她说话。

    甚至,还有些讨厌她。

    程安她打小身子就不好,甚至耳朵都听不得杂音。他们程家本还觉得那廖神医有些私心,想利用程安得些好处,可日久见人心,这些年若是没有廖大夫,程.xgchotel.安应该早就没了。

    记得有一年冬季,廖大夫那头又派人传信说程安病倒了,可恰好那时安茹儿拽着母亲去逛了庙会,来不及通知,程煜便只身前去了。

    他到的时候,程安躺在床上,面上不带一丝血色。

    她低声唤他:“哥哥,母亲呢?”

    以前他并不会把这样的事怪到安茹儿头上,当时他觉着,这也都不怪她,只不过是偶然罢了。

    但自从出了那个事,他对她的看法也就变了。

    程煜忽然觉得他这位表姐,对程家每个人的好,都不是看上去那般单纯的,好像都夹杂个各式各样的目的。

    “母亲去了皇后那,不劳王妃惦记。”

    “煜哥儿,你是我最亲的人,我们就不能向从前那般吗?”

    “王妃说笑了,我只有程妧和程安两个妹妹。”

    说罢,就见安茹儿身型一晃,红了眼眶。

    那个程妧死了那么多年,程安又是个病秧子回不来,可程家偏偏每个人都不曾忘记她们!但她呢,她在程家努力了这么多年,难道就因为血缘远了些,所以无论如何都没有用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