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战王杨辰〕〔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
测绘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奈何她媚色撩人 第6章 入府
    !

    到了第二天中午,王府那边就来接人了。

    唐妩瞧了一眼身后的匾额,思绪万千。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这一走,到底是走出了噩梦,还是走进了噩梦。

    这午后的天气热的如同入了伏天,太阳泛着刺眼的光芒,似要坠到人身上一样。

    马车一颠一颠的行进,唐妩光洁的额头上已是挂满了汗珠子。

    这一前一后的红蓬双辕马车同时向中正街缓缓行驶,末了,停在了一个偌大的府邸面前。

    唐妩和连诗音二人同一时间被请下了车,她们这一抬头,才忽然明白,为何顾九娘的嘴里常说,天潢贵胄,遥不可及。

    郢王府的牌匾高高悬挂,无处不彰显着王府的显赫与尊贵,这里的一切的一切,都令她们畏葸不前、望而却步。

    过了一会儿.jsshcxx.,王府的曹总管出来迎接,他连忙将两位姑娘引到了小门,然后微笑道:“两位小夫人辛苦了,现下只需循着老规矩越过这火盆,就算是进府了。”

    唐妩与连诗茵都有准备,曹总管话音刚落,二人就颔首回礼,按照顾九娘教的那样,将裙摆提起,一步就跨了过去。

    曹总管面露笑意,连连点头。

    随后,曹总管带着她们走到了一个布满绿色琉璃瓦的独立小院前,继而停住脚步开口道:“这里便是喜桐院,也是两位夫人日后要住的地方。若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身后的王嬷嬷、李嬷嬷便是。”

    唐妩与连诗茵朝着二位嬷嬷方向,微微点头,以示问好。

    她们清楚的很,这二位嬷嬷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管家婆子,而是专门为了调教她们,而特意找来的教习嬷嬷。

    曹总管见二人大方得体,便多嘱咐了两句,“咱们王妃受皇命去静因寺祈福还未回来,府上现在主持中馈的是楚侧妃。在王妃没回来前,两位夫人到了每月初一,去安善堂领月例即可。”

    曹总管走后,二位嬷嬷便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王府的规矩。

    譬如:沁心湖旁的岁安堂去不得,喜桐院旁的书房去不得等等。

    王嬷嬷和李嬷嬷一直唾沫横飞的规矩,差不多快到了戌时,还未结束,连诗茵只好故意连打了好几个哈气,才勉强逼走了人。

    其实在那花巷子里,她们什么样儿的婆子其实都见过。就说这刚刚故意板起脸的二位嬷嬷,要是和君梦苑的王婆子一比,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这儿到底是王府,也轮不到她们造次。

    二位嬷嬷刚走,连诗茵就将身子倚到了门框上,冲着唐妩挑眉笑道:“妩妹妹,我真的是没想到,我与你竟还有这么深的缘分。”

    唐妩一边低头整理着褥子,一边回道:“若是连姐姐不愿意,大可以回去找那个姓吴的官爷。”唐妩直到临行前都不愿承认,她今后居然要和她最为厌烦的人去伺候同一个人。

    连诗茵心情正好,自然不会拿唐妩这些冷言冷语当回事儿,她走上前去,摸了唐妩的肩膀一下,继续道:“刚刚那两个婆子,说这也去不得,那儿也去不得,那你说,咱们上哪找殿下去?”

    唐妩避开了她的触碰,回道:“嬷嬷说那些地方去不得,自是有去不得的道理。”

    “都到了这儿了,咱们两姐妹可是要一颗心的,你难不成想在这喜桐院待到老呀!”

    唐妩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连诗茵坐到了唐妩身旁,对她比了个“嘘”的手势,低声道:“你还没发现吗,这郢王府女人是有,但子嗣却是一个都没有。若是我说我有法子能让我们怀上殿下的孩子,你做不做?”

    唐妩美眸瞪圆,无比诧异道:“这是郢王府,你不要命了?”

    君梦苑的二当家玉娘精通药理,以前也没少教她们习药,辨药。

    玉娘让她们学习药理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为了防止她们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一个就是为了能顺利争宠。

    可她们在来之前,顾九娘分明提醒过她们……说郢王府不比别处,一些不该有的心思还是收起来的好。

    这连诗音,竟是这么快就坐不住了。

    “妩妹妹,你可要知道,富贵险中求呀。”连诗音说话的声音逐渐升高,语气里不由主地带了一丝威逼利诱的腔调。

    唐妩屏住呼吸,她实在不愿和连诗音坐同一条船,便干脆利落道:“连姐姐太高看我了,我可享受不起这样的富贵。”说到底,唐妩根本就不相信她说的话,险中求三个字,最显眼的可不就是那个“险”字吗?

    连诗音看出了唐妩的坚决,也知道再多说无益,便用鼻音哼了两声没出息,就悻悻离开了。

    自打这以后,唐妩就发现连诗音连续三天都站在门口不停眺望。她在盼望谁,所有人都清楚。

    刚开始还没人敢说什么,但时间一长,下人们看这喜桐院主子也并得不了宠,那些闲言碎语便传了出来。

    就连那些丫鬟看她们的目光,也从探究,换成了轻视。

    连诗音气的无处宣泄,便经常会把那些难听的污言秽语重复给唐妩听,可唐妩每次都充耳不闻,一言不发。

    五日的时间匆匆而过,这天清晨窗外的鸟儿零星叫了几声,唐妩正被小丫鬟敷衍地伺候着洗漱,李嬷嬷就来了。

    “嬷嬷怎么来的这般早?”唐妩起身道。

    “侧妃昨日听闻你们进了府,今日便在安善堂多加了两副碗筷,想要同你们一起用膳。”李嬷嬷道。

    唐妩与.xgchotel.连诗音对视了一眼,来者是何意,即便她们不张嘴,心里也是门清儿。

    她们都清楚,为何高高在上的侧妃会叫她们去用膳。

    无非就是听说了她们这个身份,坐不住了。

    说来也怪,在这男女的情事上,向来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京城里权贵的后院大多也是如此。温柔贤惠的主母在忙着操持家务,万种风情的小妾在忙着魅惑君心。

    不过……这样各司其职的和平日子,向来都过不了太久。

    ——

    楚侧妃的陪嫁丫鬟许儿将唐妩和连诗音引到了东次间。

    屋内靠南边的位置摆了一张落地的东阳木雕屏风,屏风上正面雕刻着青松,反面雕刻着锦鲤,十分厚重大气。

    屋中间是一张暗褐色的桃木八仙桌,桌上摆了不少好菜。荤素搭配得当,摆放的位置也很有讲究。唐妩暗自想着,区区一个次间的陈设都是这般厚拙典雅,这楚侧妃,也应该是大有来头。

    这时,东次间的帘子被人挑起,楚侧妃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内室。她身姿纤细,柳叶弯眉,樱桃小嘴,要不是眼睛稍逊色了些,也是个顶顶的大美人儿了。

    楚侧妃知道自己姿色定不如这些狐媚子,便早就做了心里准备,但她没想到,这狐媚子,竟真的担得起民间的花魁二字。

    &nbzyxta.sp; 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还是没忍住崩出了几条裂痕。

    为表明身份有别,楚侧妃率先落座,她勾了勾细白的手指,示意一旁的许儿端水过来。许儿端着水,拿起预备好的茉莉皂。慢悠悠地涂抹在楚侧妃的手心。待星星点点的泡沫彻底溶于水时,楚侧妃才缓缓抬头道:“二位妹妹怎么不坐?”

    “侧妃还未开口,妾身如何敢坐?”连诗音抢先一步道。

    楚侧妃笑着用帕子擦了擦手,然后对着二人道:“看来是李嬷嬷过于严格了,其实咱们王府,并没有这么多规矩。”

    唐妩目光一暗,她倒是明白了楚侧妃的话中的意思。这看似是在为她们打抱不平,实则是想说,她们这规矩,也都是到了王府上现学的。

    唐妩心里明白这并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时候,便后退了一步,乖顺的衽敛行礼,直到楚侧妃心觉无趣真的允她落座,她才缓缓起了身子。

    “昨日我听李嬷嬷说起二位妹妹的身世,心里很不好受。当时我就在想,若是旁人有了这般遭遇,只怕是会想不开一头撞死吧……所以今日见到这般水灵灵的二位妹妹,我真是打心眼里疼惜”说着,楚侧妃还轻轻拍了拍心口。

    这是场鸿门宴,唐妩十分清楚。但她没想到,这楚侧妃会将话说的如此直白。

    此时此刻,唐妩摸着良心自问,她确实是失落的。若是出身可以选择,她既不会选择生在那样的家里,也不会选择被卖到花巷子里……

    唐妩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平复着在心头泛起的苦涩,低声缓缓道:“妾身院子里的妈妈常说,投胎也要看本事,看命的,许是妾身生来就没有这种福气,所以有了这种遭遇,也怨不得别人,妾身是一早便认命了。”

    这话儿说的滴水不漏,实在让人听不出错处。甚至,唐妩已经把接下来楚侧妃要说的,都自己先说了出来。

    唐妩的反应让楚侧妃始料未及,楚侧妃便只好装出三分悲痛继续道:“瞧我,总提这些事做甚。”说着虚推了下小碗,“你们多吃些这血燕粥,我让厨房备了很多。”

    作者有话要说:

    宋刣字,同熙,一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